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劫苍生泪》连载(七)

【小说】内容提要:曾经从战场死亡线上滚爬出来的郑江,凭著一身勇猛,带领一家人把硝烟弥漫在自家的房前屋后,击退数百人的多次进攻取得了胜利,但最终还是无法守卫住自家的房园。

一段痛断肝肠的爱情故事,仅有三面之缘却打动一片芳心,更唤起对久远时空的记忆。没有漫步在花前月下却愿伫立在大雪纷飞的铁窗外,把自己变成一尊冰冷的雪人,来传递一片热忱的冰心,表达一份坚忍不拔而又无限崇高的爱。

一次次被打倒又一次次爬起来的气慨竟然可以震慑和击败强大的暴力,被扭曲的是肉体,打不变形的是心、是灵魂、是一个坚如磐石的信念。

他们有过反抗、有过越狱、他们维护人权而不惧生死;他们为了保护赖以生存的土地,和特警武装力量发生激烈战斗;他们目睹了浴火的惨烈;也亲历灵堂尸身“人间蒸发”的现场;他们痛恨的贪官、恶人竟然离奇的死去活来;最令郑江感叹的莫过于自己亲人的死,这种死实在太惨烈,被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第十三章

1

谢婷婷自从在郑学军嘴里知道了李浩然在监狱遭受酷刑的情况后彻夜难眠,仿佛对李浩然的肉体折磨每时每刻都痛在她的心上,她多想见到李浩然一面,可是近在咫尺如隔墙万里。她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向监狱递交与李浩然的结婚申请书。

这一举动震惊了监狱,多年以来,监狱接到的都是离婚申请,到监狱里申请结婚的尚属首例,何况她曾经为了求得一见,在监狱门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雪人,多多少少给狱警留下了记忆。爱情的纯朴力量终于打动狱警官员人性的一面,融化了他们冷漠的心。监狱决定安排下周时间让谢婷婷以未婚妻的身份探监。

这一对恋人终于在铁窗内、在这一特殊的环境和警方的监视中相会,“这一面”等待了多少年,一个在铁窗内皮肉磨砺,一个在铁窗外以泪洗面;一个似金石之刚毅,一个似晶莹之玉泪。

当谢婷婷双手握住李浩然的双手时,两心相映,一股热流涌遍全身,那一刻,她似乎有千言万语的问候,不知从何启齿,却都在这滚动的泪花中倾诉。谢婷婷凝望着李浩然变得清瘦的脸,颤抖的心抑制不住心酸的颤栗,她再也无法控制扑倒在李浩然胸怀,双手拥着他伟岸的双肩痛哭,令旁边警察也为之动泪,他轻轻的开门出去,把这个小小的空间暂时留给一对久别的恋人。

谢婷婷在李浩然胸怀感受到心的颤动,听到了他的心声,仿佛又感应到在那遥远的高层世界中有一对金童玉女,他俩在道观中相互约定:“但愿在弘传大法之时,携手共同精进。”

她抽泣著再次端详李浩然,李浩然为她抚去脸上的泪水,她透过李浩然的眼镜看到他的双眼充满刚毅,谢婷婷突然涌出一种坚强,泪光中闪烁出坚定与鼓励,李浩然紧紧握住她的双手点头,四目相对,表达了他们无怨无悔的共同信念。

从这以后,谢婷婷能够每月与李浩然见上一面,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突然有一天监狱禁止谢婷婷探监,警察都不说原因,最后遇上一个警察私下对谢婷婷说:“我是一个用化名退出中共的警察,我的化名叫‘不作为’,今后清算中共罪恶的时候希望你们能记得我,还记得你们俩第一次在监狱见面吗?旁边的警察就是我,为让你们能见面我也费了不少周折。”

不作为看看四周然后继续说:“近日有中央政法委的高官下来检查工作,重申对法轮功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还说:‘打死算自杀,不查生源、直接火化’等政策,这些都是口头传达,没有形成文字,中央政法委和六一零办公室的高官经常深入到地方搞这样的游说,对残暴的、或搞出人命的警察不但不追究,反而进行物质奖励或提拔,这次又令监狱无论采取何种手段,对所有不转化的学员再搞一次攻坚活动,这次活动至少要三个月,目前李浩然已被搞得伤痕累累。”

