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最好的时代和最坏的时代

Mark Hendrickson撰文/秋生编译

查尔斯·狄更斯在《双城记》中有句话很有名,说的是当今的时代,既是最好的,也是最坏的,用于今天很恰当。也许在这个良莠不齐的不完美的世界里,从某种程度上讲,事情总是这样。杯子是一半空呢,还是一半满呢?

美国纳斯达克市场创下了历史新高。标准普尔指数距离历史高点也仅一步之遥。这意味着对我们国家未来的前景持乐观态度,但是黄金价格也创下了历史新高。不断上涨的金价反映了人们对我们国家货币的悲观情绪,进一步讲,也可能是对我们国家自身的悲观情绪。

这是一个价值6千4百万美元的问题:难道股票市场对2021年的全球疫情后的好时代为我们做了准确的预测了吗?或者,这些浮夸的数字只不过是山姆大叔和美联储为了应对全球疫情引发的经济放缓而打开了财政和货币的闸门所造成的一时兴奋?

黄金价格飙升的原因更为明显,也更为众多。黄金往往反映出人们对一个社会的经济可行性、社会以及(或者)政治稳定、地缘政治安全的担忧。下面是目前在我们头顶盘旋的几朵乌云:

1. 中共病毒导致的全球瘟疫。那还用多说吗?

2. 上述凭空创造的数万亿美元用来提振经济,这表明财政责任和货币约束已经支离破碎。

3. 美国城市法律和秩序的崩溃。最初的抗议,甚至于骚乱,后来演变成了全面的暴动。

市政府陷入瘫痪,让无辜的市民和他们的企业面临遭受伤害的风险。政治“领袖们”表现出缺乏意愿来履行政府的主要职能,即保障人民的安全。有一份报导(这可能是真的吗?)说警方向明尼阿波利斯第三分局的居民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让他们“做好准备”被抢劫并按照行凶者的吩咐去做。

4. 相当比例的年轻美国人走上了不祥的弯路。在20世纪60年代末,我们这一代人抗议过,偶尔也会发生骚乱。主要的不满是越南战争、种族不平等、贫穷和污染。自那时以来的半个世纪里,在对付这四个敌人方面取得了显著的进展。

虽然没有被消除,但今天世界上的战争减少了,在亚洲国家的无法胜利的战争中失去生命的美国人也减少了。污染已大幅减少。贫困问题也是如此:国内和国外的贫困问题都有所减少。尽管种族主义远未绝迹,但美国黑人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在经济、社会和政治方面取得了显著的进步。

可悲的是,我想说,伤天害理的是,安提法(Antifa)和他们的同类对这些进步视而不见。他们没有在来之不易的进步基础上继续发展,而是忽视了这一点,并与异己的意识形态结盟。他们不是在我们的成功基础上继续建设,而是试图撕裂我们的社会,理由是我们还没有达到完美于是就犯了“罪”。

5. 对至关重要的2020年总统选举的公正性的合理担忧。两党都怀疑对方准备窃取选票,邮寄选票被证明是非常有问题的,因此增加了选举后冲突和骚乱的可能性。

6. 白宫可能会有一个傀儡。乔·拜登,这个可怜人,多次显示出智力严重衰退的迹象。这就提出了一个不祥的问题:操纵他的幕后操纵者是谁?民主党推选一位不健康的候选人,这一玩世不恭的举动显示了对美国人民和代议制政府的诚信的蔑视。

7. 与中国日益紧张的关系。我们不能不承认,我们正处于一场与中共势力的冷战之中。多年来中共一直对我们发动战略战争,现在我们终于有了一位反击的总统。但是这给我们带来了两种令人不安的可能性:如果唐纳德·川普总统赢得连任,紧张局势和冲突的风险将上升。如果川普输了,民主党人很可能会沉迷于彻底改造我们的经济,而没有时间或兴趣来反击中共五花八门的侵略。

8. 我们联邦体系的持续衰退。几个月前,我写过一篇关于避难城市破坏联邦制的文章。如今,联邦制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使用联邦资金救助破产的州政府。与山姆大叔不同,州政府没有中央银行来印钞以弥补赤字。因此,他们要么破产,要么得到联邦纳税人的救助。对于那些生活在财政状况良好的州的美国人来说,指望他们救助挥霍无度的州政府是不公平的。

当然,佩洛西、舒默等人从未真正关心过公平。(《华尔街日报》刚刚曝光了他们在高税收的蓝州为最富有的公民争取税收减免的努力,让人尴尬。)佩洛西/舒默的小集团真正拥有的是对权力永不满足的欲望。因此,他们会玩世不恭地以疫情为借口,试图向破产州的进步主义盟友输送数十亿美元的救助资金。

在这些趋势和条件的背景下,很容易理解为什么黄金价格一直在飙升。在这样的时刻,记住黎明前最黑暗是很有帮助的。当然,我们不知道最黑暗的时刻是否已经来临,或者黑暗的日子是否还在前面。

不可否认的是,今天我们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但未来是光明的,充满了各种可能。让我们记住J·P·摩根、沃伦·巴菲特等人曾经告诫我们记住的爱国信念:“绝对不要做空美利坚合众国。”前方的道路充满了挑战,但是如果我们怀着信念、勇气、决心和毅力前进,我们就会赢。

原文The Best of Times, the Worst of Time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马克·亨德里克森(Mark Hendrickson),经济学家,最近刚刚从格罗夫城市学院退休,目前仍在该校信仰与自由研究所担任研究员,从事经济与社会政策研究。

本文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