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vs黑洞】尚未实现的2020预言二 饥荒何时出现(17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19日讯】大家好,欢迎来到脑洞vs黑洞。我是李欣。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对于老百姓来说, 吃饭是天大的事,是每一个人生存的根本!我们在第一集谈古代预言,第二集谈赊俗刀人的预言中都提到说2020年会有饥荒。听起来,真是不可思议。

这么多年,人们享受着物质的极大丰富,食品种类也是多种多样,有人说,我多久都不吃粮食了,吃的都是大鱼大肉,新鲜的蔬菜水果,进口的龙虾海鲜等等 。说饥荒,简直都要笑出声来了? 中国2019年还是粮食大丰收的。而且美国还有大批大批便宜的农产品,美国的小麦、玉米、猪肉都等著中国来下单。谈什么饥荒?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我们从3个角度来谈这个问题:

如果粮食生产不出问题,人们有可能挨饿吗?2020年中国的粮食生产到底有没有出问题?依靠进口粮食,能保证人们不挨饿吗?历史上的大饥荒真实情况是怎样的?人们总是从历史中吸取经验教训,因为历史总是重复的,当我们了解清楚了60年前的大饥荒才能更好的应对可能的粮食短缺。最后,再来谈预言里谈到的饥荒发生的时间。

一:粮食不出问题,也可能挨饿?

前些日子,北京闹疫情,大型农贸市场有的在一夜之间关闭了。有的小区被封锁了。瞬间,北京市城区的居民,可以说是社会的精英,有的也面临没饭吃的问题了。微博上,有北京丰台区居民发帖求救:说已经5天断粮缺菜了,道路封闭,快递送不进来,亲友也支援不进来。网友感叹:北京人开始对外求救了,断粮是措手不及的。

城市生活的人们的粮食、蔬菜这些维持生存的最基本物资,不仅仅是粮食生产的问题,更主要是食品供应链的一整套良性运作的问题,任何一个环节:食品加工,存储,运输,批发、零食等等出问题都随时影响食品的供应和价格。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

北京还只是被封闭几天,就有市民出现了断粮断菜,处境危急的情况。武汉全市被封城76天。有没有人挨饿,有没有人买不起吃?有没有老年人因为不会上网买食物而绝望自杀跳楼的?虽然大陆的媒体很难听到这些内容,但是自媒体,海外的社交网站上有不少这样的消息。比如: “封城缺粮,武汉妇浴缸养鱼屯粮,准备长期抗战。武汉肺炎疫情肆虐中国,疫区各城封城至今,大多数人家的食物逐渐消耗,仅剩干粮可吃。而近来一则在网路上广为流传的影片,显示武汉一名妇人在家中浴缸饲养生鲜活鱼,因此仍能在抗疫缺粮期间,维持高品质生活。“

美国今年出现由于一个大的猪肉加工厂出现群聚感染,工厂停工,市面上出现猪肉暂时短缺,价格上涨的情况。所以,即使粮食,肉类供应充足,也可能因为各类突发情况随时出现供给困难的。

二:2020年粮食会出问题吗?

世界粮食计划署于4月21日警告,因瘟疫会触发"圣经规模的粮食危机"。它指出,若疫情规模得不到有效控制,饥饿人口将新增1亿3000万人,使饥荒边缘的人口暴增1倍,至2.65亿人; 而疫情正是粮食危机的催化剂。如果你觉得这只是非洲的情况跟我们无关,那我们就来看看中国今年的粮食情况。

中国南方持续近一个月的降雨还在继续,而这每年一度的梅雨季节,现在还只是开始,一般6—10是长江流域的雨季,8-9月雨水量达到巅峰。所以,目前的水患还不是最厉害的。目前洪灾导致 27省超过3000万人受灾.。中共官方声称,截至7月9号下午2点,洪涝导致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广东、广西、重庆、四川、贵州等27省市,3020万人次受灾。

中国多个省区中,有几个省份是传统的产粮大省,被称为大粮仓。包括,安徽省 、江苏省,都是淮河流经的省份,都是中国主要的产粮基地;此外,还有湖北,湖北位于长江中游两岸,土地肥沃,水资源丰富,从古至今都一直是中国的粮食主产区,有“鱼米之乡”的美称;广东省也是大粮仓, 因为广东大部分地区属于亚热带海洋气候, 温暖湿润,无霜期长,非常适合水稻等粮食作物的生长。中国的这几大粮仓,除了东北三省(尤其是产粮第一的黑龙江)和北方的山东,河南,河北,内蒙古四省以外,其他的主要粮仓省份好像都在洪水里泡着呢,包括:安徽,江苏,四川,湖南,湖北,江西,广东等等。以2019年粮食生产的分布来看,洪灾影响到的省份,粮食产量加在一起,占全国粮食产量的大约40%。以此来推论, 2020年,洪灾可能会使中国全国的粮食产量的40%受到影响。