谢婷婷听着这些非常伤心,她说:“在邪恶指令面前,请你们枪口抬高一寸,告诉他一定不要放弃。外面有许多正义人士在关注他,我也在等着他回家。”

不作为离开时又笑着说:“记住,我可什么也没跟你透露过呀,我没有任何作为啊。”谢婷婷会意的点点头。

2

谢婷婷想起郑学军曾经描述过李浩然受酷刑的经过,她将这些事实记录下来,写了一份揭露监狱对李浩然和所有法轮功学员施以酷刑的报告,并发表感受和表示强烈抗议。她将信件亲自交给监狱管理局,希望监狱上级主管部门出面制止这种非法的暴力行为。

但从此又后,她总感觉宿舍外或在学校里有人在盯梢她的一切行动。

2011年在接近放暑假的一天,谢婷婷象平常一样走上讲台,布置完周末作业对学生说:“剩下这点时间是我们的学生故事课,上周末我们讲了神州人文始祖伏羲的故事,今天我们讲共工怒触不周山”学生爆发一阵热烈的掌声。

谢婷婷讲述说:上古时代中国被称为神州大地,为地球上唯一的半神文化。华夏之民敬神拜天,因此就有很多现在人想像不到的福分,那时天、地虽也分开,但距离较近,而且还有天梯相通。那时候,凡人有了冤苦之事,可以直接到天上去向天帝申诉,神亦可以至凡界游山玩水,人与神的界限不是很明确的。后来由于地上蚩尤叛乱,对神不敬,扰乱天庭。为此颛顼帝命令孙儿重和黎去把天地的通路截断,以维持宇宙秩序。大力神重和黎接旨,运足了神力,将天地分开,天遥遥而不可及了。

颛顼生老童,老童生祝融。颛顼帝的为人道德、智慧,使四方慕德而服,鸟兽尽皆感化。颛顼帝的大德智慧,使善者从之,却使邪恶及无法无天的共工恨之,水神共工氏生着人的脸,蛇的身子,披着一头火样的红发,他妒忌颛顼,不甘心屈居于颛顼之下称臣,便纠集一些同样鼓吹无法无天而对颛顼帝不满的坏神组建成一支军队,欲抢夺天帝的宝座,共工率浮游,相柳等大将向颛项发动了突然的进攻。颛顼帝闻变,泰然自若,一面点燃七十二座烽火台,召四方诸侯疾速支援;一面点齐护卫京畿的兵马,令火神祝融挂帅,前去迎战。

两股人马从天上厮杀到凡界,再从凡界厮杀到天上,几个回合后共工的部众越战越少,共工带余部辗转杀到西北方的不周山下,身边仅剩十三骑,不周山的奇崛突兀,顶天立地,挡住了这伙贼寇的去路。他知道,此山其实是一根撑天的巨柱,是帝颛顼维持宇宙统治的主要凭借之一。这时,祝融率军从四面八方冲来,喊杀声、劝降声惊天动地,天罗地网已经布成,共工在绝望中恼羞成怒,朝不周山拚命撞去,只听得轰隆隆、泼喇喇一阵巨响,不周山被撞成两截崩塌。

谢婷婷继续讲到:不周山是一根通天的巨柱,象征着华夏百姓通天及维护道德的文化及规则,在这些规则中规定:“正的比不正的、邪的、恶的高贵,人比动物高贵,等等”。共工撞山将其“规则”撞断,华夏顿时一片混乱,百姓为此死伤无数。同时善、恶开始出现对映,也产生出“相生相克”的理、善恶不分等等。水神共工氏和火神祝融氏的这场大战,皆因“水火不相容”而发生,即水火相克。

女娲决定去修补残破的苍天,这是一件极其困难繁杂的工作,女娲先在江河拣了许多五色石子,又用大火把石子烧了九天九夜,炼成红、黄、蓝、白、黑五色混和的石浆,然后一勺一勺的把石浆灌进天上的窟窿,把崩裂的地方修补好。女娲将一只大乌龟的四只脚,用来代替天柱,竖立在大地的四方,把天空象架帐篷似的撑起来。柱子很结实,天空再也不会塌下来了。天补好了,地也填平了,华夏之民又重新过上了自然幸福的生活。

