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咆哮》选载9:不是结果的结果

◇ 不是结果的结果

(2012年12月23日——2014年8月7日)

尽管他的这封求救信吸引了国际主流传媒的高度关注,但美国官方的调查仍无下文。

“如果这些产品真是在劳教所制造的,来自凯马特的万鬼节玩具坟墓包可能给美国连锁折扣商店带来打击。”《俄勒冈人报》在2012年12月23日称,“美国法典第1307节19条禁止进口‘来自外国罪犯劳动,强迫劳动和/或契约劳工’的产品。”

国际人权组织中国部主任索菲‧瑞恰生(Sophie Richardson)在回应《俄勒冈人报》采访时称:“我们无法确认这封信的真实性和来源。我认为可以说,这封信描述的情形跟我们知道的劳教所的情形相一致。”

《俄勒冈人报》 通知了联邦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基斯女士也将这封信寄给了联邦移民与海关执法局。

联邦移民与海关执法局公共事务官员安德鲁‧蒙诺兹(Andrew Munoz)称:该局下属的国土安全调查部门“已经开始调查这个案件”。

凯马特的母公司西尔斯控股公司为《俄勒冈人报》记者的查证发表声明:“西尔斯控股公司拥有一个全球性的合规计划,这有助于确保生产商品的供应商和工厂遵守我们公司特定的程式要求,和当地的所有相关法律法规,不遵守任何程式要求,包括使用强迫劳动,可能会导致合同终止。我们了解这一指控的严重性,并会继续调查。”

国家知识产权事务协调中心(Nation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Coordination Center)商业欺诈行为科科长丹尼尔‧路易士(Daniel Ruiz)在回应《俄勒冈人报》采访时称:如果展开调查行动,那么调查结果将被公布。“调查时间长度难以预料,这将涉及美国和中国当局。”

2013年6月12日,《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安德鲁‧雅各斯(Andrew Jacobs)率先向全球报导了找到写求救信的人的故事。

雅各斯先生写道,如果写信人确实能够证实这封求救信的来源,“那么他的这一壮举可以说是法轮功追随者发起的(羞辱中共的高调)行动中较为成功的一次”。

“(根据调查显示,)所有人一致认为,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成员遭到的虐待是最严重的。他们说,除了电棍,狱警还会把他们的四肢绑在四张床上,然后逐渐把床向外拉。”他又写道,“一些劳教者会被这样折磨数天,不给食物,躺在自己的排泄物里。”

凯马特的母公司西尔斯控股公司拒绝让高管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但在一份简短声明中,公司发言人霍华德‧里夫斯(Howard Riefs)称,发现那封信后启动的内部调查发现,没有违反公司禁止使用强制劳动的规定。”《纽约时报》说,“他拒绝提供制造那件产品的中国工厂的名字,那是一套名为‘全食尸鬼’的万鬼节装饰品,售价29.99美元,包括塑胶蜘蛛、合成蜘蛛网和一块‘血迹斑斑的布’。”

联邦移民与海关执法局在回应《纽约时报》的采访时称,该局会调查此事。“该局的一名发言人以规章为由,称自己无法证实是否正在进行调查,但他表示,追查类似的案子通常都需要很长时间。”

2013年11月7日,美国有线电视台全球独家视频专访了写求救信的人的故事。记者Steven Jiang在报导中称,来自中国马三家劳教所的万鬼节紧急求救“真实而恐怖”。

“CNN联系了美国联邦移民与海关执法局,一位女发言人拒绝证实是否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她说,”他写道,“‘这些指控非常严重,属于高优先顺序调查。这些活动不仅对美国企业的竞争力产生负面影响,也将工人置于危险中。’”

“拥有凯马特的西尔斯公司就其商店出现中国劳教所产品表示,‘我们正在调查过程中,没有发现将生产承包给劳教所的证据。’”他接着写道,“但该公司补充说,不再从这家公司进货。”

生产奴工产品,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已存在数十年。奴工产品几乎都隐蔽在看守所、劳改营、劳教所、戒毒所、监狱等强制劳动场所生产。出口境外的奴工产品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陆续被国际传媒曝光。主要原因来自于西方发达国家的企业或商家为追求利润最大化,往往把订单交给中国与官方合作的某些企业或个人,然后这些订单再由被关押在强制劳动场所的犯人来完成。

近年来被国际传媒曝光的奴工产品次数明显增多,但中共始终否认在强制劳动场所生产和加工奴工产品。

最新的一例是2014年6月25日在英国北爱尔兰,一位有着两个孩子的妇女凯伦‧维辛斯卡(Karen Wisinska),在一条名Primark 牌的裤子的口袋里中发现一张求救纸条。这张纸条上方用英文写着三个“SOS!”,而下方则写着:“我们是中国湖北襄南监狱囚犯,长期生产出口服装。我们每天劳动十五个小时,吃的是猪狗不如的饭菜,干的是牛马一样的活。我们呼吁国际社会谴责中国政府这种践踏人权的行为!”

