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十八回 子牙谏主隐磻溪 (视频)

“子牙谏主隐磻溪”,这里的“主”指的是纣王。

姜子牙他早知道这个定数的归处,所以在真正的环境中,他不会因为自己的仕途,或自己眼前的利益去试图改变命运。

在整个姜子牙的故事中会看到,凡是他自己想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他就出状况。反过来,他如果简单的顺应环境、顺应天意、顺应他师父对他的教诲的时候,他就没有那么多麻烦。

他在下山的时候,元始天尊就跟他讲过了,他要忍二十年,而且最后来到磻溪这地方去等真正主人的出现。是去等而不是去找,这是很多朋友在现实生活中做不到的,大家都在努力达到自己的目的。

所以生命的基点不同,他会对同一件事情采取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方式会影响到轮回转世。很多人轮回转世的过程是与自己上一世的“努力”相关的。

诗曰:
渭水潺潺日夜流,子牙从比独垂钩。
当时未入飞熊梦,几向斜阳叹白头。

磻溪这地方在渭水旁。姜子牙他没有伴儿,就他一个人了,要自己等,等到命运的到来。很多事情时辰不到、定数没来,那就没什么可讲的。

“当时未入飞熊梦”,这是指周文王。文王在他的梦里梦到了飞熊而惊醒,他就问散宜生,散宜生说恭喜大王,贺喜大王,你心目中真正辅佐的人来了,这人已经出现了。这是散宜生当时讲的。

周文王离开西岐的时候,就说:“文问散宜生、武问南宫适。”这是对他儿子(伯邑考)的嘱咐。散宜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晓经典,但他是个文人,他不是一个对生命有绝对认知的人,他也不会因为他在周国的地位而把自己定格成左右天下的人。如果君王能够理智的话,他的臣民、臣子、将军同样会非常理智——不会贪图功名。

“几向斜阳叹白头。”几向夕阳,就是日日夜夜了,因为前面讲“渭水潺潺日夜流”。姜子牙本来就白了头了,他下山的时候就七十二岁了,要等到八十岁才行。

话说子牙看罢图样,王曰:“此台多少日期方可完得此工?”

妲己要害姜子牙,画了一个图,要建造鹿台。妲己向纣王保举姜子牙,说,只有他才能修建好鹿台,别人不成。所以把姜子牙招来了。

上回书说到,当时子牙在亚相比干的府里。子牙离开的时候跟比干说:宰相,咱们后会有期,我估计,我也回不来了!我可能有点儿麻烦。我已经给你留了字条,压在你的砚台下面,出事的时候,你看那字条就行了。

前后故事是这么来的。

尚奏曰:“此台高四丈九尺,造琼楼玉宇,碧槛雕栏,工程浩大。若完台工,非三十五年不得完成。”

纣王闻奏,对妲己曰:“御妻,姜尚奏朕:台工要三十五年方成。朕想光阴瞬息,岁月如流,年少可以行乐,若是如此,人生几何,安能长在!造此台实为无益。”

这里显示出纣王是及时行乐者,按照现在来讲,就是活在当下的:如果把时间浪费在建鹿台上,都用在这方面,那就没意思了,咱们没有乐子。

妲己奏曰:“姜尚乃方外术士,总以一派诬言。那有三十五年完工之理!狂悖欺主,罪当炮烙!”

保举姜子牙的是妲己,而姜子牙说鹿台三十五年才能盖成,妲己扭脸就翻车(翻脸)了。

纣王曰:“御妻之言是也。传承奉官,可与朕拿姜尚炮烙,以正国法。”

这个时候的纣王已经完全废了,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失去了一切人应该有的辨别善、伪、是、非的基本概念。

纣王他心里面的潜台词是:这个人是妲己你保荐的肯定没问题。而听姜子牙说三十五年才能盖成鹿台后,妲己扭脸要害姜子牙,纣王也扭过来说:御妻你说的是对的。所以纣王就是个废物。

子牙曰:“臣启陛下,鹿台之工,劳民伤财,愿陛下息此念头,切不可为。

姜子牙就得把这点儿活干完啰!他从昆仑山直接来到了朝歌,就是要跟纣王有过这么一段冤怨,为后面进行铺垫。

“今四方刀兵乱起,水旱频仍,府库空虚,民生日促,陛下不留心邦本,与百姓养和平之福,日荒淫于酒色,远贤近佞,荒乱国政,杀害忠良,民怨天愁,累世警报,陛下全不修省。今又听狐媚之言,妄兴土木,陷害万民,臣不知陛下之所终矣。臣受陛下知遇之恩,不得不赤胆披肝,冒死上陈。如不听臣言,又见昔日造琼宫之故事耳。可怜社稷生民,不久为他人之所有。臣何忍坐视而不言!”

姜子牙这番话跟梅伯那些人讲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表达姜子牙人这层面的正义,正面的一面。之前被杀的几个人都是类似的表述。

而姜子牙这里讲的是“狐媚”——这时候他直接称妲己是狐狸。从前往后,几个被杀的人在称呼妲己的时候是有所改变的,而称妲己为狐媚、狐仙,姜子牙是第一人。

纣王闻言,大骂:“匹夫!焉敢侮谤天子!”令两边承奉官:“与朕拿下,醢尸虀粉,以正国法!”