共工自不周山之败后,邪恶之魂不散,一直怀恨在心,等机会报复人类。

谢婷婷讲道:共工氏死后阴魂不散,那么他们又去了哪里呢?它们在华夏民族东面的一个叫做“泽东”之地的地方建立了巢穴,专门跟讲究道德修养的华夏民族作对,曾数次泛滥洪水,浩劫华夏。它们多次在人间应劫数转生危害人类,共工氏不会生产,自然没有生产资料,就必须依靠欺骗手段,煽动人们对被抢者的仇恨才能使抢劫变为冠冕堂皇,将土地及生产资料归共工所有,控制人们的思想,去抢占富人的生产资料,让生产者感恩戴德的为共工去劳动,名曰共同生产,或者叫什么主义、什么思想,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报复华夏,制造饥荒,血腥杀戮,破坏中华传统文化,共工氏的浮游、相柳、康回等等都曾转世,包括长一身毒皮疙瘩的癞蛤蟆也相继转世,危害人类。

有的学生仿佛理解到什么但又说不清,学生们都听得聚精会神,突然,教室门被人一脚踢开,深深的沉浸在故事情节中的学生们惊恐万状,恍若共工来世!他们回到现实中只见一群穿黑色制服的警察冲进教室,径直去将谢老师按倒在讲台上进行捆绑,讲台上的作业本撒落一地,有的女学生惊吓的发出尖叫声,全都茫然的瞪圆了眼睛站起来,有许多学生见此场景瑟瑟发抖。

谢老师高喊:“学生们,你们要见证历史,要明白这场正邪较量,邪不压正,共工最终会惨败,真善忍好……”谢老师的嘴被堵上,并将双手反铐起来,四个人架著谢老师出教室,许多学生哭起来,并不停地喊著:“谢老师、谢老师……”

3

谢婷婷被判劳教一年半,事件发生后,消息迅速传开,引起网路微博的广泛议论和对警察的谴责,警方和校党委都没有想到,原本想借7•20这个敏感日期到来之际,在学校搞一次现场抓捕,目的是想震慑学生,进行一次洗脑教育,却引起学生的逆反心。

没过几天维权律师郭成铖从微博和相关人士中了解到谢婷婷事件,他和一些社会维权人士运用法律程序找警方放人。

郭成铖律师是郭妈妈的儿子,因帮助弱势群体打官司、维护法庭的正义、并直接触及共产党体制,最终被冠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判刑四年。与李浩然、郑学军关在同一个监狱。

郭成铖释放出来后和郭妈妈一起去了国外与妻儿团聚,妻子董韵要求他和郭妈妈一道留在国外定居,不再参与集权国家的法制或政治问题,郭成铖身在曹营心在汉,他从网路上关注著中国大陆一件件不平事件,他想如果都逃避没有制止,没有虎口拔牙之勇气,就会愈演愈烈,因此郭成铖最终决定回国,放弃留在国外定居的想法,郭妈妈和董韵都极力劝阻。

郭妈妈说:“你从监狱出来仅几个月时间,看看把你迫害得严重缺乏营养,休养几年补补身子再说吧!”

董韵也说:“从自由平静的国外环境回头去看看大陆,犹如水深火热,遍地是荆棘,先在国外安稳几年吧,再说红朝已在没落中,过几年说不定就终结了。”

郭成铖却说:“正因为荆棘丛生才需要有人披荆斩棘!我想你们都留在国外,我一人回去。”

郭妈妈和董韵知道郭成铖一旦有了某种决定是九头牛也拉不转来的性格,何况是为一种正义,也便由着他的想法。郭成铖离开后,郭妈妈成天挂记着儿子,她对儿媳说:“我也感觉到偷生的滋味,如今国法被践踏、民不聊生,我不能在外面旁观。”于是郭妈妈也回国。

“谢婷婷事件”是郭成铖回国后遇到的第一件事,他认为谢婷婷因炼法轮功被判劳教是非法的,法轮功学员处处按真善忍标准修心,不具备邪教的因素和特征,对谢婷婷事件他决定出面制止其非法行为。

维权律师郭成铖、田正茂去劳教所递交法律文书,陪同一道的还有民主党人士万佳和维权记者白涛。

警方接收法律文书后没有正面回应,他们又去劳教所大门打横幅要求释放谢婷婷。四名维权人士向劳教所要法轮功学员的消息在网路微博和海外中文媒体中迅速传开,国内许多维权人士也在网路发表言论表示声援,还有人闻风而动,当天就有许多人赶到劳教所门前进行现场声援。

