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中共大規模活摘器官牟取暴利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6月02日訊】中共活摘器官惡行持續引發國際專家的關注。以色列特拉維夫Sheb醫療中心心臟移植主任拉維(Jacob Lavee)和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研究員羅伯森(Matthew P. Robertson)強調,中共活摘器官行徑是一項大規模、利潤豐厚交易的一部分。

中國醫生報告無意中揭露從活人身上摘取器官

拉維和羅伯森5月31日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說,在對近3000份中文臨床報告進行的大規模審查中發現,中國醫生一次又一次地承認了在「捐獻者」還沒有死亡之前就將其器官摘除。

武漢的醫生寫道:「當捐獻者的胸部被打開時,胸壁切口蒼白無血,心臟呈紫色,跳動微弱。但在氣管插管和吸氧後,心跳立即變得有力。從胸骨第4肋間的切口進入胸腔,提取了供體的心臟。」

拉維和羅伯森在文章中說,上述描述說明捐贈者在手術期間才被連接到呼吸機上,醫生們無意中透露捐贈者在手術開始時還活著。

文章說,要使腦死亡的聲明合法,器官捐獻者必須已經失去了自主呼吸的能力,並且已經被插管。這是一個公認的醫學原則,與移植倫理的基本規則有關,即在切除重要器官之前,捐贈者必須已經死亡。

失去自主呼吸指的是必須依靠呼吸機維持通氣。也就是說,在確診腦死亡之前,一定是用呼吸機通過人工氣道(氣管插管)維持呼吸的。如果捐贈者是在被(虛假)宣布為腦死亡後才插管,就可以證明,在摘取手術前,供體是活體。

拉維和羅伯森在文章中說,他們的研究發現,在三十年多的時間裡,在56家中國醫院,涉及三百多名醫務工作者的諸多器官移植報告中,描述了捐贈者先被宣布腦死亡,後被插管的現象。

一篇中國器官移植論文描述了2005年一例手術:「腦死亡後,氣管插管機械通氣,胸部正中切口,肝素化後切開心包游離大血管……」

拉維和羅伯森說,在一些情況下,根本就沒有插管。

中共活摘器官牟利 法輪功學員和維吾爾族等為受害目標

拉維和羅伯森在文章中說,眾所周知,中國(中共)從死刑犯和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是一項大規模、利潤豐厚的交易的一部分。法輪功(學員)和維吾爾穆斯林等宗教少數群體成為活摘器官的目標群體。倫敦的一個獨立法庭將這種罪行描述為反人類罪,並可能構成種族滅絕罪。

文章還說,中國已經發表了大量關於心肺移植的論文,但大多數都沒有提及器官供體是如何被處理的。

文章說,儘管中國(中共)聲稱已在2015年停止使用囚犯器官,但拉維和羅伯森之前的研究提出了質疑。在《BMC醫學倫理學》雜誌2019年的一篇論文中,拉維和羅伯森使用統計取證法表明,中共官方的自願器官捐獻數字是偽造的,誇大了中國自願器官捐獻改革計劃的成功。

文章說,全球醫學界的領導人在很大程度上否定了對中共活摘器官的擔憂。世界衛生組織在建立其反器官販運工作組時聽取了中國移植外科醫生的建議,然後將他們安置在成員委員會中。2020年,世衛組織官員與長期為中國移植系統辯護的人一起,攻擊拉維和羅伯森以前的研究。

拉維和羅伯森4月4日發表在《美國移植雜誌》(American Jounal of Transplantation)的研究報告,通過查看大量中國外科醫生自己撰寫的器官移植臨床論文,找到了中共「活體摘除器官」的「直接證據」,證實了中共國家執法機構一直在與醫院合作,系統地實施活體摘除器官。

拉維和羅伯森的報告發現,1980年至2015年間,有71篇器官移植中文論文中,對摘取器官步驟的描述,卻出現了先診斷腦死亡,然後氣管插管的現象。

拉維在接受以色列的主要報紙《國土報》(Haaretz)採訪時表示,這71篇論文分布在35年的時間段裡,分別來自15個省份、33個城市和56家不同醫院。「這種分布,證明這(活體摘除器官)不是一個孤立或臨時的問題,它必須成為一項政策。」

拉維指出,中國醫院宣傳器官移植的等待時間只有幾週,而西方國家則是幾個月或幾年,中國人繼續在互聯網上用英語、俄語和阿拉伯語宣傳、向移植遊客出售器官,這些廣告並沒有說明器官的來源。

羅伯森說,「這些數據證明,幾十年來,中國(中共)的安全機構和醫療機構之間,一直存在著非常密切的聯繫。」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