众人方欲向前,子牙抽身望楼下飞跑。纣王一见,且怒且笑:“御妻,你看这老匹夫,听见‘拿’之一字就跑了。礼节法度,全然不知,那有一个跑了的?”传旨命奉御官:“拿来!”

在天子的宫殿,纣王一说要把你姜子牙拿下,你撒野就跑——君不君、臣不臣——做臣子的连基本规矩都没有。所以这里纣王有点儿嘲笑他山野匹夫的概念——妲己称他方外术士。

这里的潜台词是:姜子牙就是个糟老头子。而纣王把之前姜子牙“火烧琵琶精”那段全忘了、全都不管了。其实那段对纣王是一种提示。

当时火烧琵琶精,后来妲己把玉石琵琶要走了,说,安个弦。纣王(应该)要明白了——如果烧了那么个东西,谁敢拿回家里再放床头上用?不可能的。我的意思是纣王没有辨别的能力了。

众官赶子牙过了龙德殿、九间殿,子牙至九龙桥,只见众官赶来甚急。

子牙曰:“承奉官不必赶我,莫非一死而已。”按著九龙桥栏杆,望下一撺,把水打了一个窟窿。

众官急上桥看,水星儿也不冒一个──不知子牙借水遁去了。承奉官往摘星楼回旨。王曰:“好了这老匹夫!”

且不表纣王。话说子牙投水桥下,有四员执殿官扶著栏杆,看水嗟叹。适有上大夫杨任进午门,见桥边有执殿官,伏着望水。杨任问曰:“你等在此看什么?”

执殿官曰:“启老爷:下大夫姜尚投水而死。”

杨任曰:“为何事?”

执殿官答曰:“不知。”

杨任进文书房看本章。不题。

中间就出了这么一段故事,一下就把杨任引出来了。后来这些人都随姜子牙去了。

大夫直谏犯非刑 剜目伤心不忍听

且说纣王与妲己议鹿台差那一官员监造。妲己奏曰:“若造此台,非崇侯虎不能成功。”

纣王准行,差承奉宣崇侯虎。承奉得旨,出九间殿往文书房,来见杨任。

杨任问曰:“下大夫姜子牙何事忤君,自投水而死?”

承奉答曰:“天子命姜尚造鹿台,姜尚奏事忤旨,因命承奉拿他,他跑至此,投水而死。今诏崇侯虎督工。”

杨任问曰:“何谓鹿台?”

承奉答曰:“苏娘娘献的图样,高四丈九尺,上造琼楼玉宇,殿阁重檐,玛瑙砌就栏杆,珠玉妆成梁栋。今命崇侯虎监造。卑职见天子所行皆桀王之道,不忍社稷坵墟,特来见大人。大人秉忠谏止上木之工,救万民搬泥运土之苦,免商贾有陷血本之殃,此大夫爱育天下生民之心,可播杨于世世矣。”

这个小官本来是去找崇侯虎的。他自己也看不过眼,但他官位太小,他认为没有能力跟纣王去说什么,就把这些事跟杨任讲了。

这些都是在讲述人间的道理,各自有各自的理由,但他这一讲,一求杨任,杨任一去,就出事了。

每个人都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理解,而且选择道理上正确的。在《封神演义》很多章回具体故事中,都有这样的描述:哎呀!其实他没必要去,命该如此,你去了就搭一条命,什么都没用!所以,杨任同样有这个问题。

杨任听罢,谓承奉曰:“你且将此诏停止,待吾进见圣上,再为施行。”

本来没有杨任的事。

杨任径往摘星楼下候旨。纣王宣杨任上楼见驾。王曰:“卿有何奏章?”

杨任奏曰:“臣闻治天下之道,君明臣直,言听计从;为师保是用,忠良是亲,奸佞日远。和外国,顺民心,功赏罪罚,莫不得当;则四海顺从,八方仰德。仁政施于人,则天下景从,万民乐业,此乃圣主之所为。

自古以来,圣君都是善良的,绝对不是以严苛的厉法治国的,而现在的中共就是苛以立法,苛政猛于虎的概念,他把人都当成兽类、把人都当成小偷,把人都当成敌对的一方对待,才会出现现在这种场面,同时也代表他们没有生命(天)上、(地)下相互关联的认知,也就促成今天更加地邪恶。

今陛下信后妃之言,而忠言不听,建造鹿台。陛下只知行乐懽娱,歌舞宴赏,作一己之乐,致万姓之愁,臣恐陛下不能享此乐,而先有腹心之患矣。陛下若不急为整饬,臣恐陛下之患不可得而治之矣。主上三害在外,一害在内,陛下听臣言。

“三害在外,一害在内。”内、外是指朝歌而言。

其外三害:一害者东伯侯姜文焕,雄兵百万,欲报父仇,游魂关兵无宁息,屡折军威,苦战三年,钱粮尽费,粮草日艰,此为一害;二害者,南伯侯鄂顺,为陛下无辜杀其父亲,大势人马,昼夜攻取三山关,邓九公亦是苦战多年,库藏空虚,军民失望,比为二害;三害者,况闻太师远征北海大敌,十有余年,今且未能返国,胜败未分,吉凶未定。陛下何苦听信谗言,杀戮正士。狐媚偏于信从,谠言致之不问。小人日近于君前,君子日闻其退避。官帏竟无内外,貂珰紊乱深宫。三害荒荒,八方作乱。陛下不容谏官,有阻忠耿,今又起无端造作,广施土木,不惟社稷不能奠安,宗庙不能磐石,臣不忍朝歌百姓受此涂炭,愿陛下速止台工,民心乐业,庶可救其万一。