很快过来二辆没挂警灯的吉普越野车,下来四个警察要四人都上车,说是去谈判谢婷婷事件,四人知道有诈都不愿意上车,要求现场放人,白涛将现场情况通过手机随时发送到网路进行现场直播。很快又从劳教所里出来一群警察,一部分警察驱散围观人群,另一部分警察涌上来强行抓捕四人,将其押上警车并戴上黑头套,警车没有进入劳教所,却朝另外一个方向驶去,消失在车海中。

刚赶到现场声援的维权人士看到了抓捕四人的全过程,事件很快在网上引起轰动,海外中文媒体也纷纷作了报导,第二天劳教所门前又出现二十几人,要求释放谢婷婷和四位维权人士,第三天又出现九十几人,网路舆论也如炸开了锅,尽管被网警不断删帖。到了第四天已达到二百多人,一场群体事件似乎即将在劳教所爆发,这时警方迫于各方面压力,突然宣布释放郭成铖、田正茂、万佳和白涛,尽管警方没有释放谢婷婷对参与这次维权的人士来说也是一次巨大胜利。

4

所有关注这件事情的民众都非常想知道四个维权人士被戴上黑头套消失后的情景。对此,郭成铖接受了海外媒体的电话采访。

当时他被取下黑头套后,发现自己在一个象监禁室或审讯室的房间里,但不知这是哪里,只见墙上挂着一些电警棍,水泥地上有铁凳、木板和手铐脚镣等物,象是一些刑具,几个警察过来跟他谈话,这三个年轻警察都穿藏兰色工作装,没有配带警号和警徽等标志。

其中一个胖警察对郭成铖说:“其实这里也没什么可怕,只要写个保证,然后对这次去劳教所活动进行深刻认识和诲过,就可以马上回家。”郭成铖回答道:“这次维权的一切行为都是法律允许范围内的合法行为,我没有犯错,诲什么过,绝不诲过!”

到了晚上三个警察又来了,这时隔壁传来一阵惨叫声,胖警察说:“听到了吗?”胖警察笑着踱几步接着问道:“反省好了吗?你看到这些刑具知道是干啥用的吗?先让你一个个品尝一遍,要是还不反省好自己的过错,隔壁房间还有更多东西等着你。今晚我们先请你上床睡觉,看看这张木板,可以给你固定各种造形姿势,到时你就知道这个味道。哈哈哈哈。”

郭成铖义正辞严地说:“你们这是犯罪!”郭成铖用手指着警察道:“你们不要助桀为虐,现在全世界的人都在盯着你们所犯下的一切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这样的事你们都干得出,还有什么邪恶事干不出来呢!你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全世界正义力量的注目中。”

三个警察面面相觑,并避开郭成铖犀利的目光,都不敢对郭成铖下手,胖警察说:“死鸭子嘴硬,”他又踱几步道:“好,再给你些时间反省。”三个警察又离开。

约莫过了二小时进来五个警察,突然给郭成铖带上黑头套,然后对郭成铖一阵拳打脚踢,郭成铖什么也看不见只嗅到一股浓列的酒味,可能警察刚出门喝酒壮胆,显然做坏事的人内心非常空虚和恐惧,警察边打边说:“老子打死你,打你成内伤,还要挖心掏肺把你的器官全卖掉。”

郭成铖被打倒在地,警察说:“不让你长点记性能行吗?先搞个五马分尸尝尝。”郭成铖感觉有五个人分别扯住他的头和四肢用力拉,他感觉身体象被撕成两半,脖子被拉得长长的感觉脑袋快要掉下来,痛得叫不出声,直到警察扯累了才放下来,这个扯头的警察将扯长的脖子又往颈子里一按,郭成铖便昏过去失去了知觉。当他醒来时,发现已取下黑头套,但双手和双脚捆在一起,身子卷成一团,无法动弹,感觉手脚背酸痛难忍。

第二天,有三个警察进来将郭成铖解开,给他一张纸和一支笔,其中一个警官说:“我知道你不是炼功人,但只要在上面写一些骂法轮大法的话便可以放你出去。”

郭成铖将纸撕掉说:“你休想胁迫我干这样的事。”警官又说:“要不然写点其它的也行,比如你玩过多少女人,怎样把别人骗上床的,把细节描述清楚点,没别的意思,我们只是掌握一下把柄,免得你成天跳出来维权维权的。”

