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2月22日訊】【今日點擊】(3396-1)

提要
中南海內外交困?習近平觸動了三種人(上)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在剛剛過去的這個星期,美國哥倫比亞電視台,製作了一個一系列節目,我看到的是三集。哥倫比亞電視台它有一個早間新聞,早間新聞的女主持呢,大概就在一兩個星期之前,去了深圳,專題採訪了任正非,華為的老闆。任正非在整個,他觸及的問題就是一個法律的問題,就是他的觸及的三個,我看到的是三個,三段內容整個中心,就是華為跟中共政權之間的關係。而人家打擊的這個關鍵點,就在於中國有情報法,2017年習近平訂的,那依法治國是今天習近平要求的。

在這個背景之下,情報法裡面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機構、組織、個人,有義務,如果國家需要的話有義務,向國家提供所有各種需要的情報,即使你身居海外。這是法律訂下來的,在西方社會法律是至高無上的,那人家就是哥倫比亞電視台,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記者,主要是從這點入手。結果任正非在回答的時候,他當然是為了能夠把華為撇清,華為最大的問題,在海外在他們判斷最大的問題,就是華為跟中共政權有關係。而整個西方社會是不能接受,政府借助權力任意傷害個人的利益,包括個人的隱私。

政府是服務的,不應該把權力置身於人的基本自由、言論自由和尊嚴之上,它必須是服務的,低於個人的。中共政權給人們,給整個國際社會帶來的概念它不是,它是殺人的,它是害人的,所以這是前後之間的關聯。它沒有去處,它沒有去處就是說任正非沒辦法解釋。而這個法律是當初習近平訂的,習近平訂的其實目的同樣是服務於,他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用這條命令在全世界範圍內偷、搶、騙。偷、搶、騙成為了國家,能夠達到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基礎,要不然那叫甚麼對吧。所以他是為了達到他的夢想,而這個夢想的核心現在就是華為。

結果沒想到,就是人間的相生相剋的理,就是很平舖直述的把自己置身於,非常尷尬和置於死地的地方。也就是今天華為的尷尬,是他習近平一手造成的,習近平一手造成的。那任正非沒招,任正非在回答問題的時候就明確講,我根本不理睬所謂中國政府的法律,對我公司沒有作用,他就是這麼回答的,對我公司沒有作用。我從來沒有偷過任何其他人的東西,我們華為從來,絕對、從來、永遠不會做這種事情。即使中國政府下order,即使中國政府要求,我也不會這麼做的。這句話一說他公然違反國家法律,那國家法律是甚麼?對不對。國家法律是甚麼?

那對等的時間,人又提到說你就是共產黨的組織,因為在你的公司裡面呢,你有明確的黨支部,從上至下你有明確的黨支部,你自己也是黨員。然後他又理直氣壯跟人說,他說你要清楚一點,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規定的,公司法規定的,任何私營企業、合營企業和外資企業,都必須設立黨支部,你要明白這是法律規定的。

我怎麼能違反法律呢?而設立黨支部,黨委根本不干涉公司業務。人說那你黨委幹嘛?他說黨委就是來把握員工的道德。他不說這話還好點兒,一說這話就死了對吧。

共產黨人是沒有道德的,因為它是扼殺靈魂的,因為它說它祖宗是猴變的。道德來自於人的靈魂,在正常的信仰的人群中都知道,那是跟神掛在一起的。它不是,它說它祖宗是猴變的,那這東西掛在一起的時候,你就把多有名的主持人也給嚇壞了,哦,爺兒們行了,這麼說的。在西方的社會中,法律是至高無上的,這是三權分立的關鍵所在。當初一國兩制的香港,一開始能夠接受,就是維持著一國兩制,當時狀況的司法獨立。香港出事情,就出在了人大釋法 2014年。人大一釋法,香港的基本法相當於中國的憲法,人大只能解釋中國憲法,不能解釋這個香港的基本法。

所以華為現在看來呢 ,他敢這麼講呢,他這麼承認呢基本就是,我相信在西方的社會中,它跟西方的文化,不是一個簡單的差距問題,完全是水跟油之間的關係。看似融合一體實際是涇渭分明,完全分開,這是兩種不同的物質。當他這樣的直接表述之後,我相信在後面的時間裡,會給華為帶來一種致命的結果。所謂致命的結果,他現在所講的一切都是虛的。就是他完全生活在自己的夢想中,跟習近平基本類似,完全生活在自己的夢想中,他不管外部的現實是什麼,他認為我這條路就是成的。

所以可想而知,當他想進入這個社會的時候,他的那一套一旦被揭示出來的時候,是非常快的土崩瓦解,非常快,就是一種命運嘍。就像說貿易談判,這個星期我做節目的時候,還不知道結果呢,會不會延期,會不會備忘錄簽署之下,會不會那個最後的期限延期,還是加稅就定論了。

反習」勢力擋不住?中共反腐定「政治偏差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反習勢力擋不住?中共反腐鎖定政治偏差。其他媒體很少在討論這問題啦,很少在討論,特別是反腐,已經大家覺得,因為實在沒有啥意思了。已經完全跟2013年2014年2015年,乃至2016年完全兩回事。中紀委在中紀委會上說,嚴肅查處政治上離心離德,行動上陽奉陰違的兩邊派兩面人物。從蒼蠅老虎一起打,到現在叫整肅政治偏差,鐵般的忠誠。那鐵般的忠誠那鐵還生鏽咧,鐵般的忠誠。所以這就是荒唐,在我眼睛裡基本就是荒唐啦。

所以這個概念當走到現在的時候,依然還這麼說的話,就是全黨、全國人民是他習近平的敵人,應該可以這麼說,所有人都是他的敵人,他基本也就生活在這麼個氛圍中。但同樣他要以這樣的壓力方式,完成他的夢想。而完成他個人的夢想呢,中國夢跟人類命運共同體,卻建立在中共對他,年少時對他家庭的迫害,讓他產生個體者產生的自卑的心理。所以他用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中共對他個人的迫害,讓他產生了極其自卑的心態,他今天要借助中共的力量,實現他個人的生命的這種重新的輝煌。

所以他對黨的一切,採取極其手段、極其的方式,要求所有人跟他走。其實就表現出在中共黨的文化中,它叫個人獨裁,你可以這麼講。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這是一個生命之間的相互作用的結果。陳奎德,中國問題的專家,綜觀中國的總編,反腐是他已感受到,2019年的危機相輔相成的。是,危機你可以看到在海外,以華為跟貿易戰為中心,全世界在跟中共幹,而在國內非常的安靜。我說的非常的安靜就是政譠上,而在社會的民間,對社會的民間壓迫、鴉雀 ,就是用新疆集中營式的方式 ,拓展著,斬殺了一切妄圖有思想的人。不光是有思想,斬殺了妄圖有思想。那中間呢,他再次用起愛國主義 ,對西方品牌的毫無理智,毫無腦袋的那種狂躁的反對,那是愛國主義,而且基本都是抽風式的做法。抽風式的做法你可以看到,當他突然愛國的時候全起來了,一扭臉全沒了,抽風就。所以你也不知道,網絡世界你也不知到哪些人真的是人。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