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高:莫信中共无神论 现世报应警恶人

明慧网近日报导,2020年1月11日,山东省招远市蚕庄镇堰后村前书记张锡成,突发不明病症猝死。村民们都说他是迫害法轮功学员,作恶多端而遭报应。张锡成任村书记期间,因贪腐被曝光,他为了保住官职和掩盖恶行,竟以举报诬陷该村修炼法轮功的村民为交换条件,多次邀功请赏。

法轮功学员多次向张锡成讲真相,诚恳的劝他不要参与迫害好人,他反而变本加厉的用各种阴毒的手段构陷迫害,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拘留所、洗脑班、镇派出所关押迫害。

“业”的概念,普遍存于印度各宗教中,而佛教的“业”观,可视之为因果论,深深影响了千百年来中国人的思想:无论行善或作恶,历经长短不一的时间后,都会得到相对的回应,称为“报应”。说起自然界的因果定律,大多数人都认同:例如倾倒垃圾会污染水源,滥伐树木会造成水土流失,但对于一些肉眼不能检证的因果规律,有些人就不肯相信或半信半疑了。

随着中共长期灌输“无神论”邪说,尤其文化大革命之后,它彻底摧毁了传统文化里敬天信神的道德思想,导致现在许多中国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鄙视“三尺头上有神灵”为迷信,甚至口出狂言,无惧报应云云。“善恶有报”之说,难道是中共宣称的封建思想或村夫愚见吗?彼时一例,或可提供世人深入思考此严肃课题。

河北省邯郸武安市清华乡紫泉村人冀某,文革时他是村里的红卫兵造反派头。紫泉村位于邯郸名胜紫金山西侧,寺院道观众多。冀某是个无神论者,文革期间他带领一帮无法无天之徒在附近到处打砸佛像、拆寺庙。九十年代初,冀某升至武安县武装部部长。一日,他骑摩托到该县城东时,摩托速度很快,看不清路上有铁丝横拦著,冀某的头颅竟然给活生生的斩断下来。冀某死后,村人说他这是打砸佛像遭了报应而把头斩了。

二十世纪末兴起的“濒死体验”与“催眠回溯前世”等研究已经证实:生命轮回、另外空间、因缘果报乃至天堂地狱,原来都是真实存在。中国古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正体现了老祖宗的处世智慧。以下三则真实案例,发人省思。

山东省青岛市公安局市北分局副大队长傅杰,积极执行中共与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导致法轮功学员被诬判、冤判,去年四月傅杰突发心肌梗死,年仅五十一岁;内蒙古莫力达瓦旗尼尔基第一中学语文教师于力明,举报炼法轮功的同事,其后于力明遭恶报,车祸死亡,死状凄惨;陕西省宝鸡市共党书记田存科,经常诽谤法轮功,积极配合“六一零办公室”及国保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后罹患胃癌,死时仅五十五岁。傅杰、于力明与田存科横遭惨祸,都是他们昔日迫害法轮功的“现世报应”,正所谓“人不治天治”。

《太上感应篇》有云:“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法轮功学员是实践“真、善、忍”的佛法修炼人,近年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者频频发生,明慧网已公布了二万余实名案例,其中包括中共中央与地方官员、公安科长、“六一零”头目、派出所所长与居委会主任等。这些斑斑可考的实例,如发聩警钟,正是上苍启示世人。神目如电,报应不爽,应验了“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些“现世报应”历历在目,有被车撞死的,有翻车死亡的,有得怪病死的,有被雷击死的,有被电死的,有得癌症死的,有无缘无故倒地死亡的,有遭遇精神刺激上吊自杀的,有因其他罪行败露畏罪自杀的,还有因各种原因被判刑、被撤职,或者突然一跤摔倒瘫痪的,更有自己作恶殃及家人的,不一而足。这些实例,足堪炯戒。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邪恶可能逞凶一时,但终究不能长久。法轮功学员真诚的为这些遭恶报的生命因被中共谎言欺骗、成为迫害帮凶,而深感惋惜遗憾。现世报应的鲜明事例,真名实姓,有据可查;果报昭彰,天不枉人。鉴往知来,奉劝所有行恶之徒不要再助纣为虐,赶紧悬崖勒马、忏悔救赎,及时将功补过,以免恶报加身之时,悔恨已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