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军事威胁下澳大利亚如何应对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吴约翰编译

近日,中共官媒以发动H-6K远程轰炸机和导弹等军事攻击行动,威胁澳大利亚。因同日稍早,该国总理表达了对台湾的支持:“我方身为世界一员,始终主张自由。”

中共最新的威胁,从《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于5月7日对澳大利亚的报导中披露,其声称澳大利亚在军事上的脆弱,远不及更强大、拥有核武的中共。《环球时报》是由中国共产党(CCP)操控把持的官媒。

鉴于胡锡进的威胁,透露了中共有更大格局上的侵略野心,美国和盟国应立即支持澳大利亚获取自己的核子潜艇以为吓阻。澳大利亚更应即刻加入美国、法国、英国和印度等强大全球保卫者的联盟,以捍卫自由和民主。集结联盟中各个成员的独立实力,可以提高联盟的整体战力。

澳大利亚拥有核能的时机有限,当中共不断扩张区域霸权后,将使澳大利亚不能再成为拥有独立核能的国家。可能是5或10年间,时机之窗将被关闭,届时中共就可以更有效地利用核武边缘政策,箝制亚洲各个海域;并采用金援外交及其经贸能力,迫使澳大利亚脱离盟友,将其置于北京的统治之下。

北约应该在中共借机进行领土争端之前,欢迎澳大利亚成为正式联盟成员,否则将导致澳大利亚日后的加入更为困难。如果华盛顿受北京的影响,那即便美澳双边联盟形成,也将对澳大利亚的国防无所助益。

因应全球化和中共,北约不该再纯粹只是管辖大西洋事务。如今的地缘因素,不再是我们选择最亲密盟友的依据,而是要支持民主的共同价值观,欢迎包括沙特阿拉伯和越南等国家在内,更广泛的盟友加入,这将强化联盟抵抗中共日益增长的优势力量。今日的中共在俄罗斯、伊朗和朝鲜间,拥有强大的联盟伙伴关系。故乐见沙特阿拉伯、越南和其它专制国家,与民主国家结盟,这将一方面防止它们与我们背道而驰,另一方面也能同时增强我们所有人的力量。

《环球时报》的文章中,包含了一张H-6K核弹轰炸机与两架中共军用Su-35战机一起编队飞行的醒目照片。文字叙述指出,中共解放军空军(PLAAF)于周五进行“巡视中国台湾岛的巡逻训练”。据报导,这些飞机首次穿越巴士海峡,标示著“岛屿巡逻模式的新突破”。中共几乎每天都会以战机威胁台湾,迫使台湾战机紧急升空,从而造成防御能力下降。中共也经常向日本、印度、不丹、缅甸、越南和菲律宾等国的海、陆、空边界施加压力。对于澳大利亚,同样可能很快地,就成为其下一个目标。

胡锡进写道,“鉴于澳大利亚鹰派继续大肆宣传或暗示,一旦台湾海峡爆发军事冲突,澳大利亚将协助美军并参加战争,而且澳大利亚媒体一直在积极宣传这一波情绪,我建议中国制定一项计划,针对如果澳大利亚在军事上干涉两岸局势,立即对澳大利亚实施报复性惩罚。”因此,胡认为中共进攻澳大利亚乃师出有名,且明确认为对台湾发动战争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胡锡进继续写道:“万一澳大利亚真的将部队派往中国近海地区,并与人民解放军作战的话,中国进攻澳大利亚的计划,应该包括对澳境内的军事设施和相关重要设备进行远程打击。”“如果他们(澳大利亚鹰派)胆敢与美国进行协调,以军事手段干涉台湾问题,并向台湾海峡派遣军队与解放军交战,那么他们必须知道会对自己的国家造成什么灾难。”

这种好战的言词,乃遵循《环球时报》对澳大利亚的妖魔化,以及把整个五眼联盟(美国、英国、加拿大、澳洲和新西兰)视为“白人优越联盟”。这样的形塑显然是错误的,因为这些民主国家领导人其实都体现出民族多元性,包括前美国总统奥巴马、现任美国副总统哈里斯(贺锦丽)和现任新西兰外长纳奈·马胡塔(Nanaia Mahuta)。然而,这一指控实际上与五眼联盟国的殖民历史,以及当前他们对国内打击种族主义的公开赞扬等动作有关。

2021年3月15日,抗议者在澳大利亚堪培拉的国会大厦外,参加维吾尔族社区的游行。(Sam Mooy / Getty Images)

相反地,由七人组成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则都是汉族男性。他们坚决否认中国存在种族主义,但却同时涉入对少数民族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那么,真正的“种族优越联盟”其实不是五眼联盟,而是北京和莫斯科。

澳大利亚不是唯一需要拥有自己的核武以为威慑,并且获准加入北约组织的国家。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遭到强大核武独裁者威胁的其它民主国家,包括日本、台湾、韩国、新西兰、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所有这些国家都应被鼓励加入北约,并获得独立的核子潜艇以为吓阻。

北约还应鼓励包括德国、意大利和加拿大等最强大和民主的成员国,获得独自的核武力量以强化自身防护。面对拥有核武器的敌人,任何国家都不能完全依靠另一个国家进行防御。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美国和加拿大、英国、欧盟、意大利和爱尔兰等民主盟国之间,频繁地因疫苗和个人防护设备(PPE)问题违反契约。这足以证明,甚至是民主国家间,也会违反彼此间讨论的协议,而这都远不及在核武时代的军事冲突那样严重。

只有民主国家才应该拥有核武器,因为只有民主国家才具备自由和广泛的政治参与,所提供的主权合法性,并且往往(但不幸的是,并非总是如此)会限制以平民为目标下使用此类武器。但是民主国家应该捍卫盟国中的专制国家,例如受到伊朗军事压力的沙特阿拉伯和受到中共威胁的越南。为维护全球政治多样性,需要保护这些弱势的专制国家免受更大的专制威胁。这些弱势的专制盟友最终将经历自然且平和的政治演化,朝向民主和人权改善的道路迈进。

民主国家不仅必须捍卫自己,而且也必须捍卫国际上多元的民族国家,以阻止中共和俄罗斯建立强大的联盟,将世界上实力较弱的国家纳入其区域霸权计划内,并避免导致巴尔干化现象和1945年统治后产生的动荡局势。遭受这些野心勃勃、缺乏自由的霸权政体威胁的国家们,必须集结成有力的联盟,并强大各自的实力,足够能独立捍卫自己的主权。

原文China’s Threat to Bomb Australia Shows Need for Aussie Nuclear Deterren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和硕士学位(2001年)、哈佛大学政府学博士学位(2008年),也是科尔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负责人与《政治风险杂志》(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出版商。曾对北美、欧洲和亚洲进行广泛的研究。著有《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2021年出版)和《禁止闯入》(No Trespassing),编辑过《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