凯伦说,在2011年6月,这条裤子是花10英镑,在贝尔法斯特(Belfast)市从欧洲零售商Primark购买,一直没有穿。她最近从柜子里找出时,从口袋里发现了这封信,以及一张监狱卡,上面有囚犯的头像、姓名和编号。她很“震惊”。于是把这封信交给了国际特赦组织。她告诉国际特赦说,她“非常内疚的是没有更早地发现”。

在这封求救信被发现前不久,在英国威尔士(Wales)曾有两名女性,于同一家Primark购物时,分别在裙子和礼服缝制的标签中发现了绝望的求救信:“有辱人格的血汗工厂。”“被逼精疲力尽地工作。”

对这三例被曝光出来的问题,Primark公开否认进货中国监狱产品,但“已经开始了详细的调查”。

在这些遭到曝光的奴工产品中,引起全球广泛关注的,还是他在万鬼节装饰品里藏匿的求救信。

针对全球主流传媒对发自中国马三家教养院的求救信的报导,中共始终保持缄默。

2013年11月12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宣布:“废止劳动教养制度。”

但中共没有解释废止劳教制度的原因。

2014年7月22日,法轮功遭到镇压十五周年时,法轮功团体在自己的网站发布一份关于奴工劳动的报告——《中共监狱奴工劳动调查报告》。这份报告基于法轮功追随者两年半以来(2012年1月1日至2014年7月10日)突破中共网路封锁发到明慧网的指控文章。

这份报告称:从中可以检索到含有“奴工”的文章两千八百一十二篇,日均三篇;据不完全统计显示,至少有二十二个省、直辖市、自治区,近一百所监狱、看守所、戒毒所、劳教所(已解体)存在不同程度的奴役,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监狱都存在严重的奴役;他们制造的奴工产品遍及人们生活的各领域,吃、穿、行、住,其中不乏名牌与时尚,远销欧洲、非洲、美洲和亚洲,包括欧盟成员国、美国、日本、韩国、台湾等;内销遍及大陆城市与乡村;被奴工者,有法轮功修炼人,还有呼吁民生疾苦、敢向强权要公平的人权义士及正义律师,年龄从十六岁至七十岁不等。他们每天要从事十二至十九小时不等的残酷奴役。甚至当生产任务繁重时,他们要加班加点,几天几夜不得合眼,但却没有任何福利,无工资或每月仅五至一百元。被奴工者们的身心遭受局外人难以想像的痛苦,挑战生理极限的奴役、恶劣的生存环境、体罚甚至是酷刑,他们很多人形容消瘦、患上各种疾病,有的就此抱恨撒手人寰。

“中国还有很多监狱关押的不是法轮功学员,这些场所的奴役就少有在海外媒体曝光,”这份报告说,“真实情况难以想像。”

中共对法轮功团体的任何指控,从来都不予置评。

无论美国当局对来自中国马三家教养院的奴工产品的调查结果如何,他的内心都充满了无尽的感激。

“我写的这些求救信,能够被外界发现其中的一封信,我已感到万分荣幸了。这是神的安排,才出现了这个奇迹。神借基斯女士之手,帮助我,”他说,“完成了我对人类寄居的这颗星球的请求。真的,苍天还是有眼的。”

他委托《纽约时报》记者雅各斯转去自己给基斯女士的致谢信。他“代表所有被凌辱和被迫害的人们”感激基斯女士的“正义之举”。也感激她“唤醒全世界更多善良的人们”关注发生在中国马三家教养院的深不可测的人权灾难,以及法轮功修炼人遭受残忍镇压的真相。与此同时,他对“不能公开(自己的名字来)回应”基斯女士而深表歉意。他在信中写道:“虽然我自己暂时脱离了地狱最底层的迫害环境,但仍在共产党政权的阴影下生活。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就像一座大劳教所,而劳教所则像是这个大劳教所中的小号。”

除此之外,他还非常抱歉的是,对那些希望从万鬼节装饰品中寻求快乐的美国民众来说,在看到他写的这封求救信以后,可能会不开心。“但这就是事实的真相。他们全部都是受害者。”他说,“他们都被中共欺骗了。”

他不能忍受中共既把它为祸人类的谎言推销到全世界,也把奴工产品推销到全世界。“中共输出邪恶的行为等同于让全世界的人们跟它一起共同犯罪。”他接着说,“同时让消费者跟它形成同体,沦落为邪恶的帮凶。”

“所以,我想,这颗星球上的任何一个政府,都不能容忍这样的罪恶继续下去。”他补充说,“如果继续容忍下去,那么这就意味着你自己也是中共邪恶的一部分。”

--全文选登完毕--

文章来源:大纪元

马三家咆哮》,杜斌著,(香港)大清文化2014年10月出版,田园书屋发行,定价港币69元,可在香港的书店购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