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洁:中共为何要酷刑迫害回头的“浪子”

民间有俗语“浪子回头金不换”,佛家讲“佛法无边,回头是岸”,对于不明天理报应,做了一时坏事的人,无论佛家,或是人间都是持宽容态度的,而且愿意改过自新都是持赞扬态度,给予很高的评价。

《三字经》中有周处除三害的故事,就是一个典型的“浪子回头金不换”。

《世说新语·自新》记载,“周处年少时,凶强侠气,为乡里所患。”当时的人把他与水中的蛟龙、山上的猛虎并称为“三横”,即“三害”。等到周处把蛟龙、猛虎除掉后,才知道自己在百姓眼里也是一害时,下决心改邪归正,拜文学家陆机、陆云为师,终于才兼文武,得到朝廷的重用,历任东吴东观左丞、晋新平太守、广汉太守,迁御史中丞。他为官清正,不畏权贵,因而受到权臣的排挤。西晋元康六年(296),授建威将军,奉命率兵西征羌人,次年春于六陌(今陕西乾县)战死沙场。死后追赠平西将军,赐封孝侯。

由此可见,“浪子回头”真的是黄金也难买其心,再也让他回不到过去,而且对社会、他人、家庭都是只有益处而无害处。

但是这个理到了中共这儿却行不通,“浪子回头”中共不仅不允许,还要酷刑迫害,这是为什么呢?

先看几个“浪子回头”被中共酷刑迫害的例子。

昔日借钱不还  今日惨遭迫害

白晶志是吉林桦甸市红石林业局木材加工厂的职工,十多年前,他吃喝嫖赌无所不好。为了自己挣大钱,把兄弟姐妹的钱都借去了,时间不长,赔得精光,最后有班也不上,脾气还很暴躁。欠人家钱不仅不还,还不准人家提,一提就暴跳如雷。而且他对妻子也很刻薄,什么都自己说了算,还经常打妻子,家里经济困难,矛盾激化、家庭成员关系紧张。他被认为是当地有名的浪子。

让人没想到的是,1997年,白晶志变了,不仅回去上班,而且工作兢兢业业,脏活、累活都抢在前头干。在家里对兄弟姐妹也不象以前了,有时想起自己欠的债,急的直掉泪。为了还债,供女儿上大学,他买断工龄还债。自己去学炸油条麻花,和妻子一起开了早餐店。自己半夜起来干活,却让妻子晚些起来,累活都自己干。这一切的改变都因为他听说了法轮功,并真的开始修炼,开始以真善忍要求自己,替别人着想。周围的人都说:白晶志修炼法轮大法后的变化,用“浪子回头”来形容最为恰当。

然而,以前游手好闲的白晶志逍遥自在,可洗心革面、勤劳向善的白晶志却被中共关进了监狱。九九年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他被非法劳教三年,并曾被吉林市劳教所的警察毒打,以至右侧肋骨被打断。在2010年1月11日,白晶志在桦甸市二道甸子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秘密开庭,冤判八年。白晶志八十岁的老母亲每天冒着严寒去桦甸市公安局“610”(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等处要儿子,却遭恐吓和谩骂。

霸王学会礼让,反遭七年冤狱

湖北武汉市的刘运潮从小就爱打架,被认为是不可救药的坏孩子。长大后在一建筑队当泥瓦工,吊儿郎当,街道、单位也对他无可奈何。他也觉得自己坏透了,心也挺苦的,觉得活的真没意思,就破罐子破摔。成家后,生活非常困难,靠踩三轮车维持生计,常常以老大的架势抢霸同行的生意,人见人怕。

可是就在一天早上,在公园里他听到了法轮功的炼功音乐声,看到了“法轮功简介”,里面讲修炼心性、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等等,他当即决定修炼法轮功、参加集体炼功。

从此,往日的霸王学会了礼让,遵守规矩排队做生意,刘运潮开始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他曾讲过这样一段经历:有一次轮到我载一对父子,当我吃力地将那肥胖的父子二个送到后,他们不付钱就走。我提醒对方没付钱,对方却骂骂咧咧说我没长眼睛,我火冒三丈,准备上去就两拳,但一想我现在是修炼人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忍住了。这时那父子俩已走远了,我这趟虽没赚到钱,但守住了心性,也值。

他开始处处为别人着想。1998年的一天,他谈自己的修炼经历时说:有一次,我拉三位客人,谈好了价,拉到巷子口,巷子里却道路泥泞,还有水坑,她们一看三轮很难进去了,就说算了,我们下吧。这时我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处处要为他人着想,于是我从坐板上下来,踏着泥泞、趟著水坑,吃力拉车将她们送到了家门口。她们非常感激,要加钱给我,我坚持不多收钱。

刘运潮说:妻子也夸他完全翻个了,现在知道了嘘寒问暖。刘运潮说到这里,这个一米八零的男子汉,泪水直在眼眶打转转。真是幸遇法轮大法啊!

