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种子】奔波求道十多年的姊妹淘

《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上篇 萌芽(1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30日讯】【缘起】《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这本书主要纪录了法轮功在台湾发展的脉络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这些珍贵的历程也是一部活的历史。

1994年,一对台北夫妻在山东济南的奇妙缘起,上海医师的远渡来台,贵州老翁的花莲探亲,捎来了大法的种子,串起了旷世难遇的修炼机缘。

2016年2月编辑小组逐步展开台湾北、中、南各地的专访,历经录音档听打后再交互查询比对,历经三年,终能汇整集成册。比原来预期的还要艰难。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大纪元推出《金色种子》一书全文连载,期望这本书的刊登,让法轮大法在台湾的发展足迹,能够更完整的留下一个历史见证。

一九七○年代初期,彰化一间纺织厂里有一群正是十八年华的姊妹淘,她们不仅工作在一起,更是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友——同在一个佛堂里修行。在制鞋厂工作的林凰环也因此与这群姊妹淘相识,后来她们在员林买下一栋房子成立佛堂,作为修行的基地。林凰环说:“那时候,我们有十五个女生,大家都以姊妹相称。”

这群好友在一起修行了十余年。有一天沈丽霞偷偷地问林凰环:“我们这样修行,你觉得怎么样?”林凰环有点失落的回应:“我感觉自己好像不太能提升。”沈丽霞听了之后,高兴的说她最近打听到一个法门似乎不错,于是相约一起拜访。拜访过后不久,为了在修行上能够真正的提高,她们五、六人毅然离开了这个自己二十年冤枉路潜心遵循了十几年的法门。

然而,这个新发现的法门也未能让她们驻留。之后,就开启了她们十几年的寻道历程。过程中,也结识了同是求道中人的廖雪霞。

二十年冤枉路

访师求道,谁发现了什么就相互通知,沈丽霞说:“我们一下班就去找。”他们几乎把中部地区都找遍了。有一天,原法门里一位颇受敬重的前辈通知他们:一位来自花莲的高人正在他家,这位高人能教大家如何修。

很快的,这群求道若渴的人就聚集在前辈家中,聆听教诲。

林凰环回忆说,这位先生穿着不俗,有超脱的气质,讲起话来玄乎玄乎的,带有神秘感,让人很有想像空间;此外,他还能把脉治病;又基于对那位前辈的信任,没多久,这群人就先后到了花莲跟随这位“高人”修行。

在花莲,他们二十多人分住在三个地方,包括林凰环与沈丽霞在内,许多人都辞去工作,专心修行。另有少数人未定居花莲而东西往返。

那位先生教他们修行的方式就是:走路。

他们一行人从天祥走到太鲁阁的水濂洞里,水濂洞顶的岩壁有强劲的山泉水从上往下倾泄。经冷冽泉水冲溅全身后,大家又开始步行下山。“走完全程,湿了的衣服都干了。”六小时的步行,过程中有点狼狈,虽然有时不免有“这真的就是修炼吗?”的念头浮出,但强烈的求道之心让大家都愿意继续尝试看看。

一段时日后,大家陆续发现这位先生只是以“修行”为饵,获取大家的信任,再以治病为手段,贩卖高价的“药”来达到他敛财的目的,更有甚者,还有骗色的事情传出。多年后,林凰环回忆那段“修行”过程,差点笑出泪来,说:“那真是被当猴耍!”

远离那人后,沈丽霞决定回到家乡云林。青春年华已然远逝,走了近二十年的冤枉路,已届中年的她,现在只想安稳的上班挣钱,“我不想再找了……”

而林凰环与多数人还是留在花莲,跟随在当地认识的另一位修行人修行。

这位修行人可以用左手流利地写出佛经,更重要的是他能为大家解说难懂的佛经,大家因此似乎懂得怎么修了。一段时间后,大家又发现这位修行人总是在骂人,对这现象,有些讨论开始进行着:“这样正常、对吗?”对此,有人猜想:会不会是借此“考验”我们?

在大约两年这样的“修行”后,一天,这位师父在林凰环面前又严厉的批评著某人,这次林凰环忍不住说道:我们跟着你修行了这么久,如果这人真像你说得这样,那你没有责任吗?

她与这位师父当时就起了争执。

而一直以来,这位“师父”总以要救人为名,让大家捐钱给他,那时,他们一群人几乎是没有工作,专心跟着这位师父修行呢!

陆续的,大家也发现这又只是个在敛财的“师父”,大失所望下,大部分的人也无心留在花莲,纷纷回到西部。而林凰环与少数人则在花莲找了工作,定居下来。

每年聚会交换寻道讯息

虽然各分东西,多年的求道历程,让姊妹之情历久弥坚。因此,每年年底,当林凰环回彰化探视双亲时,姊妹们一定聚首相会。

“大伙有说不完的话题,但我们不聊家人、不谈情感,也鲜少聊工作,我们聊‘修练’。”林凰环说。

一九九七年,这一年她们在鹿港郭家聚会。郭家姊妹锦治及锦娥也是多年的求道好友之一。

林凰环问道:“你们知道某某在修某一法门吗?他的情况如何?”

