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来信》连载24:第3章 专管(7)

七、鲁大庆擦了宣誓栏

1

“不好了!出大事儿了!”

余晓航听见刘二喜喊起来,一看,鲁大庆正端著盆,用毛巾把宣誓栏上的签名给擦去了一大半。

擦宣誓栏是鲁大庆蓄谋已久的行动。过完“十一”不久的一天早上,洗漱的时候,鲁大庆拿着事先准备好的湿毛巾,迳直走到宣誓栏前,擦掉了上面连自己名字在内的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名字,还没擦完,就被刘二喜发现了。

“出大事儿了!”

刘二喜一把拽住鲁大庆,踹了他一脚,很使劲的一脚。

鲁大庆盯着刘二喜:

“狗!”

刘二喜有些害怕,小声说,“如果我不打你,我就要挨打了。”

当班警察都来了。

“我写的‘三书’作废!我的宣誓作废!爱怎么样怎么样!”鲁大庆有些激动。

“你不就想死吗?”高原打了他几个电炮,“看我不整死你!在我班上给我折腾!”

鼻子和嘴一下就出血了,鲁大庆被打趴在地。

黑色的皮鞋踩在他身上,郝队长也动手了,他很结实,据他自己说会散打,但鲁大庆感觉他的腿脚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

鲁大庆闭上眼睛,心里想着,“大不了一死,随便打吧,打死算了,活着更痛苦,我要做李洪志师父的弟子。”

但是于爱江不会让鲁大庆死。

2

刚从外地学习回来的于爱江,已经是马三家的“优秀干警”、做转化工作的“专家”了。“过去,马三家女所的转化工作比男所做的好,男所转化不了的都往女所送”,现在,三大队也赶上来了,积累了很多经验,通过与兄弟单位的交流,于爱江对自己的“转化工作”信心十足。

他叫来了李勇和秦伟利,给鲁大庆上抻床。

二十分钟后,从抻床上下来的鲁大庆一动不动,几个“四防”也弄不动他,鲁大庆长的膀大腰圆。

“赶紧!”

于爱江对“四防”嚷起来,“赶紧给他活动活动!不然就废了!”

几个“四防”上来,踩胳膊,踩腿,把他的腿抬起来九十度,来回来去的弯,挨排儿捏他的每根手指头。

鲁大庆闭着眼睛,还是不动。

胥大夫过来了。量血压。

“没事儿。”合上铁盒他就走了。

鲁大庆的身体可以继续承受抻床,于爱江放心了。

接着来。

这次时间加的很长,看到鲁大庆不动了,李勇小声说,好像昏过去了。

于爱江看看秦伟利,秦伟利就上前扒拉鲁大庆,没有反应,手冰凉,翻翻眼皮,碰碰鼻子,把把脉,最后他对于爱江摇了摇头,于爱江这才示意放下鲁大庆。

“四防”蹲在他身边,掐人中,扶他坐起来,给他灌水。接着给他活动腿和胳膊,鲁大庆任其摆布。“四防”们把他胳膊搭在他们肩头,让他走路,他还是不动,他们就拉着他蹲、起立,几个人都出汗了也没办法,最后把他拖回特管室,扔到床上。

工业氧气瓶被推进了特管室,胥大夫又来了。

检查,最后胥大夫终于慢悠悠的说:

“心脏不是太好,不适合上抻床。”

那天睡觉很早,从那以后不再上抻床了。

到能站起来的时候,鲁大庆就给挂上了。站在床边,胳膊伸直,双手戴铐挂起来,除了吃饭、大小便,直到睡觉就这样一直站着。

从那时起,鲁大庆就开始了他长达八个月的“大挂”生活。

3

“还上什么厕所,有屎尿憋著!”

及时解个手,吃上一顿饱饭,这都是奢望了。

于爱江说,“就你这体格,得有一百六七十斤,饿些日子没问题,又不干活儿,吃那么多干啥?”

早晨的一块“大发”和一勺粥,顶一天,中午没有饭,已经几个月了,晚上也开始断顿。

深夜睡觉以前,鲁大庆饿得头昏眼花,肚子刚开始还咕咕叫,后来不叫了,叫也没的吃。

渴了不敢喝水,越喝越饿,除非实在口渴,鲁大庆才要水喝。

“四防”不愿意给他水,一是不愿靠近他,太脏、太臭,二是喝水后又要撒尿了,给他们找麻烦。

为了增加挂的时间,于爱江规定除非大便,不许放他下来。

以前每次撒尿还能趁机下来活动活动,现在小便也让“四防”接了,因为接尿,两个“四防”经常互相推诿,谁也不愿意接尿。

一次给他解裤子,那个接尿的当时就吐了,“太臭了!”几个月不洗脸刷牙、不洗澡不换内衣,被污泥和汗水浸透的裤子硬邦邦的,气味难闻极了。

胥大夫经常对鲁大庆说,“就你这体格,没事儿。”但轮到于爱江不当班时,胥大夫就叫“四防”给鲁大庆打份饭吃。

“今天星期天,给你打份饭吧。”

