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蓬佩奥的演讲与“中国共产党亡”

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加州尼克松图书馆前,发表了题为“共产中国和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讲。这个演讲是美国重组国际反共联盟、最后在地球上铲除中共的“灭共宣言”。

美国的决心

蓬佩奥说:“川普总统非常明确地表示,我们需要一个战略,保护美国经济,还有我们的生活方式。自由世界必须战胜(中共)这个新暴政。”

也就是说,美国政府已经认识到,在上世纪80-90年代苏联共产党这个“旧暴政”被打倒后,21世纪的今天,中共这个“新暴政”已成为美国乃至整个自由世界最大的威胁。

中共“新暴政”给全人类带来的最大一场灾难,就是2020年中共人祸导致的大瘟疫全球大流行。

由于中共隐瞒疫情、散布假消息、打压讲真话者、听任病毒携带者从武汉飞往世界各国等,致使瘟疫从武汉传遍全世界。至8月7日,全球189个国家,1944万人感染,72万人死亡。据伊朗总统鲁哈尼讲,伊朗有2500万人感染。鉴于伊朗总统的这个说法,加上中共的数据都是假的,全球实际感染和死亡人数肯定更多。

美国507万人感染,16万人死亡。这是二战以来美国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场浩劫大难。

更恶劣的是,中共死不认错,到处“甩锅”,到处惹祸,美国已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

6月18日,川普总统在推文中写道,美国“保留与中共完全脱钩的政策选择”。

6月24日至7月23日,一个月内,美国3位重量级官员——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奥布莱恩、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雷、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相继就“中共问题”发表重磅演讲,阐明中共对美国和全球的威胁,以及美国的“灭共战略”。

蓬佩奥接连讲了6个“我有信心”,表明美国“灭共”的意志和决心坚定不移。

美国的角色

蓬佩奥说:“从中共手中确保我们的自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使命,而美国处于领导这个使命的最佳位置。”

也就是说,美国是这场全球灭共大战的领导者。川普总统多次讲:“在美国,我们不崇拜政府,我们崇拜神。”在美国的所有货币上,无论纸币,还是硬币,都印有:IN GOD WE TRUST(我们信仰神)。美国国会曾专门通过一项法律,将这句话宣布为“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家格言”。正是在神的指引下,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也成了全人类自由与尊严的捍卫者。

当年,里根总统,秉承昭昭天命,带领自由世界解体了苏联共产党,促使苏联东欧各国共产党政权全部垮台。今天,川普总统,再次秉承昭昭天命,担负起最后从地球上铲除共产暴政的伟大历史使命。

美国的原则

蓬佩奥指出:对中共,美国有一个简单原则:“不信任,然后核实”。

这表明:美国政府通过系统总结与中共交往的教训,对中共的本质,有了深刻认识。中共的本质,就是“假、恶、斗”三个字,万变不离其宗。中共各级都有一个“宣传部”。“宣传部”是干什么的?就是“造假部”、“撒谎部”、“骗人部”。中共还有一个“大外宣”,是专门骗外国人的。

蓬佩奥阐述的“灭共”原则,换句话说,就是“较真”,从“不信任”这个前提出发,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较真”;一旦发现中共行骗,各种“制裁”措施马上跟上。但是,“不撒谎”不是中共,“不作恶”不是中共,“不斗”不是中共。美国真这么“较真”下去,中共肯定灭亡。

美国的依靠力量

第一,美国自身的实力

蓬佩奥说:“我们的经济、外交和军事力量的结合,肯定足以应对这一挑战。”

此言不虚。美国与中共对决,实际上,是一场实力悬殊的对决。首先,美国站在善的一边,正的一边,神的一边;中共站在恶的一边,邪的一边,反神的一边。

其次,美国实实在在拥有绝对优势。仅就军事而言。俄罗斯卫星网援引俄罗斯国际问题研究院高级军事专家的分析报导称,美国海军在最近一个月内,在印太海域集结了至少4艘大型航空母舰,五十多艘海上作战舰艇,三百多架舰载战斗机,一万六千多名擅长登陆作战的海军陆战队员。该军事专家坦言,美军在该海域集结的战机和战舰规模,足以战胜该地区任何一个国家的海军,甚至该地区所有国家的海军加在一起,也远远不足以和这支美国海军抗衡。

第二,民主国家联盟的合力

蓬佩奥说:“也许是时候建立一个志同道合国家的新联盟了,一个新的民主联盟。”

事实上,美国已着手建立这个联盟了。比如,川普总统准备将“7国集团”扩展为“11国集团”。蓬佩奥穿梭于欧、美、亚、澳,合纵联横,已经得到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响应。“民主联盟”的基本成员有了,如美、英、印、澳等;外围有了,如中共贪官存钱最多的瑞士,二战中遭受纳粹大屠杀的以色列,捷克、罗马尼亚、波罗的海三国等前苏联东欧国家,最早跟中共建交的西方国家——瑞典,被称为英语世界最温和的国家——加拿大,南美最大的国家——巴西等;国际组织中,跨国议会对华政策联盟,有30个成员国的北约,27个成员国的欧盟,10个成员国的东盟,国际宗教自由联盟等,已经或正在选择站在美国一边。

随着中共隐瞒疫情的黑幕被揭露出来,深受“中共病毒”之苦的民主国家,都将站到美国一边,包括俄罗斯。

第三,世界各国人民的助力

蓬佩奥在演讲中,特别将中共与中国人民作了区分。他说:“我们还必须与中国人民进行接触,并赋予他们力量,他们是充满活力、热爱自由的人民,与中共完全不同。”

