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阅兵期间 访民进入北京见闻录

【新唐人2015年09月30日讯】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政兴工程有限公司今年公司库房遭遇了政府部门的三次抢劫,被抢库房货物数额达500余万元。他们掌握了大量证据,但警方不作为,负责人杨克军只好带员工驾车去北京上访,而时间正好赶上北京阅兵期间,许多路段被封;很难找旅馆;遇上了超严格安检;他们还成功的从警察手上解救了两个女访民

杨克军自述道,2015年8月31日,他们一行10人(我的父母与公司员工)开车走京哈高速去北京上访。因为9月3日,北京天安门门前举行反法西斯70周年阅兵。所以他们的进京之路顺利。一路上遇到7次检查。每次司机都得拿出身份证,行车证,驾驶证。他们每个人都得交待去北京做什么。(当然不能说上访,否则肯定拦下,上访材料也得藏起来。)快到北京时外地车还得办进京证。他们的车牌是单号(走了一夜9月1日早上到的北京)。即使车辆与日期都是单号,但由于阅兵时期特殊规定。早7点至9点,晚上6点至9点外地车不可以走北京五环以内。

他们紧赶慢赶,在7点之前到了北京东单东堂子胡同59号中国公安部信访局门口。但是没有门口一个人都没有。发现在门口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有一个通知。由于国庆阅兵9月1日至5日放假。没办法,他们只能在附近先找一个地方住下再做打算。可我这时发现,所有宾馆与酒店都不让住。说93阅兵。北京公安局要求全部歇业。4号以后才可以营业。

他们开车围着天安门转了几圈。天安门没有电视上和书上想像中的那么威严。很小,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显得陈旧。

接着他们来到永定门国家信访局。这里还开门,可能因为公安部信访局歇业的原因,这里的人气特别的好。最外面大门口能有1000余名访民,在保安的吆喝声中规规规矩矩的站排。小雨还在继续下着,这些访民的特征非常明显。穿着是其次,主要是神情,气质。一种有冤无处申,苦大愁深,绝望,仇恨,饱经风霜的神情,显得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访民的说话也有独具的访民体。不管你来自哪里,一听你说话就能听出是访民。有些很多人在地上躺着,喊著,骂着。长期的压制,不满,愤懑,他们已经神精质了。小雨打湿了他们的上访材料,

风吹在身上很冷,他们互相挤著,不时因为排队还发生争吵。保安与路人很不屑的看着这些访民,似乎觉得这些访民才是社会的蛀虫,产生这个社会不和谐的因素。

访民的对面还有一群特殊人群,就是各地驻京办派来的截访者,这些截访者有时跟上访者人数差不多,大部分坐着折叠板凳,撑著伞,死盯着上访人群。看看有没有自己地区的上访者,这就是他们的工作。他们对付上访者基本就三招:强制押回,假意劝回,登记在案。

现在强制押回的不太多了,假意劝回这招对访民也不怎么管用,主要是手机拍照登记在案,等访民回到地方后找各种理由拘留。

在国家信访局上访,5个人就够集体访,不用领表排队,他们拿出了8个身份证,领表直接进去。杨克军与唐琦一起进去。进去是一个胡同。胡同由外向里分别是中纪委信访局,人大信访局,国家信访局。他们走到了最里面的国家信访局。国家信访局外面有一个九转十八弯铁栏杆人行通道。还有一个恶臭的卫生间。即使是集团访在这里也是要排队的。排了一个小时左右进去了。进国家信访局院子第个关卡就是存包。除了纸制文件,你什么都不能带要在这里寄存,第二个关卡就是安检的小铁门。

这时小铁门外,能有100来人,可是这小铁门只开了一扇,保安在一旁看着,这些访民拚命互相拥挤,互相指责,叫喊声,哭声混在了一起,这时里面的保安,开始往外面使劲推搡访民,有的访民衣服都被扯碎了,有的访民被推倒,叫骂场哭声不绝于耳,我终于过了安检,这里的安检,是我经历过的最严格的安检,脱掉外衣外裤鞋。检查手表,眼镜,笔是不是高科技带有录音录像功能,检查时不论男女必须看到裤头,才算完毕。

