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十字路口:名医换肺抗病毒 中南海权贵卷入?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3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今天要继续跟大家来聊肺炎疫情的话题。不过今天要聚焦在一个重点话题,就是中国出现首例的“新冠肺炎患者移植肺脏”案例。虽然这起案例可能为新冠肺炎的医治带来新的选项,但背后涉及的重重内幕,相当值得我们深入探讨。我们马上来看。

‧首例新冠肺炎患者移植肺脏

3月1日,《北京青年报》报导披露,著名的肺脏移植专家陈静瑜,在2月29日带领团队于江苏无锡“成功进行全球首例新冠肺炎双肺移植手术”,并宣称这起手术对降低新冠肺炎的死亡率有较大意义。

中共各大党媒随即转载报导这条消息,就连台湾、香港等地媒体也都跟着高调宣传。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件事的发生经过:
1月23日,现年59岁、来自连云港的病患发病。

1月26日,病患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2月7日,病患接受气管插管治疗。

2月22日,病患使用体外膜氧合(ECMO,叶克膜)急救。

2月24日,病患连续核酸检测呈现阴性,但双肺功能已经严重受损且不可逆。

2月29日,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带领团队对病患进行双肺移植手术。病患手术后清醒,双肺功能良好,生命体征平稳。

表面上看起来,这则新闻是一个成功的医学发展消息,而且似乎为新冠肺炎的重症患者带来一线生机。不过,如果仔细透视这起事件背后,却是疑点重重,值得我们深入探究。

疑点一:器官从哪里来?

我们知道,器官移植手术最大的困难与挑战,就是器官从哪里来?因为这背后可能有着一个遗爱人间的动人故事,也可能牵扯了盗卖器官的杀人黑幕。

而在这次手术的相关报导里,关于器官来源者的身份没有太多描述,只有30个字提到器官来源:“肺源系外地脑死亡患者爱心捐献,在外省获取经高铁转运7小时至无锡。”

说得准确一点,器官供体的身份说明只有七个字:“外地脑死亡患者”。外地是多外地?需要七个小时的高铁车程才能赶到无锡?脑死亡患者是什么背景、年龄、职业?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脑死亡?党媒的报导对此只字不提,让人不禁觉得,如果不是党媒完全不重视器官捐赠者的爱心,不想引导社会感谢捐赠者的义举,不然就是器官捐赠者的来源可能有着“不能说的秘密”。

而且,现在新冠肺炎疫情严重,这名脑死亡者提供的肺脏,还得相当健康、没有病毒,才能提供手术移植使用。不然不仅器官受赠者会感染病毒,就连参与手术移植、器官运送的人员都可能染病。换句话说,这肺脏来源的门槛并不低。

另外,这名病患取得肺脏的时间相当快速,快得有点令人惊讶。根据中国媒体的报导,我们假设病患在24日连续核酸检测呈现阴性这一天,就决定要移植器官,那么从寻找器官供体到29日实施手术之间,只有不到5天就完事了。而且中间还有七个小时的时间,是器官在“搭高铁”的路上。所以真的是相当快速。

可是在美国,根据统计,病人排队等待移植一枚肾脏,平均需要3到5年的时间。我们知道,肾脏已经是最容易取得的捐赠器官,因为每个人都有两枚肾脏,捐出一枚还可以存活;而肺脏每个人虽然也有两个,但每个人都需要两个肺才能存活。换句话说,这次移植手术的背后,势必有另一个人失去了生命,才能捐出双肺。

那么,为什么中共的医院体系可以在短短五天之内就找到肺脏供体、完成运送并且快速完成手术?真的是因为刚好有人“脑死亡”而离世吗?为什么不再对器官捐赠者的背景说明清晰一些,好鼓励更多人愿意捐赠器官、遗爱人间,同时也可以消除各界对中共“活摘器官”的疑虑呢?还是说,背后其实有什么难言之隐?

巧的是,几天前,2月26日,香港也有一名24岁少女接受了肺移植手术,而香港医院方面对于器官供体的说明,就比较清楚明确。根据《苹果日报》的报导说,“捐赠者是一名本地报章的编辑,本身有长期病患,亦有吸烟习惯,日前因脑出血逝世,经评估后认为适合捐出肺部。”

加上器官受赠者的身份与家庭信息都公开透明,媒体报导相当清晰,因此减少了外界的疑虑。

不过,相比之下,江苏这起器官移植病例,供体来源并不明确,信息不够透明,也因此再度引发海外媒体与网友的广泛质疑,不少人就留言追问:“肺哪里来的?”“新疆?法轮功?香港抗争者?”

