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习近平讲话透抉择 强调斗争结局难言

9月3日,习近平在纪念抗日战争75周年座谈会上发表了讲话。与其五年前在70周年座谈会上避重就轻,以避谈中共和国民党在抗战中的作用的方式,只是在大的框架下赞颂抗日战争相比,此次讲话则公开背离了历史,居然称抗战胜利“是中共发挥中流砥柱作用”,是中共“推动形成了全民族抗战的历史洪流”,等等。

这无疑是对抗战真实历史的歪曲。大量的史实表明,直至1945年8月日本投降,95%以上的抗战力量都是国民党领导的,尤其是最初也最为惨烈的大型战役都是国民党军队与日军交锋的。

数据对比更为直观:从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间,中华民国政府军共发动大的会战22次,重要战斗1,117次,小型战斗28,931次。陆军死亡、负伤、失踪3,211,419人。空军阵亡4,321人,毁机2,468驾。海军舰艇全部损失。其中壮烈牺牲在战场上的国民党将军达200多位。日军伤亡近一百万,日军在中国被打死的129名将军中126人是被国民党军队打死的。

反观一直号称是抗战“中流砥柱”的中共,与日军正面大的作战只有所谓的百团大战和协助国民党的平型关战役,甚少将军在抗战中阵亡,反而利用国民党率军浴血奋战之际,快速发展。至1945年,共发展党员120万,军队120万,控制人口一亿,在全国建立了16个根据地。

这也就难怪中共党魁毛泽东在中共建政后,在接见日本访华团时,几次感谢日本侵略中国,称日本不需要道歉,因为没有日本的侵略,中共就不可能壮大,就不可能把国民党推翻。也因此,毛放弃了对日战争赔款的索赔。

谁在抗日,谁是抗日的中流砥柱,谁在置中华民族于不顾,毛的话和所为不是已经清清楚楚的了吗?而对于这样世界皆知的抗战真实历史,北京高层为何在当下却刻意强调中共的作用呢?或许,可以借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两日前接受福克斯商业新闻网采访时所言:“中共在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下已经做出了选择。”

这个选择就是将个人的命运与中共紧紧绑在一起,并借用中国人民的名义发出五个“不答应”,即不答应任何人任何势力“企图歪曲中共的历史、丑化中共的性质和宗旨”,“企图歪曲和改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否定和丑化中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就”,“企图把中共和中国人民割裂开来、对立起来”,“企图通过霸凌手段把他们的意志强加给中国、改变中国的前进方向、阻挠中国人民创造自己美好生活的努力”,以及“破坏中国人民的和平生活和发展权利、破坏中国人民同其他国家人民的交流合作、破坏人类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

实际上,到底谁在歪曲历史,谁在戕害中国人民,阻挠中国人创造美好的生活,谁在破坏中国人的和平生活和发展的权利和与世界的交往,谁在破坏人类的和平与发展,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共。

从1921年建政到现在,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罪恶史和谎言史:从屠杀十万红军到通过农民运动,残害地主乡绅;从北上逃跑的长征,到蜗居西北一隅壮大自身;从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到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从文革、“六四”到镇压法轮功;从迫害异议人士、将新疆维族人关进集中营到吞噬香港的自由民主,再到在内蒙古推广双语教学,意图灭绝蒙古族文化;从封锁网络、加强监控,到利用各种方式洗脑……一个个谎言,一个个血腥运动,背后是至少八千万中国人的冤魂。

很明显,对人民如此之狠毒的中共,从来就没有把中国人当人看。靠压榨、迫害中国人维持政权的中共,代表的其实只是一小撮人的利益,其所追求的完全与人民的利益相左,尽管其口口声声打着“以人民的名义”。也正是基于此,中共才害怕中国人将中共与中国人区分开来。

了解了这些真实历史和中共邪恶的中国人民和世界政府和人民,绝不会苟同习近平的五个“不答应”,唯一的选择就是不答应中共继续欺瞒、欺凌中国人,不答应中共继续霸占着窃取的政权为非作歹,不答应中共逆历史大潮,将中国带向无尽的深渊,不答应中共阻挠中国人对自由民主的向往,不答应中共破坏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世界也的确在发生著这样的变化。在海内外有理想的中国人持续揭穿中共的罪恶史、谎言史的努力下,尤其在镇压香港民主运动,推出港版国安法和今年中共刻意隐瞒疫情,导致中共病毒肆虐全球,造成几十万人死亡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彻底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对世界的威胁,不再与其妥协,美国诸多政要更是明确区分中共与中国人,支持中国人对中共的反抗,川普还使出重拳,全面反制中共,并与盟国正在打造反共同盟。

近几个月来,川普的一系列反击已经让北京难以招架,从最初的叫嚣又开始变脸认怂。习近平重提中共在抗战中的作用和提及五个“不答应”,折射的其实是北京所面临的令其忧虑的国内国际环境,即世界反共大潮正起,中共局势不妙。

不过,北京表面上的认怂只是其缓兵之计,北京“抗美”之心仍未减。习近平在3日的讲话中除了五个“不答应”,还强调中共要“坚持斗争精神”。9月4日,中共官媒即推出报导“习近平这本著作为何频频强调斗争”来具体阐述斗争的重要性、斗争的原则和斗争的对象。

在其看来,斗争的原则是坚持中共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即谁要推翻中共和社会主义,中共就要与谁斗争。而斗争的对象涵盖在五个“凡是”中,其核心针对的其实就是“危害中共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挑战。美国和西方国家当下针对中共的反制,无疑就是在挑战中共,自然是中共斗争的对象。只是明确了斗争对象的中共,有什么底气与美国对抗呢?又有多大把握取得斗争的胜利呢?除了自欺欺人,为自己鼓劲外,真的没有考虑到如此选择导致的最终难言的结局吗?殊不知,其感慨的逆风逆水的处境的缘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共和中南海逆天而行,而自古逆天者的下场如何,还用说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