鲁大庆感觉自己“真像是要饭的”。他向“四防”讨要他们吃剩的东西,他们喝剩的汤底他也想喝,他不嫌,“只要能对付肚子少挨饿就行,只要有劲儿站着就行,不能屈服”。

看他可怜,“四防”有时也给他多打一块“大发”。

想起一个给过他饼干的“四防”,鲁大庆总是很内疚。

那是福建的一个小偷儿,他动作飞快的把饼干塞进鲁大庆的衣服里,嘱咐他,“一会儿到厕所吃去!”

不知被谁告发了,调出监控后,给鲁大庆吃饼干的事儿就被发现了,那人被电棍电了很长时间。从那儿以后,没人再敢给他东西吃了。

鲁大庆看见“四防”把吃不了的“馒头”塞进方便面袋里,带出去扔了。

4

2009年,马三家的冬天。

特管室门上的小窗贴著半透明的花纹纸,不许其他劳教往里看,不许开门。屋里气味浑浊,“四防”只好开窗放空气,寒风刮了进来。

鲁大庆的手冻伤了,碰到铐子就疼到骨头里。

站在背阴处的鲁大庆想,笼养的牲畜在笼子里还能转两圈呢,自己被挂着一步都动不了。白天,他看着温温的阳光从窗子斜进来,照在看管他的“四防”身上。

等到下午,阳光慢慢挪到鲁大庆的肩膀上,虽然只有一小会儿,还是有些暖意的。挪到房门的时候,阳光就变的稀薄了,很快黯淡下去,惨白的日光灯开始亮起来,冬天外面黑的早。

鲁大庆每天都是最后一个睡觉。

“于大说了,不到点不能把你放下来。”

李勇总是这样说,轮到他值班时,鲁大庆就更难受一些。好不容易熬到睡觉的时间,早上不到四点又被第一个弄醒了,鲁大庆感觉好像还没睡呢,又给拉起来挂上了。

5

一直不认错,于爱江不让鲁大庆睡觉了。过了半夜十二点,也不放他下来,第二天又是一宿。

每隔一小时,大闸门就哗啦啦响一次,警察查岗,签到,这是筒道夜里有规律的声音,偶尔还有警察骂骂咧咧打“四防”的声音,有的夜班“四防”偷着打盹儿。

白天乱乱哄哄的还好过一些,夜里就不好过了,天快亮那一段时间最难熬,分分秒秒都好像胶住了一样。值班警察没了声响,“四防”耷拉着脑袋,只有惨白的日光灯照着鲁大庆,死一般寂静。

后半夜又冷又饿,鲁大庆浑身哆嗦起来。

这样挂着身体真苦啊,但鲁大庆一想到在宣誓栏前宣誓,那比杀了他还痛苦。

身体虽然苦,又挨饿,但不用宣誓,不用看诽谤大法和师父的电视,不用喊污辱大法的口号,不用写“三书”,不用蹲著和警察说话,不用跪着叠“假相被”,不用因为床单上的一个褶没铺平而挨打,不用没完没了的坐大厅背23号令了,……这样想想,鲁大庆宁可天天上“大挂”。

这次于爱江吩咐“四防”,继续不让他睡觉,又是一夜,于爱江的话就像圣旨,没人敢放他下来。

这天值班的警察是队长老安头,他年龄最大、工龄最长,一辈子也没混上个小官儿当,虽然无权,却没人敢惹他。

“睡觉!几点了还不睡觉,睡觉!”老安头喊“四防”。

“于大不让他睡。”“四防”说。

“把人放下来!”

“于大不让放。”

“给我放下,听见没有!”

老安头骂起来:“我都快退休了,别在我班上出事儿!死我班上咋办!”

“听见没有?过来拿(手铐)钥匙!要不我自己过去了!”

县官不如现管,“四防”不敢不听。

这样,鲁大庆终于睡上了四个小时,他已经几十个小时没睡觉了。

第二天,于爱江踢门就进来了,上去对着鲁大庆就踹,“算你小子便宜,这次没整死你,以后别想有这种好事了,你不是有刚儿吗?这就成全你。我看谁再敢放你下来睡觉……”

6

脚面一按一个坑,变成了紫色,鲁大庆的小腿和脚全肿了。

“躺一躺吧。”胥大夫说。

于是鲁大庆平躺下来。

刚枕上枕头,于爱江来了。

他翻开鲁大庆的裤子,按了按他的腿,用双手把鲁大庆的枕头撤下来,然后给他垫在脚下,“垫高才能消肿呢,这样好的快。”

高垫双脚,伸展开四肢,鲁大庆仰面躺着,从来还没有大白天就这么舒服呢。

不一会儿,高原来了,拿来了开口器。鲁大庆很奇怪,我没绝食呀,怎么给我戴开口器?

