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来信》连载37:第四章 回家(7)

七、求救信出现了

1

2009年,从马三家解教回来的时候,老朴的腰也因扛麻包损伤了,一头黑发全都白了。他精神恍惚,很长一段时间,别人和他说话,过一会儿他才能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

2012年12月,学会用翻墙软件不久,老朴在网上看到,马三家求救信在美国被发现了!泪流满面,他激动啊,差一点儿喊出声来: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四年前在八大队,张良给了他求救信的底稿,他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照抄了两封,后来藏到了包装箱里。当时,他只知道信的大概意思,不懂里面英文的具体含义,现在在网上,看到这封信被翻译过来,老朴才明白自己当年抄的是什么。这么大的反响,这么重要的意义,老朴为自己能参与其中感到自豪。

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老朴想跟帖,想把他的激动表达出来。

他在大纪元网友评论中写道:

“那都是真的,我就是当事人之一。

“那是2008年上半年做的那些万圣节饰品,其中有一款是小鬼抱着十字架。小鬼穿的、是用把做蚊帐的纱料,剪成一条一缕的并染成黑灰色的所谓衣服。因为我就是当时受迫害的,并参与写信的。当时我们冒着被加期,被酷刑折谢磨(网络原文如此,下同。)的危险写过多封信,想叫世界知道。我们在那里生不如死,因为我们只要不转化干活再好也没有减期,干不好要体罚、电棍电甚至还面临加期。我们吃的是发霉的、玉米面窝头;喝的是腥臭味特大的凉水;因为水井挨着厕所。与世隔绝一样,那个时候都不知道能否活着出来。

“我知道那里所发生的一切,因为我就是参与者之一,如果需要我会揭漏(揭露)一切。我们还向SOS写过多封求救信,都在饰品的夹心层。因为我们知道做的这些产品都是给国外做的,只有这一个办法叫国外有良知的正义之士知道这里发生什么……

“回忆这一切它对我的身心伤害太大了。

“写到这里,我不知道擦了几次眼泪。”

老朴打字很不熟练,又碰错了键盘上的按键,跟帖还没写完,文字就已经发过去了。

他太激动了。

2

时间太久了,对张良来说,这件事真的是有点太久远了,经历了近乎绝望的等待,在他几乎遗忘的时候,求救信突然在地球的那一端出现了!

而且,他没想到这封信在世界上引起了如此巨大的反响。

“今天和大家讨论一下从马三家劳教所寄出的一封信,在美国和国际社会引起的巨大反响。这件事情可能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就是在圣诞节之前,正是美国民众忙于采购圣诞用品和礼物的时候,有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在美国的社交网络上快速流传,很快的就变成了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国际主流媒体密集报导这一套墓地套件是在美国的超市Kmart购买的,Kmart的母公司就是西尔斯(Sears),这个公司也表示要进行调查,其它的主流媒体现在也正在跟进报导。可以说这是我在美国二十多年,所看到的对中国劳教产品、奴工产品最密集的报导。据《俄勒冈人报》的一篇跟进的文章说,周五那一天,《俄勒冈人报》的第一篇报导的阅读量就超过了五十万次,是近年来所有单个报导当中最高的,据说昨天一天全美国各地的媒体,一直远到挪威的媒体,都在争相采访朱莉‧凯斯女士。”

这是翻墙收听到的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一个访谈节目。听完这个节目,妻子不断的担忧起来:“这件事会不会出危险?咱们会不会遭到麻烦?”

然后,妻子就因为这封信而一直烦恼了。

张良也不知道会不会遭遇不测,他一边兴奋著,一边又忐忑不安著。

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不久,表哥晓光打电话给他:

“安全局如果想查你,那可太容易了。你要不要到我这里躲一躲?”

3

忽然就有人敲门。

李梅警觉起来,踮着脚走到张良的书房。

“怎么回事儿?”李梅问张良。

张良从电脑屏幕上回过头,怎么了?

“你听,有人敲门。”李梅一脸的惊恐。

除非约好,家里几乎是不来人的,李梅怕是警察敲门。

“哦,刚才我打电话要了一桶水,送水的吧。”

但张良还是谨慎的卸下了电脑加密盘,然后去开门了。

送水的。

李梅松了一口气。

4

正在书房里的张良隐约听到喔喔的叫声,是聪聪。凭经验,张良知道它可能又在马桶后面卡住了,它把自己塞到那里,总认为那里安全。

果然,聪聪的头扎进那个狭窄的地方出不来,疼的太厉害,所以它才叫了起来。

费很大劲儿把它拉出来的时候,张良看到它的腮帮子都蹭烂了,可下次它还会往里钻。

为什么呢?张良问了关叔,关叔说,怕是活不长了。

2013年初,李梅打电话给关叔:“关叔呀,狗死了,我下班一回家就看见狗死了,刚死,还没凉呢。”

李梅哭的非常伤心,“关叔,怎么办呢?张良也不在,他回老家了。”

“你放哪儿了?”关叔问。

“放阳台上了,搁在一个方便面箱里。”

过了几天,李梅请了假,抱着方便面箱子与关叔一起去找埋狗的地方,关叔还借了一把破铁锹。

好不容易找到离家不远的一片松树林。

刚下完雪才几天,地都冻了,铁锹又不好使,铲也铲不动,没办法,最后只好找了一个挖走树根的树坑,把狗从箱子里抱出来,裹上两层旧衣服,放到了坑里。树坑周围的土不多,撮一点旁边松动的浮土,勉强盖上了。

李梅的眼睛红肿了好几天,这只狗陪了她十四年。

聪聪是在过年前死的,这回节日的鞭炮可再也吓不着它了。

文章来源:大纪元网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