“好像不是很满意,他已经离开了。”郭家姊姊郭锦治说。

“那某某某呢……”林凰环接着又问。

每年的聚会里,林凰环总还深怀期待能获得真道的讯息……

像往常一样大家讲述著各自所知,这时郭锦娥突然说:“我想起一件事来了!”原来丰原的廖雪霞打了好几次电话过来,说她已找到正法门了。“廖雪霞原本中秋节要去出家的,但现在不出家了。她要大家一起去学法轮功。”“她还说,法轮功还可以祛病健身。”郭锦娥这样跟大家说着。

原来,郭家还有一位大哥郭明安也是求道之人。郭明安年轻时遭遇一场车祸伤及脊椎,后来导致僵直性脊椎炎,并在第四及第五节的部位长出纤维瘤,受病痛折磨的郭明安瘦得皮包骨,曾学过多年气功,看遍中西名医,尝试各种民俗疗法,都无效。廖雪霞曾多次来电邀请他去学功。

“你们去找她学了吗?”林凰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结果。

“会不会又是骗钱的?要花钱的话,就不要了。”在场的沈丽霞问道。

“廖雪霞有特别强调,炼法轮功完全免费。”郭锦娥回答。

“那我们去试试看啊,也许她这次真的找到了。”林凰环说。

于是,隔天沈丽霞开车,大伙到丰原一探究竟。

终于真的找到了!

一进门,只见廖雪霞气色红润,一改以往的憔悴模样,她兴奋的讲著自己近半年来的身心变化,并劝大家无论如何,一定要炼法轮功。接着她为大家演示五套功法,但因时间匆促,在场的几人对炼功动作还是很模糊。廖雪霞又从书柜里取出一本《转法轮》。“我这里只有一本《转法轮》,一张炼功音乐带,凰环住花莲比较远,那先给她。”

“你们一定要继续炼下去!”目送林凰环一行人离开,廖雪霞一再叮嘱。

但继续炼下去的只有林凰环一人。“我拿了《转法轮》回来,我看了书,我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书里将修炼解说得清清楚楚。”林凰环在家炼功,六个月后,她到张震宇成立的炼功点上炼功,并完整的上了一遍“九天班”。

“丽霞,你有没有继续炼功啊?”电话里,林凰环总不忘叮咛。

“动作已经忘光了,书也没看耶,也没真正认识什么是法轮功。”沈丽霞诚实的回答老友。她说,廖雪霞也是时常来电,督促她炼功、看书。不过,她一人独自在云林,不知该从何开始修炼法轮功。林凰环心想,其他人都没完整的上过九天班,不会动作,也不知道法理,所以还不知道珍贵。“我心里很焦急,很怕她们错失这个机缘。”

林凰环努力说服大家来一趟花莲。一九九八年夏天的四天假期里,林凰环与张震宇夫妇陪同沈丽霞等三人一起看李老师的讲法录影带,一起读《转法轮》,也一起炼功。

一九九八年夏天林凰环(前排中)努力说服姊妹淘去一趟花莲,在张震宇家学法。(博大出版社提供)

“看了师父的九讲讲法带,我感觉《转法轮》里面所讲的,就是我们要的。”沈丽霞说,《转法轮》清晰的讲解了以往所不知道的天机,如:玄关、灌顶、周天等等,而且也透彻的道出修炼与修心的关系,并且能细腻的指导人修心性。

临别前,张震宇鼓励大家:“我舅舅年过七旬,脑部开过三次刀,炼了法轮功后,居然可以远渡重洋,特地到花莲将法轮功介绍给我们。你们回去后,到外面去炼功,把这么好的功法,也介绍给更多人。”听张震宇说完后,沈丽霞抑不住内心的激动,“云林没有炼功点,我是不是也可以去成立一个炼功点?”只见张震宇开心的点点头,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东西,“很好啊,这是炼功用的横幅与录音带,你们带回去!”

云、彰炼功点的建立

回到云林的隔日清晨,沈丽霞开着车到处找寻合适的场地,后来发现位于虎尾的云林工专(云林科技大学的前身),校园里安静又干净,于是,她在这儿建了云林的第一个炼功点。

而郭锦治也参与了花莲行。回到鹿港后的她,迫不及待告诉哥哥郭明安这趟旅程的体悟。

听完后,郭明安心想:“我是不是错过了一门好的功法了?”

之前由于脊椎弯曲成波浪状,郭明安开始炼功时蹲、起、站立都困难,炼起功来十分吃力,曾向廖雪霞学功的郭明安因此渐渐的放弃了炼功。

郭明安又想起,一名练日本剑术多年的邻居曾告诉他:“练剑术那么多年,身体都没感觉,只有炼法轮功才有感觉,有股热流从脊椎涌上来。”当下,郭明安也下决心专修法轮功,并与妹妹们一起到鹿港鹿东国小设立了炼功点,这也是彰化的第一个炼功点。

在静心炼功后,一天,郭明安明显感到一股热流从脊椎窜流而上,并且持续整日,没多久,他脊椎部位的纤维瘤从硬变软,又从黑变红,最后神奇般的消失。原本驼背向前倾的身子也渐渐挺直。

看到郭明安身体巨大的变化,他的妻子、小孩以及舅舅与表妹也因此相继炼功。

另一名友人则在回到台北后,加入了洪吉弘的炼功点。

透过她们,过去这群寻道的好友“有超过二十人来修大法!”

(待续)@

点阅【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选自《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版权归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欢迎传阅和转载,不得更改。

购书请洽:
博客来网路书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网路书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采访、撰稿:曾祥富 ‧ 黄锦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