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人權日 看中共迫害法輪功至今仍慘烈

羅瓊綜合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11日訊】2019年7月3日,何立芳的家屬看到他的遺體,胸前有縫合的刀口,後背也有刀口。臉龐顯痛苦狀,嘴巴張著,鼻子和嘴裡有血跡,牙縫往外滲血,身上都是傷,幾乎沒有好的地方⋯⋯

曾為家鄉修路出資28萬元的鄧成聯,2019年7月,被獄警綁在「死人床」上17天,他的後背已潰爛。四肢被綁在床上,胸上再被綁一道,插鼻飼,強行灌食,每天打營養液,出現喉嚨紅腫、胸口疼、鼻子紅腫出血等症狀。

48歲的中科院感光化學研究所碩士畢業生時紹平遭冤獄10年,2019年11月18日中午,他在北京租住房內再度被綁架、非法抄家,現在下落不明。

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前夕,國際社會聚焦和譴責中國的人權狀況。71年前,1948年在巴黎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中國是48個締約國之一。

然而,至今中共的人權迫害,尤其是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慘烈程度令人髮指。

自1999年7月,20年以來,中共慘無人道地迫害法輪功學員,大規模實施騷擾、監控、綁架,非法勞教、關押、批捕、判刑,進行經濟迫害,酷刑折磨、藥物迫害、強制勞役、虐殺,甚至活摘器官等等。

按照中共自己公布的數字,中國有681所監獄,310個勞教所,再加上不計其數的公安局、看守所、拘留所、精神病院、戒毒所和洗腦班(黑監獄)等地,這些都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場所。

截至2019年7月10日,據明慧網報導,20年來,共有28,143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有的人被多次勞教),被綁架的總人數為86,050(有的人多次被綁架),17,963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有的人被多次非法判刑)。

截至2019年6月26日,明慧通過民間途徑得到的消息統計,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為4316,其中婦女約占53.78%,50歲以上的老人占58.5%,實際上被迫害致死的人數遠遠大過於此。

僅在2018年被非法判刑的部分法輪功學員遭勒索罰款總額為246.3萬元,僅一年內中共就掠奪200萬元錢,那麼在20年中會掠奪走多少錢?

僅在2019年1月至11月期間,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有683人,非法庭審723場,89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

「中共是地球上最大人權侵害者,我們必須公開點它的名。」12月5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共和黨首席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說。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於2019年7月29日在推特中寫道:「法輪功學員今天仍面臨中共的迫害,包括逮捕、酷刑折磨和強迫放棄信仰。中國共產黨的行為是不可接受的。」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於2019年3月13日在國務院公布《2018年人權國別報告》的發布會上說,中共當局在侵害人權方面「無人可比」。

「大批中國民眾因信仰和人權問題,被中共拘禁後,遭摘取器官」佛羅里達共和黨籍的聯邦參議員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在其聲明中寫道。

何立芳被虐殺 疑被活摘器官
青島市即墨區45歲的法輪功學員何立芳,於2019年7月2日被青島市「610」、即墨「610」、即墨區法院、檢察院、即墨區分局北安派出所、北安街道長直院社區、北安街道辦事處、普東看守所、青島市城陽區第三人民醫院聯手殘酷虐殺致死,疑被活摘器官。

何立芳,北安街道長直院社區居民,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被青島市公安局即墨分局北安派出所多次騷擾、綁架、非法關押。

何立芳於2001年在即墨看守所被警察授意的17個犯人群毆,幾度昏死。九死一生的他被接回家後,通過修煉法輪功神奇地活了下來,但他每日24小時遭監控、騷擾,不得已被迫離家17年。

常年流離在外的何立芳一直很想回家照顧年邁的父母。2019年5月5日前,他在一次回家探望老人途中,因為沒有身分證被即墨交警罰款2,000元。

後他被北安派出所警察誘捕,去辦身分證時被送至普東看守所,之後被非法批捕、庭審。

何立芳一直在看守所絕食反迫害,被強制灌食、毆打,導致渾身是傷,生命垂危。

5月22日,律師在普東看守所看到的何立芳時,看到僅僅被非法關押了半個多月的他已經不能行動,被人用擔架抬出來。怪異的是他身上裹著棉被,臉上戴個口罩。律師跟他說話,他無反應。

何立芳的父母與二姐到北安派出所要求放人,被趕了出來。

6月25日,即墨區法院卻在何立芳生命垂危、不能說話的情況下,在普東看守所臨時布置的提審室內對他進行所謂「庭審」。他被幾名法警從監室內抬出來,被按在椅子上,旁邊一名法警不斷地給他擦試鼻孔裡流出的液體。

庭審過程中,何立芳神情呆滯、沒有任何反應。他的老母親看到兒子被迫害得無法言語,當庭提出讓兒子到醫院看病,沒人理睬她。

據悉,庭審時,有兩名身分級別很高的男子在另一房間裡觀看監控錄像。看守所內數十名特警、法警如臨大敵。

6月30日下午,何立芳被拉到城陽區第三人民醫院,當時出動了二十多輛警車,社區人員也於下午到醫院看守。

家屬質疑:即墨、城陽的多個大醫院都比夏莊近,搶救為什麼要捨近求遠?