杨任还是阻止建鹿台,他的说法其实跟姜子牙的说法类似,完全是一种对称的说法。很多在商朝觐朝的官都是以这样方式被逼出去,或者被杀了。

不然,民一离心,则万民荒乱。古云;‘民乱则国破,国破主君亡。’只可惜六百年已定华夷,一旦被他人所虏矣。”

这里讲的:民是基础。今天的中共把国放在民之上。这是所谓爱国主义的说法。

纣王听罢,大骂:“匹夫!把笔书生,焉敢无知,直言犯主!”命奉御官:“将此匹夫剜去二目!朕念他岁有功,姑恕他一次。”

挖他双目对应著书生,书生就是看书嘛!意思是你白读书了,所以挖走他的双目。

杨任复奏曰:“臣虽剜目不辞,只怕天下诸侯有不忍臣之剜目之苦也。”

杨任也够倔的,纣王说挖你眼睛,你说:你挖我眼睛没事,但是普天之下其他那些大臣、将官看了,他们可就觉得这事麻烦了——他在威胁纣王。

奉御官把杨任搀下楼,一声响,剜二目献上楼来。

且说杨任忠肝义胆,实为纣王,虽剜二目,忠心不灭,一道怨气,直冲在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面前。真君早解其意,命黄巾力士:“可救杨任回山。”

这里讲了他的忠心、讲了他的忠肝义胆——一切不是为他自己,是为了社稷——这是一个忠臣应该有的。

很多朋友在现实环境中,大家其实不太接受“忠臣”的说法。忠臣没有被伤到身体,大家觉得他是个好人;但是如果忠臣被伤到身体的时候,大家会觉得这个忠臣有点太愚昧、太过分了。就是说:人家都要杀了你了,你还做忠臣?有什么意义?你就是愚昧、无知!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

而在古时候,人们对忠臣的颂扬是指他不放弃他的魂魄那一面所具有的生命价值、应该遵守的生命道义。你看的是一份忠,但他坚守的是一份道义,而这份道义是跟神造人有关,在确定“人的环境应该有的氛围”。

也就是说,(人的生命价值)可以允许他人犯任何错误,而不允许我以对方的错误作为理由,我以更加错误的方式施暴于对方(如果共产党的话,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这里面有君、臣之分,人们会说是“愚忠”,其实又不是。这里杨任有一道“怨气”,怨气是极其可怕的,在《与神同行》的第一集电影中,做弟弟的那个人怨气一出来,非常巨大,从而扰乱阴间,一些恶鬼、厉鬼就出来了。怨气会给人们带来巨大的伤害,有怨气的人既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

力士奉旨,至摘星楼下,用三阵神风,异香遍满,摘星楼下,地播起尘土,扬起沙灰,一声响,杨任尸骸竟不见了。

这个概念跟殷郊、殷洪失尸首的概念类似,飞沙走石就是障眼法,不让普通的凡夫俗子(纣王同样是凡夫俗子)看到这人的身体是怎么弄走的(不让看到另外空间)。所以障眼法是飞沙走石,那真实的一面就在飞沙走石里面。

纣王急往楼内,避其沙土。不一时,风息沙平,两边启奏纣王曰:“杨任尸首风刮不见了。”

纣王叹曰:“似前番朕斩太子也被风刮去,似比等事,皆系常事,不足怪也。”

这里很有趣,殷郊、殷洪被刮走的时候,纣王根本没反应过来到底为什么,现在杨任被刮走,他干脆说,这也是寻常之事,意思就是,纣王失去了他应该有的基本辨别能力。

纣王谓妲己曰:“鹿台之工,已诏侯虎;杨任谏朕,自取其祸。速召崇侯虎!”侍驾官催诏去了。

且说杨任的尸首被力士摄回紫阳洞,回真君法旨。

这里,徒弟管师父下的旨意都叫“法旨”。这是有原因的。

道德真君出洞来,命白云童儿,葫芦中取二粒仙丹,将杨任眼眶里放二粒仙丹。真人用仙天真气吹在杨任面上,喝声:“杨任不起,更待何时!”

真是仙家妙术,起死回生。只见杨任眼眶里长出两只手来,手心里生两只眼睛──此眼上看天庭,下观地穴,中识人间万事。

这就叫造化,有了千变万化的造化,这里面其实暗含了一个概念:人是神造的。当神走到一定境界、一定位置的时候,他可以借助人的身体千变万化,他同时透过人的身体展现出人与神生命之间的关系。如果你承认人是猴变的,这东西就不可能存在了。

而杨任的两只眼睛生出了手,手里又出了眼睛,你只能说造化。手心对很多人而言,有着特别的功效。我以为“眼中有手,手中有眼”其实引述了人的三魂七魄。就是打开了杨任的能力。(应该有更深的内涵)。

“此眼上看天庭,下观地穴,中识人间万事。”杨任借助了人的眼睛进入人的元神。

“上看天庭”就是没出三界。杨任这么被处理,就是道德真君也看到了杨任他未来是姜子牙的麾下大将,而他也是因为姜子牙的死(跳水)而遭此磨难,从而转成姜子牙麾下的大将。正是因为杨任具有这种特异功能,所以他就救了当时整个周朝的兵马。

杨任立起半晌,定省见自己目化奇形,见一道人立在山洞前。杨任问曰:“道长,此处莫非幽冥地界?”

