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眼中的共产党就是土匪、流氓

我是中国大陆一位八十高龄的大法弟子。读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后感触很深。童年亲眼目睹中共邪党干的那些坏事,刻骨铭心,难以磨灭。

我出生在一个很穷的人家,饥寒交迫,冬天没穿过棉衣棉裤,更没钱上学。父母在贫穷中过早离世,我成了孤儿,到处流浪,要饭,打工,在苦水中泡大。过去,我感叹自己命苦,读了这本书后终于明白了:是西来幽灵——中共邪党给中国人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灾难与痛苦。

打从我记事起,我就知道共产党来了尽干坏事。家里来了人烧香敬佛,父母告诉我不能说出去,否则要抓人。我爷爷就是这样被抓去批斗,受酷刑,再也没回来了。

记得土改那年,村里斗地主、分田地,把地主杀了,连家人一块杀,连小孩也不放过。房屋占了,家产分了。我母亲说:“咱家再穷也不要,善恶有报;三十年河东,三 十年河西。”

村里有个热心的给乡亲们治病的好医生,就因为地主成分被他们枪毙了。群众敢怒不敢言。

五八年“大跃进”,大炼钢铁,吃大锅饭,家家户户的锅都砸了,炼出一堆废渣。地里的庄稼无人收,结果第二年饿死好多人。为了活命,有的人出去逃荒要饭。一个从部队回乡探亲的人把看到的情况说给别人听,被打成反革命,判刑十六年。

村干部强迫育龄妇女结扎,不许生二胎,怀了也要打胎,否则罚款、挨批斗。她们全被抓到公社卫生所,脱光衣服排队等结扎。一位妇女光着屁股逃出去,被人救了。

我大哥听说要让他去当兵,逃跑了。村干部找上门来抓住我父亲:“打你反革命,从此没你自由了。”

村里人穷得油盐都买不起。养几只鸡下个蛋也要挨家搜查,叫“割资本主义尾巴”。逼的群众没活路。

一个小小的村干部就是地方一霸,一手遮天,欺男霸女,作威作福,想抓人就抓人, 想杀人就杀人,无法无天!简直就是一帮土匪流氓!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揭开了谜底。中共邪党是西来幽灵,是由恨与败物构成。在另外空间是一条红色恶龙,在人的空间是一条毒蛇。它的理论基础是无神论,进化论 ,斗争哲学;它的手段是破坏中华神传文化,败坏人的道德品质;它的终极目的是毁掉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华民族,毁灭全人类。它是反天、反地、反人类、反宇宙的邪恶势力,是魔鬼的化身。

在这历史的关头,作为大法弟子要听师父的话,学好法,修好自己,走出去揭露中共邪灵的残暴本性,三退保平安,解体中共责无旁贷,天要灭中共!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