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05月15日讯】赵培:5月13号,是世界法轮大法日,祝大家节日快乐。今天说一下信仰文明,中共对信仰有着天然的仇视,这个都被写在教科书里,很多中国人脑子中有很多错误的观念,比如说,“统治者愚民的工具”、“愚昧”呀等等。关于“愚昧”这个问题,可以看一下5月7号的微视频,咱们今天重点说的是信仰文明的历史,澄清中共的污蔑。

信仰文明是一个发展的历史,咱们说的是表面文明形式,不是信仰本身。在古代人神同在时期比如三皇五帝,无所谓信仰形式,直接听神的就可以了。“绝地天通”之后人神分开,如果没有神下世,咱们就能靠占卜来与天地沟通,著名的例子是牧野之战,开战前周武王占卜得吉,一战灭商。公元前后,东西方先后有老子、释迦牟尼佛、耶稣传道世间,新的宗教兴起,此后陆续出现了宗教迫害、宗教战争,但是信仰文明的脚步没有停止,今天人类信仰文明的标志是政教分离,政府保障信仰自由、信仰团体不参与政治,也就是西方说的“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中国的政教分离是在周世宗柴荣时代确立的。佛教在中国发展出现一个问题,因为和尚不纳税、不服兵役,很多假和尚不光逃兵役也败坏佛教,朝廷的税收和兵源受到影响。柴荣就加强了唐朝的度碟制度,也就是当和尚需要考试,寺庙和僧人减少,朝廷的税收和兵源有保障;朝廷保障信仰自由,僧人有各种优待。此后,中国各个朝代大体延续了这个做法。西方的政教分离是在启蒙运动、文艺复兴等一列的文化变化之后确立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就规定,“国会不得制定关于设立国教或禁止宗教自由之法律”。

中共本身就是政教合一,共产主义被共产党确立为“国教”,大陆的教科书从幼儿园就灌输共产主义,迫害不同信仰人士。共产党把参与政治搞成了一个政治罪名。什么是参与政治呢?按照行为来说,参加政协、人大,组织政权这就是参与政治,就这么简单,中共逼迫喇嘛、和尚和道士加入政协,这就是逼人参与政治。

1999年之前,大陆有1亿炼法轮功,没有人以法轮功学员的名义进入政协、人大;在中共的严酷迫害中,法轮功学员没有组织政府、政权,也没有参与政治。法轮功通过行动证明了无论和平还是被镇压,他们都不参与政治。

法轮功传出一开始就站在了信仰文明形式的顶点,不参与政治、不搞花名册这种组织形式,甚至可以不用出家,每个人都可以有工作,这就不影响社会的运转,政府没有负担,因为法轮功学员正常缴税、服兵役。炼功人也就是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他们炼功后身体更健康,这也减少了社会医疗负担,可以说法轮功对社会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