真君曰:“非也。此处乃青峰山紫阳洞,贫道是炼气士清虚道德真君,因见你忠心赤胆,直谏纣王,怜救万民,身遭剜目之灾,贫道怜你阳寿不绝,度你上山,后辅周王成其正道。”

所以在道德真君的眼里,看到杨任的忠心赤胆。忠心赤胆被颂扬为人的道德,而不是一般人说的愚忠。

杨任听罢,拜谢曰:“弟子蒙真君怜救,指引还生,再见人世,此恩此德,何敢有忘!望真君不弃,愿拜为师。”

杨任就在青峰山居住。后只待破瘟阵下山,助子牙成功。有诗曰:
大夫直谏犯非刑,剜目伤心不忍听。
不是真君施妙术,焉能两眼察天庭。

道德真君仙家妙术 杨任眼中手手中眼

上期节目讲:杨任被道德真君救去之后,用了两个仙丹,放在他眼睛里。因为双目被纣王给挖去了。

通常说:眼睛是人的心灵之窗——双目跟人的元神连在一起。挖掉杨任的双目,对应的就是:挖掉姜皇后的双目。而道德真君给了杨任他一双从眼睛里头长出的手,手里面又出了眼睛——同样是对应着姜皇后被炮烙双手的概念。

我觉得前后是这么对应的。我当时跟大家解释过,我说为什么道德真君给了杨任两个仙丹之后,从他的眼睛里长出两只手,而手心各有一只眼睛。

在西方的一些比较低灵的巫术当中,有这东西;有人说在藏传佛教中(我个人不是很清楚)、普通电影里,我们看到有这些; 包括玛雅文化当中好像也有这些东西——画了一只眼睛; 美元上也有,就是在金字塔上画了一只眼睛)。

但是这里说的是一只手心上画了一只眼睛。我当时跟大家解释说,一定有背后的原因,但我不知道是什么,今天才知道是什么:

《山海经》,是中国最早的一本记述地理、历史的书籍,里面讲了一些人、物、神、鬼,包括一些神兽,谈到深目国——“在共工台的东边”,“为人举一手一目”。

在深目国里的人,就是从他的眼框里长出一只手,那只手里面再长了眼睛。平常的时候,他手是举著的。

(编注:清朝《镜花缘》:到了深目国,其人面上无目,高高举著一手,手上生出一只大眼。)

如果你看到深目国的国人,跟描绘杨任的插图是一样的,这是我查到的。当我查到这个东西的时候,我个人意识到:他有可能讲述著道德真君的来处。

道德真君是元始天尊十二门人当中的一个。十二门人他们修行的时间都超过了上千年(广成子修了一千五百年,这是我们后面将知道的)。这里面他没讲道德真君修了多少年,但未来的昊天大帝的十二近臣,应该都是修行一千五百年左右,也就是《山海经》能够触及到的当时地球上以中国那一块土地为中心的人类。

如果我理解得不错的话,道德真君实际他的来处是跟深目国有关的,他是从那个时候修行过来的,走到《封神演义》那个年代,他才会有这样的本事,也有这样的意识,当杨任只剩下眼框的时候,是符合深目国当时人的样子,所以干脆就给他长出了手。

在当时来讲,可以叫“奇形怪状”,你怎么叫都成,如果你去看当时深目国的国人的样子,是跟杨任的素描画完全一样。

而在《山海经》里面解释深目国人的眼睛是这样的:鬼神精怪如果被人眼眶里面的眼睛发出的金光(他是有光芒的)照射的话,会立刻显现出原形。而且眼睛能喷出火。还说:喷出数丈之火,钢铁都能瞬间化为乌有。

我觉得后面就有点故事了,这个故事我们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因为如何想像当时的钢铁(铁我觉得OK,如何想像钢的概念)。钢铁都是现代人们所使用的东西,而不是那个年代的,但如果不是那个年代使用的,那个年代战争是用什么?