中国的粮食重镇东北三省占总产量的大约20%。但是却传出了当地闹蝗灾了,
东北的黑龙江省和吉林从6月初,有关部门发出了紧急通报:黑龙江省林草局6月1日发布“关于加强蝗虫防治工作的紧急通知”,哈尔滨市周边有5个区、县(市)已出现严重蝗虫灾情。吉林市农业农村局6月5日发布防治蝗虫的紧急通知”, 吉林市多个地区出现蝗虫 。另外,湖南省和云南省也出现蝗虫灾害,预计7至9月份蝗灾可能爆发成灾。
东北农业大学的教授王刚毅3月份曾说,蝗虫所到之处,没有粮食作物能幸免。

洪水和蝗虫灾害可能会影响中国60%的粮食生产。到底影响的规模有多大,现在还不得而知。

另一个产粮大省–内蒙古又出现了鼠疫。7月7日,内蒙古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 通报,目前,内蒙古已发现3个鼠疫疫点,15名密切接触者已实施居家医学隔离观察。

中国的养猪业有非洲猪瘟、猪版H1N1。

中国今年到底能收成多少粮食呢?真是一个大大的问号。但是,中共方面似乎已经感受到粮荒的即将到来。中共党媒日前罕见刊文称,要做好应对外部环境恶化的六大准备。其中的第五条就是“要做好全球性粮食危机爆发的准备”。中共在全国范围要求农民退耕保粮,四川省成都市下发文件,要求全市果园和林木园恢复水稻种植,以应对可能出现的粮食危机。听说,四川是发钱要求果农改种水稻。

官员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承认退耕保粮的任务是全国性的。

中国前些年粮食丰收,这么大的国家,储备粮食总有很多吧?今年以来,瘟疫、洪水、蝗虫一齐到来,中共近日又开始清查各地粮库的粮食。以往,每当,当局开始查粮库的粮食储备,各地粮库就纷纷起火。这一次也不出意外,包括上海,河南,贵州等地的大粮库纷纷着火。网上视频显示:上海粮油公司着火。黑烟滚滚,当局动用消防飞机灭火。

网民哀嚎: 别查粮仓了,再查会被饿死的!其实,粮仓已经是空的,查不查也是空了。不空就不会着火了。有多年在粮食系统工作的人说,粮库都是严格防火的,如果不是人为加汽油点火,绝对不会自己烧出那个程度的大火。

三:去外国买粮食能解决问题吗?

随着新冠疫情全球蔓延,近期已有泰国、越南、俄罗斯、柬埔寨等 13 国宣布对粮食出口采取“限额”或、“限制”措施。如果粮食出现短缺,以为花钱去外国买粮食就能解决问题,那就太天真了。中国有14亿,15亿的人,粮食缺口有多大,当局愿意花外汇解决多少人的口粮?最后,粮食问题其实是一个政治问题。

有一个笑话说大学考试题目是“请谈谈对世界一些国家粮食短缺的个人看法”,结果美国的考生不知道什么叫“短缺”,北韩的考生不知道什么叫“粮食”,而中国的考生不知道什么叫“个人看法”。

有学者把中国人分成三个世界,第一世界的人,住在别墅里享受着, 第二世界的人在为住房、医疗和子女教育而辛勤工作赚钱,不敢消费,第三世界的人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

另一种观点把中国人分成5个阶层:“最高阶-就一个人:维尼,第二阶-有外国身份的中共官员和他们的亲属子女,第三阶-一般的共产党员,第四阶-一般国民,也就是俗称的韭菜,最低阶-现在在集中营的那些人,和那些被当局打压的人”。如果发生粮食短缺, 前三阶级的人能够有的吃,后面的人就算真的被饿死也不会被发现。

