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岳:拜习通话 中共现四大战略误判

北京时间2021年9月10日上午,美国总统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电话,这是拜登上台以来第二次和习近平通话,两次通话相距约7个月。

拜习双方二次通话的时间点颇耐人寻味。对美方来说,正是9‧11二十周年前一日,此前拜登政府因阿富汗撤军事件饱受国内外诟病;而中共呢,近期在国内频频释放强力左转信号,二次文革呼之欲出,极权政治倾向导致民心尽失,且明年20大中共领导人换届卡位战紧锣密鼓;就美中关系来说,由于文明与专制体制的根本分歧和中共战狼外交的恶性效果,美中关系正处于几十年来的冰点状态。

在这么一个对美中双方来说都是各有微妙的时刻,两国元首通话了。外界注意到,中美双方对拜习二次通话的性质表述不同。白宫周四晚间发布的通话记录,定义拜习进行了“广泛且策略性”的讨论,而新华社则用“坦诚、深入、广泛的战略性沟通和交流”来表述元首通话。

美方定义为“策略性”,中共则是“战略性”。显然,中共对此次拜习通话政治估值远高于美方,由此带来的美中关系及相应议题的预期,恐怕难逃泡沫估量。我们再结合中共官媒的报导和评论来看,中共对拜习二次通话似乎存在着一厢情愿的战略误判

误判一:美方示弱

中共新华社、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环球网等媒体,在报导拜习通话时,都刻意强调“习近平应约同美国总统拜登通电话”,似乎暗示中共的谱大,拜登是找上门来的,主动求和。言外之意,中美较量,中共占了上风,美国憋不住了,主动示弱示好。

《环球时报》更是说得毫无遮拦和露骨,“这次中美元首对话是在两国关系螺旋式下行的情况下应美方要求举行的”,因此研判美国,“美方显然有点心虚”、“对中美这些所谓‘竞争’演变为‘冲突’有了真实担心。”云云。

美方真的是在示弱吗?中共显然是误判了。两个问题足可以证明中共在自说自话。

第一点是,《人民日报》刊文说,“习近平强调,中国古诗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无意中露了底色,中美关系僵局在中共眼里已经到了“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地步了,正在举足无措之时,美方一次电波,中共便好似“柳暗花明又一村”,到底谁更担心冲突,不言而喻。

第二点是,《美国之音》报导,“白宫表示,两人就避免美中竞争演变成为冲突进行了讨论。”拜登政府对中政策是“竞争、合作、对抗”,7月天津双谢会谈,美方就明确表示要设立避免两国冲突的“防护栏”,但是,由于中共在会谈现场大肆表演战狼谈判话术,目的是把美中关系议题做成大内宣,鼓动国内民族主义情绪,突显中共强悍和外交能力,敢于和美国掰手腕,把本来早已可在外交官层面解决的问题,搞得一滩糊涂,美中关系持续下行。

此次拜登通话表达的避免冲突的意涵没有与先前有何不同,只是同一个未决议题的再述,而中共却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误判二、中共反制成功

中共把美中关系恶化之咎全部归罪于美国,称“美国毫无疑问是一段时间以来两国关系的破坏者,他们把严重损害中国国家利益的行动定义为所谓‘竞争’”。

“但是近来他们看到了中方的反制行动和决心”,党媒在甩锅之后,给自己表功了。它所谓的反制指的是什么呢?无外乎就是不痛不痒地对等制裁美方官员,持续地在台海秀肌肉,抛出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是疫情源头的谎言。但是这样的所谓“反制”,连中共的老朋友谭德赛也看不过眼,呼吁要再次调查武汉生物实验室,要中共交出疫情数据。

9月1日,中共针对美国和国际社会南海自由巡航,出台了海上交通安全新规《海上交通安全法》,不仅惹世界嘲笑,而且立即遭到美国打脸。

9月5日,美军“最强航母”卡尔文森号(USS Carl Vinson CVN-70),进入南海进行军演。9月8日,美军班福特号驱逐舰美济礁(Mischief Reef)12海里范围内参与第七舰队的任务,美军印太司令部于9月11日在官方推特发布了该视频,等于将打脸中共的动作技术全世界播放。

细数一下中共的反制成功,也只能停留在口水级别。中共不仅外交无能,军事也无能,政治更无能,连个坐下来喝口水就能搞定的事情,要搞到只有动用元首外交才能槲旋。

误判三、美台关系走缓走弱

《纽约时报》9月10日报导,“台湾和中国南海的紧张局势日益加剧,拜登试图在他所谓的‘独裁对民主’之战中团结西方。这场通话也是在美国完成从阿富汗撤军不到两周后发生的”。

