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铭:血腥迫害何时了?

——2020年四月逾千学员被抓捕看中共迫害法轮功仍然特别严重

因为“四二五”在4月份当中,中共一直把它视为所谓的敏感日,借此加重迫害法轮功。明慧网信息统计,2020年4月份,中共非法抓捕骚扰法轮功学员1178人,其中绑架508人(288人已经回家),骚扰670人,抄家314人,强制送入洗脑班19人,非法判刑13人,非法开庭5人,非法批捕15人,非法构陷到检察院、法院89人。离家出走19人,抚顺望花法轮功学员、81岁的于老太太遭迫害而流离失所。吴佩文、周秀珍、兰立华、高艳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在遭受迫害的学员中,其中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108人,年龄最长者89岁。

绑架迫害最严重地区依次是,黑龙江省81人,辽宁省67人,河北省49人,四川省44人,北京市43人,湖北省43人,山东省42人,吉林省27人。绑架迫害最严重城市依是,哈尔滨市39人,黄冈市23人,长春市22人,沈阳市19人,唐山市17人,大连市15人,遂宁市14人。

骚扰迫害最严重地区依次是,河北省156人,吉林省95人,山东省58人,辽宁省55人,湖北省53人,重庆市45人,贵州省38人,四川省29人,湖南省26人,甘肃省25人,黑龙江22人。骚扰迫害最严重城市依次是,唐山市83人,长春市52人,张家口市47人,黄冈市33人,辽源市22人,铜仁市21人。

一至四月份,中共绑架法轮功学员1486人;中共骚扰法轮功学员1440人。

在此仅举几个迫害案例:

案例1:妻子尸骨未寒北京顺义区国保上门绑架丈夫和女儿

北京市顺义区法轮功学员高艳,与丈夫曾经被迫流离失所十年、被非法劳教,长期的被骚扰、恐吓,于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家属还在料理丧事,顺义国保警察四月二十七日又上门绑架她丈夫杨玉良和女儿杨丹丹。而且此前,四月七日杨玉良的父亲去世。一到所谓敏感日,警察上门骚扰的生活,是年年如此,一年都没有间断过,夫妻俩和孩子都生活在恐惧之中。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七日,高艳去世仅仅五天,家属还在料理丧事,有自称是顺义分局的七八个警察非法闯进了院内,一边出示证件一边非法搜家,杨玉良就给他们看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第五十号令,并说:“新闻出版总署废止了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警察矢口否认事实,说这是假的。不容分说抄走了七八本大法书籍,并强行带走高艳的丈夫杨玉良、女儿杨丹丹。

附近民众听了这事,都说,“警察太不是人了,人家家庭都这样了还整人,他们这是要遭报的!”对杨玉良家的遭遇表示出极大的同情。

案例2: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四日,山西省运城市平陆县柳树凹法轮功学员杨白雪等三人,农活后,在家学法,突遭当地派出所及平陆县公安局以“勾结国外势力、破坏国家安全罪”绑架。

杨白雪是一名教育机构老师,她为人非常善良,一年冬天,她在路边的垃圾堆里拣到两位被遗弃的小女孩,一位三岁,一位四岁,一个患了肺炎,另一位不会说话,她把两位孩子带回家中,细心照料,教她俩学法炼功,经过一段时间,目前原不会说话的现在会说话了,肺炎的也恢复了健康,而且还给两位孩子上了户口。

就是这样一位善良的女性且在家中学法没招惹谁还要遭中共邪党警察构陷绑架,真是天理难容啊!

