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来信》连载13:第2章 鬼活儿(4)

四、塑封的家信

1

这次黑板报的主题是“喜迎奥运”。

张良翻著朱阿柯找来的报纸,希望能从字里行间看到什么,全是奥运,汶川地震的内容也几乎没有了。朱阿柯抄写了奥运常识的问答,张良画了五个奥林匹克环,然后准备出几种彩色粉笔。

正要描五环的颜色,家里寄来的包裹到了。是妻子寄来的衣物。衣服兜里还有一封信,信已经被拆开检查过了。

张良:

自从你走后,咱们家里的东西都被抄走了,我弟弟也被抓了,工作也受影响,我身体也一直不好,老是咳嗽。当初我跟你结婚也没图什么大富大贵,只想能过个平安的日子,但这些年来因为你炼法轮功老是出事儿,我一天到晚的为你提心吊胆,基本没过上几天安生日子。现在我身体很差,身心疲惫、精神衰弱,已经实在是承受不了了。而且我自己受连累也就算了,还老是连累我弟弟,让我的父母也跟着一天到晚着急上火,经常睡不着觉。所以我想既然你也改变不了你的信仰,那我们最好还是分手吧。本来想等你劳教回来再离婚,但一回来可能又离不了了,所以我准备直接到法院起诉离婚,提前给你打个招呼,你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帮你找了几件旧衣服,要是还不够,再来信告诉我吧。

李梅
2008年6月3日

重新拿起粉笔,张良描不下去了。

朱阿柯问,怎么了?

2

张良非常非常难受。

他难受的原因不是妻子提出离婚,“离婚”这两个字对他没有伤害,他知道他和妻子的感情不是“离婚”所能破坏的。因为体会到妻子深深的无奈与绝望,他替妻子难受。

夜里,张良把信翻出来。“读妻子的信,是让自己的灵魂能回到正常人状态的唯一机会。”妻子的字不好看,张良愿意看,“无论写什么,都是妻子的字啊”。

对张良来说,这封有关离婚内容的信,“几乎就像情书一样”。

看信也要避开“四防”。铺好被子就必须卧倒睡觉,不能做任何与睡觉无关的事,这是“四防”夜间盯的最紧的。

经常翻看,脆薄的信纸就有些折损了。张良跟朱阿柯要了透明胶条,一道道把信塑封上,这样就不容易翻烂了。

白天,他把信放在胸前上衣兜里,里面还别着一只饭匙,这就是他所有的财产了。

3

一天,“勺儿”把张良叫进一间屋里,“斜眼”把手机递给他,“你家里打电话过来了。”

是母亲,意外的听到母亲的声音,张良非常惊喜,但随后,母亲告诉他的消息让他震惊了:你出事后李梅也被抓进转化班了!

详细的情况母亲也不知道,问不清到底怎么回事儿,张良更加担忧起来。

但他安慰母亲:别担心,那边不会有什么事的,我这里也一切都好。他不能再让母亲操心了。

为什么妻子来信没有提到她被抓的事儿呢?这么大的事儿为什么不说呢?张良更难过了。有很多苦楚妻子是无法向他诉说的,那她还能和谁说呢?他不明白,为什么政府连他不修炼的妻子都不放过?他难以想像,拘留所那么龌龊的地方对于单纯善良的妻子,将会造成多大的摧残啊,尤其是转化班里那些下流的凌辱,妻子怎么能承受得了呢?他多次被抓进转化班,他太清楚了。

越想越不敢想,张良愣愣的坐着发呆。

“签字!”一个“四防”进门就甩过来一个本子。

“签什么呢?”

“别问!”

张良还是仔细的看了看,劳教所上个月发给他十块钱,是做“鬼活儿”的工资,让你签名,表示发给你了,这钱张良只在纸面上见过,听说是买了共用卫生纸,但也没发给过个人,都叫“四防”贪污或送了人情。

4

尽管干活儿累,也没领到过实质意义上的工资,劳教们还是愿意干活儿。

“四防”常对大家说,“劳教靠啥,就靠有个好心情,心情好日子就过的快。一干活儿啥都不想,心情就好,所以跟谁较劲儿都没用,就跟活儿较劲儿吧。”

确实,每天累的要死,就没精力想烦心事儿了,想烦心事儿,心情就不好,心情不好日子就过得慢,劳教期等于给抻长了一样。

表是违禁品,如果看着钟表干活儿,到快吃饭或快收工的时候,劳教们就会不自觉的放慢干活儿的速度,工作效率就降低了,这是警察们总结出来的经验。

没有表的日子就更显的漫长。

“日落西山,减刑一天。”入夏以后,白天更长了,在车间好不容易熬到吃晚饭,回到楼上还得接着干,天很晚才会完全黑掉。夜短,感觉睡觉时间也短,好容易熬到睡觉,刚躺一会儿就又被叫起来了。

大清早,旷野里的布谷鸟一声声的叫着,“布谷布谷!布谷布谷!”

