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现科学的神功 中医妙手回春实证(组图)

璀璨中华文化.天人合一.中医学 作者:荏淑一

人的躯干、四肢和五脏六腑都有脉络流注,一般人从外部不可得而见。“经脉哪里找?”这问题却难倒了西医,因为即使解开肌肉,剖开皮肤,也找不到、证实不了脉络气脉的存在。其实,中医就知道,经络气脉实实在在存在于人体中。而且历代有许多名医神手的医例流传下来。

中医的实证

《黄帝内经.素问.征四失论》指出“夫经脉十二,络脉三百六十五,此皆人之所明知,工之所循用也。”这话揭露了中华古人对人体的认识水准,是现代的实证科学望尘莫及的。下面举几个中医大夫依循经络气血的医理治病的例子,来看看他们“实证”的效果,略窥一下中医的科学水准。

华佗是三国时代家户喻晓的神医,他也非常擅长针术。魏太祖曹操苦于头风,每一发作,心乱目眩,他听说华陀医术高明,就召来华佗为他治病。华佗常随侍在左右,曹操头风发作时,华佗就帮他治疗,华佗取鬲穴(*膈俞穴)下针,曹操的头风随手而愈,解症仅在瞬间。华佗下针以简驭繁就能治病,可见他对穴道了解透彻,取穴治病若庖丁解牛,臻于化境!

唐代时,唐高宗也亲自“出头”体验过高明的针灸医术。高宗苦于风眩,头晕闷塞而且目不能视,召来宫中侍医秦鸣鹤为他诊治。

秦鸣鹤诊察后说,是风毒上攻,只要刺头部出少许血就可以痊愈。

这时,帘后的皇后生气怒道:“当斩!竟然要在天子头上动针,天子的头岂是出血的地方!”
秦鸣鹤叩头请求饶恕。

高宗道:“医人议病,按理不加罪。而且朕的头沉闷沉重难受极了,已经快不能忍了,出血未必不佳。朕已经决定了,就让侍医为朕刺头。”

侍医秦鸣鹤快速以针刺高宗头上的百会及脑户穴道,让其出了一点血。

这时高宗高兴地说:“朕的眼睛能看了!”

这时皇后自帘中顶礼谢侍医,并说“此天赐我师”。皇后本不相信下针能治病,这一下变成非常佩服,亲眼见证,学到了一课。

三国时代的华佗是著名的神医,其高超医术和高尚医德为后人所景仰。(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天人合一的中医学

这就是中国传统医学中的脉络和针刺治疗疾病的实证。中医的效果透过医治病患当然是可以实证的,只是它的医理根源是超现实的,高于这个时空,也是天人合一的一例。

传统中国从远古的黄帝时代,就传下了经脉的医学理论,人体、五脏六腑中有主要的经脉和络脉循行,合称“经络”。人体中包含五脏六腑的经脉十二,络脉三百六十五条,中医大夫对这些经络不仅早就画出了经络图,而且还“度量”了经脉的循行人体的速度。经脉的循环周身,和地球自转有异曲同工之妙,是中华“天人合一”哲学的又一个奥妙发现。

明代《灵枢经脉翼》阐微说,经脉周流一身,与天同一营运的道理(*指地球自转),“天以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为一周天而终一昼夜,人之荣卫(*经脉之气)则以五十度周于身,气行一万三千五百息脉[1] ,行八百一十丈而终一昼夜”,与天同度周而复始[2] 。《内经.素问》就说:“故天有宿度,地有经水,人有经脉。”人体是和天地相对应的。

人体经脉局部。(Cat Rooney/ 大纪元)

人的经络荣卫之气[3] 循环周身,虽然不像眉目在脸面上那么显著易辨,然而周转运行有固定的经脉络脉走向,灌注之处又形成穴道。医术高的医生察气观色已经诊断了病情,即中医的“望”诊也。

有一次严昕和几个人一起等候着华佗,华佗一到就问严昕:“君身体好吗?”昕答说:“和平常一样。”华佗警告他说:“君有急病已经表现在脸上,切记不要多饮酒。”

严昕离开聚会归家,才行数里路,突发头部晕眩坠落车外。一旁的人们扶起他载他返家。到了中夜,严昕就死了。

妙用 一针就灵

针灸高手对人体经络循环和穴道了若指掌,甚至隔着衣服都能准确掌握下针。当然,穴道的深处,是对应着身体的什么部位、什么症状,以及如何针灸治疗疾病等等的实证应用,都是中华针灸医学的学问。中医针灸的治疗可以立即实证百分之百的疗效,而且应用简便,更没有药物的副作用。