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丢失了对很多事情的描述。

我以为这里面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这只眼睛,在《山海经》里纪述说,在他的手臂上的眼睛大概有一寸长(很多画其实是类似的),看起来像黑洞,如果深目国人愿意的话,那怕是高山湖海都能装进这个眼睛里头;如果遇到危险的话,可以把整个身体缩到眼睛里头;而这个眼睛又可以依附在草木、动物之上,甚至可以钻到土里面。书是这么解释的。

所以他这个解释就变成了深目国人的眼睛出现,就是一种生命的造化(我觉得只能讲是一种造化)。而在这个环境中,它可以辨别善、恶,可以与其他生物相沟通。也就是说,他眼睛本身就类似一独立的生命。

而且他讲手心的眼睛可以转到手背来(我没注意到杨任有这个本事),因为跟手的冷热有关系;或者说人们干活要用手,他这手还得忙活;如果需要的时候,可以把自己藏在眼睛里头,而眼睛就可以依附在植物上。也就是说,如果你看到树木上出现一只眼睛的话,那可能就是深目国人。

我们看到一些所谓的神话电影里面,或者现代科技化的电影里面,有过类似的描述。我们回到杨任的角度,我相信朋友就能够理解了。

杨任在后来,包括他去跟瘟神进行搏杀的过程中,确实就像深目国里面的人所使用的功能。

而正是道德真君他生命的本,源自于那个时代,所以他借着杨任双目被挖走,出现这种状况。换句话说,杨任的出现,就把远古时期中国的深目国在经历过大洪水消失后,透过道德真君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又把那一份生命延续过来。那是生命的珍贵之处。

那是生命的一种传递,就像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复古、恢复的概念,把本来已经失去的东西又重新拿回来。而那一份东西(能力)难以解释,被人们称为天才。

比如说,米开朗基罗的老师远远比不上米开朗基罗。所以是一种更替的过程。如果按照我个人的说法,就是:唤醒生命记忆的过程。

我相信很多人看《封神演义》,那些说好听的,说杨任是一种造化,说不好听的,就说这纯粹瞎编!哪儿来的?《山海经》里来的。

“不是真君施妙术,焉能两眼察天庭。”不是道德真君如何,道德真君只不过拿过来他自身自有的生命遗留下来的东西。

子牙休妻 马氏留恶名

不说杨任居此安身。且说纣王诏崇侯虎督造鹿台。此台功成浩瀚,要动无限钱粮,无限人夫,搬运木植、泥土、砖瓦,络绎之苦,不可胜计。各州府县军民,三丁抽二,独丁赴役。有钱者买闲在家,无钱者任劳累死。万民惊恐,日夜不安,男女慌慌,军民嗟怨,家家闭户,逃奔四方。

这一段讲述的就是崇侯虎的邪恶,贪财者、唯利是图者必是恶的。

崇侯虎仗势虐民,可怜老少累死不计其数,皆填鹿台之内。朝歌变乱,逃亡者甚多。

如果把人埋在鹿台里面,就等于把人埋在朝歌城里面、埋在整个大的宫殿里面,所以朝歌就变成了鬼魔之地。我以为表面繁华的一切建立在鬼魂之上,这就注定它的完结。类比的话,就如现今的天安门广场。

不表侯虎监督台工。且说子牙借水遁,回到宋异人庄上,马氏接住:“恭喜大夫,今日回家。”

子牙曰:“我如今不做官了。”

马氏大惊:“为何事来?”

子牙曰:“天子听信妲己之言,起造鹿台,命我督工。我不忍万民遭殃,黎庶有难。是我上一本,天子不行;被我直谏,圣上大怒,把我罢职归田。我想纣王非我之主。娘子,我同你往西岐去,守时待命。我一日时来运至,官居显爵,极品当朝,人臣第一,方不负我心中实学。”

姜子牙知道要等待时辰,他折腾半天是没有用的。他前面干这、干那,没有守时待命,有悖于师父对他的安排。

马氏曰:“你又不是文家出身,不过是江湖一术士,天幸做了下大夫,感天子之德不浅。今命你造台,乃看顾你监工,况钱粮既多,你不管什东西,也赚他些回来。你多大官,也上本谏言,还是你无福,只是个术士的命!”

子牙曰:“娘子,你放心,是这样官,未展我胸中才学,难遂我平生之志。你且收拾行装,打点同我往西岐去。不日官居一品,位列公卿,你授一品夫人,身着霞佩,头带珠冠,荣耀西岐,不枉我出仕一番。”

这样的描绘,讲述的是姜子牙凡心不灭。姜子牙下山就喝酒,第二天娶老婆,第三天……他就是凡心不去。为什么叫凡心不去,他根本修不去(凡心)!他师父跟他说了:你修不成。

所以姜子牙在向老婆描述这些的时候,也是他的真实感受。

马氏笑曰:“子牙,你说的是失时话。现成官你没福做,到去空拳只手去别处寻!这不是折得你胡思乱想,走投无路,舍近求远,尚望官居一品?天子命你监造台工,明明看顾你。你做的是那里清官!如今多少大小官员,都是随时而已。”

子牙曰:“你女人家不知远大。天数有定,迟早有期,各自有主。你与我同到西岐,自有下落。一日时来,富贵自是不浅。”

所以这事到哪儿都说不通,放着现成的官你不做,你到西岐,而西岐的周文王被扣在朝歌,西岐是商朝的附属国,你放着祖宗国的大官不做,你跑附属国去做一品,你蒙我——现在谁都得这么想,你怎么听都是这么回事。

所以这对现代人都有借鉴之处。定数就是定数,天数就是天数。所以他这里讲:“天数有定,迟早有期,各自有主。”一句话:不是人说了算的。所以无神论、进化论是胡说,现在科学的一切就是自我的欺骗。

我不是否定科学,而是痛斥那些视科学为至上者,反过来污辱自己。现在传道士都说:我是中共中央党校毕业的硕士生。你能听他传道吗?

