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19州诉诸最高院 川普选战可望逆转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终极法律战已打响。从11月4日至今,一直在同大选舞弊苦斗的川普总统,近日突然得到19个州总检察长强有力的支持,共同向联邦最高法院发起了决定性的诉讼,希望的曙光已初现。

德州带头

12月7日深夜,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向联邦最高法院起诉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在总统大选中违反宪法。

起诉书称:这四个州对本州大选法律和章程的修改违反了相应州的选举法,而在实施和执行这些章程和法律的过程中又违反了美国宪法,导致美国各州的选民受到不一致的对待。起诉书还指控四个州在大选过程中,由于放松对本州大选选举完整性的监控,出现了严重违规违法现象。

起诉书提出的诉求是,请求最高法院裁决四个州在大选中的行为违宪;阻止计读四个州的选举人团票;对于已任命本州选举人团代表的州,下令州议会任命新的选举人团代表。

就在德州总检察长对四个州提起诉讼之际,12月9日,美国媒体《真实权威》(True Pundit)报导,联邦调查局在这四个州发现了拜登的50万张假选票。

十八州跟进

截至目前,全美18个州加入德州向联邦最高法院诉四个州违宪案。这18个州是:阿拉巴马州、内布拉斯加州、阿肯色州、北达科他州、南达科他州、佛罗里达州、俄克拉荷马州、印第安纳州、堪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田纳西州、密苏里州、密西西比州、犹他州、蒙大拿州、南卡罗来纳州、西弗吉尼亚州、亚利桑那州。

川普总统加入

12月9日,川普团队发布声明,宣布川普总统加入德州诉四州违宪案,声明如下:

“唐纳德·J·川普,以个人身份,作为总统候选人与现任美国总统,今天正式加入德克萨斯州诉宾夕法尼亚等摇摆州案,联合在美国最高法院提起诉讼。总统之所以介入,是因为被告州在2020年大选期间未能遵守和执行州选举法律,从而影响了他的候选人权利。”

川普高级法律顾问埃利斯表示:“川普总统充分致力于确保选举的完整性,并誓言捍卫和保护美国宪法,以免因国家官员的不当行为和违反法律的行为而对选举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我们期待最高法院解决这些重要的,最终影响所有美国人的选举公正问题,并为所发生的腐败行为提供补救。”

12月8日,川普邀请参议员克鲁兹到联邦最高法院出庭辩护,克鲁兹欣然同意。克鲁兹曾是德州著名律师,德克萨斯大学法学院教授,当过德州总检察长,2013年进入参议院前,在联邦最高法院进行过9次辩论。川普提名新任大法官人选时,曾将他列为候选人之一。

最高法院表态

12月8日,联邦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对上述诉讼案是否立案进行表决,结果以6:3同意立案。随后,最高法院命令四个被告州必须在12月10日下午3点前提交辩护状。

对上述诉讼案的分析

12月7日深夜,德州总检察长直接向联邦最高法院提起诉讼,给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投下一枚“震撼弹”,震惊世界。

德州诉讼案提出的背景是:在大量触目惊心的选举舞弊丑闻被揭露出来后,四个被告州的州务卿拒不承认;四个被告州的法院拒不承认;美国所谓的主流媒体拒不承认;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阵营拒不承认,不仅不承认,还在紧锣密鼓地推进将拜登送进白宫的议程,似乎拜登当选已成定局。就是在这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关键时刻,德州总检察长的“震撼弹”出手了。

德州是一个很独特的州。它最初是墨西哥的一部分。后因墨西哥政府不遵守宪法而独立,成立德克萨斯共和国。1845年,德克萨斯共和国选择加入美国,成为美国第28个州。在美国50个州中,它是唯一一个以独立国家身份加入美利坚合众国的。德州议会门口写着:1845年,美利坚加入了德克萨斯共和国。德州在美国50个州中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德州总检察长的起诉书有100多页,显然不是当天的急就章,而是蕴酿了很长时间,做了精心准备的,其影响力无疑是非常大的。

18个州的立即响应,也不是一时兴起,而是在宾州、密歇根州、乔治亚州、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等就大选舞弊举办听证会之后,在大量不可辩驳的舞弊事实展现在美国人民面前之后,在50个州的美国民众持续不断发起“反窃选”活动之后,在美国总统川普发表了誓言捍卫宪法的“最重要演讲”之后,为维护宪法尊严、选举诚信,共同发出的正义之声。