疑点二:器官配型不易 是否存在大型器官供应库?

大家应该都知道,医院在做器官移植之前,要先帮器官提供者(供体)与病患(受体)进行血液与HLA(人类白细胞抗原)的配型检测,如果器官供体与器官受体双方没办法配型吻合,就不适合做移植手术,否则手术之后就会出现器官排斥的现象,也降低了手术的成功率。

但是器官配型是不容易的事情,随便一名意外脑死亡的人,就能轻易地跟江苏这位病患配型成功吗?还是中国就是有足够的志愿器官捐献者,有配型相符的人刚好脑死、愿意捐器官呢?

我们来看一个数据。在美国,登记捐献器官的志愿者人数,超过1亿5500万人(2018年),占美国成年人口的58%。

而在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的“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网”上,到3月2日为止,完成登记捐赠的志愿者,也只有125万8600多人。125万人对上全中国的十几亿人口,比率上真的几乎是微不足道。

也就是说,按照官方的数据来看,中国的器官志愿捐赠者人数相当有限,而要在这么有限的人员里,找到最近刚好死亡、而且可以捐出肺脏、又能与病患配型成功的器官供体,这个概率实在非常低。

所以,这次肺脏移植手术,能够这么迅速找到肺脏供体,配型成功,而且还这么快完成手术,应该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真的这么巧,刚好有人在外地脑死亡,而且肺脏刚好可以和江苏的病患配型成功。这样的话,真的可说是天意的安排,要感谢上天,而不是感谢中共。

第二,中共过去活摘器官、盗卖器官的大型器官供体库还存在着,还在秘密地进行黑市买卖,所以才能快速找到健康的器官来源,快速找到准确的配型供体,快速地运输到位,为出得起价钱的高官权贵或外国人提供新鲜器官。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是一场魔鬼的交易,是用杀害一个活人的生命,去换取另一个人的存活。

其实,早在2006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暴行首次被证人与海外媒体揭露后,引发国际社会震惊。当时,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与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独立调查团进行调查。

他们虽然申请进入中国调查被中共拒绝,但最后通过电话调查、访谈与各项资料研究,完成调查报告,搜集了33项证据,指证中共活摘器官的行径确实存在,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这份报告,后来也出版成书,叫做《血腥的活摘器官》。

报告中提出一个关键重点:“在世界其它地区,等待器官移植往往需要数月甚至数年;而在中国却短得令人不可置信:只需数日。”这一点,正好与我们看到的江苏肺移植案例,相当符合。

报告中还提到,中共能够在全国各地成立这么多专门的器官移植机构,显然中共对于器官来源是有把握的。报告说:“(中共)知道一群现在还活着但明天会死去的人可以提供器官。这些人是谁呢?大量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为此提供了一个答案。”

我也跟大家说过,我自己也因缘际会,曾经在2006年初跟着调查员调查采访过,亲耳听到中国好几家医院的医生都说,他们有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可以提供。后来,越来越多的相关消息与证据,也在海外陆续出现。

新闻报导:“2009年,辽宁省锦州市一名武警,联系海外组织追查国际披露,2002年4月9日下午5点,他作为持枪警卫,在一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现场戒护,而参与活摘的军医就来自沈阳陆军总院。

武警证人:“一个是解放军沈阳陆军总医院的一个军医,一个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给她送到精神病院的一个手术室,不打任何麻药,先摘的是心脏,再摘的是肾。手术刀在胸脯下去,那血是喷溅出来的,那女的就‘嗷’地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

这名警卫透露,活摘现场一名军医的军官证号码是0106069。

武警证人:“当心脏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一阵抽搐,然后就‘啊’一直睁著两个眼睛张个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包括美国福克斯新闻(Fox News)、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公共电视PBS以及英国广播公司BBC等国际媒体,也都相继报导中共活摘器官的消息。

BBC记者:“疑点是,在其它国家的器官黑市要等上数年才能获得合适的器官,但是在这里(中国),只要仅仅数周。所以它们(器官)来自哪里?”