今天在国内烧十字架,你现在在美国做传道士,说自己是中共中央党校毕业的。你说他怎么去写他的履历?用这个名头去招呼别人,你说他是有神论还是无神论?

马氏曰:“姜子牙,我和你缘夫妻,分只到的如此。我生长朝歌,决不佳他乡外国去。从今说过,你行你的,我干我的,再无他说!”

子牙曰:“娘子错说了。嫁鸡怎不逐鸡飞,夫妻岂有分离之理!”

马氏曰:“妾身原是朝歌女子,那里去离乡背井。子牙,你从实些,写一纸休书与我,各自投生。我决不去!”

子牙曰:“娘子随我去好!一日身荣,无边富贵。”

这一段与其说马氏有眼不识珠,不如说作者在跟大家描绘著、阐述著姜子牙根本无法修成,他只是人中之豪杰而已,就是人中仙。人中仙不是真正的神仙。

马氏曰:“我的命只合如此,也受不起大福分。你自去做一品显官,我在此受些穷苦。你再娶一房有福的夫人罢。”

子牙曰:“你不要后悔!”

马氏曰:“是我造化低,决不后悔!”

子牙点头叹曰:“你小看了我!既嫁与我为妻,怎不随我去。必定要你同行!”

姜子牙也可能比较善良,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时间没到,他就搬不过来。他会土遁、水遁,但他搬不过来未来时间他成为一品大臣时的那些财富。所以天大的本事,在人的层面也不过如此。

马氏大怒:“姜子牙!你好,就与你好开交;如要不肯,我与父兄说知,同你进朝歌见天子,也讲一个明白!”

夫妻二人正在此斗口,有宋异人同妻孙氏来劝子牙曰:“贤弟,当时这一件事是我作的。弟妇既不同你去,就写下一字与他。贤弟乃奇男子,岂无佳配,何必苦苦留恋他。常言道;‘心去意难留。’勉强终非是好结果。”

你看!前后这事都是宋异人出的主意。如果从命理上说,宋异人就是来毁姜子牙的,宋异人提供的一切条件,促成了姜子牙凡心不灭、凡心不去所带来的客观结果。它是相辅相成配在一起的。宋异人有财,又冲着是自己的兄弟。

子牙曰:“长兄、嫂在上;马氏随我一场,不曾受用一些,我心不忍离他;他倒有离我之心。长兄分付,我就写休书与他。”

这一段故事写得很细,在阐述著马氏、姜子牙跟宋异人三人。姜子牙的老婆是短视之人,只见眼前利,她对人的生命没有任何认识;宋异人起码意识到姜子牙不一般(姜子牙能捉妖捉鬼),但是马氏嘲笑他是个术士。

宋异人不嘲笑姜子牙,但是宋异人的出现,造成了姜子牙凡心不去的特点,在他身上展现。而姜子牙就是个修不成的,表现中兑现了他师父对他下的定论。

子牙写了休书拿在手中,“娘子,书在我手中,夫妻还是团圆的。你接了比书,再不能完聚了!”

马氏伸手接书,全无半毫顾恋之心。子牙叹曰:“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由自可,最毒妇人心!”

这意思是说:比青竹蛇和黄蜂还狠(毒)的就是女人的心。是有这么个说法,它用在这里,其实现在所谓的统计学当中也讲:夫妻两人离婚,对男人的打击程度远远胜过对女人的打击。

马氏收拾回家,改节去了。不题。

弃却朝歌远市尘 法施土遁救民生

子牙打点起行,作辞宋异人、嫂嫂孙氏:“姜尚蒙兄嫂看顾提携,不期有今日之别!”

异人治酒与姜子牙饯行,饮罢,远送一程,因问曰:“贤弟往那里?”

子牙曰:“小弟别兄往西岐做些事业。”

异人曰:“倘贤弟得意时,可寄一音,使我也放心。”

二人洒泪而别:
异人送别在长途,两下分离心思孤。
只为金兰思义重,几回搔首意踟蹰。

话说子牙离了宋家庄,取路往孟津,过了黄河,径往渑池县,往临潼关来。只见一起朝歌逃走百姓,有七八百黎民,父携子哭,弟为兄悲,夫妻泪落,男女悲哭之声,纷纷载道。子牙见而问曰:“你们是朝歌的民?”

内中也有认的是姜子牙,众民叫曰:“姜老爷!我等是朝歌民。因为纣王起造鹿台,命崇侯虎监督。那天杀的奸臣,三丁抽二,独丁赴役,有钱者买闲在家,累死数万人夫,尸填鹿台之下,昼夜无息。我等经不得这样苦楚,故此逃出五关。不期总兵张老爷不放我们出关。若是拿将回去,死于非命,故此伤心啼哭。”

子牙曰:“你们不必如此,待我去见张总兵,替你们说个人情,放你们出关。”

这里反映出姜子牙的单纯。他这样的做法,对应他当时在朝歌里纣王要杀他,他就跑。

众人谢曰:“这是老爷天恩,普施甘露,枯骨重生!”

子牙把行囊与众人看守,独自前往张总兵府来。家人问曰:“那里来的?”