安检之后,从打号机上领号,领完号后,坐下排队,旁边有保安严格管控,接访大概有五六个窗口,6-7个省市一个窗口,有点像火国站的售票处。一般每个访民谈话都不超过5分钟。说得频率最高一句话就是“这个不归他们管“你到XXXX部门反映你的问题,有很多访民是哭着走的,有的访民是骂着走的,有的访民是听得满头雾水走的。

在这里排了两个小时左右,终于排到他们了。杨克军说:辽宁沈阳和平区政府非法强拆他们租赁的库房。并抢了库房里500余万的财物。并且在抢劫过程中打伤了7名员工。损了三台汽车。他们在辽宁报案,公安机关不阻止犯罪,事后也不受案处理。

听了他的叙述。接访的是一个女工作人员。她说:抢你这么多东西你报案告它啊。杨克军说,他们在省内各部门已经报案上百次了,没人管啊。她说:看你年纪与我差不多,我看你这次算白来了。杨克军对她说政府非法强迁,导致了财产损失,这不正是归国家信访局受理吗?她说:他们现在是不交办不督办。然后把8个身份证登完记,就请他们出来了,就这么走了个形式就被打发了。

从国家信访局出来已经是中午了,他们找地方住宿,若大的一个北京城四环内竟找不到一个能住宿的,全关门,后来我在朝阳区找了一家汉诞庭酒店,他们住下了。

9月2日,他们10人来到中纪委信访局。中纪委10人算集体访。他们10登记。2人进去约谈。安检过程与国家信访局差不多。进了里面。很明确告诉你,这里只管贪污受贿。其它的一律不管。没办法只能现改材料,让其与贪污受贿扯上点关系。等了几个小时终于约谈上了。看了看材料。这件事情他们向辽宁省纪委转一下。你们回去吧。就又被打发出来了。

刚出信访局大门,看到辽宁抚顺地方警察在往车上拖几个女人,要强制把这几个女访民拉回去。保安警察站在一边看热闹没人吱声。这几个女访民,求救声不绝于了耳。杨克军看不去了。就命令他的员工,一起从警察手中救出两个女访民。一直把这两个女访民护送到。他们住的地方,给他们安排了住处。

9月6日,公安总信访局上班了,他与唐琦早早的来到公安部信访局门前,可能因为第一天上班的关系。这里人并不多,但截访者并不少,门口的保安警察一个比一个哼,他们已经把上访者当成阶级对立面。他们到公安部里面。看了他们的材料说:你们的事才发生几个月啊。这事还没到时侯。我向辽宁给你们反映一下。你们的事才几天啊,就来这里啊。唐琦说,他们报警数百次,省内警察都不管,他们才来到这里啊。接待人员说:回去吧,过段时间再说吧!就给打发出来了。

走出公安部,家里突然来电话,有人要抢他们财产,杨克军与唐琦马上坐动车赶回辽宁。9月7日晚上发生第三次抢劫。

第三次抢劫发生在2015年9月7日,晚上9点57分,参与抢劫人数近80人(这些人大部分人蒙面,带着钢叉,持干粉灭火器,蒙面人是和平区政府综合执行队撕去衣服标志化妆而成,拆迁公司10余人,和平区政府其它20余人穿便服混入其中),并带有勾机,把前两次未抢干净的货物装上卡车拉车。

为破坏案发现场,抢劫之后,用沥青把案发现场铺上,公司还有部分货物被埋在了沥青下面,案发时他们报警,派出所出现场依然不阻止犯罪。此次抢劫使公司4人受伤。七旬员工多处肋骨被打断。事后,派出所依然拒绝以抢劫受理此案件。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