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反思20年阿富汗战争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inesh D’Souza撰文/原泉编译

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败并不限于拙劣的撤军,这是一场持续了二十多年的打得一塌糊涂的战争。请记住,在9/11事件发生时,塔利班统治著阿富汗。此后不久,美军将他们赶下台。现在塔利班重回喀布尔掌权,并将他们的国家命名为“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美国的反恐战争显然失败了。

失败的后果显而易见,当数千美国人——也许超过一万人——仍被困在阿富汗时,美国政府请求敌人塔利班帮助我们摆脱困境。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发表了空洞的声明,“呼吁”塔利班“确保对妇女和女孩的保护”,并誓言美国将“密切关注”他们的行动。总统拜登表示,塔利班正在经历一场关乎其在国际社会未来角色的“生存危机”,而美国和拜登政府显然才是面临危机的一方。

那么,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悲惨地步的呢?美国领导世界的角色处于危险之中,美国的盟友在谴责美国,而敌人在嘲笑我们。答案可以在阿富汗战争的一个早期目标中找到:赢得阿富汗的民心。

战争通常不会以赢取民心为目标。罗马人从不关心如何赢取被俘获的人民的心。罗马人的策略很简单:打败他们,接管他们的政府,然后用铁腕统治他们,随着时间的推移,给予那些特别支持罗马统治的外国人成为罗马公民的机会。

在塔利班被驱逐后不久——这是战争的轻松阶段——时任国务卿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宣布,美国现在必须为阿富汗的未来承担责任。

鲍威尔援引零售商店对易碎商品的行话,坚称“如果我们打碎了它,我们就买下它。”为了加强他的观点,国家安全顾问康多莉扎·赖斯(Condoleezza Rice)说,美国不想在阿富汗玩打地鼠游戏,这意味着美军不想不停地回来打击塔利班——这个国家必须彻底重建。

但如何重塑一个国家?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试图赢得阿富汗人民的支持,这一目标贯穿布什的八年和奥巴马的八年。为此,美国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在阿富汗实行民主选举,为阿富汗女孩开办学校,促进该国的经济发展,训练一支阿富汗本土的军队,等等。当阿富汗政府军逃跑,塔利班重新掌权后,这一切在几天内就土崩瓦解了。

历史和经验都告诉我们,改变人们的思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在印度长大,我妻子曾去过几次。我让她想像一个她非常熟悉的场景,某一天,成群的人从一个印度的火车站涌出。我对她说,看看那些人,也许有两千人,也许有五千人。要改变他们的思想,你会怎么做?

她笑了,几乎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我能想到的最明显的方法是向他们展示一种他们无法想像的生活方式,比如说他们的家庭在美国一个绿树成荫的漂亮郊区的生活,在那里他们可以看到自己孩子的美好未来。一旦他们看到了这种生活,并且看到了自己拥有这种生活的方式,他们很可能会对自己说,“我想要这样的生活。”

但是请注意,你并没有真正改变他们的思想;而是他们变了,他们是追求美国梦或美国生活方式的人。但是,如果美国人去其它国家,像法国这样的发达国家或巴西,试图改变那些人的思想,不可能很容易成功。如果你在那里都不能成功,又凭什么认为你能在像阿富汗这样的第三世界成功呢?

英国统治印度很长一段时间,即使是他们也没有试图改变人们的思想。印度有一种由当地村长解决纠纷的制度,即所谓的村务委员会制度。英国人保留了这一点。印度由一群印度教和穆斯林统治者治理,他们统治著各自的王国。英国只是让这些统治者屈从于英国的权威。

慢慢地,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印度人中形成了一个讲英语的阶层,值得注意的是,当英国人离开后,印度独立领导人继续保持着他们从英国人那里继承的许多习俗和做法。英语成为印度的主要商业语言。印度人保留了英国的议会民主制度和英国的法院系统。

然而,再次请注意,是印度人投票保留了这些英国机构。诚然,英国人改变了印度人的思想,但这是经过了几代人的努力,而且英国人不是从远方统治印度,而是派英国人和他们的家人在印度定居、生活了近两个世纪。

此外,考虑到我们在阿富汗面对的是深深信奉穆斯林生活方式的穆斯林,包括伊斯兰法或伊斯兰教法。在一个世俗的时代,许多宗教甚至在自己的信徒中都失去了地位,而今天的伊斯兰教却保留了它最初的七世纪的启示的力量。当一位塔利班领导人被问及妇女在新阿富汗的角色时,他说他的政权将“在伊斯兰教的范围内,保护妇女的权利”。

一切都将在伊斯兰教的范围内进行,我猜这也是大多数阿富汗人民所希望的。因此,我们看到了一个引人注目的前景,分裂的美国,从未像现在这样不确定自己和自己在世界上的角色,试图说服一个伊斯兰统一的社会接受美国的民主观念、妇女权利、同性恋权利和人权。失败的策略!

可悲的是,我们的政治领导人没有看到这一点。我们的军事领导没有看到。我们的情报机构没有看到。培训人们进入情报部门的大学和政府没有看到。所有这些机构都让我们失望,向我们展示了它们的陈腐、狭隘和愚蠢。在未来,我们需要更少地想着改变国外的民心,而应该想着如何拯救我们的国家,我们必须改变自己。

原文:How Not to Win Hearts and Mind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迪内什·德苏扎(Dinesh D’Souza)是作家、电影制作人和迪内什·德苏扎播客主持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