老号们都说,听,布谷鸟叫的是:“劳教真苦!劳教真苦!”

5

偶尔赶上缺料待工,大队就安排“学习”。从早到晚在大厅背诵23号令。干巴巴坐在小凳子上一整天后,警察就问:

“你们愿意休息还是愿意干活儿?”

“我们愿意干活儿!愿意干活儿!”所有人都喊起来。

都想干活儿了,干活儿还能活动活动腿脚呢!

有一天下午没活儿干,全体在院里拔军姿,大太阳晒的大家无精打采的。

拔军姿不许和别人说话。大奎突然比划起打电话的姿势:“我可没和别人说话,我和自己说话还不行吗?”

大奎对着日头,自己和自己聊起来,一脸的郑重其事:“老胡,你怎么样啊,新上任怎么样?你当上总书记,感觉不错吧?我跟你说呀,现在人权状况比以前好多了。我们劳教人员感谢党中央啊!”

警察走近了,大奎装着没看见,继续比划说,“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你死啊?”

大家一听来了精神,都明白大奎在骂警察呢。

警察装没听见,赶紧走开了,大奎可不好惹。 

但大奎又喊起来了,“打我骂我行,不让我干活儿可不行!我就愿意干活儿!”

“大牙”憋不住,咧开了嘴,大奎说出了他的心声。有个老警察,一值班就喊“大牙”去给他做按摩,“大牙”宁愿干“鬼活儿”累个半死,也不愿意给他掐肩捶背的。

但“大牙”笑笑也就算了,再叫他去,他也不敢拒绝的。

6

朱阿柯在警察办公室打扫房间,带出了一张小卡片给张良看。

小卡片上印的是《劳教人民警察六条禁令》:

一、严禁殴打、体罚或者指使他人殴打、体罚劳教人员;

二、严禁违规使用警械和警车;

三、严禁索要、收受劳教人员及其亲属的财物;

四、严禁为劳教人员传递、提供违禁物品;

五、严禁工作期间饮酒;

六、严禁参与赌博。

违反上述禁令者,视其情节轻重予以相应纪律处分或者辞退,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张良这才知道,劳教所警察也是有严格纪律的,而且这么具体。

八大队的举报箱在厕所,有两个,张良早就注意到了。白色的举报箱一个是教养院的,一个是检察院驻检的。有人往里投过信吗?他问朱阿柯,朱阿柯说“那都是摆设”,“投信是没用的”。

张良决定,还是写信直接交给管教大吧。

张良在信里写道,自己是无罪的,无辜的妻子被诛连,不炼功也被抓到了转化班;他谈到每天十八九个小时的超长工作时间,恶劣的工作环境,没有节假日,没有休息,没有热水喝,连喝水的杯子都没有,如同荒蛮的奴隶时代;他没有罪错,不应该被关到劳教所,不应该被强迫干苦工,最后,他声明不劳动了。

看完信后,管教大好像也有点无奈,但态度很强硬:“到这儿来了就是罪犯,别管你是谁,也不是我们请你来的,既然到这儿来了,你就是有罪的,就得遵守这儿的规定。”

“杯子嘛,我们是准备给大家配个杯子,不过,你抗拒劳动就是‘反改造’,不干活儿就得加期!”

7

抗拒劳动一般是要被“挂”起来的。

汶川地震后,张良一个人就捐了八百元给灾区,是八大队捐款最多的,因为捐款与减期不挂钩,大多数人都没有捐。所以管教对张良印象很好。

他不很难为张良,只是罚他站着。

张良在车间被罚站时,“斜眼”走过来看看。

“知道赵辉吗?”他问张良,“那可是有刚儿!一条汉子啊。”“斜眼”竖起了大拇指。

文章来源:大纪元网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