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遭裸体绑架 李淑莲被信访办虐杀

【新唐人2009年10月16日讯】山东省龙口市访民李淑莲今年七一前夕,被13个黑社会人员赤身裸体从北京南站的旅店绑架,交给信访办人员。10月3号,李淑莲在信访办关押的黑屋里被殴打致死,但龙口当局一口咬定是“上吊自杀”。大陆网民一片哗然,称李淑莲之死为“被上吊”事件。

今年56岁的李淑莲原是因工受伤的下岗职工,在龙口市东市场租两个店门做生意。龙口市场管理局原局长孙清波、副局长李庆顺向她索贿4万元不成,于2002年5月强行封店、扣押她136万多元财产。

李庆顺在封店时打伤李淑莲的母亲,之后她母亲含冤而死。2002年11月,被封的店门锁不见了,大批商品和账本被盗。李淑莲从此倾家荡产,被迫走上长达7年的上访之路。

在上访期间,李淑莲先后被关押约10次达数月之久,遭到非人的虐待,昼夜折磨,腰部、肋骨、胸骨被损伤。

今年七一前夕6月28号凌晨12点,在北京南站的旅店出租屋里,15个女访民都在睡觉。突然冲进来13个赤膊光膀的大汉,把李淑莲和李春华赤身裸体拖出屋外,扔到车上。

李淑莲事后述说:“当时我就吓坏了,因为我上下没有穿一点衣服,我当时心脏不好,反正我就是抓我的衣服穿,他们就把我的衣服一把抢去了,把我的胳膊往后一拧,把我抬出门外,砸我的头,说你不要出声,出声就整死你,叫你消失在地球上!”

这些龙口市驻京办雇来的打手,将她俩人交给5名龙口市政府截访人员,李淑莲发现衣袋里的4700元钱被抢走。她哭诉著:你们没有母亲吗?你们丧尽天良、没有人性,你们做这些事不怕报应吗?

6月30号,维权人士王荔蕻陪同李淑莲来到南站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警号040582的警察不屑地说:“你多大年纪了?没穿衣服有什么?强奸你了没?”李淑莲一下气哭了说:“我就是80岁了,也有人权。”这名警察说:“人权是外国人创造的,要人权找外国人要去。中国没有人权!”

经过交涉,王荔蕻把李淑莲带回自己的家,阻止了龙口市法院的截访人员把她带回山东。

9月3号,李淑莲应北京大兴德茂派出所的通知,去办暂住证,但派出所却通知龙口驻京办人员,强行将她带走,送回家乡东莱镇后,关进南山宾馆地下室的黑屋,一直没有音信。直到10月3号中秋节当天,当地政府向她家人通知死讯。

龙口当局和公安称死者在厕所内用身上衣物“上吊自杀”,家人看到死者全身大面积青紫,认为被殴打致死,要求上级司法机关介入调查,10月5号由上级烟台市公检法进行了尸检,鉴定结果称是“窒息死亡”。

李淑莲的儿子宁路海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他们一开始说我母亲是上吊自杀的,我母亲根本不可能属于这种情况,好多疑点。大面积被殴打的痕迹,紫黑紫黑肿得发胀,遍体鳞伤,大面积的,不是一道一道痕的…从背部到大腿全都是。”

目前,家属被告知已有两名街道聘用的看守人员,因涉嫌殴打李淑莲被刑事拘留,另有3名居委会领导被停职。

李淑莲的丈夫宁福良已经崩溃在输液,他和儿子宁路海至今仍被当局软禁在政府招待所东莱宾馆内,由数百名政府人员监控。李淑莲的女儿李宁设法逃出了黑宾馆,现在龙口当局正在大肆搜捕。

王荔蕻、刘德军等北京维权人士和网友一共5人,10月5号前往山东龙口采集证据。10月1号再度前往北京上访被截访回乡的李春华,6号与王荔蕻等人相约见面,中途被当地政府和公安劫持殴打,被关进看守所,直到5位网友离开龙口后才放回家。

李春华说:“派出所所长张唤东、芦头镇政府副书记孙学庆,他两人指挥打我,当时7、8个人打我,当时我下身大出血,现在还有。”

李春华因上访多次被关押殴打,甚至被当地公安关进610办公室,十根脚趾缠上电线被电击,并多次受到死亡威胁。

李春华说:“李淑莲的下场可能就是我的将来吧!政府现在太疯狂了。我出门都不行,我出门就来抓我。今天上午我出去,我要到我姊姊家,又叫他们拽住了,是龙口市政府派来的叫他们封锁消息。”

大陆网民对此事件议论纷纷表示愤慨,维权人士王荔蕻、刘德军因不断在网上发出呼吁,他们的多个博客被删除。

中共在十一庆典前,出台了《中央政法委员会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涉法涉诉信访工作的意见》,数百万访民被各地截访关押,许多目前仍然未获自由。

北京理工大学中国问题专家胡星斗教授表示,“现在中国出现了一种法制上的倒退。特别是一些地方政府对正常的信访进行拦截甚至迫害,我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也是违背了信访条例。”

新唐人记者 李元翰 周平 综合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