子牙曰:“烦你通报,商都下大夫姜尚来拜你总兵。”

门上人来报:“启老爷:商都下大夫姜尚来拜。”

张凤想:“下大夫姜尚来拜,他是文官,我乃武官;他近朝廷,我居关隘,百事有烦他。”急命左右请进。

子牙道家打扮,不着公服,径往里面,见张凤。凤一见子牙道服而来,便坐而问曰:“来者何人?”

子牙曰:“吾乃下大夫姜尚是也。”

凤问曰:“大夫何为道服而来?”

子牙答曰:“卑职此来,不为别事,单为众民苦切。天子不明,听妲己之言,广施土木之工,兴造鹿台,命崇侯虎督工。岂意彼陷虐万民,贪图贿赂,罔惜民力。况四方兵未息肩,上天示儆,水旱不均,民不聊生,天下失望,黎庶遭殃,可怜累死车民填于台内。

“累死车民填于台内”,后来,对应着周文王去建灵台。

周文王建灵台,结果挖出尸骨,周文王就不干了,说:干脆我灵台不建了,我不能让无辜的尸骨暴露于光天之下。后来有人劝他,文王需要灵台去展示他演绎出来的《周易》,所以就把挖出来的尸骨盛装打点给供在高处。

这是前后对应的——生与死、对死者尊重——纣王在建鹿台的时候是把人杀了、崇侯虎累死了人埋在里头。何为人?何为妖?何为妖魔鬼怪统治的环境?这是对应的。

荒淫无度,奸臣蛊惑天子,狐媚巧闭圣聪。命我督造鹿台。我怎肯欺君误国,害民伤财,因此直谏。天子不听,反欲加刑于我。我本当以一死以报爵禄之恩;奈尚天数未尽,蒙恩赦宥,放归故乡,因此行到了贵治。偶见许多百姓,携男拽女,扶老搀幼,悲号苦楚,甚是伤情。如若执回,又惧炮烙、虿盆,惨刑恶法,残缺肢体,骨粉魂消,可怜民死无辜,怨魂怀屈。今尚观之,心寔可怜,故不辞愧面,奉谒台颜,恳求赐众民出关,黎庶从死而之生,将军真天高海阔之恩,实上天好生之德。”

张凤听罢大怒,言曰:“汝乃江湖术士,一旦富贵,不思报本于君恩,反以巧言而惑我。况逃民不忠,若听汝言,亦陷我于不义。我受命执掌关隘,自宜尽臣子之节,逃民玩法,不守国规,宜当拿解于朝歌。自思只是不放过此关,彼自然回国,我已自存一线之生路矣。若论国法,连汝并解回朝,以正国典。奈吾初会,暂且姑免。”喝两边:“把姜尚叉将出去。”

众人一声喝,把子牙推将出来。子牙满面羞愧。众民见子牙回来,问曰:“姜老爷,张老爷可放我等出关?”

子牙曰:“张总兵连我也要拿进朝歌城去。是我说过了。”

你就可以想像姜子牙很幼稚,可是他表现出正常人应该有的样子;但是他又知道撒谎了,他明明借水遁跑了嘛!这在一般世俗人的眼中看,就是个没用的人。

众人听罢,齐声叫苦。七八百黎民号啕痛哭,哀声彻野。子牙看见不忍。子牙曰:“你们众民不必啼哭,我送你们出五关去。”

有等不知事的黎民,闻知此语,只说宽慰他,乃曰:“老爷也不出去,怎生救我们?”

内中有知道的,哀求曰:“老爷若肯救援,便是再生之恩!”

子牙道:“你们要由五关者,到黄昏时候,我叫你等闭眼,你等就闭眼。若听得耳内风响,不要睁眼。开了眼时,跌出脑子来,不要怨我。”

众人应承了。子牙到一更时候,望昆仑山拜罢,口中念念有词,一声响。这一会,子牙土遁救出万民。众人只听得风声飒飒,不一会,四百里之程出了临潼关、潼关、穿云关、界牌关、汜水关,到金鸡岭,子牙收了土遁,众民落地。

子牙曰:“众人开眼!”

众人睁开了眼。子牙曰:“此处就是汜水关外金鸡岭,乃西岐州地方。你们好好去罢!”

众人叩头谢曰:“老爷,天垂甘露,普救群生,此恩此德,何日能报!”众人拜别。不题。

这里讲的:要闭上眼睛。这都跟眼睛有关,人的眼睛通了人的心灵,人的眼睛同样通了人的元神。

人的思想、意念,人的一切是跟肉身同在的,当与肉身同在的时候,你必然会受“地心引力”的控制(我们用现在的词说)。你没有修行过、没炼过,你根本动不了。

但是反过来,当你闭上眼睛,类似障眼法——就是让人尽可能不要去动念,不要有思想。当你没有人的思想观念,失去你身体本身所拥有的人的特点,你不知道发生什么的时候,有本事的人就可以在功能的范围内,控制你依附于你元神的另外一面。

所以也就出现了一闭眼睛一下子就过了五关,直接来到了西岐城。

且说子牙往溪隐迹。有诗为证:
弃却朝歌远市尘,法施土遁救民生。
闲居渭水垂竿待,只等风云际会缘。
武吉灾殃为引道,飞熊梦兆主求贤。
八十才逢明圣主,方立周朝八百年。

