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来信》连载30:第4章 回家(3)

三、宣誓栏扔到了垃圾堆

1

自从妹妹接见后,张良就被允许正常吃饭了,但双手还是铐在“死人床”上。

张良所有的活动,都在“死人床”上进行,“死人床”就是他的“家”。

胥大夫戴好听诊器,手握气囊,向袖带内打气,再慢慢放开气门,看着水银柱的刻度,最后他说,“身体虚弱,缺钙,给他晒会儿太阳吧。”

于是李万年就把“死人床”推到靠窗的地方,那里有阳光。

四月,太阳照不到的地方还有灰白的残雪,已经是春天了。

佛教音乐在筒道里响起来。

“孙队长的班”,李万年咧嘴笑了,这个音乐也说明于爱江和李勇今天都休息。孙队长一来就用手机放佛歌,他说他放的是“清净法身佛”。

孙队长值班的时候,整个一天都是放松的,可以聊天,可以随意看窗外。孙队长总是笑眯眯的,他信佛教,自己说,“信佛之后脾气才好了,以前也造业呀。”

原来,戴着一串佛珠的手过去也是经常打人的。

孙队长爱聊天。他说,他一家三代都是警察,父亲是警察,开始自己不愿意当警察,结果还是当了警察;他儿子也不愿意当警察,现在也干上这行了,没有更好的出路,警察好歹是国家公务员呢。

孙队长还愿意聊解放前。

过去长工给地主干活儿,“大豆包随便吃”,地主自己却很节俭,“一块臭豆腐吃一个礼拜”,那时候的地主,修桥、补路、办义学,尽做好事儿。

有一天,又是孙队长的班儿,他进屋之后,解下张良的一副手铐,拿走了,然后叫人把“死人床”也给推走了。

从此,一只手单铐在床立柱上,张良可以坐在床边了,每天还有两次放风时间,可以在室内活动活动,晚上也可以在床铺上睡觉啦。

2

“吴贵把你的尿给喝了!”

回到房间李万年就对张良说,他捂著嘴,一脸坏笑。

刚才,他正准备拿张良的尿瓶去厕所倒掉,没想到一出门,就撞见吴贵拿着尿瓶仰脖往嘴里倒呢,接下来,吴贵呸呸的直吐。

李万年假装关心:怎么了,没事儿吧?心里暗喜,调理吴贵的计划成功了!

原来,李万年故意把一瓶尿放在门边,结果吴贵上套了,对着尿瓶喝了一嘴尿。

吴贵爱贪小便宜,上次他拎起门口的半瓶冰红茶,拧开就喝,李万年当时就想着调理他了。

这下李万年可解了气。吴贵现在混成了筒道长,吃上了折箩菜(警察的剩菜),还有跟班的给他洗碗、泡面,“像总管太监一样”,但还是改不了爱贪小便宜的毛病!

幸灾乐祸的李万年又把门打开一条缝,想再看看吴贵的笑话。

“把门给我关上!”

外面传来于爱江的公鸭嗓儿:“以后没事儿不许开门!”

吓的李万年赶紧把门合上了。

他捂著嘴,小声对张良说,你和鲁大庆在特管室和库房就这么一呆,就像卡在于爱江嗓子眼儿里的一根刺,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真叫难受,而且他每天上班还必须经过这两个门!

3

于爱江确实进哪个门都难受,特管室里的张良是睁眼不看他,对面库房里的鲁大庆干脆是连眼睛都不睁。

“认个错,在宣誓栏上签个名儿就让你下来。”

鲁大庆闭着眼。

于爱江继续说,“你还想怎么样,我在这儿一手遮天,你把我搞成这样了,你还想咋的?”

鲁大庆还是紧闭着眼。

“明白不明白?什么条件都没有!认个错,就让你下来!你要回家了,下来恢复恢复身体!”

最后,于爱江长长的运了一口气,看着不睁眼的鲁大庆说:

“你挂在这儿,我比你还难受呢。”

于爱江怕鲁大庆长期上“大挂”造成肌肉萎缩,命令两个“四防”强行搀扶鲁大庆走路锻练,“解教之前必须恢复身体!”

从此,鲁大庆的《帮教日记》上,除了记录每天几点上厕所、几点吃饭、几点睡觉、血压多少等情况之外,又多了一项:每天锻练多少分钟。

五月,天气暖起来,鲁大庆冻裂的手开始痊愈,他每天都能晒一会儿太阳了。

日复一日,鲁大庆已经被挂了快八个月了。

4

“于大好,于大坐会儿吧。”

于爱江进了特管室,李万年照旧殷勤的寒暄著。

坐哪儿呢?坐哪儿都不合适。

张良现在是铐著一只手在床上挺挺的坐着,如果于爱江坐下,就和张良平起平坐了,这让于爱江很没面子。

于爱江就站着,但站着面对坐着的张良,于爱江怎么都觉的身份颠倒了,本来警察是坐着,劳教人员应该是蹲著的。

张良照旧还是不看他。

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于爱江讪讪的走了。他是越来越怕进这个门了。

5

一天,李万年打饭跑回来,贴著张良的耳朵说:

“于爱江办公室的抻床给抬到楼下,锁到一楼的库房里了!”

又过了几天,李万年回来兴奋的说,刚才打饭时,看见几个人把宣誓栏卸下来,“扔到楼下垃圾堆了。”

不久,李万年又回来告诉张良:“大厅里正摘标语呢,没有标语了!”

早上出工时,张良听到楼下队列的口号换了,把污蔑法轮功的口号改成简单的一二三四了。

很快,“法轮功专管队”改成普通劳教大队了。

文章来源:大纪元网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