拜登政府从阿富汗撤军事件,被中共用来打击美台关系,但很快被国际社会戳穿其阴谋论。在中共党媒表述的此次拜习通话中,称拜登表示,“美方从无意改变一个中国政策。”有人解读美台关系有可能走弱。

所谓美国承认“一个中国政策”,本来就是一个美中各表的一个议题,模糊空间很大。同时,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放纵中共台海肇事,更不意味着美国坐视中共武统台湾不管。9月10日的元首通话,拜登总统清楚表明,“美国持续努力且负责地处理美中之间的竞争,并强调美国对印太地区与世界和平、稳定与繁荣的长期关注”。

另一方面,美国两党及现任政府各界都已形成了对中共较为一致的认知,特别是中共在对待香港、西藏、新疆和人权问题等议题上,美国基本上不太可能会和中共再有什么柔性商榷空间。美国一再表示,不会承认中共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的做法。

《环球时报》似乎读出了拜登的弦外之音,于是很不情愿地说:“鉴于美国体系的复杂性,我们希望两国元首的通话精神能够在美国的各领域得到贯彻和执行,而不要出现美国领导人说得挺好,但美方相关部门另搞一套的情况。重要的是,美方要调整战略围堵中国的根本思路,真正承担起对世界和平的应有责任。”

拜登与习近平通话,是在从阿富汗撤军近两周后进行的,拜登多个场合表示过,美军从阿撤军将有利于集中力量应对中共和俄罗斯所带来的区域及全球危机。据美国政府资深官员披露,美国国防部正在进行《全球军力部署审议》,以面对中共在印太地区的挑战。

就在拜习刚放下电话,英国《金融时报》报导,拜登政府正在认真考虑蔡英文的要求,将其驻华盛顿代表处的名称从“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更名为“台湾代表处”。

所谓美台关系走弱基本是伪命题。

误判四、美中关系破冰

中共外交部报导习近平在与拜登通话中表示:“中美自1971年双边关系破冰以来,携手合作,给各国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显然,中共对美国40多年来的绥靖政策念念不忘,还梦想着回到从前。正如秦刚履新美大使时所告白的那样:“中美的大门一旦打开,就永远也关不上。”其实不是关不上,而是中共害怕美国关上那扇门。每年五六千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华尔街数不清的巨额资本,大豆等农作物的进口依赖,即偷即用的科技与知识产权,如果美国关闭大门,这些全成泡影。

但另一方面,中共吃着美国人的饭,还要不遗余力地砸著美国人的锅。什么东升西降、时与势在我、谁要欺负中国人就让它碰得头破血流,这一套反美的斗争哲学甚嚣尘上,加上疫情甩锅、台海危机和战狼外交,让中美关系跌倒谷底。

拜习通话,习称中美关系为“必答题”,关系到世界前途命运的“世纪之问”,并呼吁“中美应该展现大格局、肩负大担当,坚持向前看、往前走,拿出战略胆识和政治魄力,推动中美关系尽快回到稳定发展的正确轨道”。这套话语似乎和中共一贯的反美丑美分属两个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平行世界。其实这正是极权体制思维的典型特征:同时具备和随时切换两种完全自相矛盾的观点和理论。

拜习二次通话能使美中关系再次破冰?答案是否定的。

外界注意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今年9月11日是9·11事件20年,德国著名历史学家温克勒近日在回答《海尔布隆言论报》记者关于9·11事件是否帮助中共变强时回答,9·11事件间接助力了中共的崛起。德国科学与政治基金会(SWP)恐怖主义问题专家、前总理反恐问题顾问施泰因贝格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美国)反恐战争是否加速了中共崛起。

正是这20年,美国将巨大的财力与军力和精力投入到反恐当中,而忽视了中共借西方开放大门而流氓式植入西方,渐次做大养肥。中共在这20年里,不仅DGP发展成世界第二,而且22年持续迫害法轮功而无国际压力,从中积攒了一整套的侵害人权经验,并将此扩展到香港、新疆、内蒙,下一个计划是台湾。

拜登选择在9·11二十周年前夕这样一个时刻与中共通话,至少意味着美国的清醒与引以为戒,而不是重蹈覆辙。

北京当局正在加速领着中国人进入文革2.0时代,这种疯狂让美国左派金主索罗斯近期三次猛批习近平,作为左派扶持的美国民主党总统拜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与中共就此破冰,走向双边无缝对接与合作。抛却意识形态不谈,就是在疫情、气候、经济复苏等问题上,美中已经不可能真正相互信任,相互合作。

拜习通话或能成为避免中美直接军事冲突的压舱石,但要想对美中冷战关系破冰产生巨大影响,外界目前还看不到这种迹象。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