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波尔布特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四部分 亚洲的共产主义:在再教育与大屠杀之间(119) 作者:让-路易斯‧马格林 译者:言纯均

典型的暴君

斯大林和毛泽东留下了很深的个人印记,以至于他们的死带来了相当大的变化,尤其是在镇压的规模和范围上。那波尔布特又怎么样呢?这个本名叫沙洛特绍的人自始至终都存在于柬埔寨共产主义的历史中,不提他而谈及共产主义,是不可能的。他的性格中可察觉的特征与其政权最血腥的暴行有关,也是毋庸质疑的。他遥远的过去非常复杂。他试图树立起来一个革命传奇来取代自己的过去。两者几无相似之处。他有一个姐姐和堂姐,她们是莫尼旺国王的舞女和嫔妃。他还有一个哥哥,在宫廷为官,直到1975年。他自己的部分童年就是在这个古老君主国的核心圈子里度过的。人们可以很容易地想像到由此产生的内疚感以及随之产生的摧毁旧世界的愿望。波尔布特似已更深地陷入另类现实中,也许是因为他不能甘心接受自己的经历。作为一名共产党干部(apparatchik),他从小就野心勃勃,更多是面对家里的小群体的时候,而不是在面对人群的时候。他于1963年开始在丛林营地或废弃的金边的秘密藏身处与世隔绝地生活。这些地方,甚至在今天也鲜为人知。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似乎变得越来越偏执。即使他是无所不能的,每个前来听从他的命令的人也会被搜身。他不断地从一个住处搬到另一个住处,怀疑他的厨师企图毒死他,并曾处决了那些“犯有”导致停电罪的电工。

1978年8月,在他与瑞典电视台一名记者的对话中,他的着魔显而易见:

“阁下能否向观众说明,您认为过去三年半里什么是民主柬埔寨最大的成就?”

“我们最大的成就……是挫败了所有的阴谋和共谋、破坏活动、政变企图以及敌视政权的各类敌人所实施的一切其它侵略行为。”

这肯定被视为无意中极大地承认了该政权的失败。

波尔布特毫无疑问具有两面性。从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他经常被描述为一个敏感而胆小的人,爱读法国诗歌、受到其学生的广泛喜爱,并且是一名热心和热情的革命宣传者。但作为一名政客,他逮捕了他的一些老战友,其中包括几个曾经相信自己是其密友的人。他从未回答过他们的请求信,却授权对他们动用可能最严重的酷刑,并最终将他们杀死。他溃败后在1981年一次干部研讨会上的“赎罪”演说,成为伪善的典型:

他说,他知道,国内很多人都恨他,相信他应对那些杀戮负责。他说,他知道很多人都死了。在这么说时,他差点失控痛哭起来。他说他必须承担责任,因为他的政策太左了,因为他没有适当地掌握所发生事件的动态。他说,自己就像一座房子里的主人,不知道孩子们在做什么,而且他太信任人了……他们会告诉他不真实的事情,告诉他,一切都很好,但这个人或那个人是叛徒。最后,他们成了真正的叛徒。主要问题是由越南人组成的干部。

另一份发人深省的证词是由他最年长的一位同事、他的连襟英萨利所提供的。英萨利后来指责他狂妄自大:“波尔布特认为,在军事和经济事务、卫生、歌曲创作、音乐和舞蹈、烹饪、时尚方面以及其它一切事情上,甚至是撒谎的艺术上,自己都是无与伦比的天才。波尔布特认为,他高于整个星球上其他所有人。他是地球上的神。”这幅肖像与斯大林的某些肖像有着显著的相似之处。这难道仅仅是个巧合?(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