張文宏預言上海封城慘狀 上海軍醫:要能清零,割腕謝罪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4月16日訊】中共極端清零措施引發嚴重次生災害,上海防疫專家張文宏兩年前的一段講話,預言上海封城慘狀,近日在網絡熱傳。上海第二軍醫大學長征醫院前副院長繆曉輝日前對兩名防疫官員喊話:要能清零,我割腕謝罪。

近日,海外社交媒體推特上傳出張文宏2020年就復工問題接受媒體採訪的一段視頻,被認為是對上海封城慘狀的提前預警。當時,中共病毒疫情大爆發,中國所有城市禁止人員流動,對經濟造成衝擊,疫情稍稍緩和後,當局開始推動復工。

張文宏說,「上海自己的區,比如徐匯區和黃埔區、黃埔區與靜安區之間如果不能交流,問題就來了,整個城市可以停多久,我們可以經受得起?大家不吃不喝,沒地方買菜,有病不能到醫院去看,那樣死掉的人遠遠高於冠狀病毒的死亡人數。」

「而且醫院如果不復工,腫瘤的病人不能進行化療和開刀,其它感染的人不能得到救治,外傷的病人不能得到一個很好的處理,那這種情況下我相信,死於其它疾病的病人要遠遠超過新冠病毒。」因此他認為,復工是合理的,也是應該的,「大家應該儘快地回歸到正常生活」。

張文宏2年前說的這段話,在現在的上海一一兌現。上海封城導致民眾缺糧少藥,因無法就醫或延誤救治而死亡的人數日益增多,引發民憤。

在上海醫療界,反對中共極端封控政策的人不在少數。上海第二軍醫大學長征醫院前副院長繆曉輝日前在社交平台發文稱,近日非染疫但額外死亡的信息不斷增加,抗疫的次生災害已經遠遠超過奧密克戎(Omicron)自身的傷害。

他呼籲當局調整防疫策略,「不要一條道兒走到黑」。

他在文中公開批評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和中共衛健委疫情應對處置工作領導小組專家組組長梁萬年,指他們為「清零」政策站台,誤導14億中國民眾。「Omicron還在,倘若它滾了,youcron或niancron還會再來。請不要繼續誤導從第一到最後一個的14億人了!」

他還表示要裹挾張文宏醫生,與吳尊友和梁萬年隔空PK,並直言:「你倆有本事清零了,我對著14億人割腕謝罪,反之你們倆看著辦。」

(推特截圖)

不過,繆曉輝反對清零的帖文發出不久就被刪除了,但帖文在推特上熱傳。有推友留言說:「像流感一樣,新冠每個人以後一輩子估計每年都會感染一兩次。不然除非中國鎖國不与世界溝通,而且各個小區都封鎖起來才有可能。但堅持不了幾十年啊。」

也有熟悉中共輿論操作手段的推友嘲諷:「他們會說清零是哲學概念,不是數學概念。」「他們說清零就是清零了,當質疑清零的人們都消失了的時候,估計街上就只剩下類似當年激動搖著紅寶書的人們在激動的奔走相告:新聞聯播說清零了。」

還有推友認為「清零」是一場政治運動:「放棄清零就等於承認習近平錯了,就會威脅他在二十大大上連任,在中國誰敢啊?所以呢,這樣的鬧劇只好繼續下去了。反正習近平和共產黨手裡有槍,他們知道的很清楚,中國人怕死、膝蓋軟,沒人敢造反。」

繆曉輝3月中旬在微信發文,透露自己已被隔離兩次,並痛批僅僅因為出現一個感染者就封閉整個小區,「這是誰的『發明』?這是什麼科學防範?這是什麼『精準』?」

他還特別說明,歡迎網友轉發這篇微信,且直接註明來自「中國傳染病專家繆曉輝」。並宣稱願意為此承擔責任。繆曉輝這篇微信在網上熱傳,獲得許多點讚。

4月8日,他又發文對「封城」管控提出質疑。他說,上海自3月28日起劃江封城,政策持續時間大大超出奧密克戎潛伏期,但單日新增感染人數仍超過2萬例,一些社區封控已逾一個月,每天仍有新增病例。這些新增病例從何而來?

他表示,「按目前勢頭,方艙醫院的建設速度,完全跟不上、也不可能跟得上感染者增加的速度。」

「我們更需要理性看待的是,Omicron病毒株感染者病死率很低,不到千分之一。」他呼籲當局改變防疫政策,讓符合條件的感染者居家隔離,「不能一直用老辦法解決新問題」。

上海浦東新區疾控中心主任朱謂萍也公開反對清零政策。近日她與市民的一段電話錄音在網絡熱傳,她表示已向上級多次提案,讓輕症和無症狀患者居家隔離,但專業人員說話根本沒人聽。

朱謂萍直言:「現在全部把這個病變成政治性的一個疾病。花了這麼多的人力物力財力,就在防流感,你看到現在哪個國家防流感這麼防嗎?」

上海75歲的退休醫生徐惠梁4月11日也發出一封實名公開信,向當局提出多項建議,包括疫情防控期間應保證EMSS(急診醫療服務體系)暢通,避免與減輕次生災難造成的損失;建議有條件的陽性患者簽署承諾書後可申請家居隔離等。

不過,許多專家認為,清零政策在中國已成為一場政治運動,當局不會輕易改變。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近日對大紀元表示,共產黨就是運動治國,一直造成災難性後果。一旦搞成運動,就是採取各種非常手段,放在最突出的、壓倒一切的位置上。至於造成了其它方面多麼沉重的代價,它覺得不重要。

一些親身體驗了中共清零政策的上海人,現在也明白了,所謂「清零、抗疫」只是中共的另一場政治運動。

具有醫學專業背景的上海市民王浩(化名)對新唐人表示,官方公布上海20萬人感染,實際數據肯定不止這些,而其中僅有一例重症,就採取如此極端的封控,已經無法向市民交代。

王浩說:「我們的最高層說了要清零,你說下面誰敢不清零?對吧?我們懂醫的都知道,這就是個流感,每年中國得流感死的有8萬多人,中國新冠才死多少人?」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