“哈哈哈……”郭成铖大笑,他说:“卑鄙至极!卑鄙至极呀!”三个警察对这样的笑声恼羞成怒,将郭成铖再次按在地上脱掉他的裤子,三根电警棍同时电击他的生殖器,郭成铖痛得死去活来。

其中一个警察说:“这道菜如何?要是不写的话,我们还会用牙签捅你的这个部位,你不是说共产党用酷刑折磨法轮功吗?不错有十几道菜,都是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最后一道菜是什么呢?把你身体值钱的东西统统卖掉,你懂的。”他们折磨到第三天突然宣布放人。

田正茂、万佳和白涛都分别关在不同房间受尽折磨,四人被释放后都住进了医院,白涛还被检查出打断三根肋骨,事件引起许多民众的不满,并对四人的舍身壮举表示极大赞赏,来自全国各地的维权人士、民运人士、民主党派、法轮功学员还有很大部分访民前来探望。

访民说:“中国需要涌现出更多这样的义士,百姓就有出路了。”到医院打听和探望四位英雄的民众络绎不绝,各种水果营养品堆积如山。

二天后,当地警方派人直接阻拦探望人,郭成铖伤势较轻,很快便出院,他对看望他的民众表示了谢意,他说:“民众才是真正的英雄!”

不久,郭成铖再次发起拯救谢婷婷行动,他写了一篇《请当地政府释放被非法关押的燕赵儿女》序言,下面是一篇又一篇民众签名和红手印,试图用广大民意的集体力量迫使中共释放谢婷婷和所有法轮功学员,于是征集签名行动从此拉开了序幕。

第十四章

1

张彪自从完成花园路片区的拆迁任务后,受到上级的表彰和奖励,此后张彪任政法委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前段时间六一零办公室负责人病故,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吴法轩就安排张彪去兼职六一零办公室负责人。

吴法轩说:“完成一项工作后,难免没有一些负面舆论和民意,工作调整都是从各方面的考量,你也可避开拆迁户一些难缠的事。”

张彪却对六一零这份工作非常犹豫,他心想,这项工作不是对付一群拆迁户,而是面对整个群体和国际社会的高度注目,何况六一零办公室负责人的死亡率非常高,有病死、有车祸死、有跳楼死、还有蹊跷的不明死。

掌管政法委的吴法轩一时找不到新的人选,自已也不愿代管六一零办公室,就硬是将这个代管职务安排给张彪,张彪死活不肯接,吴法轩只得让他临时代管几天,并做了大量工作张彪才勉强接下来。

张彪在强拆后的掌声和奖金后面总会想到那些无家可归的冤民和死去的冤魂而常常不得安宁,上面有政法委书记吴法轩的指示,下面有自己老婆的弟弟谭三棒的一股邪劲,他在中间承上启下,不断干著伤天害理的事。最近在代管六一零工作期间,在吴法轩的指令下又搞出了令他非常伤脑筋的“谢婷婷事件”。

他先是收到监狱管理局转来谢婷婷状告监狱的信件,内容主要用法律条款指控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李浩然滥用刑罚,这样的指责本来多如牛毛,也无须理会,但关键在于她在信中多次阐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观点,这必然引起重视,他们都认定谢婷婷就是法轮功学员,他派专人监视谢婷婷行踪,暗中对谢婷婷所接触的人进行调查,没有发现太多把柄和引申更多嫌疑人。

在7•20敏感日到来之际,为了维护稳定,上面要求张彪要保证将全部法轮功学员控制起来,以防范任何可能发生的群体活动,因此吴法轩和张彪直接安排了学校现场抓捕谢婷婷行动计划,一来可以震慑学生和社会,二来迎合上级针对法轮功的“独创”、“先河”等口头指示,想以此获得上级的赏识。

没想到谢婷婷事件竟搞出一大堆事来,张彪想,镇压法轮功初期,当时的六一零也在课堂上抓过法轮功学员,震慑效果非常好,学生都纷纷站在党和政府一边,选择好站队,顺利地掀起人人过关活动,笼络和争取了广大人心,但是这些年民众的思想觉悟竟发生巨大的转变,学生和民众都纷纷站在法轮功一边,胆大的敢于直接在网路上发表对政府不满的言论。

