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真:人才们的悲惨遭遇

据明慧网近期《北京地区修炼法轮功的博士、硕士遭迫害案例》一文报导,在中共近二十年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仅北京市就有逾百具有博士、硕士学位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施以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以及被开除公职、剥夺学业等各种形式的处分,许多人被迫害致死致残,此文中列举了百余案例。

这些案例令人触目惊心,有力地揭示和列证了中共祸乱人间、毁灭人类的邪灵本质,昭示人类要想取得永久的和平与安宁,就必须彻底解体中共,清除尽危害人类的共产邪灵。

在此我们从百余案例中选择几个迫害案例,看看中共是如何对这些精英人士狠下毒手进行残酷迫害的:

邓怀颖,男,四十三岁,祖籍山东聊城,毕业于北京电力大学金融专业,获硕士学位。

邓怀颖于一九九五年在大学时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人若其名,心怀璞玉,在道德俱废的乱世,如同圣莲一样脱颖而出。

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团河劳教所,警察以重体力劳动对他施加迫害,挖沟、擦管道、刷厕所等等,都是最苦最累最脏的活。晚上犯人休息了,又被逼到图书室强化洗脑直到深夜。当面对强行洗脑与体罚不服从时,恶人们采取殴打、电击、军蹲、灌凉水、不许睡觉等手段折磨他。还几次被送进魔鬼般的集训队,在那里把人训练成只会几个动作的机器,不然就电棍加身,是狱中之狱。

二零零二年邓怀颖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在前进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二年六月,邓怀颖终于重获自由。看到还有那么多人被中共谎言毒害著,他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经常不辞辛苦的把免费的真相送给身边的人。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邓怀颖发放真相资料时不幸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海淀看守所,五月十五日左右离世。仅仅十八天就被迫害死,噩耗传来,他的家人、同学、导师、朋友无不悲痛。

俞平,男,四十多岁,清华大学在读博士研究生。在校时发表多篇国际水平的学术论文,获得“西门子奖学金”等荣誉。一九九五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本科,同年攻读热能工程系硕士研究生,一九九七年提前攻读博士研究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清华大学强制休学遣送回家两次,学位于五年以后才被授予。他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劳教两年零六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俞平和赵玉敏夫妇被北京朝阳区三间房派出所警察抢劫并绑架。俞平被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遭受种种迫害,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天津茶淀)。在前进监狱,俞平遭遇强制洗脑、连续“熬鹰”、穿约束衣及野蛮灌食等折磨。

四月十九日下午四点,俞平夫妇再次遭到了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东华门派出所警察的绑架。俞平被非法劳教二年六个月,被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俞平的妻子赵玉敏,被送到湖北武汉女子劳教所。岳母秦秀娥老人也被绑架,被劳教二年,送到山西太原女子劳教所。家中只留下了儿子和一岁多的女儿,成为无人照顾的孤儿。

俞平在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被警察毒打。俞平不屈服,凶恶的警察把他拖到调遣处集训队,施以电刑,时间长达一个多小时。俞平的颈部、胸部、腹部、后背、腰部、胳膊、大腿、小腿、脚心……多处皮肉被烧焦,腰部、背部、胸部都是拳头大的血泡,最大的一个血泡有碗口大。

清华学子俞平,以一文弱书生之躯,坚定信念,直面强暴,始终诵念“法轮大法好”!

须寅,男,一九九五年在北京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获得工学博士学位,后在北京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留校工作,任副教授。曾被非法监控、限制人身自由、扣发工资、非法抄家、非法劳教二年。被强迫“坐小凳”、剥夺睡眠、强迫从事奴工产品生产。

须寅教授因其在本职工作中的优异表现,数次获得清华大学先进工作者、优秀青年教师奖等荣誉,并因他在科研领域对科技进步做出的重大贡献数次获得北京市及国家级的学术奖励,受到清华大学师生的广泛赞誉和爱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四日,须寅教授被海淀公安分局从家中绑架,四月十三日,被非法劳教二年,理由是在他的家中发现法轮功资料。仅仅因为认定在他家中有法轮功的资料就剥夺其人身自由,剥夺其为学生们“传道、授业、解惑”的工作权利,实在让人不可思议!完全违背了中国宪法,政府践踏法律。

须寅教授以自己非法关押的亲身经历,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令人发指的迫害。须寅教授说:“清华是中国最高的学府,是国家栋梁的摇篮,知识分子应该是国家的宝贵财富,可是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为了阻止人们修炼真、善、忍,连这种最宝贵的财富都肆无忌惮地迫害,干出令人发指的事,实际上它是在毁中国、毁中华民族。中共不代表中华民族,我们爱国不是爱共产党,是爱我们的国家,中共永远是老百姓得到幸福和光明的障碍。”

冯少勇,四十多岁,北京邮电大学博士,在几个曾经工作过的单位都是技术骨干。他性格朴实厚道、不善言辞,只会埋头做事。他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总是乐呵呵的,人缘很好。一九九九年在北京邮电学院读博士时,他和同事研发成功机顶盒,为此他获得了一百万元人民币奖金,他分文不取,全部捐给北邮。在学校任职期间,冯少勇负责很多公开招标的项目。很多人为中标给他送钱送礼,他都婉拒。有经销商用快递给他寄礼品,实在退不回去,他就把礼品折合成现金,捐助给需要帮助的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冯少勇多次遭到非法抓捕、劳教、关洗脑班、关精神病院等迫害。

