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人权日 看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仍惨烈

罗琼综合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2月11日讯】2019年7月3日,何立芳的家属看到他的遗体,胸前有缝合的刀口,后背也有刀口。脸庞显痛苦状,嘴巴张著,鼻子和嘴里有血迹,牙缝往外渗血,身上都是伤,几乎没有好的地方⋯⋯

曾为家乡修路出资28万元的邓成联,2019年7月,被狱警绑在“死人床”上17天,他的后背已溃烂。四肢被绑在床上,胸上再被绑一道,插鼻饲,强行灌食,每天打营养液,出现喉咙红肿、胸口疼、鼻子红肿出血等症状。

48岁的中科院感光化学研究所硕士毕业生时绍平遭冤狱10年,2019年11月18日中午,他在北京租住房内再度被绑架、非法抄家,现在下落不明。

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前夕,国际社会聚焦和谴责中国的人权状况。71年前,1948年在巴黎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中国是48个缔约国之一。

然而,至今中共的人权迫害,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惨烈程度令人发指。

自1999年7月,20年以来,中共惨无人道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大规模实施骚扰、监控、绑架,非法劳教、关押、批捕、判刑,进行经济迫害,酷刑折磨、药物迫害、强制劳役、虐杀,甚至活摘器官等等。

按照中共自己公布的数字,中国有681所监狱,310个劳教所,再加上不计其数的公安局、看守所、拘留所、精神病院、戒毒所和洗脑班(黑监狱)等地,这些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场所。

截至2019年7月10日,据明慧网报导,20年来,共有28,14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有的人被多次劳教),被绑架的总人数为86,050(有的人多次被绑架),17,96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有的人被多次非法判刑)。

截至2019年6月26日,明慧通过民间途径得到的消息统计,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为4316,其中妇女约占53.78%,50岁以上的老人占58.5%,实际上被迫害致死的人数远远大过于此。

仅在2018年被非法判刑的部分法轮功学员遭勒索罚款总额为246.3万元,仅一年内中共就掠夺200万元钱,那么在20年中会掠夺走多少钱?

仅在2019年1月至11月期间,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683人,非法庭审723场,89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中共是地球上最大人权侵害者,我们必须公开点它的名。”12月5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共和党首席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说。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于2019年7月29日在推特中写道:“法轮功学员今天仍面临中共的迫害,包括逮捕、酷刑折磨和强迫放弃信仰。中国共产党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于2019年3月13日在国务院公布《2018年人权国别报告》的发布会上说,中共当局在侵害人权方面“无人可比”。

“大批中国民众因信仰和人权问题,被中共拘禁后,遭摘取器官”佛罗里达共和党籍的联邦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在其声明中写道。

何立芳被虐杀 疑被活摘器官
青岛市即墨区45岁的法轮功学员何立芳,于2019年7月2日被青岛市“610”、即墨“610”、即墨区法院、检察院、即墨区分局北安派出所、北安街道长直院社区、北安街道办事处、普东看守所、青岛市城阳区第三人民医院联手残酷虐杀致死,疑被活摘器官。

何立芳,北安街道长直院社区居民,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被青岛市公安局即墨分局北安派出所多次骚扰、绑架、非法关押。

何立芳于2001年在即墨看守所被警察授意的17个犯人群殴,几度昏死。九死一生的他被接回家后,通过修炼法轮功神奇地活了下来,但他每日24小时遭监控、骚扰,不得已被迫离家17年。

常年流离在外的何立芳一直很想回家照顾年迈的父母。2019年5月5日前,他在一次回家探望老人途中,因为没有身份证被即墨交警罚款2,000元。

后他被北安派出所警察诱捕,去办身份证时被送至普东看守所,之后被非法批捕、庭审。

何立芳一直在看守所绝食反迫害,被强制灌食、殴打,导致浑身是伤,生命垂危。

5月22日,律师在普东看守所看到的何立芳时,看到仅仅被非法关押了半个多月的他已经不能行动,被人用担架抬出来。怪异的是他身上裹着棉被,脸上戴个口罩。律师跟他说话,他无反应。

何立芳的父母与二姐到北安派出所要求放人,被赶了出来。

6月25日,即墨区法院却在何立芳生命垂危、不能说话的情况下,在普东看守所临时布置的提审室内对他进行所谓“庭审”。他被几名法警从监室内抬出来,被按在椅子上,旁边一名法警不断地给他擦试鼻孔里流出的液体。

庭审过程中,何立芳神情呆滞、没有任何反应。他的老母亲看到儿子被迫害得无法言语,当庭提出让儿子到医院看病,没人理睬她。

据悉,庭审时,有两名身份级别很高的男子在另一房间里观看监控录像。看守所内数十名特警、法警如临大敌。

6月30日下午,何立芳被拉到城阳区第三人民医院,当时出动了二十多辆警车,社区人员也于下午到医院看守。

家属质疑:即墨、城阳的多个大医院都比夏庄近,抢救为什么要舍近求远?

