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3年4月22日讯】如果说“一面墙垒不得,一面话听不得。”这句常言,对近日辽宁省有关部门针对《走出马三家》一文所揭露出的马三家劳教所酷刑迫害被劳教人员的真相展开调查,并得出相反的结果——“严重失实”适用的话,那么走法律程式,双方对簿公堂就能澄清事实真相。

中共喉舌光明网评论员强调:“现在看来,走法律程式、按照法律办事的障碍并不存在。因为撰写《走出马三家》报导的记者已经具名,文中受访者也有真名实姓;另一方面,辽宁省应对该报导所迅速组成的调查组,也‘邀请部分中央、省内媒体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加’,且‘调查干警116人、207人次,劳教人员55人、146人次和14名解教人员,提取证言证词、图片及声像资料663份’••••••这样,控辩双方、报导中所提到的受访者、为调查组出具证言证词的相关证人,就可以在法庭上公开呈供和相互对质,由此就更容易使真相大白于天下。”这段论述可谓剑挑中共政法委,击中了要害!

这事儿本来就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因何不为?而以一则没有记者具名的电头为“新华网沈阳4月19日电”的消息,“记者从辽宁省有关部门获悉••••••调查结果表明,《走出马三家》一文存在严重失实的问题”,这种官腔十足的、耍尽小聪明、不负责任的报导,不过是想混淆视听,蒙混过关而已。

光明网评论员:“无独有偶,就在本周,一则所谓‘习近平在北京街头打的’的消息也曾在暂态轰动网路,为几乎所有门户网站和新闻网站转载传播。然而,就在新华社记者于当日下午2点多发出消息,说北京交通管理部门证实此‘打的’报导内容为真之后不久,新华社的另一则消息又称‘打的’报导为‘虚假新闻’。随后,‘始作俑者’香港《大公报》出面,正式承认此报导为不实报导。就这样,这篇有文字、有图片还有生动情节的失实新闻,把人们带入了‘五里雾’之中••••••

人们之所以如陷‘五里雾’,就是因为只指出这些报导‘失实’,显然还不能够说明真相到底是什么的问题。相关的‘更正’消息或者承认‘失实’的声明,也并没有解释清楚那些原报导中的细节是如何编造出来的,‘失实’报导中的人物为什么要编造如此虚假的新闻,虚假新闻被制造出来的真实过程是什么,等等。把这些问题搞清楚,这两起“虚假新闻”才可能成为媒体传播中的完整案例。”

倘若《走出马三家》一文所述劳教人员遭受酷刑迫害为真,则施暴者已经构成刑事犯罪;反之,作者即涉嫌诬告陷害之罪。劳教所施暴者的犯罪行为,绝对是辱没中共政法委的光辉形象,岂容诬陷?可面对犯罪分子的构陷却为什么不敢诉诸法律而忍气吞声?如此看来确实是这些“蠢笨”、“不听话”的员警们没有看好家,叫人家劳教人员把证据放入身体的私密处给带出去了,现在把柄攥在人家手里了。

4月11日香港《阳光时务周刊》第50期刊登学者、独立制片人、人权教育工作者艾晓明的文章《阴道在咆哮:直面“马三家”》:“看完有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长篇报导,我相信,每一个人性尚存的中国人都听到了来自阴道的咆哮。”“这一卷秘密在受害者阴道里的信稿以及上一次同样方式带出的女子日记,把劳教制度的暴虐和受害女性的痛苦无告,赤裸裸地展示出来。”而辽宁调查组真正害怕的正是这些内幕。因此,目前辽宁省公安厅已针对报导中的受害者逐一传唤,逼迫她们写保证书。

因举报辽宁鞍山国税局局长遭打压,被非法关进马三家劳教所一年,受酷刑折磨的该局原公务员李文娟,主动向调查组反映情况,竟于13日晚上被员警堵在家中,警方上门砸门欲抓人,她遂向外发出求救声。

有报导称,这次辽宁调查组别具一格,即:“爸爸查儿子”。

调查组组长张凡、副组长张超英都是江系血债帮在辽宁迫害法轮功的“得力干将”,张超英原来就是马三家教养院院长兼党委书记。据明慧网报导,在他2000年任职期间,18名女法轮功学员被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因其迫害卖力,才被提拔为辽宁省司法厅副厅长、劳教局局长。此番“调查“的真实性怎么能不令人质疑?

中国大陆维权人士胡佳在推特发消息表示,所谓调查组并非调查劳教所对女性公民的人权侵害,而是要查清内幕是如何泄露并被媒体“炒作”的。这等霸道、狂妄的强势,绝非等闲之辈能为!而事实上,由于中共政法委系统及其下属劳教所的内幕为江派的罪恶核心,江泽民因残酷迫害法轮功,恶贯满盈。江系建立的“法外授权”的政法委及“610”罪恶真相正逐步被曝光,这成为江泽民为首的镇压法轮功的血债帮最恐惧的事情。所以硬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孤注一掷,豁出去——拼了!

海外资深媒体人士周晓辉表示,可以肯定一点是,《Lens视觉》杂志能刊登这样的重磅文章,如果不是来自高层授意和安排,是不会顺利见诸媒体的。这是为废除劳教制度、实现习近平的“宪法梦”做铺垫。

如此看来,光明网敢剑挑政法委一定是背景了得!

光明网评论员最后说道:“新闻传媒从业者及其受众,都有进一步的知情权。唯有真相,才能彻底解构‘严重不实’报导和‘虚假新闻’存在的基础。”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