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6年03月07日訊】(新唐人記者唐迪綜合報導)在中共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日前舉行的首次新聞發布會上,發言人傅瑩公布的2016年中共軍費預算數據顯示,中共今年的軍費增幅是近16年來的最低。有港媒引述軍事評論員解讀稱,這是因為眼下北京當局正在進行的軍改觸動了很多利益集團,此時現不宜對外開戰。海外輿論則認為,這表明北京當局清楚地知道,對現政權最大的威脅來自其內部。

中共人大會議3月4日上午11時在北京大會堂的新聞發布廳舉行了新聞發布會。發言人傅瑩在發布會上宣布,2016年中共軍費預算將達9500億至9600億元,與去年相比,增幅為7%至8%左右,這一增幅是近16年來最低。

對此,香港明報在相關報導中引述澳門國際軍事協會會長黃東分析稱,北京當局再次壓低軍費開支預算,一是使之符合國民經濟體系不至失控,二是向外界釋放「不會挑起戰爭」的信號。

黃東表示,當前正在進行的軍中反腐和軍改變革,觸動了中共軍隊內部很多利益集團,「習需要一定時間去穩定軍心」,因此,北京當局不願在此節骨眼上與外國發生戰爭。

近兩年,海外輿論普遍認為,習近平當局面臨的最大威脅不在外部,而是來自與中共內部錯綜複雜的政治鬥爭。尤其是在江澤民掌控最高權力的階段,江氏有意放縱中共從上到下的官員貪腐,以換取他們對江氏權力中心的依附與支持。這種貪腐治國的模式早已經從內部徹底搞跨了中共。

香港《東方日報》就曾發表一篇評論文章表示,中共號稱擁有八千萬黨員,但這個群體實際上是一盤散沙。正是中共黨員、官員競相貪腐的「率先垂範」,造成了中國大陸目前道德淪喪、人心不古的嚴峻現狀。評論進一步分析稱,習近平上台以來面臨的最大危險,正來自於中共內部高層。真正能搞垮中共的,是來自中共內部的派系勢力。

事實上,中共內部從上到下瘋狂斂財的種種「潛規則」和上行下效的共同腐敗,使中共整個權力系統迅速走向極度腐敗,如今已走到瀕臨崩潰的邊緣。習近平上台後和中紀委書記王岐山聯手,試圖以大規模的反腐來挽救危局,卻因此得罪了中共黨內大大小小的既得利益集團。他們面對來自中共黨內的威脅與壓力正與日俱增。海外曾多次傳出習、王等人遭遇暗殺的消息。

港媒《爭鳴》雜誌3月號曾發文披露,今年1月初,中共中央政治局審議通過了由王滬寧、許其亮和栗戰書共同提交的一份「特別動議案」。

據報導,該特別動議名為《關於黨的十八大期間如發生特大政治事件或突發震撼性事件進入非常時期領導班子成員組成的提議》。內容是草擬了一份「非常時期」的中央領導小組名單。

這個「非常時期」,主要指可能發生的以下兩種情況:其一,遭到外來軍事攻擊或軍事勢力侵略初期受到十分嚴重創傷;其二,指黨政國家領導人主要成員受到意外、突發性事件傷亡,影響到領導中樞,或因發生全國政治性暴動,政府管制處於真空狀態。

從港媒披露的「非常時期」接替最高領導人的領導小組名單預案來看,在習近平遭遇意外的情況下,王岐山和李克強是首選的中央領導小組組長;如習、李、王三人都遭遇意外,則由栗戰書任中央領導班子小組的代組長(召集人)。其他進入領導小組的成員還包括張德江、許其亮、馬凱等人。

對此,海外有觀察人士認為,如果這份被披露的「特別動議案」屬實,則說明習近平當局與其他腐敗利益集團進行決戰的態勢正趨於明朗化。而這次中共人大會議首次新聞發布會主動向外透露北京無意對外挑起戰爭的信號則表明,習近平已意識到當下他和他的團隊面臨的「內憂」遠遠大於「外患」。而黨內的反腐鬥爭一旦展開,便是「開弓沒有回頭箭」,與來自黨內的政治敵手你死我活的決戰是在所難免的。

責任編輯:文謹

相關鏈接: 【今日点击】李克强报告凸显中共上层大决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