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天行:洗劫孙大午的不是习近平而是它

小时候看书,有一句话我记住了,那就是“京油子、卫嘴子、保定的狗腿子”。当时不甚理解,后来到北京读大学,跟校团去天津、河北考察,谈古说今,经常有人提起这句话。甭管别人怎么想,我觉得这句顺口溜对京津两地人的描写还真挺形象。至于河北保定,无论是早期出产看家护院的衙卫,还是抗战时出产伪军狗腿子,我觉得那都是过去了,还算不上习俗特点。不过,11月11日河北保定官家突然将“良心民营企业”家孙大午的集团人马连锅端,这消息一下子唤醒了这句顺口溜,想到:“保定的狗腿子”开始进村了!

在黑色的深夜,人们都进入了梦乡,保定公安警察采取行动,将孙大午,及其妻子、儿子、长孙、20名集团高管全部抓走。随即,大午集团由官方接管,所有的财务资讯被官方带走了,公司被数百名警察包围。大午集团的28家子公司,也被保定市派出的大量工作组进驻,要求除财务部门之外其它所有分公司和服务网点照常营业。据知情人透露,河北当局拟以涉黑罪名检控孙大午。而河北省政府、河北省公安厅都拒绝回应此事。

了解中共劫财戏码的人一看上面的消息,第一反应恐怕就是:中共当局要杀猪劫财了。这不可能只是保定政府的事,如果没有上面的授意,或者保定跟上面没有串通好的话,是不敢这样行动的。要把民营企业收归国有,或者所谓的公私合营,这个动向早就开始。中共现在要管控一切钱和人,对企业家用各种名义收割,也已经在进行中。孙大午案预示:放声试水阶段已经过去,各地政府的“合法”抢劫恐怕会蜂拥而上。

孙大午是个有思想的民营企业家,他是一个亿万富翁,却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当了董事长还帮工人掏粪。他以正道经商,既不走跟政府官员勾结的黄道,也不走坑蒙拐骗、逃税漏税的黑道,在中国能够出现并存在至今本身就是个奇迹。用他早年的话说,他的企业不能学,只是个“死里逃生者”。

孙大午与妻子靠养鸡养猪起家,想凭本事真诚经商办企业,为社会多做一些好事。他开办免费农民技校,培训养殖户。投资办平民学校,低收费,对极贫困人家孩子上学不收费。要求小学生背诵《千家诗》、《三字经》,宣扬“孝悌”等传统儒家精神。他创办的大午医院,不许赚钱,不许吃回扣,可以免费给病患看病。他用其他公司赚的钱来弥补医院的损失。这让当地政府和官办医院非常难堪。因为他不与官员勾结、吃请,不行贿不玩回扣等社会潜规则,他被中共体制内群体潜规则的人视为敌人。用他的话说,他没有一个私敌,却一直官司缠身,甚至“被投毒、剪电线、毒打、暗杀、诬告……几乎什么事情他都经历过。

他第一次入狱被广为关注,是2003年他被定罪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1300多万元。那时候国内还有一点良心记者和人权律师为他发声,不像现在此类人都被中共彻底扼喉。因此,我们从当年的报导得知了孙大午冤案的真相。孙大午的理想是让无钱的孩子也能享受良好的教育,为了办学,他向亲友和熟人借钱凑款1300多万,自己又投入3000多万建设优质的平民学校。为啥不向银行贷款呢?因为他不行贿,没有银行贷款给他。就为这个,妒恨他的当局把他抓起来,定罪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学校当时也被政府接管,两个在读的无钱孩子,差一点被学校赶出去。幸好,在社会舆论的谴责和人权律师的帮助下,地方当局放了孙大午。

这一次孙大午一家被抓,大午集团企业恐怕再也不能“死里逃生”。在中共2.0版的公私合营模式下,恐怕是因为孙大午不是官员的白手套和私家提款机,才会被官府痛下黑手。他和他的家人不仅是倾家荡产、恐怕还有坐监的性命之忧。这一洗劫民营企业的套路,存在几十年,以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打黑”最著名。孙大午和大午企业的被宰割命运,再次血淋淋地表明:中共国不允许有良心企业家生存。民营企业家,不管是力求清白自保的,还是跟官府合作分赃的,最后都不免拉磨的驴的命运——卸磨杀驴吃肉。

孙大午被端锅,是现在中共习近平当局之恶吗?是,也不是。中共之恶从过去毒发到现在,习近平也是其恶之毒果。成群的好人被诬陷受害,在孙大午之前。事由虽不同,但是好人受害的特点和性质相仿佛。

二十多年前,法轮功因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有奇效而成为最受欢迎的一门气功。法轮功没有花名册,炼不炼自由,教功都是免费教,学的人越来越多。这都冲撞了某些人的妒嫉心。当时中共气功协会新负责人要求气功注册并成立党支部,法轮功不接受在“气功团体内部收取会员费创收”和“成立中国共产党党支部组织”的要求,申请退出了中国气功协会和气功科研会,以非政府形式独立运作。此后,中共江泽民、罗干等人就开始密谋迫害法轮功,从在《光明日报》、北京电视台等媒体污名化法轮功,到在天津非法抓捕40多法轮功学员,迫使一万多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上访,以争取和平炼功的权利。结果,江泽民集团污蔑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开始了全面迫害。罪名之一就是法轮功是非法组织,实在找不到诬陷法轮功颠覆国家政权的把柄,就说成是“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就是不知道的政治目的。江泽民觉得你法轮功比共产党都好,吸引那么多人炼,李洪志无权无钱受那么多人爱戴,这绝对不行,他就是要人看到他这个中国老大怎样把法轮功批倒批臭。先定罪抓人,再罗织假证据,开动媒体造势,把谎言变成真。千百万人啊,各行各业的善良群众,都不相信自己炼功祛病做好人会被抓被迫害,可这事就是发生了!

我在那时才真正看清共产党——黑白颠倒丧尽天良的事它想干就能干出来!江泽民做得了大恶,是共产党给了他恶的能量,那是中共的邪恶基因使然。公检法司人员在昧著良心行恶中,迅速败坏。自此,良心记者被不断剪除,良心律师也被不断打压抓捕,直至今日连自身都难保,更无法替人伸张正义了。

试想,如果中共当年遵守自己制定的法律,没有栽赃陷害、污蔑迫害法轮功,国家将走上尊重人权的法治之路,包括司法系统在内的各机构团体内都有坚守道德的法轮功学员,那么孙大午在2003年恐怕就不会被冤枉入狱。如果迫害法轮功能够停止,参与迫害的违法犯罪分子能得到惩处,那么社会法治将重获新生,孙大午将在比较正常的社会里造福一方,怎么可能会遭受今日中共的荼毒?

有人把孙大午的不幸归罪于习近平之恶政,似乎没有习近平他孙大午仍可苟延残喘。别忘了,习近平不过是中共邪党炮制的台面上人,中共这个毒药发酵到今天,它就是那么毒:没有习近平,今日也会有王近平、张近平,或者心狠手辣的薄熙来。恶党之毒才是毒根。

两千多年前的秦末,奇人黄石公留下了一本揭示人生智慧之书《素书》,书中警言:“危国无贤人,乱政无善人。”“与覆车同轨者倾,与亡国同事者灭。”这话正合当下之中国国情。善人、贤人无法生存的必是危国,面临倾覆灭亡。孙大午的受难但愿让更多中国人清醒,认清中共邪恶基因,即使你不敢做反共灭共的英雄,至少也应该赶紧跳车,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才能保得平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