隋末唐初许州扶沟人甄权,被当时人称为天下名医第一。甄权因为要医治母亲的病,和弟弟一同立志研究医术,成了名医,活到一百零三岁。他的针灸医术非常高明,著有《脉经》、《针方》、《明堂》等针灸用图传于世。有关甄权高明的针灸医术,可以从《旧唐书》记载的一件医案窥见一斑。当时鲁州刺史库狄嵚因为风湿关节炎没办法拉弓射箭,非常苦恼,请甄权诊治。甄权让刺史向着习射的箭靶短墙站立,搭箭矢做出射箭的姿势,甄权在后方往他的肩膀下针,一进肩俞,甄权说:“可以射了。”果然如他的话,一针就灵了。

中医 超现科学

华佗和南朝宋的名医徐文伯,他们有前后呼应的医例,病患是尚怀着死去胎儿的妇女,他们不用开刀,就解决了病患的严重问题。

曹操手下大将李典妻子病得很重,找华佗诊脉看病。华佗说:“怀胎受伤,死胎未去掉。”李将军说:“的确怀胎时伤著了,但是胎已经去掉了。”华佗说:“照脉象来看,胎未去。”李将军不采信华佗的诊断,华佗也不争论,先给她治了一下,李妻症状稍好了一点。但是过了百多天李妻又有状况,就又急找华佗。

华佗这次就仔细跟李典将军说:“此脉象是因为之前有胎未去。之前本应该生两个胎儿,一儿先生出来,产妇出了很多血,后儿还来不及生下。那时产妇本人不自觉,一旁助产的人也不清楚,以致第二个胎儿没能生出来。结果胎儿死了,血脉不能归复,以致造成母体脊背痛。现在我给她汤药,加上针一穴,此死胎必出。”华佗给喝了药汤连带下针之后,李妻腹部急痛,就像产妇就要生产一般。这时华佗说:“此死胎已经久枯,不能自行排出,需要使人探手取出。”果然取出一死掉的男胎,长可一尺左右,手脚都完备,胎体已经都黑了。

神医妙手回春。图为元代刘贯道《竹林仙子》,台北 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南朝宋的名医徐文伯也有类似华佗诊治死胎的医案。徐文伯学识、品行都很高,历官泰山太守。有一次徐文伯随宋少帝同出乐游苑门,遇到一个大腹便便的怀孕妇人。少帝本人也擅长诊察征状,刚好徐文伯这位名医在身旁,他就想要诊一诊、察一察妇人肚里是男胎还是女胎。

少帝诊脉后说是女胎,问文伯。文伯诊脉后说:“一男一女”,这说法让少帝感到意外。文伯继续描述细节,他说:“男胎在左边,青黑色,形小于女胎。”好像妇女子宫内景象历历在目一般。

少帝性急要验证,命令剖腹。文伯心中很不忍,说:“用刀恐怕生变,臣请用针针之,死胎必落。”于是便针妇人的足太阴穴,补手阳明穴。妇人腹中死胎应针而落,果然和他说的一样。

现代的实证科学无法理解传统中医的高度,它在有限的视界中否定高层的超现象医学。传统中医天人合一的态度和医理,其实是来自神传文化。神传文化重视精神修炼,强调道德的作用,良医必定是医德高超才能开展不同次元的疗病眼界,才能开展医术神功。人体的经络气脉也是高层次的体现,对应天体的时空,而这些在现代实证科学中是受到限制的。

注释:

[1] 息脉:以人呼吸之数言之,一呼脉行三寸,一吸脉行三寸,呼吸定息脉行六寸。
[2] 适当明日之寅时而复会于手太阴。
[3] 荣卫之气:《难经.荣卫三焦》解释:“经言人受气于谷。谷入于胃,乃传与五藏六府(*腑),五藏六府皆受于气。其清者为荣,浊者为卫,荣行脉中,卫行脉外,荣周不息,五十而复大会。阴阳相贯,如环之无端,故知荣卫相随也。”

参考书
《灵枢经脉翼》
《三国志.魏书.华佗传》
《南史.卷三十二》
《旧唐书》
《新唐书》
《谭宾录》
《谈薮》
《难经》

@*

-点阅【 璀璨中华文化 】的亮点系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