案例3:二零二零年四月九日晚,广东省汕尾市城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联同新联派出所,并纠集协警,一帮人闯入汕尾城区法轮功学员庄虾昌家,当时在场的法轮功学员庄虾昌、黄盛伟、吴义国、曾少兰、陈显镇五人在学习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五人当时被绑架、非法拘留。警察抢走了黄盛伟身上的钥匙,没有通知黄盛伟家人,在没有任何人在场的情况下,强行抄家,撬开门锁,把家里黄盛伟的财物洗劫一空。黄盛伟结婚时,女方亲友赠送的十几件首饰:黄金项链三条、黄金手链三条、黄金戒指三只(也可能是四只)、黄金耳环四对、白金耳圈一对、白金项链一条、玉珮两块,外加现金约7500元全部失窃。还抢去银行卡、电脑主机等物品。

到现在为止,国保警察都没有开具扣押物品清单,怀疑警察借办案的机会抢掠公民私人财产。黄盛伟家属到城区公安局信访,国保警察不承认劫走黄盛伟家的首饰和现金,也拒绝针对这个问题进一步调查。黄盛伟家属拨打110报案,被多方推诿,至今无处申冤。

庄虾昌、黄盛伟、吴义国、曾少兰四人现已被转刑事拘留,陈显镇由于身体原因,已取保在家。

案例4:河北省张家口市利用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四月二十二日报道,最近,张家口市赤城县由政法委牵头成立了所谓的“洗脑班”企图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洗脑迫害。据说,从北京还聘请来了转化人员帮助转化,截止现在约有30名学员被骚扰。

张家口市68岁的男性大法弟子赵林,于二零二零年四月七日上午九点多,被张家口胜利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张家口看守所,最近被送张家口蔚县洗脑班。

张家口市怀安县委及县政法委接到“中共上级”命令,要在疫情期间针对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层层下压到县里各个基层部门单位,扬言要一个不落的“转化”怀安县的法轮功学员,要三年内清零。

自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底至近期,在怀安县怀安城镇、柴沟堡镇、左卫镇、渡口堡乡、西沙城乡,大约有三十几人被骚扰。

张家口市怀来县近期绑架、骚扰大法弟子,在怀来县大黄庄乡办洗脑班,专门迫害大法弟子。

四月初,张家口市张北县邪党政府、610人员伙同张家口市政法委人员,在张北县油篓沟乡野狐岭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在洗脑班的都是以前炼过法轮功、现在已经不炼的那些人员。现知道的有张北县大洼村的九人(其它乡镇人数不详),据说他们每人要被非法关五天。

进入二零二零年以来,在大疫当前,举世都在应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关键时刻,中共政法委、610、公检法司等相关人员仍在不遗余力的非法绑架、冤判法轮功学员,制造著一个个千古奇冤。从上述数据和迫害案例,我们看到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仍然特别严重。

这些迫害事实也告诉我们,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一年,当初发起这场迫害运动的迫害元凶、首犯们,有的已经不在位了,有的在反腐打虎中被法办。但是,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仍然在延续著,有时表现的更为严重,是谁还在继续“血债帮”迫害法轮功的政策,是为了保党、保政权吗?还是邪党内部倾轧的需要?其目的何在?不能不令人深思。

早在2013年7月19日,《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发布公告指出:“现政权当权者必须立即制止和停止这场血腥的屠戮和残酷的迫害!必须立即逮捕和惩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必须立即把迫害法轮功真相公布于众。中共这个危害人类道义正信,以强权暴力、血腥屠杀横行于世的邪党绝不能继续存在下去!”六年多过去了,在中国大陆这场迫害不但没有结束,而且依旧肆无忌惮。现任当局是否知情?是否去制止过?或有意无意的任其发展下去?

善恶到头终有报,人作恶都得偿还,这是世间的理。目前这场遍布世界的瘟疫不就是冲着恶党份子和某些亲共的国家及个人来的吗?明慧网曝光的十万恶人榜和两万多例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恶人名单,不就是善恶到头终有报的真实显现吗?奉劝那些至今仍在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们,包括各级党政官员及政法委、610、公检法司等直接参与迫害善良民众的所有人员,赶快悬崖勒马,停止做恶,悔过自新,将功赎罪,为自己留下一条生路,也为家人留个平安的未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