姜子牙从山上下来,他等了八年就见到了周文王。这里是讲姜子牙出事之后一直隐遁磻溪的整个故事。

武吉是姜子牙的徒弟。出现了武吉,才跟周文王接洽上。后面会讲到那儿。

周文王七年的羑里之灾(被囚)创造了《周易》之后,返回西岐。在西岐,他用《周易》来管理整个国家。“画地为牢”源自于周文王。透过《周易》他能计算人的生死、能够知道人的去向。那任何人,包括杀人犯(武吉是杀人犯)都不敢逃匿,因为知道逃到哪儿都跑不了——周文王坐在家里掐指一算就知道了。

周文王后来在梦中梦到飞熊扑面而来,惊醒了。他问散宜生。散宜生说:“大王!好啊!真的有‘帅’而来。”

你看看,散宜生表现出来的可不是羡慕、妒嫉、恨。散宜生是在姜子牙出现之前周文王身边的一等大臣,所有天文、地理相关的东西,周文王都要跟他商量。但散宜生却说会有真正辅佐大王称霸天下的人出现。他没说是他自己。

很有趣的:姜子牙拜帅,这个仪式应该怎么做?没人会!散宜生会。这就是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这就是姜子牙的去处。

伯邑考救父心切失大义

话说众民等待天明,果是西岐地界。

土遁都得通过晚上飞的。当你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这一面的物质一切,当你闭上眼睛的时候,你感悟的是茶香、能体会到花草本身固有的生命内在东西。

当然,有的人睁着眼睛也会体会到。他不会注重这面的形体,但大多数人会注重这一面的诱惑和形体。当一注重肉身与肉身同样的东西的时候,他就飞不起来了。地心引力就产生作用了。

闭上眼睛,你的身体跟你的元神(三魂七魄)能接上;睁开眼睛,只跟自己的思想、观念接上。

过了金鸡岭,便是首阳山;走过燕山,又过了白柳村,前至西岐山;过了七十里,至西岐城。

众民进城,观看景物;民丰物阜,行人让路,老幼不欺,市井谦和,真乃尧天舜日,别是一番风景。众民作一手本,投递上大夫府。散宜生接着手本。

翌日伯邑考传命:“既朝歌逃民因纣王失政,来归吾土,无妻者给银与他娶妻。又与银子,令众人僦居安处。鳏寡孤独者在三济仓造名,自领口粮。”宜生领命。

邑考曰:“父王囚羑里七年,孤欲自往朝歌,代父赎罪。卿等意下如何?”

这七八百朝歌的民众被姜子牙救了,进了西岐,伯邑考就按照父亲说的好好待他们,他体会到纣王的阴邪,自然想到自己的父亲。他是长子嘛!想以子赎罪,能够把父亲换回来。事情就这么着的——一环套一环——难解其中的因由。

我以为朋友能够去体会: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沉默是金,智者无语的味道。当你能够做到的时候,你没有苦难;当你做不到的时候,你的好与不好的事情都是麻烦。但没有什么对,没有什么错,生命就是这么来的。

不可能要求所有的人都是修行的人,也不可能要求所有的人都是明白的人。姜子牙是明白、聪明、糊涂?很难说。他在他的境界有他境界的表现,所以不要讲别人对、错,只讲生命善、恶。

在姜子牙而言,他做了一件善良的事情(法施土遁救民生),但是却让伯邑考自投罗网死了。可是伯邑考的自投罗网,又是在更大的环境中来透显狐狸妲己的阴邪、下贱、流氓,和人自身的珍贵,以及能被后人知道的这一种文化。

伯邑考的出现,就告诉今天有肉身的人,每一个人都可以圣洁到这份儿上……

散宜生奏曰:“臣启公子!主公临别之言,七年之厄已满,灾完难足,自然归国。不得造次,有违主公临别之言。

你只要能够与你的元神沟通——你的元神突破了时间,知道自己轮回转生曾经的过去——你就是“天才”,肯定很多事情你都知道,你将突破欲望对你自己的诱惑和困扰。

“战胜自己”这话都是在欲望中说的话。真正明白的人不用战胜自己,其实就是用自己的元神去看待自己的肉身,那肉身的欲望就消失了诱惑力。

但不是说你就不能在这儿生活,不是说你不能去欣赏你本该欣赏的一切。那周文王不也有九十九个孩子!他也是一个一个生的。只是人不会为了身体的刺激去浪荡、作贱自己……没有什么对、错,我们讲的是道理。

如果懂得这样一种(天)上、(地)下关联的关系,自然会尊重肉体产生的关系(代代相传)……父母给予你身体,你本该敬重父母,没有父母的话,就没有你。实际真实的生命也是依附于你父母与你之间的相互关联,借助婚姻的过程,你才有机会托生到他们家。

如公子于心不安,可差一士卒前去问安,亦不失为子之道。何必自驰鞍马,身临险地哉。”

伯邑考叹曰:“父王有难,七载禁于异乡,举目无亲。为人子者,于心何忍。所谓立国立家,徒为虚设,要我等九十九子何用!我自带祖遗三件宝贝,往朝歌进贡,以赎父罪。”

伯邑考此去,不知吉凶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