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刘运潮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告诉世人自己从法轮功中受益,讲述法轮功的真相,被中共警察多次绑架。2001年,刘运潮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期间,他曾被警察双脚离地吊铐35天,因长期关禁闭双目几乎失明,视力只有一米左右,双腿也留下残疾行走不便。即使这样,2003年1月6日回家才一个月,又被强行绑架送往洗脑班。

2007和2008年刘运潮又被中共当局绑架,并在2009年4月1日被黄石市下陆区法院枉判三年刑。

脱胎换骨的于庆涛遭中共迫害

于庆涛,男,约40岁,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安区人,因犯抢劫罪于2002年7月被判刑十年,现在佳木斯监狱服刑。此次入狱前,他一身多年浪迹社会薰染而成的地痞习性,打架斗殴、玩世不恭、不劳而获、吃喝玩乐、脾气粗暴,无拘无束。母亲为他操碎了心,也管不了他,常常暗自落泪;姐弟也惧他三分,不敢劝说;叔叔也被他骂的躲著走,相处的女朋友也常常被他拳打脚踢,有家不敢回,最后跑到北京躲起来;街坊邻居都惧怕他,象避瘟疫一样远远的躲着他。他曾因打架多次被劳教,因抢劫曾在香兰监狱服刑七年。

中共十几年的劳教、监狱改造,不但没有将他改造好,反而在里面被锻炼得更加世故、圆滑、无所顾忌,被里面的恶劣风气薰染的更加粗暴、玩世不恭。此次犯罪入狱距他离开香兰监狱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凡了解他的人,没有人敢想像这样一个满身社会恶习、不可救药的社会“残渣”会有一天“惊醒”,脱胎换骨。

2002年7月于庆涛因犯抢劫罪被羁押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此时正是鹤岗地区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最疯狂时期,看守所里非法关押了几百名法轮功学员。于庆涛所在监号也关押了几名法轮功学员,他亲眼目睹了当时这些修炼人所受到的惨烈迫害。然而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深深地触动了他的心灵,他觉得这些人与其他犯人不一样,他们不但没犯罪,而且人品好、心地善良。

经过与法轮功学员深入交谈,尤其是听到、看到法轮大法的书,于庆涛明白了真相。他觉得法轮大法太好了,当即跟法轮功学员表示,他也要学炼法轮功。

通过背《洪吟》、读《转法轮》,他懊悔地叹息道:“如果我以前接触到你们,看到大法书,我就不会象现在这样做那么多坏事、傻事了,搅的家无宁日,对不起母亲的养育之恩……”学法轮大法后不久,他戒了烟,能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跟其他犯人的争吵、打斗现象逐渐减少。监室里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小子真是变了”。

2003年4月他被转到香兰监狱的当天,因保护法轮功书籍,抵制恶徒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与警察据理力争,遭到殴打。后被转到莲江口监狱一监区三中队(当地十三队)。因佳木斯监狱与连江口监狱合并,2005年4月部分法轮功学员被转到他所在的监区。监区板报上出现了诽谤法轮大法的宣传文字,于庆涛看到后主动上前擦掉了这些恶意的不实内容,被恶警吊铐在接见室过道的铁护栏上数日,同时并处以扣分、不给减刑。

2006年5月主管教育的副中队长苏佳峰与于庆涛谈话时因他坦诚说真话惹怒了苏佳峰,苏和几个犯人把于庆涛一顿拳打脚踢,暴怒的苏不解恨,接着拿起胶皮棍,对于庆涛又是猛打。于庆涛被毒打的遍体鳞伤,青一块,紫一块,脸被打的变了形,胖头肿脸,行走困难,在监室躺了数日。犯人私下里说:这里哪有什么法,警察打犯人就像打死人一样,上哪说理去。一个月后他身体才得以恢复。

是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唤醒了于庆涛几近泯灭的良知,复苏了他心中的善念,使他在绝望中找到人生的希望和前程的光明。然而,他却因为维护正义与真理,遭受了更加残忍的迫害。

决定修炼法轮功 却被中共酷刑迫害致死

庞世坤,男,45岁,家住哈尔滨市呼兰区方台镇。十几年前他因倒卖粮食,往粮食里掺沙子卖,被判刑十几年。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服刑期间,在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喜得大法,明白了人应该怎样活着,他决心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就因为他决定炼法轮功,监狱恶警用各种惨无人道的刑法折磨,想让他放弃修炼。后来,他被转到四平监狱,在那里,他在一个没有阳光,没有被褥的小号里度过了整整十三个月,于2009年6月13日在长春监狱医院含冤离世。

