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又到六四 网民翻墙到海外网络表达哀思

32年前的今天,大陆爆发了六四惨案,号称人民子弟兵的中共军队,公然在首都北京,在光天化日之下,用开花子弹和坦克血腥屠杀爱国学生和民众。

从那天起到现在,每年的今天,都会有许多有正义感的人祭奠这个日子,追悼那些惨死的亡魂,向六四勇士致敬。

虽然在今天的大陆和香港,中共严禁人们公开纪念六四,但人们仍然用各种办法,特别是翻墙到海外网络上去表达自己的哀思和情感。

网友牧人在万维网发表的博客里写道:

“三十二年前的今晚,很多无辜的生命消失了。今晚,请点上一支蜡烛哀悼亡灵。

这些生命的消失不是因为重病、不是因为天灾、不是因为意外事故。这些生命的消失仅仅因为他们深爱那片养育他们的土地、因为他们希望生活在那片土地的人们有更好的生活。

今晚,请点上一支蜡烛怀念他们。”

更多的网友说:

“32年前的勇士们,我没有忘记

他们更是没有

32年了,他们还是那么害怕

8964这四个数字,将永远雕刻在他们心里

直到匪共倒台,直到他们死去

致敬。”

“没有忘记,不敢忘记,每年都一样在家点上蜡烛,黑衣黑裤出门。对不起我没有勇气为你们呐喊,我只能对着我儿子说32年前有一帮哥哥姐姐为了自由,民主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别人不说我也必须告诉你,因为这是我责任”

“没有忘记,不敢忘记。

本人每年这一天一定会素食一天,以示纪念。”

“共匪恨不得从日历抹掉今天,不再有6月4号。民主歌声献中华,一首自由花献给六四死难者。”

“每年祭奠。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个国家有勇气公开祭奠这些勇士并且承认当年自己的错误,也算活下去的动力之一吧。我也算亲历者之一,没有后人,所以把我的经历写在这儿吧。记忆也比较模糊,因为年纪尚小,印象中北京市民是很勇敢的,老爸跟着几个热心邻居骑着自行车去救人,在家天天试着收听美国之音。有看热闹被流弹击中的,后来因此事落下病并且工作也受到严重影响。家里亲戚大学生跑到我家避难,吓到惊慌失措。父母朋友是记者,亲临现场,看到前面的人倒下死了,跑到厕所狂吐不已,后来移民。我脑海里那时候的北京就像战争电影里一样,荒凉又热闹,街上有演讲的人,周围围着一大圈人,到处纸片飞扬。”

“致敬,伟大的勇者们,勿忘自由的重要。”

“这几年觉醒后了解真相,没有一天敢忘记,毋忘,致敬。”

“昔有孔子著春秋,乱臣贼子惧。

如今有人忆六四,误国改史者惧。”

“烈士血,不白流!

致敬英雄,

我的觉醒就是从了解64开始”

“很多人对六四乃至反送中的失败捶胸顿足,大呼可惜。其实我们不光要看到失败的暗淡,也要看到其中的价值。六四虽然以失败告终,但间接触发了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共产体系崩塌。反送中以香港彻底死亡为代价,扭转了部分西方的绥靖思想(虽然不是全部),促成了共在台湾渗透的全面失败和韬光养晦的崩溃,为了维持政权,只能不断战狼向西方挑战,最终只能是完全消除西方的绥靖。

就像苏联解体前没有人能预料到一样,也许那一日会到来。总有那么一天。”

“今天第一次看了本六四的电子书,脑浆,坦克压的肉饼,医院的尸体,心恸。

而且也是第一次发现,军队下的去手是因为他们不能和外界交流,中南海骗他们说这是暴动,还给娃娃兵吃兴奋剂。

他们没错,当年的民意调查抽取的500人里,只有7个人认为中共会镇压,280个人认为中共会和学生诚恳对话。

杀千刀的中共,为了制造镇压的借口,在学生里混入便衣扩大事端啊。我第一次知道64里还用了这一出,泪目。

杀了一万几千人啊,一万几千人啊,民主的幼苗生生给掐死。”

“今年的雨水比往年好像多了些,64今天小雨都在哩哩啦啦的,也不大,也不停,香港不能记念,大陆不能记念,就当成是老天在哭泣吧”

“六四屠城的恶果已经像癌症一样开始发作。看透了有些人的冷漠才能知晓当年热血之珍贵。遥想起当年的大学生,满腔热血铁骨铮铮,不禁泪流不止。”

“8964这一天我心情是沉重的,丝毫不想说话,没想到还有少许香港人坚持,还是静静围观中共如何表演吧,不是不报,早晚跟中共算清这笔血债。”

“我今天在家里点了一天蜡烛,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样”

自去年开始,香港当局以防疫为借口禁止了延续了30年的维园六四烛光悼念晚会。今年香港当局为了禁止香港民众纪念六四,在多个地区部署了共7000名警察,其中有3000名就部署在维园一带。得知这一消息,香港著名词作家林夕先生在今天的《苹果日报》上发表了“假如今夜维园空无一人”一文。文中写道:

“忽然萌生奇想,既然当局比悼念者更胆怯,据闻派出三千警力“准封城”,那么,广场也好,维园也好,西环中联办也好,不如随他们去吧。“如烛光都有罪,将暗黑多几十年”,就让维园一片乌黑,把烛光满维园让世界知道香港人勿忘往事,反过来让黑暗证明香港现况如何暗黑,画面也不一样地震撼。

悼念敏感地带,由万人空巷变空城,让三千警察白走一趟,像傻瓜呆立原地,等候抓人到半夜,手拿一迭告票与警告牌而无所用,不亦壮观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