“听证会做出结论,监狱里的良心犯主要是法轮功学员,(他们)一直被杀害、摘取和移植器官以达成谋利的目的。”

美国国会众议院也在2016年6月通过决议案,要求中共停止对良心犯强行摘除器官,也就是活摘器官。

好,看了这些报导和证据,其实还只是小小一部分而已,但已经可以让我们大致看出,中共底下确实存在着一个庞大的活摘器官产业链和器官供应库,才能达成“快速寻找器官、快速配型成功、快速完成手术”的成果。

至于这次江苏肺移植手术的供体,是真的来自意外脑死亡的病人捐赠,还是来自中共的秘密器官供应库?是接下来值得追查厘清的重点。

疑点三:医生涉嫌“活摘器官” 被国际组织追查

负责带领这次手术的医生,是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也是中国国内的肺移植权威,被称为“中国肺移植手术第一人”。

然而,尴尬的是,陈静瑜也是海外国际组织追查活摘器官的主要涉案人。

在国际组织的网页上写着,陈静瑜“自2002年9月至2011年12月,参与实施131例肺移植及129例供肺获取。”“(陈静瑜)严重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严重涉嫌触犯群体灭绝谋杀犯罪。”

2015年,有媒体在陈静瑜的微博日记上发现,他从7月到9月底,相当频繁地进行肺移植手术,经过配型成功的肺脏供体,几乎是“随要随到”,相当不可思议。

所以,陈静瑜虽然是肺移植名医,却也是活摘器官的知名涉案人。这次新冠肺炎的肺移植手术由他领军,但器官来源却又轻描淡写、语焉不详,难免给人留下许多问号与质疑。

疑点四:受体病患是谁?中共高官是否涉入?

值得注意的是,陈静瑜的头衔不仅是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他同时还是中共人民大会代表,也是中日友好医院肺移植科主任,显然陈静瑜在中共政治圈的关系不错,受到某种程度的信任。

2月5日,有红二代向海外媒体爆料说,病毒已经攻入北京的机关大院,而感染病毒的红二代和亲属目前都被集中到中日友好医院治疗,都在使用欧美最新研制的特效药。

所以,可以想见,身为“中国肺移植第一人”的陈静瑜也在这次疫情中,扮演着医治中共权贵的重要角色之一。巧的是,中日友好医院也是国际组织追查活摘器官的主要涉案者。

那么,陈静瑜在北京,是否也在帮中共高官权贵们移植肺脏呢?或者是,想利用这次在江苏的移植机会,来测试肺移植能否救活新冠肺炎的重症患者?

另外,这次在江苏接受肺移植的患者,他的真实身份是谁?为什么能让陈静瑜这样“权威”的专家穿着防护服、冒险亲自出手,而且还能动用高铁“7小时”快速运送肺脏?到底是不是使用其他活人的肺脏作为器官来源?

这些疑点,都是需要陈静瑜等人出面说清楚、讲明白的。

不过,遗憾的是,尽管活摘器官的暴行已经被揭露多年,东西方社会也不断报导,但目前中共内部却还在进行活摘。根据国际组织对北京西京医院肾移植科医生李国伟的最新调查发现,西京医院仍在从事活摘买卖。

调查员:“我和她就一个想法,就想要炼法轮功(的供体)。”
李国伟:“除非是很硬的关系,很硬的关系,很多很硬的关系,更有钱的人,他们都想用这种的。”

调查员:“你要说实话,你真能找到这个东西(法轮功供体)?”
李国伟:“找是肯定能找来了,无非你多花点钱,我能找来。”

调查员:“你肯定可以找到对不对?”
李国伟:“嗯,对。如果到时候,你们只要胆子大,到时候有这个供体有的时候,只要他到时候在我们医院,你们只要敢看,我可以把你领到床头让你看一下,就是让你能够亲眼看到这个人就是二十来岁。”

我们要强调一点,我们由衷希望每位不幸感染病毒的病患都能痊愈、健康。但是,如果医生不是通过合法、合理的方式医治病患,而是通过非法,甚至杀人害命的方式来从事器官移植、换取病患的生命延长、换取金钱报酬,那么这样的举措,不但违反了法律与良心,也违反了普世价值与天理,也涉及了“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

‧小结

好,我们再重复一遍,这次江苏肺移植案例存在着四个主要疑点:

疑点一:器官从哪里来?
疑点二:器官配型不易 是否存在大型器官供应库?
疑点三:医生涉嫌“活摘器官” 被国际组织追查
疑点四:受体病患是谁?中共高官是否涉入?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跟你的亲朋好友分享。

订阅我们频道之后,记得打开旁边的“小铃铛”,当我们有新的节目出来,你才会收到通知。

我们下次再见。


医者勿迷

白袍救病扶疾伤
义手舞刀抢危亡
心黑魔变仁德弃
富贵夕残下狱汤

唐浩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