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諷江澤民「有如蠟像」英媒: 威廉王子訪華須小心

【新唐人2015年2月23日訊】(新唐人記者藍采詳綜合報導)日前,英國媒體對英國王室成員即將開始的30年來首次訪華的行動倍加關注。因為過去兩代皇室成員都曾有過造成輿論熱議的率性發言,其中有一條涉及到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加上劍橋公爵是積極的人權和動物保護活動者,因而此次中國行程前,媒體紛紛以「威廉王子訪華小心」進行報導。

BBC中文網援引2月22日《星期日電訊報》消息稱,由於凱特公爵夫人即將臨產,劍橋公爵威廉(威廉王子)將「單身」出訪日本和中國,開始歷史性行程。自從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和丈夫菲利普親王30年前訪問北京以來,劍橋公爵將成為首位訪問中國的英國王室成員。

報導分析說,30年河東30年河西,如今的中英政治和經濟關係已經與當年大不相同,因此劍橋公爵此行務必謹言慎行,以免沒有必要的外交麻煩。

報導提示,當年菲利普親王伴隨女王陛下訪華時,因嘲諷中國人「小眯縫眼」而招來輿論對其種族歧視的指責;而劍橋公爵的父親查爾斯親王更因在香港主權移交儀式後描述中共領導人江澤民「有如蠟像」而引發輿論風波。

江澤民97香港回歸時的醜態

據《江澤民其人》記載,1984年,英國首相瑪格麗特•撒切爾與當時中共政壇上最耀眼、最具改革意識的總理趙紫陽簽署了97年香港回歸中國的協定。法新社1984年12月19日曾拍攝到趙紫陽陪同撒切爾走過紅地毯的圖片。

然而,一心只想別人吹捧自己的江澤民不能容忍趙紫陽擁有這份功勞,也不能容忍民眾了解這個真相。在中共後來的宣傳中,見證歷史的這張照片里的趙紫陽卻被模糊處理或乾脆剪掉了。

1997年5月份,香港主權移交前,北京政壇為中共十五大人選吵翻了天。江澤民讓宣傳部門大造輿論,把全中國老百姓的注意力集中到香港回歸上來。

喬石在一次會議上說,香港回歸雖然是大事,但是畢竟不是甚麼特別光榮的事,收回是理所當然,所以參加回歸的代表團應淡中共的色彩,不要給人中共在收回的印象,而是要突出政府和人大的角色。言外之意就是中共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應該留在北京,政協主席李瑞環對此看法深表贊同。對此,江澤民氣得全身發抖。

香港回歸大典萬眾矚目,是千載難逢的歷史盛事。江澤民此時不去做秀,還等何時?況且這次做秀對中共十五大人事安排將有很大影響。所以江澤民堅持出席,絕不讓步。

1997年6月30日,江澤民抵達香港。在「老人中心」,他和上海老年人用上海話談論麻將的技巧;在購物場所,他又用半揚州普通話半廣東話同周圍事先安排好的歡迎人群打招呼、搞笑,他還特意選中一個小姑娘談了幾句交底話,江告訴她,他雖然聽得懂廣東話,但他講不好。其實,講不好、現學現賣也要講,「人來瘋」式的譁眾取寵正是江的本色。

香港人早已看慣英國紳士的風度、英國王室的優雅舉止,以及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彬彬有禮的微笑,看到頂著國家主席頭銜的江如此瘋顛、輕賤自己,香港市民不由自主地皺起了眉頭。

6月30日午夜至7月1日凌晨,中英兩國政府香港政權交接儀式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新翼五樓大會堂舉行。6月30日23時42分,交接儀式正式開始,中方的江澤民、時任中共國務院總理的李鵬、國務院副總理兼外交部長錢其琛、中央軍委副主席張萬年、香港特別行政區首任行政長官董建華;英方的查爾斯王子、首相布萊爾、外交大臣庫克、離任港督彭定康、國防參謀長查爾斯‧格思里一行,同時步入會場,登上主席台主禮台。1984年簽署聯合聲明的兩個主角只有英國首相薩切爾到場,而另一位主角趙紫陽正被交接儀式中大出風頭的江澤民軟禁在北京的家裡,只不過站崗的軍人多加了幾個而已。

1997年7月1日零時,根據中英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兩國政府如期舉行了香港交接儀式。當日上午,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慶典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新翼舉行。成為香港回歸的焦點新聞人物的江澤民以中共國家主席身份發表講話。

97年的香港回歸,讓江澤民做足了秀,他的虛榮心得到了最大的滿足。事實上,江搶趙紫陽的風頭去作戲,是江遇到好事往前猛衝,遇到壞事使勁往後縮的典型性格使然。正是這種蹩腳的表演,才被查爾斯王子評為「有如蠟像」。

江澤民99年訪英塑蠟像

令外界跌破眼鏡的是,江澤民不但不把英王子的對其「有如蠟像」的嘲諷認為是羞恥,相反,兩年後還在出訪英國時,「應邀」量身製作了一具蠟像。

2014年12月《博客天下》報導,江澤民是第一位,也是至今唯一一位親自到杜莎夫人蠟像館進行量身的中共領導人。

報導稱,1999年10月19日,時任中共國家主席的他在前往白金漢宮會見伊麗莎白女王前,把私人行程的第一站定在了位於倫敦馬里波恩路的杜莎夫人蠟像館。

負責製作江澤民蠟像的高級蠟像師斯圖爾特·威廉姆森曝料,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約到(江澤民)的。儘管已經離開杜莎10多年,斯圖爾特仍然記得,江澤民身後龐大的安保隊伍讓量身現場的氣氛變得有些凝重。他們被指定只能用27分鐘時間了解江澤民。

斯圖爾特回憶,一名隨行負責人幾次走上前跟翻譯溝通,他面色緊張、不停環顧四周,似乎很擔心安全問題。在那短暫的27分鐘,房間里的每個人都處於高度緊張的工作狀態,一刻不停歇地走來走去,能聽見的只有相機連續不斷的快門聲。

就是在這樣緊張的氛圍下,江澤民的蠟像被做了出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