前二三个阶层可以算作特权阶层,他们占有了绝大部分的国家财富。 在国家“打老虎”的“反腐斗争”中,老百姓窥视到了中共官员的腐败是怎样的触目惊心。几个亿、几十亿、几百亿的贪腐,已经成为了常态。据调查显示,中国大批离退休高干长年占据40多万套宾馆式的高干病房,这项开支一年就是500多亿元;再加上在职干部的疗养,每年用于政府官员的公费医疗费高达2,200亿元左右;也就是说,全国用于卫生的财政开支的80%,是为850万以高级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所以,再怎么粮食短缺,这些人也不会少了大鱼大肉的。

中共建政后死亡最多的政治运动是1958“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 海内外学者对饿死人数的估计在3千万到4千5百万之间。这一场1959年至1961年发生的全面大饥荒被歪曲成“三年自然灾害”,实际上那三年风调雨顺,大规模的洪水、干旱、 地震、 蝗灾等自然灾害一次也没有发生,完全是一场彻底的“人祸”。由于农业集体化和大跃进运动,使全民炼钢,大量庄稼抛洒在地里无人收割,直到烂掉;同时各地却“争放卫星”,什么水稻“亩产十万斤”的消息到处都是。国家按照虚报的产量进行粮食征购,结果把农民的口粮、种子粮、饲料全部收走。仍然不够数量,就诬蔑农民把粮食藏了起来。当时甘肃、山东、河南、安徽、湖北、湖南、四川、广西等许多省份饿殍遍野,没有饭吃的农民还被逼着去“大修水利”、“大炼钢铁”,许多人走着走着路就一头倒在地上永远也起不来了。许多村庄一户一户地死绝。

地方官员是怎么做的呢?甘肃省在陕西主动提出支援他们粮食时还以粮多得吃不了为借口拒绝了。在四川饿死了至少一千万人的省委书记李井泉的儿子写文章说,当时中央要求四川作出牺牲,把粮食调拨给北京,天津和上海。李井泉说,四川只剩下农民每天一斤的口粮了,邓小平只说了一句:牺牲农民。就这一句话,天府之国、鱼米之乡的四川饿死千万人。后来,李井泉还被提拔当了西南局第一书记。

但在大饥荒期间,原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疯狂对外援助。

1965年5月10日当时的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向阿尔巴尼亚贵宾介绍,从1950年到1964年底,中国对外援助金额达人民币108亿元。其中,1960年至1964年的5年中,即中国最困难的时候对外援助金额最多。
1959年至1961年大饥荒时期,大批中国粮正源源不断地援助友好国家。在中国外交部业已开放的档案里:1960年,中国政府无偿赠几内亚大米1万吨,还有15,000吨小麦运往阿尔巴尼亚。1961年中方援助老挝 17吨南宁稻种用于播种。

1960年11月,古巴的切·格瓦拉(Che Guevara)访华,中国给了6,000万美元的“贷款”,周恩来特别告诉格瓦拉,这钱“可以经过谈判不还”。1961年1月,中国和苏联分裂,中国希望阿尔巴尼亚帮忙骂苏联的赫鲁晓夫(Khrushchev),给了五亿卢布,还用外汇从加拿大买小麦送给阿尔巴尼亚。

如果2020年,中国出现粮食短缺了,中国政府是会从美国或其他国家买粮食,但是那个粮食能装到小老百姓的碗里吗?
4:预言中的饥荒时间

预言里对饥荒和洪灾的时间都做了明确的说明。《地母经》对2020庚子年是这么写的:
诗曰︰
太岁庚子年,人民多暴卒。
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饥渴。
高田犹及半,晚稻无可割。
秦淮足流荡,吴楚多劫夺。
桑叶须后贱,蚕娘情不悦。
见蚕不见丝,徒劳用心切。
卜曰︰
鼠耗出头年,高低多偏颇。
更看三冬里,山头起墓田。

其中,提到,“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饥渴。”,现在正处在2020年春夏时节,洪水滔天,还没有止息的迹象。到2020年的秋天冬天的时节,饥荒就会出现。“秋冬多饥渴、晚稻无可割”

正常南方水稻第一季7月底8月初就可以成熟收割,紧接着马上晚稻插秧(,10月下旬-11月第二季的晚稻就可以收割了。洪水这样下去,早稻可能会颗粒无收,也无法播种晚稻,到11月的收割季节,自然就会“晚稻无可割”。饥荒就会有人饿死,预言说“更看三冬里,山头起墓田。”

好的,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感谢您的收看,请你帮忙传播和订阅这个频道,再会。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