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大选 黑暗时刻的10点思考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ennis Prager撰文/张紫珺编译

我想说的话很多,由于专栏篇幅所限,在此仅列出在2020年大选结束一周后,我对这个国家所处状态的几点思考。

思考1:

我不确定关于大选结果的媒体报导是否属实,但是我怀疑他们报导不实。更严重地是,这个国家近半数民众亦持这种观点,这在美国是史无前例的。

或许有人说,这并非史无前例,2000年大选时,许多民主党人拒绝接受最高法院对于佛罗里达州计票结果的裁决,当时有一半美国选民正是这样的感受。然而,那次选举与今年截然不同。那年乔治‧W‧布什当选,但并没有人指控共和党存在大规模选举舞弊。那次选举双方选情非常胶着,问题出在投票系统存在缺陷,需要按照不同辖区、不同计票标准的方式重新人工计票。最后最高法院以7比2的投票结果判定布什胜选,自由派大法官投了赞成票,根据宪法规定终止重新计票。

因此,有近一半民众不认为乔‧拜登是诚实胜选,这种事情是史无前例的。

半数民众有充分理由相信,如果民主党官员相信通过欺诈可以得逞,他们就会这么做。民主党人曾有过操纵选票的历史,现在有更充分的理由相信民主党人会欺诈。

四年来,民主党人不厌其烦地向民众宣称,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是一个独裁者、种族主义者和白人至上主义者。因此,如果一个左翼人士以道德卫士自居,且在选举计票部门工作,他有机会阻止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种族主义者和独裁者再次当选,难道他不会这样做吗?他不会因为被道德绑架而这样做吗?

思考2:

四年来,那些主流媒体,包括纸媒和电媒,每天,确切说是每个小时,对川普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这些攻击鲜少是针对川普施政的,因为这些施政是有利于美国的(记忆中最亮眼的经济数据及有史以来最低的黑人失业率等),也是有利于世界的(伊朗威胁明显减弱,大力支持以色列,以阿和平显著加强)。更糟糕的是,整整三年,媒体和民主党把整个国家陷入川普团队与俄罗斯勾结的谎言之中。

然而,七千万美国人仍然把选票投给川普。民主党丢失众议院席位,也不太可能控制参议院,尽管有更多的共和党众议员面临重新选举。

美国民众看到了民主党州长和市长们毫不作为,放任左派暴徒焚烧、破坏城市。他们也看到了民主党市长和市议会削减警局拨款。这就是民主党人表现糟糕的原因之一。

思考3:

现在已有半数美国人认为主流媒体充斥着欺诈。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现象。《纽约时报》虚假宣称美国真正建国于1619年,旨在保留奴隶制。同样虚假的普利策奖委员会甚至授予《纽约时报》普利策奖。全部主流媒体对于亨特‧拜登的手提电脑丑闻集体失声,目前只有左翼美国人相信主流媒体了。

思考4:

这就是科技公司压制保守派声音的其中一个原因。民众听到越多的非左派声音,他们就会越自觉地与左派保持距离。因此,美国史上首次出现言论自由受到严重践踏,这不是政府所为,而是私人企业刻意为之。

言论自由是最重要的自由。如果我们丧失了言论自由,那将是我们国家的末日了。接下来美国很有可能发生分裂,正式或非正式地分裂成两个国家,各自拥有自己的媒体和学校。

思考5:

尽管四年来川普被批种族主义和排外,但他的黑人和拉美裔选票均有增长。如果按照公正选举川普败选的话,那是由于白人男性选票的流失,从2016年的+31到2020年的+23。

思考6:

民主党曾经是自由派,但现在属于左派。全球各地,左派当道都会压制异见人士,从列宁到现代美国高校,再到推特等众多科技巨头。

思考7:

自由派曾热爱美国,而左派则憎恨美国。因此,左派统治了全美教育,仇美人士控制了从幼儿园到研究生院的教育系统。当你把小孩送到全美大多数学校和几乎所有大学时,都会面临孩子们的思想、精神和良知被荼毒的危险。不能这么做。把家庭当作学校吧,或找到一个教育而不是说教的学校。

思考8:

羟氯奎宁是目前人类所知的最安全、最古老的药物之一。当病人出现中共病毒(新冠肺炎)症状或检测呈阳性时,该药物与锌一起用于治疗,在绝大多数病例下可以大幅度降低死亡率,甚至无需住院治疗。历史终将证明,反对使用羟氯奎宁的政客和科学家们,双手将沾满鲜血。

思考9:

能够居家远程工作的人远比不能远程工作的人更可能支持封城措施。显而易见,相比后者,前者更可能是民主党人,而且更富有。

思考10:

在全国范围内,大城市的商铺纷纷用木板封住自保,以防一旦川普胜选后左翼暴徒攻击。然而,当拜登宣布获胜后,木板纷纷撤下。因为大家都知道,保守派人士不会采取暴力。

思考11:

如果拜登胜选,越来越多的非左翼美国人将丧失他们的声望、生意和言论自由。

所有这些将使乔治亚州的联邦参议员决胜选举成为美国史上最重要的选举。

原文Thoughts in a Dark Tim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是全国联合电台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及专栏作家。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