19州诉讼案,涉及联邦最高层级的选举——选举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和三军统帅,涉及对过去选举中暴露的问题进行一次大清理、对未来各层级选举的诚信与公正确定一个大方向;涉及美国是沿着美国国父确立的立国原则向前迈进,还是像委内瑞拉那样由极少数人操纵选举带领整个国家向下堕落。

因此,19州诉讼案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很可能成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乃至美国宪政史上一个极其重要的里程碑。

11月3日大选投票结束以来的一个多月,有关大选舞弊的法律战,在几个关键摇摆州全面展开,涉及的问题纷繁复杂。

19州诉讼案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化繁为简,将高度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将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选举舞弊案,简化为4个关键摇摆州的选举规则、程序等的违宪问题。

比如,美国宪法第二条规定:“各州应按照该州议会规定的方式选派选举人若干名”。据此,各州只有州议会有权制定选举人的选举规则。但是,四个被告州的非立法者们都存在违反宪法,废除或淡化该州议会颁布的、防止舞弊的法定保障措施。

以宾州为例。2020年9月,宾州议会通过立法要求验证邮寄选票签名。但是,宾州民主党州长私自取消了该立法,并在10月份得到宾州民主党法官的护航,强行取消验证选票的签名。而此上诉案也遭到同一法官驳回。这就是说,宾州州长和宾州法官,否决了宪法规定的宾州议会的立法。据此,2020年宾州的总统选举,是违宪的。

19州诉讼案化繁为简后,联邦最高法院不至于陷到具体的五花八门的舞弊案中,只须专注四个被告州是否存在违宪问题。对联邦最高法院的9位大法官来说,审理起来,相当简单,可以节省很多时间和精力。

从11月4日大选投票结束以来,川普经历了大选舞弊带来的至暗时刻。到今天,形势已发生巨变:12月2日,川普总统在白宫发表了“护宪演说”;12月5日,川普在乔治亚州万人大集会上作了“护宪总动员”;舞弊谎言正一个接一个被戳穿;美国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称,选举舞弊解决后才能宣布赢家;美国副总统彭斯已公开表态支持德州诉讼案;106名共和党众议员联名支持德州诉讼案;222名国会共和党议员不承认拜登当选;筹备拜登1月就职典礼议案被否决;参议院将举办选举舞弊听证会;拜登儿子亨特的丑闻正被调查;民主党要员被中共女间谍收买的丑闻在发酵;中共“另类吹哨人”翟东升“搞定”拜登的视频在疯传;继不久前50万人到华盛顿举行“反窃选”大游行后,12月12日,华盛顿又将举办一次声势浩大的“耶利哥大游行”。

正气在高涨,邪气在消退。这种形势的巨变,对最高法院大法官来说,有助于激励他们扶正袪邪,扬善惩恶。

结语

19州诉讼案,实际上是一次护宪行动,事关遵守宪法还是不遵守宪法,50个州在宪法面前平等还是不平等,50个州是一个统一的整体还是因极少数州的极少数人滥权而走向分裂。联邦最高法院不得不重视并慎重对待。

12月10日早上,川普连发推文,敦促美国最高法院以“智慧和勇气”将美国从史上最严重的选举舞弊中拯救出来。川普还说:“你怎么能让一个在每个摇摆州都输掉数十万张合法选票的人当选呢?一个国家怎么能由一个非法总统来治理?”

联邦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中,保守派大法官占6位,自由派大法官占3位。6位保守派大法官中,戈萨奇、卡瓦诺、巴雷特是川普总统提名后任命的。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在过去的一些判案中,左右摇摆。但在受理德州总检察长的诉讼案中,站到了保守派的一边。

在审理19州诉讼案中,如果罗伯茨大法官不左转的话,最高法院可能以6:3判川普胜;如果罗伯茨再次左转,最高法院可能以5:4判川普胜。

如果最高法院作出川普胜的裁决,把四个被告州的62张选举人票将归到川普名下,或裁决州议会选择选举人,那么川普将赢得最终的胜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