即墨「610」連夜又調來了大量的警察,並且對他們認為知情的法輪功學員包括何立芳的親屬開始進行騷擾、監視,並威脅說:「誰參與就抓誰!」

次日,7月2日早上,普東看守所的警察都撤走了,全部換上來自即墨區北安派出所的警察。他們一來就把何立芳的家屬強行趕出醫院。

7月3日上午10點左右,何立芳的家屬被電話告知他的死訊。家屬立即索要遺體,派出所不給,說他們來處理。

在家屬強烈要求下,看到了何立芳的遺體。遺體的前胸後背都有刀口,臉上顯痛苦狀,身上到處是傷⋯⋯家人質疑,遺體上為什麼有刀口?

據悉,何立芳被送到城陽第三人民醫院「搶救」,實際上是因為在小醫院裡不惹人關注,更重要的是這個醫院距離青島流亭國際機場的車程不到10分鐘,非常利於摘取器官後火速運往外地。

出資28萬元為家鄉修路 鄧成聯陷冤獄
上海市閔行區法輪功學員鄭成聯於2018年3月被警察入室綁架、構陷,後被非法判刑4年、劫持入獄,在獄中長期絕食抗議。家人沒有被告知他在哪個監獄,四處打聽,沒有任何信息。

鄧成聯1971年出生,湖北省蘄春縣人,修煉法輪功不到一年時,他就把所有的陋習都戒掉了,多年的脾胃病、前列腺炎等都消失了,完全變了一個人。周圍人看著他的變化,認為這是個奇蹟。

2010年,鄧成聯一次性出資28萬元,為家鄉修了幾條平整寬闊的水泥大道,把往日偏僻閉塞的小山村與周邊熱鬧的鎮、大的集市連接起來了。他家鄉的父老鄉親們沒有不誇讚他的。

每次回老家,鄧成聯都會擠出時間去看望村裡的孤寡老人、困難戶,並慷慨解囊,解決他們的燃眉之急。

2018年3月23日,上海閔行區國保和警察沒有出示任何手續、證件,非法闖進鄧成聯家,將他綁架到到閔行看守所,戴上腳鐐和手銬,他絕食抗議迫害。

6月7日,看守所警察徐軍民指使6名人員強行將鄧成聯按倒在地,把他頭髮剃光,對他進行凌辱、虐待。6月9日,看守所警察又一次給他戴手銬、腳鐐長達15天。

自6月份開始,鄧成聯第二次絕食反迫害。看守所強制導尿,把他的生殖器插得紅腫,尿道化膿。看守所把他綁在床上,他不能動彈近一個月左右。

2019年4月16日下午2點,鄧成聯在上海市奉賢區法院被非法庭審,因已絕食抗議半年多,他身體虛弱,是坐在輪椅上被推進法庭的,後被冤判4年。

10月底,鄧成聯家鄉的親友們為他發起徵簽,緊急呼籲立即無罪釋放好人鄧成聯。父老鄉親們紛紛簽名,沒有一個推辭的,都說感謝他的話。

10年冤獄 科技人才遭綁架 下落不明
時紹平,現年48歲,中科院感光化學研究所碩士畢業生。他善良平和,工作上兢兢業業,時時用「真、善、忍」要求做人,是一個受同事尊敬的好青年。在法輪功遭受到中共殘酷迫害之後,時紹平主動向人們講述真相。

時紹平於2011年經歷了10年冤獄中的超人體極限的酷刑折磨後,仍堅持信仰法輪功「真、善、忍」,於2019年11月18日在北京租住房內再遭綁架、非法抄家,現在下落不明。

2001年,時紹平被綁架,遭非法判刑10年,後一直被關押在北京前進監獄,遭受種種慘無人道的折磨。

獄警與包夾(專門監管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合夥,一個月不讓他大便;三九天打開窗戶,灌冷風吹他,不讓他戴帽子、手套,不讓穿棉衣,凍得衣著單薄的他緊咬牙關,面色鐵青、渾身顫抖。而行惡者卻戴著棉帽、穿著棉衣、戴著手套,躲在牆角處。

獄警見他仍不「轉化」,就對他進行長期面壁罰坐,每天近二十個小時坐在凳子上不許動,一天、兩天、一年、兩年……長期的罰坐使他腿部肌肉萎縮。他還遭受了長期的睡眠不足的痛苦,以及巨大的精神迫害及心理摧殘,致使其身體每況愈下。

漫漫10年冤獄,時紹平飽受了監獄裡非人的虐待。

2019年11月18日中午,時紹平在北京租住房內再度被綁架、非法抄家,現在下落不明。

法辦元凶江澤民
從2015年起,「全球聲援中國民眾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刑事舉報聯署活動」在世界各地展開。

國際人權日前夕,該活動組織公布了最新全球統計,從2015年7月到2019年12月5日,全球37個國家超過350萬民眾聯署刑事舉報,向中共最高檢、最高法院舉報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反人類罪行,要求法辦元凶江澤民。

目前擔任聯盟黨上議院黨鞭及影子助理廳長、澳大利亞維州州議會上議員費恩(Bernie Finn)說:「民眾簽名舉報迫害元凶很重要,這樣做可以讓中共當局知道其中簽了名的每個人都在關注中國發生的迫害」。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說:「中國(共)在對信仰發動戰爭,這場戰爭它們是不會贏的。」#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