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剑:流血的黑土地(上)

【新唐人2012年8月27日讯】【新唐人2012年8月27日讯】1968年12月22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毛太祖发表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最新指示。当日,北京、上海几十万人上街游行,欢呼。此后,陆续有五十多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被骗从繁华大城市流放到东北这片荒蛮的黑土地。在这方热土上他们既有过理想,也有过失落;既有过火热,也有过苍凉;既有过疯狂,也有过悲怆;既充满了革命的激情与斗志,也有失去人性的变态和扭曲。他们不仅在这里留下了自己宝贵的青春年华,也用自己的生命与鲜血书写了一段极其荒诞的历史。

黑土地被称作“土中之王”,是上天赐予人类得天独厚的宝藏。地球上一共有三块黑土地,其中一块就在中国东北地区。自1621年,清太祖努尔哈赤攻占沈阳,并于1625年奉天之旨意,在此龙潜之地修造城池后,沈阳便开始成为这块黑土地的中心。然而到了近代,西来赤龙的入侵,导致这块昔日的沃土龙气消散,充满了血腥和杀戮,变成了一块流血的黑土地。

从1923年奉系军阀张作霖在日本关东军策划的皇姑屯事件中被炸身亡,到1931年日本借口柳条湖事件发动九一八事变占领沈阳及全东北;从苏联红军进入东北奸淫抢掠,到侵华日军731部队在东北建立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活体实验”;从文革中张志新在枪决前被辽宁公安极其残忍的割断喉管的法西斯暴行,到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沈阳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集中营和大连的“尸体加工厂”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声声血,字字泪。无一不是在诉说这块黑土地上曾经发生过的、乃至延续至今的滔天罪恶。

要说当年苏俄老毛子和日本鬼子屠杀的还是别国人的话,而中共屠杀的却是同根同种的血肉同胞;要说战争双方谁也不能保证不伤及无辜的话,然而处于和平时期的中共却灭绝人性的不施麻药、开膛破肚、盗走本国民众的人体器官去牟取暴利,干起了人肉贩子的罪恶勾当。中国有句古话叫做“虎毒不食子。”中共的残暴不仅超过了当年侵华的日军的731部队,而且远远超过了豺狼与野兽,乃至包括做人和动物的底线!

“她把带血的头颅,放在生命的天平上,让所有的苟活者,都失去了重量……”经历过文革的人也许还记得,1975年4月4日,张志新因“反革命罪”在沈阳大洼刑场被枪决。临刑前,中共当局怕她呼喊口号,几个大汉将她按倒在地,在颈背垫上一块砖头,不施麻醉也不消毒,直接用刀子割断喉管。张志新在万般痛苦中咬断了自己的舌头。一个女管教员见此情景被惊吓的惨叫一声,昏厥在地。

张志新被捕入狱后,先被判无期徒刑,后改判死刑。在狱中背着18斤背铐,拖着脚镣,多次惨遭暴打,头发几乎被拔光;狱警多次毫无人性地将她衣服扒光,把手反铐在背后,投进男犯人牢房,任人强奸、轮奸;为了免遭男犯践踏和蹂躏,她只好将全身涂满大便;因为至死不认错,张志新最后被关押在只能容纳一人、而且只能坐不能躺也不能站的“小号”里,用馒头沾著经血吃,整日浸泡在粪便里,终至精神失常。狱警上报此情,上面的回答是:装疯卖傻!

但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当年张志新的遗体到哪里去了?至今仍是一个谜。原《光明日报》记者陈禹山以《一份血写的报告》为题报导张志新的事迹后,曾收到大量读者来信,其中两封谈到张志新遗体的下落。一封说,张志新的尸体被沈阳医学院附属医院用汽车运走,放在水泥池子里,用药水泡上,做病理解剖实验用;另一封来自辽宁中医院,信中说张志新被杀害后,尸体被拉回沈阳,“把她剖腹挖心,取得内脏”后才火化,“这是千真万确的”。

痛定思痛。张志新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告诉人们那曾经是一个多么荒谬、扭曲而疯狂的时代。但当历史的车轮已经走过了30多个春秋,张志新的名字也渐渐淡出人们记忆的时候;当人权与自由成为世界发展的历史潮流,中共也装模作样把“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的时候。一场比张志新更加血腥的人间悲剧再次降临到这块饱经沧桑的黑土地上。

2006年3月9日,或许是良心的发现,也许是上天的安排。知情记者皮特首次向海外媒体揭露中共在沈阳苏家屯设有秘密集中营,关押著大量法轮功学员。3月20日,曾参与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陈姓主刀医生的妻子安妮漂洋过海来到自由的国土,在把人权作为立国之本的美国首都华盛顿向全世界公开指证:2001底至2003年10月间,其丈夫在沈阳市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医结合医院”亲手摘取过大约2,000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随后其他外科医生摘取了其余器官,这都是在受害者未死亡的状态中进行的。她确认苏家屯地下集中营关押过五、六千名法轮功学员,到她2004年离开医院时只剩下约两千人。从而将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隐藏长达7年之久的惊天黑幕终于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尽管3月28日,中共派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新闻发布会上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矢口否认,称之为“蓄意捏造,恶意诋毁”。甚至“邀请”媒体前去调查。但直至今日,中共始终不敢接受主动承担起帮助中共澄清“谣言”的“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前往中国大陆实地调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

就在中共外交部“辟谣”2天之后,出于基本的人性与良知,一名手中持有6万个伪造自愿捐献器官资料的沈阳老军医向海外大纪元网站投书,再次揭露并证明“全国类似苏家屯的秘密集中营至少有36个。”“中共中央已同意将法轮功学员作为‘阶级敌人’,他们不再被当作人类,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他指出中共军方直接参与了器官盗卖勾当。他还披露,中国与世界上已经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网,是国际活体器官交易的中心,中国活体出口的产值居世界第一。据一份上报军委的资料表明,在2000年以后中国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85%以上,有几个人因此升为将军,其原因就是在该领域所取得的成绩。

2006年5月8日,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助理国务卿大卫•乔高与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应“赴中国调查真相委员会”之托成立独立调查团,调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调查结论确认活摘事实,该调查并出版成书《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追查国际从2006年3月起也发表了一系列有关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系统的调查报告。

但由于西方各国政府出于经济利益和其他方面的考量,加上中共对海外媒体的渗透和收买,故在法轮功问题上一直装聋卖傻,噤若寒蝉,此事并未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没有国际舆论的压力,又拒绝第三方入境独立调查,中共当局也就“死猪不怕开水烫”,瞒天过海,得过且过。(未完)

(新唐人首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