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归属感和抗共的决心 中共让香港人明白了什么?

慧月瞰今昔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15日讯】大家好,欢迎观看慧月瞰今昔。

自从备受争议的“港版国安法”开始实施以来,香港人的人权状况的确严峻了不少。这两天我在网络上读到一篇香港人的自述,很真实也很真诚,我觉得很能代表相当一部分香港人的想法,所以跟大家分享出来。

这位香港人原本是很自豪地自我认同是一个中国人的,他口中所说的中国人是指和中国大陆人一样,一种特别荣誉的身份认同感。但是近两年来香港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让他的思想发生了彻底转变,对中共政权极度失望、厌恶,乃至现在的抵制。


他在描述自己原先的思想状态时是这么说的:零八年汶川地震,当时已是高中生的我,把那个月的午饭钱和部分“利是”钱,合共过千元,就这样捐了出来,那个月的午餐,就是吃面包,太饿了就加几颗肉丸子。同年北京奥运开幕,在电视机前,看着大脚板烟火,李宁飞天点圣火,林妙可唱歌,一片繁华盛世,那一刻我承认我由衷起了股中国人的自豪和热血感,开始幻想中国会变得愈来愈富强,愈来愈自由。那时是我对身份认同最高峰的一刻。

上述描述让我深深感到,原本香港人和台湾人对于有着同宗同族、同一祖先,又地大物博的中华大地是有一种特殊情怀和归属感的,毕竟家就是家。在被英联邦统治的几十年里,虽然也没受什么委屈,经济还遥遥领先,却总归是别人的殖民地。但是身体里流淌著的华裔血液,或者说内心的民族感,让他们在潜意识里或多或少都有着有朝一日能认祖归宗的期待和向往,所以会对那片土地上的成就感到自豪,灾难感到同情。

原本令人感动的这一厢情怀,岂料却因为中共付诸东流。中华大地早已不是承载了五千年文化的中国了,自从中共窃取政权以来,生灵涂炭,却用各种谎言对内麻痹洗脑国人,对外掩人耳目。那个家已经易主,被坏人把持。香港人感受过自由的美好,现在已打破憧憬,更加认清中共的残暴了。

这位香港人在后面描述正是这样:一四年雨伞运动,我吃了人生第一颗催泪弹,和去年的反送中,二百万游行,多场示威,政府无意解决民愤,任用警察暴力打压,数之不尽的抗争者被伤残的伤残,死的死,六七千个年轻人被自杀、被失踪。大量不知事情真相的大陆人却说尽各种冷血凉薄的话,告诉他真相也拒绝接受,一味粗言秽语人身攻击嘲讽辱骂,完全不愿了解香港年轻人为何要拼著性命争取应有却被蚕食掠走的东西,说自己只追求岁月静好,不像香港愤青搞暴乱。难道他们不知道香港年轻人也可以这样驼鸟般麻木盲目地过日子,那为何要站出来?因为他们追求的是生活,而不是生存。接着在脸书、推特搬弄是非分化港台国际。这大半年,我对大陆人的厌恶最深,对大陆基本绝望。

他还说:其实香港年轻人很多都是在去年反送中开始彻底觉醒,有些在运动之前还是周末上深圳吃喝玩乐,真真正正岁月静好,至少我是这样。去年年初,我还常跟朋友到深圳吃烤鱼吃海底捞唱卡啦ok,自己一个人也不时到深圳书店看书喝咖啡,到平民小店吃碗米线或者吃沙县小吃,甚至有打算报名旅行团到大陆不同城市旅游,当然现在已想都不去想了。我觉得要同化香港人,其实只要继续温水煮蛙,香港年轻一代认同中国人身份,指日可待,怪只怪太急于求成。

看到这里,我只觉得感慨,大陆一线城市的表面经济繁荣和花花世界确实迷惑了不少人。没有经历过中共政治运动的年轻人是很难想像那种恐怖、高压和残酷。所以并非像这位朋友所说的中共太急于求成,而是中共本性如此,迫于在国际社会装门面,以及英联邦国家的关注,才一直佯装着,强忍着不敢过分暴露,如今只是本色出演,露出真面目罢了。

国安法后 港人处境如何

香港人逐渐醒了,中共的魔爪却步步进逼。最近,香港高中课程通识教科书按教育局建议,删除香港奉行“三权分立”的内容,这对于每况愈下的香港来说,无疑又是一次逆历史潮流的倒退。教育局长和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纷纷表示,香港并非奉行“三权分立”。中共驻港机构中联办和国务院港澳办9月7日发表声明进一步指明,“三权分立”在香港“从未存在过”,香港政治体制是属于“三权分置、行政主导”,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等“所有权力均来自中央授权”,指责提倡“三权分立”的人是想令香港脱离中共的管治。

中共为什么要对三权分立开刀,因为三权分立意味着司法独立,行政权不能凌驾司法权,这一点让中共不安,它对香港要全面控制,法律界不能独立运作。说白了,他要谁有罪这个人必须有罪,不能有误,法律要服务于党的需求。这么多年三权分立让他们难管治香港,影响他们的“全面管治权”。如今就是赤裸裸地否认,明目张胆地要强行掌控香港。

那么,中共强推的港版国安法实施以后,香港人的处境如何呢?自从今年的港版国安法实施以来,港人的人权状况往往都会成为关注的热点。尤其是国安法中一些令人瞠目结舌、啼笑皆非的条文,究竟会如何执行,当然也成了看点,或者说是招致进一步国际制裁的依据。可以说,也正因为此,中共现在对香港人的打压还是收敛著的,其实很多可怕的事情是在暗地里做的。虽然外界觉得中共他们已经放开了手,非常过分了,但对中共来说,可能只是热了个身,还没有大打出手呢。

