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眼中的共產黨就是土匪、流氓

我是中國大陸一位八十高齡的大法弟子。讀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後感觸很深。童年親眼目睹中共邪黨幹的那些壞事,刻骨銘心,難以磨滅。

我出生在一個很窮的人家,飢寒交迫,冬天沒穿過棉衣棉褲,更沒錢上學。父母在貧窮中過早離世,我成了孤兒,到處流浪,要飯,打工,在苦水中泡大。過去,我感嘆自己命苦,讀了這本書後終於明白了:是西來幽靈——中共邪黨給中國人帶來了無窮無盡的災難與痛苦。

打從我記事起,我就知道共產黨來了盡幹壞事。家裡來了人燒香敬佛,父母告訴我不能說出去,否則要抓人。我爺爺就是這樣被抓去批鬥,受酷刑,再也沒回來了。

記得土改那年,村里斗地主、分田地,把地主殺了,連家人一塊殺,連小孩也不放過。房屋佔了,家產分了。我母親說:「咱家再窮也不要,善惡有報;三十年河東,三 十年河西。」

村里有個熱心的給鄉親們治病的好醫生,就因為地主成分被他們槍斃了。群眾敢怒不敢言。

五八年「大躍進」,大煉鋼鐵,吃大鍋飯,家家戶戶的鍋都砸了,煉出一堆廢渣。地裡的莊稼無人收,結果第二年餓死好多人。為了活命,有的人出去逃荒要飯。一個從部隊回鄉探親的人把看到的情況說給別人聽,被打成反革命,判刑十六年。

村幹部強迫育齡婦女結紮,不許生二胎,懷了也要打胎,否則罰款、挨批鬥。她們全被抓到公社衛生所,脫光衣服排隊等結紮。一位婦女光著屁股逃出去,被人救了。

我大哥聽說要讓他去當兵,逃跑了。村幹部找上門來抓住我父親:「打你反革命,從此沒你自由了。」

村里人窮得油鹽都買不起。養幾隻雞下個蛋也要挨家搜查,叫「割資本主義尾巴」。逼的群眾沒活路。

一個小小的村幹部就是地方一霸,一手遮天,欺男霸女,作威作福,想抓人就抓人, 想殺人就殺人,無法無天!簡直就是一幫土匪流氓!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揭開了謎底。中共邪黨是西來幽靈,是由恨與敗物構成。在另外空間是一條紅色惡龍,在人的空間是一條毒蛇。它的理論基礎是無神論,進化論 ,鬥爭哲學;它的手段是破壞中華神傳文化,敗壞人的道德品質;它的終極目的是毀掉有五千年文明的中華民族,毀滅全人類。它是反天、反地、反人類、反宇宙的邪惡勢力,是魔鬼的化身。

在這歷史的關頭,作為大法弟子要聽師父的話,學好法,修好自己,走出去揭露中共邪靈的殘暴本性,三退保平安,解體中共責無旁貸,天要滅中共!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