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12月13日讯】驱离低端人口,整治天际线,禁煤令,近期北京及周边的一系列行动突如其来,又戛然而止,被民间戏称为“怪政”。这些“怪政”怎么产生?是否合法?社会保障何在?是民间持续热议的三个问题。

“赶人赶一半,停了;拆牌拆一半,停了;禁煤禁一半,停了”——最近大陆微博上流行着这样一句话,来调侃北京及周边发生的几件颇为轰动的怪事。

所谓的“赶人”是指北京大面积驱离所谓的“低端人口”;“拆牌”则是北京拆除大厦顶端招牌的“整治天际线行动”;而“禁煤”则是指京津冀以治理雾霾为由,强行推行“煤改气”,“煤改电”政策。

这一系列政策似乎都突如其来,雷厉风行的实施。大兴区的一场大火后,数以十万计的所谓“低端人口”被以拆除违章建筑为名,驱离在北京的蜗居,有的露宿街头,有的被迫返乡。随后当局声称“保卫天际线”,在11月底就拆掉了近9000块招牌,并打算拆除约2万7千块广告牌匾。而京津冀及周边年底实施的“禁煤令”,严禁民间用煤取暖,甚至拆掉炉子。然而因为管道建设工程滞后,电力和燃气供应严重不足,造成华北地区28个城市,至少上千万人在零下4、5度的严寒中捱冻。

在民间一片怨声载道中,这些政策都半道转弯,不了了之。留下在惴惴不安中徘徊的外来打工人群;拆到一半的尴尬招牌;以及不知道是否该重装,或哪天又会被拆除的煤炉。

民间把这些乱象称为“怪政”,质疑这超出常识、匪夷所思的一切,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纽约大学访问学者滕彪:“它没有一个民主的决策机制。虽然它法律上也有一些关于行政听证啊,立法听证,但是实际上这些决策根本无法反映民众的意见。很多东西都是高层一拍脑袋就制定出来的政策。”

纽约大学访问学者滕彪指出,尤其是这些事件中涉及到的农民,外来打工者,高层决策者对于他们就更加随意。

滕彪:“这些人没有任何渠道来发出自己的声音,即使在各级的人大里边也没有他们的代表。所以这些出台的政策侵犯人权,侵犯法治。”

其次,这些“怪政”也引发涉嫌违法的讨论。

例如被拆除的“低端人口”的店面,涉及到合同、租约、债务、押金等,而被拆的天际线招牌中,也包括经过有关政府部门批准的牌匾。而被强行拆除的供暖设备,更是个人私有财产。过程中,执行人员不乏使用暴力,断水断电。这些都有法律依据吗?

原大陆法学博士、美国耶史华大学访问学者张杰:“他没有法律依据,如果有法律依据,那就必须依法办事了。也就是说你拆掉可以,那么有行政许可法吧,有行政强制法。那么你就必须要启动行政调查程序,然后他如果说违反了法律程序,那么你就要进行通知。并且行政强制法还明确规定,是不能采取断水断电一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问题,它本来就是有限制的。”

而最引发民间热议的是,这些“怪政”忽然来了,又忽然停了。保护社会生活和社会秩序的机制在哪里?

张杰:“比如说社保啊,医疗保障啊,当然它也是有的,否则这个社会就无法运转了。但是,这就是中共这个极权政体它的矛盾所在,也就是它本身它就会去不断的反对、破坏自己制定的法律。如果我们了解极权主义就会知道,一个极权主义政府它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反文明、反制度、和反人性。这是它的制度本身所决定的。”

滕彪:“目前中共所采取的这种政治体制和法律制度,是完全无法保障公民权利和社会健康秩序的。”

目前,微博上针对这些“怪政”的质疑和评论大量被删除。而这些行动中涉嫌违法的行为不仅没有被追究的迹象,遗留下的建筑垃圾堆放清理,招牌重装费用,以及供暖等问题,还有待解决。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