近期特别受关注的是一名12岁女孩被香港警察粗暴抓捕的视频,引发广泛谴责。在社交媒体和香港媒体上广泛分享的一段视频显示,一名女孩看见全副武装的警察,惊慌逃跑。却被一名警察粗暴扑倒在地,与此同时,另有几名警察加入,将女孩按在地上。

女孩的家人说她与20岁的哥哥一起外出购买用品,在面对全副武装的警察时,她感到害怕而跑开。警方称,在截停搜查相关集结者时看到该女孩突然拔足逃跑,觉得可疑。有批评说,在正常国家,男警在拘捕女童时应避免过分身体接触,但类似的拖拉、扑倒画面自去年至今已非第一次发生。

就在最近,9月6日的抗议活动中,香港警方一次就拘捕了近300人。这一天本应是香港四年一度的立法会选举的日子,但是港府以防疫为名推迟选举,并把原为投票站的场地用作全民检测。众多港人不顾禁令以及港版国安法实施后的恐怖气氛,走上街头抗议港版国安法,抗议立法选举延后,抗议当局推出健康码。

不仅如此,上个月,12名因参与去年反送中运动被拘捕的香港青年,试图偷渡到台湾以寻求政治庇护。途中却被广东海警拘捕,目前在深圳盐田看守所拘留超过两星期。媒体报导说,12名香港青年一直被拒绝与律师会面,甚至有可能被控最高刑罚为终身监禁的“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有香港区议员及网民分别发起本地及白宫的联署,要求中国立即交回12名被拘留的香港青年,以免他们受酷刑对待并得到公平审讯的基本权利。而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却说,这些港人将依照中国大陆的法律处理。

中共的确在香港制造出一种恐怖氛围和压力,意图产生寒蝉效应,吓退那些想要抗争的人,杀一儆百。这样的打压伎俩在中国大陆已经被运用得炉火纯青,现在输出到了香港。一个12岁的女孩,面对全副武装的警察问询,加之曾经耳闻目睹的暴力镇压和被失踪案例,肯定是害怕恐慌的。仅这一点,港警在儿童心里留下的阴影,就已经是对港人的极大侵犯了。

失踪港人去哪儿了?

节目一开始跟大家分享的一位港人的内心自述中,提到了大量失踪的香港年轻人。他们到底处境如何了呢?

现在,港府要在香港搞全民健康检测,参与人数远远不如预期的500万人,截至9月10日仅130万人参与。香港民意研究所8月21日公布一项网上民意调查显示,有76%的受访者反对推行“港版健康码”,支持的只有15%。虽然很多港人可能是出于对港府的不满情绪,或者是港府讨好中共的反感而拒绝检测,也可能是许多港人担心自己的检测结果以及个人健康数据的“被送中”,落入中共手里。不过这样的做法确实是明智的,因为一旦健康数据落入中共手中,你很难知道中共会用这些信息做些什么。

旅美前大陆企业家于溟向大纪元提供了一段最新的调查密录视频。大陆医院里一名接受肝移植的老妇说,去年等待一周,花了40万人民币完成手术,无意间还透露去年的器官供体“可多了”。还说,“得是健康人的器官,这个医生才能给你换的。”

经他调查发现,去年尤其从中共镇压香港以来,大陆医院器官供体“肝脏、肾脏和其它这些器官来源是非常多的”。于溟说,“我们调查发现,去年尤其是从中共镇压香港以来,就是说香港也失踪了那么多人,然后去年这些器官很多,你想想这都是从哪来的呢?”今年“南医大”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团队,对一中共肺炎病例进行了双肺移植手术。言明器官来自广东,“还有另外几起手术的报导,都是从广东拿到器官的。”

自香港反送中抗争以来,超过9000名港人被捕,失踪无数。去年11月,英国《太阳报》发布一段影片显示,一群年轻抗争者被双手反绑押上港铁列车。与此同时,在Facebook和Twitter也疯传多段类似影片,外界忧心这些香港年轻人恐怕被押送到中国境内的集中营。

于溟在采访中表示,“香港人去年失踪了那么多人,中共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这些人都在哪?有很多视频显示,这些人给拉到大陆去了。”他猜测,“中共官方报导有几例的器官来源,是从广东那边来的,你想想那真的是不是就有可能,是从香港人这边失踪的一些孩子、学生们身上拿到的呢?”

这个问题让人感到不寒而栗。几年前站出来公开发声指证中共活摘器官的前乌鲁木齐医师安华就曾披露,很多人以为强摘器官只会针对特定族群,如法轮功、维吾尔族人,但这是对共产党缺乏清楚认识。若追踪中国失踪人口,会发现涉及器官摘取是很普遍现象。

他表示,中共在混乱中滋生、在独裁中壮大,在和平中死亡。为了不死,中共会不惜一切维持混乱,即使是和平、非战争时期,中共仍持续制造所谓的“国家敌人”。他还公开指责中共是“恶魔”,“甚至比魔鬼还坏”。

一个又一个现实打击,让中共的本性这次真正暴露在香港人和全世界人面前,原本用掩盖和谎言伪装,欺骗了太多的人。国安法以及对香港人的各种镇压,让香港人亲身体会到中共的邪恶,认清中共本质。这一代人用血泪为代价得来的清醒认知,深切的期望最后能换来未来香港人真正的自由和法治。香港人加油!

中国人更要加油,面对严酷的言论打压、自由的紧缩,不能再逆来顺受,与全世界合力清理中共这个魔鬼,中共垮台将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好,今天慧月就跟您分享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