14亿中国人民中,所有遭受中共迫害的人,包括新疆人、香港人、西藏人、维权律师、民运人士、金融难民、上访群众、失地农民、失业工人、退伍老兵、小商小贩、大学师生、民营企业家等,都是美国“灭共”的依靠对象。

遭受中共迫害21年的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坚韧反迫害21年,广传《九评共产党》,唤醒了无数人的良知。在法轮功学员中的义工帮助下,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发表退出中共党、团、队声明的中国人,已高达3亿6千万。这些人都是美国“灭共”的依靠对象。

还有,中国大陆以外,所有信奉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等普世价值的各国人民,也都是美国“灭共”的依靠对象。

第四,中共内部的反叛力量

蓬佩奥说:“他们(中共)是一小伙统治者,远非铁板一块。”

中共内部一直派系林立,现在已经四分五裂。随着“灭共”大势向前推进,中共内部,包括党政军机关、驻外使领馆官员、记者、留学生、商务人员甚至特工等,都将涌现大批反叛者。

去年,中共特工王立强在澳大利亚投诚,这在澳洲、美国、香港、台湾、大陆,引起轩然大波。去年,中共官员将有关新疆的秘密文件在海外公开发表,也引发巨大政治动荡。今年,香港大学病毒学家闫梦丽出逃美国,向全世界揭露中共隐瞒疫情的真相,再次引发海内外强烈反响。据报导,还有一些从武汉病毒研究所逃出来的科学家,正在与美国、欧洲和英国的情报机构一起工作。不久可能有更大冲击波的“震撼弹”爆炸。

8月1日,正在美国专心致力于“天灭中共运动”的香港实业家袁弓夷爆料,中共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把他在武汉掌握的有关实验室泄漏病毒等证据,通过秘密途径,交给他在澳洲的妻子保管时,被澳洲情报部门截获。也就是说,在中共内部,像孙力军这样的高级官员,都在有意保存一些中共作恶的证据,以便将来自保时使用。

美国关闭中共驻休斯顿领事馆之后,袁弓夷爆料,有两名领事馆官员投诚美国。最近,随着美中关系越来越紧张,有近千名中方人员,包括记者、外交官等,向美国申请政治庇护。

随着美中关系进一步恶化,可以预见,所有想留在自由世界的中共官员,将出现一个叛逃潮。一些带着绝密文件叛逃者,可能给中共带来毁灭性打击。

美国的“灭共”战略

蓬佩奥在演讲中,谈到了美国在军事、外交、人权、意识形态等领域“灭共”的战略战术。

既然是“灭共”,肯定是一场整体战。有香港学者将这次“美中对决”,比喻为古代的极刑——凌迟,即不是一枪毙命,一剑封喉,而是千刀万剐,一刀一刀地割,直到最后毙命。我觉得,这个比喻有一定道理。

袁弓夷介绍说:蓬佩奥顾问团队的重要成员余茂春教授向他透露,美国政府有一套非常完整的“灭共”想法。

袁弓夷还谈到,美国总统川普一个月前宣布取消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特殊地位时,手里握有针对香港问题的20多个策略,没有公开说出来,是担心打击全世界的金融。现在,这二十多个策略开始逐步推出。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几乎每天都可看到美国有“灭共”行动。我大致梳理了一下,7月27日至8月7日,11天内,就有三十多个。

最新的一个是:8月7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制裁11名侵犯香港自由的中港官员,包括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副主任张晓明,中共驻港联络办主任骆惠宁等,公布了他们的护照等证件信息和家庭住址,及被制裁的原因。

美国可采取的核弹级“灭共”措施有三:一是拆掉中共长城防火墙;二将中共排除出在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之外;三是追究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这三枚“核弹”,引爆开来,中共很快就会完蛋。

“中国共产党亡”已经注定

蓬佩奥说:“我有信心,因为中共正在重复苏联曾经犯过的一些错误——疏远潜在的盟友,在国内外破坏信任,拒绝接受产权和具有可预见性的法治。”

这句话,我用最通俗的语言解读,就是:中共正在国内外丧尽人心。在国外,中共没有一个真朋友。700万香港人,多数不信中共,这是中共推迟今年9月立法会选举的真正原因,中共没有自信心,担心中共认可的候选人败选。

在中国大陆,中共相信14亿中国人民吗?根本不相信。否则,中共就不会用“长城防火墙”屏蔽真相了,就不会用数以亿计的监控探头监控14亿中国人民了,就不会将14亿中国人民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全部剥夺了。中共不信14亿中国人民,14亿中国人民怎么可能信中共?

中共压迫、奴役亿万中国人民已经71年,实在太久太久了。在美国“灭共”行动的鼓舞下,14亿中国人民,终将抬起头,挺起胸,把71年的苦与泪,血与汗,化著正气磅礴的巨大能量,与全世界人民一道,彻底抛弃中共。

共同推倒中共这堵墙

171年的国际共运史,99年的中共党史,已经走到尽头了。“中国共产党亡”,已不是遥远未来的事,而是近在眼前了。

我们出生在一个糟糕的年代,同时,也幸遇一个伟大的时代。说糟糕,是因为我们不幸生在中共暴政统治下的中国;说伟大,是因为我们亲历了苏联东欧各国共产暴政的最后垮台,现在,我们又将亲历从地球上最后铲除中共暴政的伟大历史时刻。

蓬佩奥已经代表美国政府向全世界发出“灭共”的号召。衷心希望地球上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参与到“推倒中共这堵墙”的伟大历史进程中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