即墨“610”连夜又调来了大量的警察,并且对他们认为知情的法轮功学员包括何立芳的亲属开始进行骚扰、监视,并威胁说:“谁参与就抓谁!”

次日,7月2日早上,普东看守所的警察都撤走了,全部换上来自即墨区北安派出所的警察。他们一来就把何立芳的家属强行赶出医院。

7月3日上午10点左右,何立芳的家属被电话告知他的死讯。家属立即索要遗体,派出所不给,说他们来处理。

在家属强烈要求下,看到了何立芳的遗体。遗体的前胸后背都有刀口,脸上显痛苦状,身上到处是伤⋯⋯家人质疑,遗体上为什么有刀口?

据悉,何立芳被送到城阳第三人民医院“抢救”,实际上是因为在小医院里不惹人关注,更重要的是这个医院距离青岛流亭国际机场的车程不到10分钟,非常利于摘取器官后火速运往外地。

出资28万元为家乡修路 邓成联陷冤狱
上海市闵行区法轮功学员郑成联于2018年3月被警察入室绑架、构陷,后被非法判刑4年、劫持入狱,在狱中长期绝食抗议。家人没有被告知他在哪个监狱,四处打听,没有任何信息。

邓成联1971年出生,湖北省蕲春县人,修炼法轮功不到一年时,他就把所有的陋习都戒掉了,多年的脾胃病、前列腺炎等都消失了,完全变了一个人。周围人看着他的变化,认为这是个奇迹。

2010年,邓成联一次性出资28万元,为家乡修了几条平整宽阔的水泥大道,把往日偏僻闭塞的小山村与周边热闹的镇、大的集市连接起来了。他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没有不夸赞他的。

每次回老家,邓成联都会挤出时间去看望村里的孤寡老人、困难户,并慷慨解囊,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

2018年3月23日,上海闵行区国保和警察没有出示任何手续、证件,非法闯进邓成联家,将他绑架到到闵行看守所,戴上脚镣和手铐,他绝食抗议迫害。

6月7日,看守所警察徐军民指使6名人员强行将邓成联按倒在地,把他头发剃光,对他进行凌辱、虐待。6月9日,看守所警察又一次给他戴手铐、脚镣长达15天。

自6月份开始,邓成联第二次绝食反迫害。看守所强制导尿,把他的生殖器插得红肿,尿道化脓。看守所把他绑在床上,他不能动弹近一个月左右。

2019年4月16日下午2点,邓成联在上海市奉贤区法院被非法庭审,因已绝食抗议半年多,他身体虚弱,是坐在轮椅上被推进法庭的,后被冤判4年。

10月底,邓成联家乡的亲友们为他发起征签,紧急呼吁立即无罪释放好人邓成联。父老乡亲们纷纷签名,没有一个推辞的,都说感谢他的话。

10年冤狱 科技人才遭绑架 下落不明
时绍平,现年48岁,中科院感光化学研究所硕士毕业生。他善良平和,工作上兢兢业业,时时用“真、善、忍”要求做人,是一个受同事尊敬的好青年。在法轮功遭受到中共残酷迫害之后,时绍平主动向人们讲述真相。

时绍平于2011年经历了10年冤狱中的超人体极限的酷刑折磨后,仍坚持信仰法轮功“真、善、忍”,于2019年11月18日在北京租住房内再遭绑架、非法抄家,现在下落不明。

2001年,时绍平被绑架,遭非法判刑10年,后一直被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遭受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狱警与包夹(专门监管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合伙,一个月不让他大便;三九天打开窗户,灌冷风吹他,不让他戴帽子、手套,不让穿棉衣,冻得衣着单薄的他紧咬牙关,面色铁青、浑身颤抖。而行恶者却戴着棉帽、穿着棉衣、戴着手套,躲在墙角处。

狱警见他仍不“转化”,就对他进行长期面壁罚坐,每天近二十个小时坐在凳子上不许动,一天、两天、一年、两年……长期的罚坐使他腿部肌肉萎缩。他还遭受了长期的睡眠不足的痛苦,以及巨大的精神迫害及心理摧残,致使其身体每况愈下。

漫漫10年冤狱,时绍平饱受了监狱里非人的虐待。

2019年11月18日中午,时绍平在北京租住房内再度被绑架、非法抄家,现在下落不明。

法办元凶江泽民
从2015年起,“全球声援中国民众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刑事举报联署活动”在世界各地展开。

国际人权日前夕,该活动组织公布了最新全球统计,从2015年7月到2019年12月5日,全球37个国家超过350万民众联署刑事举报,向中共最高检、最高法院举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反人类罪行,要求法办元凶江泽民。

目前担任联盟党上议院党鞭及影子助理厅长、澳大利亚维州州议会上议员费恩(Bernie Finn)说:“民众签名举报迫害元凶很重要,这样做可以让中共当局知道其中签了名的每个人都在关注中国发生的迫害”。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说:“中国(共)在对信仰发动战争,这场战争它们是不会赢的。”#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