他想,真相传单及破网软体的产生,使镇压借口及舆论迅速瓦解,如果不及时释放郭成铖等四名维权人士,似乎要搞出一场群体事件,目前谢婷婷事件又引发民众联名,人心向谢婷婷一方倾斜,政府将失去越来越多的民心。张彪清楚地意识到只要释放谢婷婷,事件就能平息。

但这件事已引起高层相关部门的关注,有关官员对此下了口谕:“对法轮功学员的打压绝对不能放松,绝对不能释放,不能开这个先例,对其他人可采用一些威慑手段然后将其释放,尽量化解群体性事件。”不过上级仍然对张彪的工作给予肯定,只是强调今后对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行动都不能公开化。

此后,上级主管部门从多方面考虑,提拔公安局副局长李大刚到政法委任第三副书记,主要负责六一零办公室工作,并协助吴法轩的维稳工作。作为第二副书记的张彪帮吴法轩当助理,负责行政和法制方面的工作。

吴法轩对新来的李大刚谈话说:“这些年又出现《九评》、又出现退党大潮,严重的冲击了我们政权的稳定,他们的真相传单一拿出来就揭了我党的家底。当前维稳形势非常严峻,不可掉以轻心,所以我们一刻也不敢放松,随时保持高度的打压状态,我们执政几十年和各类社会团体及政治力量进行过较量,最终都被我们镇压下去,法轮功被镇压多年来,其发展势头却有增无减,所以我们的工作就变成一项长期的、艰巨的任务,也就变得更加严厉、谨慎、隐秘。维稳保党,实则也是保卫我们自己,保卫我们的家人和后代。所以维护社会稳定是一项光荣而又特殊的工作,千万不要辜负党交给你的光荣任务。”

吴法轩还说:“踩着镇压法轮功这条路,保你青云直上,官运亨通!”不惑之年的李大刚自然非常想顺着这条道爬上去,如今得到贵人的提携,必向贵人表忠。李大刚说:“本来我对这项工作还有些犹豫,经过你的说教,我感到责任重大,我一定会在你的正确领导下干好这份工作。”

吴法轩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老兄,不干可不行呀,这些年你在公安也密切配合了我们的工作,办洗脑班、抓人、打人、甚至‘撕票’你都在场呀,哈哈哈哈……我们双手都沾了血,谁也不比谁干净,都是捆绑在同一条船上的人,我们必须维护这条船不翻,否则我们谁也逃不了。”

李大刚说:“在你的英明指导下,我将会出色的完成好各项工作。”

吴法轩接着说:“为了更有效的持续镇压,我们可以直接指挥和调动公检法司,这不象以前政法委只能参与公检法的协调工作。上面下给我们的权力盖过天,你一句话就可以要一个人的命,也可以救下一个人,你吐出来的话就是法律,下面就得执行,你真是一言值万金呀!哈哈哈哈……”

李大刚听着也乐开了花,他表示不会辜负上级的栽培。然后说:“听说你儿子要结婚,我特地准备了一辆豪华宾士S级。”李大刚将车钥匙恭恭敬敬地送交给吴法轩。

吴法轩一阵客套后收下了车钥匙,又拍拍他的肩膀说:“你还年轻,好好干大有前途。”吴法轩看看周围然后凑近李大刚耳边放底声音悄声说:“我还有一件重要之事想请你帮忙。”

李大刚望着他悄声问:“什么事?请直说,我李大刚没有办不了的事。”

吴法轩说:“我的心脏有毛病,想换个零件。但我又不方便直接出面去找医院,听说你在军医院有人,帮我联系联系,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李大刚明白了其意思说:“这事包在我身上了,我会帮你搞定,找个最好的医生和最好的……”。

2

市政法委作了这样的人事调整不久,燕城突然爆发一场大规模的群体事件,大顺乡一千多村民组成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正在向市政府进发,作为政法委维稳领导小组组长的吴法轩紧急召开市政府维稳工作会议,各官员立即分头行动,吴法轩向上级请示调动武装力量,安排了防暴特警全副武装,并调集数百武警和警员待命,同时调集大量交通警察奔赴游行现场,吴法轩还安排二百多人的维稳警力穿便衣待命。

