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青青核桃到美味核桃料理

文:李敏楠

小时候大陆生活物资匮乏,逢年过节能吃上瓜子花生就不错了。第一次见到核桃是在乡下外婆家。一日随父亲外出,那时乡村的路都是窄窄的小路,全靠双脚徒步。路过晾晒稻谷的空地时,父亲指着边上的一棵大树告诉我那是核桃树。看我一脸的惘然,父亲爱怜地拉着我走过去看核桃树。

核桃青青的,父亲摘下一个,用力打开后递给我看,白色的果肉弯弯曲曲,之间是绿色的间隔。父亲告诉我这是还没成熟的,等核桃长成熟,外面的青色外壳去掉后,才是商店卖的硬皮核桃,这是好东西,能补脑。父亲给我讲了很多,他是军医,长年在外,一年见不上一次。

核桃能补脑还不贵

上初中时,大陆整体的生活条件改善了,母亲嘱咐我得努力考上省重点高中,还买了核桃和蜂王浆给我补脑。最近看了胡乃文中医师的视频后才知道,中医确实有“以形补形”的说法,民间核桃补脑的说法确有其背后中医养生的内涵。

我如愿以偿的上了省重点高中,然后是全国一流的大学,是否受益于核桃补脑?不过,这小小的核桃更多让我想起的是当年父亲爱怜的目光,和母亲递给我一小包琥珀核桃时那沈甸甸的关爱和期望。

海外生活十几年后,已不再像刚移民出来时,买个东西不自觉换算两边的货币。也没觉得买东西就比国内贵了,甚至觉得有的商品比国内还便宜,如Costco卖的核桃很大包,还不贵。

怎么吃比较好?

早餐燕麦片拌核桃、香蕉和蓝莓。(图/Shutterstock)

核桃怎么吃才好呢?从营养角度讲,最好是生吃,因为核桃主要的保健作用是含不饱和脂肪酸,受热后这些成分多少会被破坏掉一些。

但生吃的口感我并不喜欢,记忆里还有大学女生宿舍里,师姐用小电炉悄悄炒核桃的情景。那时没有蜂蜜,用的是红糖。顶着电炉被楼长没收的风险,紧紧张张的烘烤了十几分钟后,我和她依著宿舍小桌吃核桃,感觉特别香。依然记得我俩当时兴奋的样子,眼神都发亮!

十几年没有见过那位师姐了,知道她已当上了名校的教授。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当年的情景?

我尝试过煮粥或煲汤,感觉很方便。烤熟的核桃仁也可用来拌凉菜。我一般做杂粮粥,不同的谷物每样放一点,最后添上一把核桃仁。这是中式粥的做法,吃燕麦片时也可以加。

我至今“享受”了西人直接把冰牛奶倒进燕麦片拌拌就吃的吃法。早上为了省时间,我宁可提前晚上把燕麦片煮软了,第二天再把这“快速粥”热了,撒上一点葡萄干、芝麻粉和核桃拌著吃。

老这么吃也想变花样,我想过油炸。油炸肯定好吃,但我不喜欢油锅弄得满屋子油腻,也不想体重太离谱,想想还是用烤箱来烤吧。

简易烤箱版作法

介绍两个再简单不过的核桃烤箱做法,第一个作法自然是烤箱版琥珀核桃。

先把核桃仁用烤箱烤10-15分钟;需要的糖约为核桃重量的1/3~1/2,即400克的核桃,需要130~200克左右的糖,担心体重就少放点糖。优先选择冰糖和麦芽糖,两者的基本比例是3:1,即3份的冰糖搭配1份的麦芽糖。

熬糖需要的水是糖的一半,即总共200克糖,就用100克左右的水,以此类推。大火烧开后,改成小火慢慢熬,颜色呈金黄琥珀色就可以了。这是个“技术活”,掌握后就会觉得很简单。记得第一次熬糖是做芝麻糖,结果熬的时间不够,挂上的糖看起来像白霜,但好在不影响吃的口感。建议先做少量,多尝试几次,掌握熬糖的技巧后,再增加一次做的量。

糖熬好后,趁热把烤过的核桃仁倒进去,搅拌均匀即可。也可以撒上把熟芝麻,好吃又好看。

核桃饼干。(图/Shutterstock)

第二个作法是核桃饼干,这是先把核桃打成粉的做法,所以一次不能吃太多。因为用料和做法都简单,所以值得推荐。除核桃粉外,加一点核桃碎粒,吃起来更香。

一杯搭配核桃碎粒的核桃粉、三个鸡蛋黄和两勺糖浆(syrup)或蜂蜜,充分搅拌;三个蛋白用打蛋器打发后,和前者拌匀和做成核桃泥。用勺子把核桃泥在烘培纸上依次摆好,注意互相之间预留间距,因为一受热饼干就会膨胀起来。

核桃布朗尼(brownie)也是很受欢迎的,但用料和步骤都会多一些。我想了很多次,终究不曾动手去尝试。

回想国内,踢踏个拖鞋下楼就能买吃的回来⋯⋯海外生活没这么方便,但至少无需担心地沟油、黑心面粉,也让我体会到了灶台前独有的乐趣,那份混杂在锅碗瓢盆间的恬淡与喜悦。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