陈军,男,湖南人,二十七、八岁模样,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服刑期间,被从外监区调到看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2004年8月被派直接做法轮功学员杜挺的看管包夹犯。在与法轮功学员接触时,一直对法轮功学员很友善、尊重,在与法轮功学员深入接触并读学到师父的经文后,开始学炼大法。狱警发现陈学法轮大法后恼羞成怒,大约是2006年1月18日,把陈军关押到二监区一中队(狱内修理中队)禁闭间,开始恶毒的折磨和每日毒打。有目击犯人讲:陈军身上被恶警上“皮带铐”(手被缠铐在腰间,上身只能笔直挺著,手和胳膊不能动弹),用封箱胶带缠扰封住嘴,然后被不断毒打。据说还从因迫害大法弟子而臭名昭著的青年实验中队专门抽调来恶犯蔡某、邱某到禁闭间毒打他。被迫害一周后,陈军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到监狱总医院。随后不久,监狱把生命垂危的陈军送回湖南老家。有知情者讲,陈到家后大约一个月即离开人世。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这二十一年里,昔日的“浪子”因为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却被中共酷刑迫害,甚至致死的案例数不胜数,不胜枚举。

一个“金不换”的回头浪子,到了中共这儿不仅不受欢迎,反而遭受酷刑迫害,很值得世人深思。有句话叫“事出反常必有妖”。因为一个正常心理与思维的人的都做不出这样的事。《封神演义》中的狐狸精妲己,做出来的事都有违常理,她做出的酷刑不是对付恶人、贪官,偏偏对付的是对商纣王一片忠心的人;它考虑的不是商朝的未来,而是自己的一时之乐、一是贪欲的的满足,这正常吗?当然我们阅读过这本名著,知道前因后果,相信这反常的事只有狐狸精能干的出来。

今天的中国人身在其中,可曾想过反常理、反天理的中共是个什么东西?是不是也是个妖怪魔鬼呢?

实际上,共产党的纲领性文件《共产党宣言》中已经明确了自己的身份,开篇就表明自己是幽灵魔鬼:“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的上空游荡。”西方的“幽灵”,就是东方人思维中的魔鬼。人捧着魔鬼的书,把魔鬼当作妈妈,甚至几十年哼唱着“爹亲娘亲不如党(魔鬼)亲”的歌曲,这不可怕吗?

中共以“党妈妈”自居,却从来没有给中国人带来幸福、安定的生活,却而代之的是饥饿、灾荒、战乱与各种灾难。中华五千年文化中,开国皇帝打天下,推翻上一朝腐败政权,是为了百姓有个稳定、富裕的生活,能安居乐业,所以开国皇帝马上夺得天下,立刻就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与民休养生息,发展经济,用传统文化育化民众,鼓励民众敬天重德,修心向善。而中共不是,立足未稳,立刻撕破伪装,大开杀戒,通过各种政治运动,杀有着深厚传统文化底蕴的各界社会精英,不是育化民众敬天重德,而是鼓动民众反天地神佛,否定传统文化,否定宗教与修炼文化,鼓励和提拔按照中共假、恶、斗为人处事的人,就是要把人心变坏。今天大陆的中国人思想与思维变异,把修炼文化当作封建迷信,不假思索的随同中共迫害法轮功,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都是中共摧毁传统文化,利用党文化给一代代中国人灌输洗脑的恶果。

中共的目的是什么?在民间流传的一本书中《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阐述的非常清楚明白:“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仇恨且想毁灭人类。它并不以杀死人的肉身为满足,因为人肉身的死亡并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 (灵魂)还会轮回转生;但当一个人道德败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元神就会在无尽的痛苦中被彻底销毁,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产邪灵’就是要使全人类都跌入这样万劫不复的深渊中。”中共来在世上的目的是毁灭人类,这就能够诠释中共反常的原因。

人都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做好人,不就破坏了中共的罪恶目的了吗?人都做好人,生命都得到福报,在生命的历史长河中走的更久远,中共魔鬼的假、恶、斗就无处存身,中共不仅达不到自己的目的,还会因为作恶多端被神佛销毁呢,所以中共不愿意退出历史舞台,不甘心自己的目的实现不了,所以中共不死不休的也要迫害法轮功。

中共的假、恶、斗造就出了很多“浪子”,因为它要毁人嘛,坏人越多,做的坏事越大,它操纵起来容易,毁灭起来也容易。你说“浪子”要回头了,上了贼船想下来,一个个“浪子”想修炼法轮功得救,跳出恶报的深渊,中共能愿意吗?这才是中共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回头“浪子”的真正原因。

中共在毁灭人类,法轮功真相在挽救人类,真正的在救人,在从中共手中抢人、救人。但愿世人能尽快的明白真相,拒绝中共,作出选择,生命登上方舟,获得美好未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正见网/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