吴法轩提高嗓门对便衣说:“你们穿上什么衣服就是什么角色,穿上军装你就是个合格的军人;穿上警服你就是一个人民警察;拿上武器你就是个奋勇杀敌的战士;穿上便服你就是个党所需要的反面人物,这是维护社会稳定的需要,是党和国家的需要,你们的任务特殊而光荣,不要把打砸看成是一件坏事,它就是一场无硝烟的战争,兵不厌诈是古代兵家常用之策,我党多次运用和实践,大家还要学会如何灵活运用,要多动脑筋,还要有创意。你们还知道保密守则吗?我再强调一下,谁要透露半个字谁将被以打砸犯论处。”

一个小时后,游行队伍出现在政府广场,前面拉着“要生存要吃饭还我土地”的大横幅,后面紧跟老老少少的村民,每人手里都举著大大小小的彩色标语旗,上书“释放被非法抓捕的村民”、“惩治腐败”、“打倒贪官”、“打倒官匪勾结”、“打倒乡政府”、“打倒余磊血债血还”……

村民大多是老弱妇女全都坐在政府大门外静静地请愿,一百多个年轻便衣如果混进老弱妇女人群当中显然不太适宜,很容易被识破,并且人群中不断喊口号,其中有几句说:“我们不是暴徒,我们不是流氓,我们不打砸公共财物。”便衣的行动计划似乎被看穿而全部破产,只得暂时当观众等待时机。

这时夏俊波等五人作为游行上访代表被请进了市政府信访办,夏俊波要求见市长,要求当面答复解决土地方案。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市长果然出来接见了维权上访代表,接收了上访资料,并向全体村民讲话,表示尽快派工作组调查,给村民一个答复,村民们非常高兴打道回府。

村民们回到大顺乡又汇聚到乡政府斥责官员中饱私囊的恶行,混在人群中的便衣也纷纷向政府官员“讨说法”并出手打人,同时开始打砸乡政府,对此,乡政府官员全部逃离,乡派出所警察也被围攻,见这气势也全都逃离,村民占领了乡政府大楼和乡派出所,将几辆警车推成四脚朝天,敢说敢当的年轻人夏俊波等五人被村民投票推举出来主持大顺乡的日常工作。

吴法轩派出去的便衣弄巧成拙,竟然帮村民占领了乡政府,他惊出一身冷汗,大顺乡成了没有党领导的临时政府状态,事件很快惊动了高层,上级官员下来督战,吴法轩连夜召开紧急会议,调集了武装力量,准备半夜进村,将村民代表全部抓走,夺回乡政府。

3

一日深夜,十几辆大大小小的警车在离大顺乡不远的地方关灯行驶一段路程后,为了不打草惊蛇,全体武装人员约5百人下车又步行一公里来到村口,约莫凌晨3点,村里突然响起古钟声“咚……咚……咚……咚……”声音如雷贯耳,久久回荡,村民听到这半夜的急促钟声便知晓钟声的含义,大顺乡静静的夜晚一下子炸开了锅,令村民闻风而至,令半夜偷袭者闻风丧胆,村民个个手持木棍到村口与警察形成对峙局面。

警察用扩音喇叭开始喊话:“乡亲们,放下木棍,欢迎我们进村吧,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只要你们交出打砸乡政府的头目,我们便离开,现在出来自首还来得及,争取政府的宽大处理。”

村民回应说:“我们抓住一个打砸乡政府的人,发现他口袋里有个警察证,你们还有脸来找村民自首,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吧!”

吴法轩听到这里知道事情败露,脸红一阵白一阵,气急败坏地和武警指挥官商议强攻,不一会指挥官令特警向村民施放催泪弹和震爆弹,其他人待令准备强攻。

警方一发发炮弹射向了村民,村民闪到公路二旁,一些村民躲闪不及,被呛鼻眼泪直流,同时又响起了几声震爆弹,爆炸时发出剧烈的闪光和巨大的声音,一些村民震得眩晕倒地,武警官员命令立即冲上前去捕获倒地的村民,一队特警正在准备冲入时,“咚……咚……咚……咚……”古钟犹如战鼓再次响起,犹如四面楚歌,十面埋伏,仿佛千军万马潜伏在警方周围,村民再次聚集到警方对面。