二零零二年,冯少勇在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受到酷刑迫害,主管迫害的主任苏怡杰指使恶人对冯少勇施加酷刑,在冯少勇的腰部和脚部酷刑致伤的情况下,仍逼冯少勇在操场上跑步。非法劳教期间,冯少勇被迫害得差点瘫痪,身上伤痕累累。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在深圳被绑架,二零一八年八月,深圳市龙岗区法院非法判八年。

褚彤,当年三十多岁,一九八九年九月至一九九六年七月就读于清华大学并获得微电子学的硕士学位,清华大学微电子所讲师。

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判刑十八个月,去天安门城楼打“法轮大法好”横幅,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假释出狱后因在明慧网上揭露邪恶,并给“女监”和“未管所”狱警写信讲真相等,遭“通缉”报复。褚彤遭受冤狱迫害长达十三年之久。曾被当地警察非法抄家两次、非法羁押一次、非法判刑两次,在监狱被强制洗脑,强迫从事奴工生产。

褚彤的丈夫虞超同时遭受迫害,被非法判刑九年。由于夫妻双双被判重刑,幼子得不到良好的照料,身心备受摧残。母亲在褚彤出狱数月前离世,没有看到女儿最后一眼。

黄奎,男,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博士生,一九九九年毕业于北京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并于同年免试保送入清华大学研究生院直接攻读博士。曾获郑格如奖学金、优秀学生一等奖学金,并获清华大学“优秀毕业生”称号。本科毕业后免试直接攻读博士研究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曾遭秘密绑架。一九九九年十月,因修炼法轮功,学校强迫其休学三个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因在校园内炼功,被派出所警察在校园内当众殴打,后被清华大学勒令退学。曾被国家安全部人员绑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他在广东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后来改控“破坏法律实施”罪名,被关押在珠海第二看守所。珠海市香洲区法院于二零零一年十月进行非法庭审后他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广东省四会监狱。在看守所和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黄奎遭受了种种酷刑折磨。在二零零五年底他被释放,目前在美国俄亥俄州攻读博士学位。

徐化全,男,五十岁,北京大学硕士学位,曾在北京发改委工作,做过日企经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修炼法轮功,豁然明白了人生的意义。

二零零一年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海淀派出所警察对徐化全施以酷刑,五、六个警察架住他的双臂,抓住他的双腿,用打火机在他的左胸部烧,烧出一块巴掌大的疤,乳头部分都已经烧没了。被迫光着身子在烈日下暴晒,徐化全曾被晒得浑身起泡。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下午,太阳宫派出所警察叶嘉诚带着刑警队,以修暖气为名,闯入了芍药居三一一楼九五零一室徐化全的家,将徐化全和其前妻王雷绑架到朝阳看守所。至此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警察借机从家中“拿走”人民币现金五千元,价值一百五十元的邮票。同时抄走电脑、打印机、和学习外语用的收录机。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被非法判刑八年。

把徐化全的妻子及儿子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致使其妻王雷在巨大的压力下,与徐化全离婚。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出狱后,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无住房等。随后不久,徐化全二零一一年三月初在北京地铁讲真相被绑架、劳教,在新安劳教所里被单独包夹关押迫害。二零一三年劳教所解体,八月八日,徐化全是新安劳教所最后一个释放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四年一月因在地铁上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警察绑架,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被北京市西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三分监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徐化全遭迫害的情况一直瞒着他的母亲。

二零一五年一月份被劫持到北京前进监狱。他被长期关押正三分监区只有几平米的小屋内。据二零一六年七月从前进监狱出狱的法轮功学员讲,在此期间徐化全遭到了多种酷刑折磨。现在徐化全身体非常不好,头发都白了。

一个个难得的国家精英人才就这样被中共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无辜毁掉了,仅仅北京市就有这么多,全国该有多少精英人才被中共摧残迫害?中共从窃政以来就一直在害人、毁人,其中迫害精英人才一直是它的首要目标。一场“反右”毁掉了数十万国家的精英人才;一场“文革”使七百万人死于非命,其中知识分子占有重要比重;一次“六四屠城”逾万学子被血腥镇压;一场迫害法轮功运动,有多少国家的精英人才惨遭迫害?维权律师仍然是国家难得的一群精英人才,受到中共的残酷打压。还有多少国家精英人才将会落入中共魔爪,遭到中共邪灵的摧残、屠戮?中华民族危在旦夕啊!

《北京地区修炼法轮功的博士、硕士遭迫害案例》不失为是惊醒中华民族的一剂清醒剂,看看这些精英人才的悲惨遭遇,难道还不知道中华民族已经处于最危难的时刻了吗?解体共产邪灵刻不容缓!处在其中的每一个炎黄子孙,不能再迷茫下去了,赶快从阴霾中挣脱出来,明白真相,认清共产邪灵毁灭人类的终极目的,将其从人类社会中彻底清除灭尽,还人类的永久和平与安宁!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