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原中央610办公室高官落马 警钟再鸣

中纪委网站3月13日消息,原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彭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1999年6月7日,当时的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专门就镇压法轮功发表讲话,提出成立中央解决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由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任组长。该领导小组下设一个办公室,专职负责迫害法轮功。这个办公室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故称中央610办公室

从那时起,拥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一切特权的中央610办公室,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总指挥部,操控公、检、法、司、宣传、教育、外交、国安、医院等,触角遍及全中国、全世界,实施对法轮功的迫害。

2000年9月,中央610办公室改名“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并加挂“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的牌子,并与中央政法委合署办公。2018年3月21日,中共中央印发“机构改革方案”,将中央610办公室职责,划归中央政法委员会、公安部。虽然从表面上看中央610办公室不存在了,但实际上仍在运作。

据明慧网去年5月31日报导,近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到某市调研时,在市委书记的开场白和市纪委书记的重点工作汇报后,却直接提出要听当地610办公室的工作汇报。在场官员说,610办公室不是撤并了吗?

赵乐际说:“我们内外有别,谁也不要对外说。610是撤并了、不独立存在了,那是搪塞西方社会反华势力的,什么人权、自由,闹嚷得不可开交。你们怎么就相信了呢?你们看看,法轮功还在,事还在呀?工作要抓紧,事情还要办好”。“很快就到党的100周年了,要大庆的!”“国内外闹得沸沸扬扬的,怎么去大庆?”“法轮功的问题,今后纪委也要管的。”

从赵乐际的讲话看,中共十九大后,赵乐际成为继第十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之后主管610办公室的中共最高层的总指挥。

去年初,从武汉爆发的“中共病毒”迅速蔓延全中国、全世界。大灾大难之年,赵乐际对他的本职工作反腐败不上心,对迫害法轮功却特别来劲,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加大对法轮功的迫害,包括派他的秘书到长沙听取湖南省政法委关于法轮功的情况汇报,到湘潭等地市督促迫害法轮功,一些省的政法委最高悬赏10万元奖励举报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搞所谓“清零行动”等。

善恶有报是天理。从1999年至2021年,中共迫害法轮功22年,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各类610办公室官员遭恶报的案例层出不穷。

2013年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李东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是中共公开报道的第一位中央610办公室主任落马的消息。

2014年7月29日,李东生曾经的顶头上司、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抓捕的消息公布。之后,从中央到地方有一批610办公室官员落马,包括曾担任过公安部610办公室主任、后任河北省政法委书记的张越,曾担任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公安部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的孙力军等。

2020年,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跳到前台指挥610办公室官员作恶。与赵乐际相关的坏消息也接踵而至:他的亲弟弟赵乐秦被免桂林市委书记;他在陕西工作时的一批老部下被查办,继他之后担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赵正永被判死缓;他曾工作过的青海省重大非法采矿案被曝光,他的老部下、现任青海省副省长文国栋等落马;他曾经的老部下、司法部政治部主任冯力军,据传跳楼自杀;他与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等联手打压的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至今被关在看守所两年多,坚持“不认罪”。

当年,在中国大陆的时候,我曾有过跟610办公室官员打交道的亲身经历。2008年7月11日,北京第29届北京奥运会前夕,我被非法抓进看守所。在被关押在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期间,我写了大量检举信、控告信,上交李东、张波、张起江等警官。其中一封信是专门检举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官员韩军的。信末,就韩军对我的迫害,我向韩军要求赔偿物质和精神损失不得少于1000万元人民币。

我被抓进看守所,从中央610办公室到北京市610办公室到北京市西城区610办公室直到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都知道。我在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的一举一动,都在610办公室的监控之下。我写的检举信,西城区看守所所长张宝利,很可能都直接上交给西城区610办公室了。

但是,无论是北京市西城区法院的一审判决,还是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的终审判决,对我向韩军索赔1000万元,都没有说一个“不”字。

按照法律规定,如果我对韩军的检举没有事实根据,法院完全可以“诬陷”、“敲诈勒索”韩军重判我。但是,法院没有认定我对韩军的检举存在任何违法问题,更没有以犯“诬陷罪”、“敲诈勒索罪”给我定罪。

为什么?

第一,从中央610办公室官员到德胜街道610办公室官员,都知道迫害法轮功是错的。

第二,虽然610办公室官员可以操控公、检、法、司,但是,更高的天理在制约著一切。当时中央610办公室的上面,是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周永康的后台老板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但是,周永康也好,江泽民也好,同样受到更高天理的制约。

第三,在被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我也曾写了许多检举、控告周永康、江泽民的信,也向周永康、江泽民各索赔1000万。中共的公、检、法、司直至周永康、江泽民,对此全都不敢说一个“不”字!

第四,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全都遭报。2013年12月20日,是中央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遭恶报的日子;2014年7月29日,是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遭恶报的日子;2021年3月13日,是原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彭波遭恶报的日子。

此时此刻,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周永康,正在秦城监狱苦煎熬;曾遭受周永康迫害的我,却在美国自由的空气下,做着我想做的任何事。

2021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22年,也是全世界法轮功学员,以最大的善心,讲清法轮功真相,唤醒被谎言毒害的人们的良知的22年。22年来,许多人,包括一些原610办公室官员,在明白真相后,择善而从之,给自己、家人、后代子孙选择了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斗转星移,天地巨变,但是,善恶有报的天理不会变。天理绝对不允许中共没完没了地迫害法轮功。

原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彭波被抓捕,也是对所有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官员再敲警钟:为了你们自己,也为了你们的家人及后代子孙,千万不要再跟中共作恶了;否则,恶报临头,痛悔莫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