警方已无法冲入进村,他们深知黑暗中到处是手持棍棒的村民,更何况村民扣押了便衣警察,从道理上警方已全部输给了大顺乡村民,只得鸣金收兵,愤怒的村民则乘胜追击,警方阵脚大乱,一部分警车迅速逃逸,还剩下五辆警车没来得及逃奔,未赶上车的警方人员也四处逃散消失在夜色中。

村民将五辆警车全部掀翻,现场聚集一千多人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遭受催泪弹和震爆弹袭击的村民们,一定要烧毁警车方才解气,于是五辆警车火光冲天……

4

第二天,高层政法委的维稳官员再次召开紧急会议,吴法轩认为:“这是公然挑衅党和政府,他们不仅占领了乡政府,烧掉了警车,还搞什么所谓的民主选举,选出一帮没有共产党身份的村民来主持乡政府工作,这是我党莫大的耻辱。我们不仅要追究肇事村民,还要追究逃跑的乡政府官员,我党执政几十年,经历各种血雨腥风的考验,要维护红色政权屹立不倒,不惜用鲜血来补充国家机器的能量,我们都是这台国家机器的一个零件或一个螺丝钉,所以我们只有一条路,就是维护这台机器的继续运转。”

有上级官员表示:要求不惜一切代价立即夺回乡政府,惩办村民,特别是对领头乡民要严惩不怠,对这类和共产党作对的群体是有流血和死亡指标的,这种指标是不封顶的,要用血的教训让他们知道凡是跟共产党作对的都没有好下场。

同时上级官员想了解便衣警察打砸乡政府的全部过程,受到另一些官员的阻挠,上级官员深知吴法轩和高层官场都有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对便衣警察帮助村民赶跑乡政府官员的失职情况,也不便深入追究。

张彪又说起古钟的事把话题引开,他说:“据我们了解,大顺乡政府被村民占据后,民众又搜出古钟,认为古钟是他们祖宗留下来的财富并且可以镇邪。他们说,园林村村支书吃了村民血汗钱,一身充满邪气后弃钟而去,后来古钟被收藏在大顺乡,仅几个月时间,乡政府官员也全都弃钟而逃。村民认为:这说明乡政府官员个个充满邪气才被古钟身上一股说不清楚的正气给吓跑,村民开始崇拜古钟,这是一个非常令人警惕的信号,不仅如此,更可怕的是他们将古钟驾起来固定在一辆车上,并说‘钟声就是命令!’还说‘钟进人进、钟退人退。’他们还可能举行大规模游行,到市政府来闹事,行动暗号是‘给政府送钟去!’看来这口钟已经凝聚了三四千村民蠢蠢欲动。”

各级维稳官员听到这古钟故事,个个睁大了眼睛,上级官员说,这口古钟是国家财宝,必须立即收回,放到北京古钟博物馆。另一高官却说:“不可不可……”在坐官员心里都明白,古钟是否真的有一股说不清楚的正气场可令贪官自逃,不法判断,但之前的确有村官逃了、乡政府官员全逃了,要是在放到北京,还不让中南海高官全都逃得一干二净嘛。这高官继续说“我看也算不上什么古董,也没有考古价值,要不把它砸了,就地销毁,熔化掉!”

吴法轩说:“我们会尽一切力量夺回古钟,目前我们的线人混在人群中对事件作了全面调查,上面如果没有给村民一个满意的答复,他们随时可能游行到市政府闹事。我想今晚下半夜派出大量警员,一部分人去抓捕夏俊波等五六个领头暴民,另一部分人化装成村民去夺走大铜钟。”

上级官员说:“就这样去抓人不太妥当,目前海外媒体已经在高度关注这件事,据说还有外国记者将进驻大顺乡,我们不能硬拼,要动脑子引蛇出洞。”

另一高官说:“同意这个意见,但当务之急是:其一,要控制大顺乡村民不得走出来一步。其二,要封锁各路口不许任何人进入,特别是境外记者。其三,控制网路翻墙和一切网路言论。我们将动用一切力量,甚至可出动警用装甲车等先进警用维稳机械设备或维稳类弹药,以维护社会稳定,绝对不要让广东事件在燕城重演。”(未完待续)
相关链接:
红劫苍生泪(一)
红劫苍生泪(二)
红劫苍生泪(三)
红劫苍生泪(四)
红劫苍生泪(五)
红劫苍生泪(六)
红劫苍生泪(八)
红劫苍生泪(九)
红劫苍生泪(十)
红劫苍生泪(大结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