这是于爱江的指示。

嘴一下就给撑开了,上颚流出很多液体,堵住了嗓子眼儿,咳嗽不了,吐不出来,太阳穴疼,脑袋也疼,头盖骨像裂开了一样,鲁大庆呼吸困难,身体不由自主的乱动。

“四防”看他像条离开水的鱼一样折腾,赶紧找队长。

胥大夫来了。

“心脏不好,不适合用开口器。”

于是,鲁大庆又被挂上了。

天天闭眼站着,鲁大庆默念正法口诀。

所部领导来检查的时候,突然一个抡拳,狠狠的砸向他胸口,鲁大庆还是没睁眼。

领导走后,疼痛难忍的鲁大庆问“四防”:

“谁打我?”

“所里的教导员。”

第二天早上,鲁大庆心脏难受,被打过的地方非常疼,他大口喘着气,“四防”去请示了两次,都没有放他下来。于爱江值班,他想试一下鲁大庆的极限。

鲁大庆感觉心脏疼,疼、疼、疼……后来热,火烧火燎的热、热、热……血往上冲,呼吸困难,鲁大庆感觉连接心脏的线好像快断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气球一样,慢慢的飘起来,飘向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渐渐的变亮,越来越亮,他惬意的向上飘,越来越高,俯身遥望,日光灯下,有个穿着劳教服的他铐在架子床上,人已经瘫下去了,“四防”慌张的跑出门,在喊警察……

“快放下来!”

于爱江亲自跑过来,“快点!快把他放到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鲁大庆突然感到一沉,瞬间就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又能感受到心脏的绞痛了,他活过来了。

几天后,于爱江看鲁大庆没事儿,又给他“挂”上了。

7

王维民带鲁大庆去接见室的时候,鲁大庆还以为是家里人来看他呢。

来的不是家人,是家乡县法院的人,鲁大庆的媳妇提出离婚了。

离婚的理由:一是鲁大庆被劳教,不能照顾家,媳妇一人带着孩子,没有男人无法生活;二是婆婆去世,媳妇夜里一个人睡觉害怕。

法院让鲁大庆签字,鲁大庆不签。

王维民送他回去的路上告诉他,你媳妇和你哥哥上次来过了,还给你带了饺子,你改造态度不好,也不能让他们见你呀。

8

只有想到师父鲁大庆才会难受,而且落泪。

他想起师父讲法的声音,慈悲而洪亮,不知不觉又落泪了,眼泪止不住的流。

站立中,有时实在无法坚持,师父就点化他做“金猴分身”(法轮功第一套功法动作),戴着手铐炼了一会儿功,很快他就有了力气,有时他想“抱轮”(法轮功第二套功法)的动作,一个动作能想一个多小时,也舒服一些。

忍不住打个盹儿,一觉醒来,他看看自己,膝盖居然都不弯,整个身体还是直直的。

十年没看过书了,可惜会背的法太少。他只记得一些经文的片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刚刚知道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

但他发现,只要念诵师父的任何一句话,法的威力就无穷无尽。

开始念力很微弱,多次默诵后,他就感到法带着强大的威力,从生命的最深处穿透过来,灰暗阴邪的物质在法光照射下烟消云散,他的整个空间场越来越纯净,空明中开始轰鸣,那是法轮在旋转了,神威转动,通天彻地,震慑苍宇大穹,强大的能量通透全身,就像过电一样,一层一层快速的从里向外扩散,他感到自己在宇宙中层层突破。

他被高能量物质充实著,巨大的能量场与宇宙贯通,饿、渴、困、乏、冷等等对他已经没有任何制约,铐子打开了,滞重的肉身飘在旷宇中,轻的像一片羽毛,渐渐的,内心也越来越空无宁静,神圣的光辉笼罩着他,美妙殊胜,难以言表……

“鲁大庆!鲁大庆!”

一个急促的声音在呼喊他。

霎那间,他感觉自己飞速的穿越了漫漫时空回到了人间,回到了马三家教养院的特管室。

原来是李万年,他找机会进了特管室,迅速把一截火腿肠塞进了鲁大庆的嘴里:“赶快吃!别让人看见了。”

文章来源:大纪元网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