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6年07月12日訊】1976年9月9日,中共前黨魁毛澤東死亡後,當局為永久保存毛的屍體,緊急處死一名犯人,以此做屍體「保鮮」試驗。

在《十年一夢─—徐景賢文革回憶錄》一書中,作者徐景賢披露了中共當局在保存毛澤東屍體當初,鮮為人知的內幕。

作者在書中披露,毛澤東死亡當天,毛的血管里首先被注射了福爾馬林、醋酸鉀、甘油和酒精等藥物,作了基礎性的防腐處理。

同時,中共中央要求立即向其它國家學習如何保存遺體的方法。毛死亡後的第三天,中方就派出由北京醫學院院長林均才帶領的六人代表團,飛赴越南學習胡志明遺體的保存方法。

當時,上海也成立了一個遺體保存的研究小組,由作者負責。有一天,當時的中共衛生部部長劉湘屏通知上海,「說是需要上海找一具新鮮的屍體,在死亡以後立刻把他的面容翻一個完整的石膏面模,以便永久保存、因為遺體保存需要一個可供對比的「標準體」,以便觀察今後的變化。可是,在毛的臉上不能做翻模的多次試驗,更不能對面容有絲毫損傷,所以,希望上海在新鮮屍體先走一步,取得實驗結果。」

執行「注射」處死獲得新鮮屍體

作者說,當時他們決定,「在法院已判決的死刑犯中立即執行一個,用死囚的新鮮屍體做試驗。於是,我把市公安局的負責人老薛和成虎兩人找來,布置了這項絕密任務。」

他們提出:如果執行槍決的話,流血以後面容會有改變,所以準備和法醫等商量一下,改為注射針劑致死較妥。「充分準備以後,就和法院的人一起到監獄裡去提出死刑犯,並不把他送到刑場,而是在押送車上就由醫生用注射方法對死囚執行死刑,據說注射以後時間很短人就平靜地死亡了。」

作者書中說,「押送車直接把屍體送到龍華火葬場,辦完死亡手續,再通知上海第一醫學院派人去火葬場按正當途徑領取屍體,這一難題總算解決。這恐怕可以說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使用藥物注射執行死刑,但在當時是絕對保密的。」

關於遺體保存的反思

作者說,以後在天安門廣場建造了「毛主席紀念堂」,代號叫做「一號工程」,國家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形成了一個遺體保存的規範化系統工程,並且建立了一個龐大的科研基地。「至於我所經歷的遺體保存工作,只是極其短暫的一段和冰山的一角。但是,這段短暫的經歷,使我知道了過去所不知道的一些事,也促使我思考了一些過去不敢思考的問題,比如:我知道了除了列寧,斯大林和毛澤東的遺體長期保存以外,世界上還有這樣一些黨的領袖,做過遺體的長期保存,他們是:

季來特洛夫曾任保加利亞共產黨總書記,部長會議主席,第三國際執委會總書記;哥特瓦爾德曾任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中央主席、總統;蘇赫巴托爾曾任蒙古人民黨領導人,人民軍總司令;胡志明曾任越南勞動黨主席,共和國主席;金日成曾任朝鮮勞動黨總書記,共和國主席;福布斯•伯納姆曾任蓋亞那共產黨領導人;阿戈斯韋諾•內圖曾任安哥拉共產黨領導人。」

作者反思:為什麼這些被長期保存遺體的領袖,都是共產黨人?共產黨是最講唯物主義的,長期保存遺體,是徹底的唯物主義者嗎?緬懷自己民族和國家的傑出領袖,是人類的共性,那末,那些在科學技術和醫藥研究方面都要先進和發達得多的國家,為什麼不搞領袖遺體的長期保存呢?

作者在書中說,「以上,並非我當時的想法,而是後來的思考。所以,現在如果問我對領袖遺體長期保存的態度,我的回答是:一、不贊成;二、已經保存的,由各國人民自己去決定。」

徐景賢(1933-2007)上海奉賢人。1967年2月至1970年3月為上海市革委會領導成員。1970年3月至1971年1月任上海市革委會副主任。1971年1月至1976年10月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委書記、上海市革委會副主任。因「文化大革命」中犯有罪行,1976年10月被逮捕,1992年6月保外就醫。2007年10月31日在上海病故,終年73歲。

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鏈接: 揭秘:毛澤東屍體曾在北京荒野保存一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