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揭秘你看不见的玄机 【西游漫注】(35)菩萨为何举荐二郎神

作者:挪威龙王

【新唐人2019年02月19日讯】(35)菩萨为何举荐二郎神

尽管猴子比太子技高一筹,把一个惠岸行者也给累得气哈哈,狼狈而去。可是悟空跟木叉一样,都是修行未得圆满的人,如果说那些有果位的大神仙来真格的来收拾一下孙悟空,孙悟空必是吃不消的。之所以费老大劲儿搞不掂这个猴子,很可能是神仙们并不想要了孙悟空的性命。到后来打败了孙悟空,也没有当场结果他的性命,却是押解上了天庭,由玉皇大帝来处置。并且,天兵天将们对孙悟空的喽啰们也是捉拿了,并不伤害。远不像人间的兵争、豪夺,动辄以杀人为要。

眼看自己寄予希望的儿子惠岸行者也不是孙猴的对手,李天王又是心中惊慌。这老哥,又是不动动脑筋思考思考问题会不会有解决办法,也不说自己亲自出马,而是又一次坐在的案前提起了笔……

大力鬼王和惠岸行者一起回到天庭,在灵霄宝殿把李天王的奏章上呈玉帝。却说玉帝拆开表章,见有求助之言,笑道:“叵耐这个猴精,能有多大手段,就敢敌过十万天兵!李天王又来求助,却将那路神兵助之?”

真有趣,看样子玉皇大帝也对李天王不厌其繁的求助颇有微词。从小说中就可以看出来,本来么镇邪灭乱是你李天王等护法神众的事情,为啥总是不自己想办法,为啥总是遇到困难就发怵,心里发怵了就回来找本来指望你把事情摆平的玉帝来诉说。

然后听闻玉帝发问,话音没落观音菩萨就接过话头来了,这次菩萨反应可真够快的。她老人家欣欣然举荐了玉皇大帝的外甥二郎神杨戬。举荐二郎神这事儿,观音菩萨估计是早就想好了。

因为这个二郎神跟孙悟空的相似度几乎是百分之百。个性,一样的自恋、孤傲;面子,俩人一样的在乎名分不务实、二郎神在乎清高的名分、孙悟空在乎虚假的名分;神通,一样的七十二般变化,并且两人的变化还一样的不伦不类;飞行,一样的快,并且似乎他比孙悟空还快;脾气,一样的易怒,并且,还一样的喜欢别人夸上一夸。所以说,观音菩萨给孙悟空找了一个镜像对手,而且无论是武功、还是智商,各方面都还要比孙悟空高那么一点点。但是二郎神很有自立门户的精神,人家得道成仙了也不上天上、而是宁肯在地上自家的庙宇里自成一派,而孙悟空呢,则对别人的依恋程度很高,自家好好的洞天福地不要、偏偏要跑到跟他格格不入的天庭去。

为什么我认为二郎神比孙悟空飞得快?下面是原著中有关句子的对比,您可以参考。

悟空谢了。即抽身,捻著诀,丢个连扯,纵起筋斗云,径回东海。那里消一个时辰,早看见花果山水帘洞。

好猴王,急纵筋斗云,霎时间过了二百里水面。

(真君他们)众兄弟俱忻然愿往。即点本部神兵,驾鹰牵犬,搭弩张弓,纵狂风,霎时过了东洋大海,径至花果山。

这个时候,如果孙悟空稍微能静心地反思一下,就会发现,他明著是陷入了神仙们讨伐他的天罗地网,实则是,他陷入了自己的执著和欲望所布下的一个迷宫,无论他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是他内心执著自我欲望的物化和影像,孙悟空就好比走入了一个镜子世界。镜子中反射的光怪陆离的种种,都是他内心所投射出来的,并不是来自外在。

孙悟空在这个谜中,争啊、斗啊,最终是精疲力竭、智慧穷尽,然后,被自己的欲望给拖累得心智尽失、自己打败了自己。什么是心魔?这就是心魔。

孙悟空齐天的本事,遇到真君也不灵光了,两个人斗了300多个回合,也没分出胜负来。二郎神摇身一变,施展出了超级放大的本事,变出一个护法恶神的形像来,他这一变化正挠到孙悟空的痒处,孙悟空二话不说也变得一样形像高大、青面獠牙。却不料这个二郎神不比他孙悟空,满山的猴子妖怪,只有孙悟空一个是有点能耐的,人家的梅山七兄弟个个本领高强,结果他们另一边把孙悟空的部下给打得落花流水。孙悟空慌了,施展七十二般变化,却不巧得很,碰上个比他更善于变化的二郎神,结果孙悟空给折腾得七荤八素,黔驴技穷。

最好笑的是孙悟空滚下山崖,伏在那里变一座土地庙儿。大张著口,似个庙门;牙齿变做门扇,舌头变做菩萨,眼睛变做窗棂。只有尾巴不好收拾,竖在后面,变做一根旗竿。你瞧瞧,这时候孙悟空最突出的就是嘴巴牙齿舌头、与眼睛,身躯四肢都可以变得没有了,然后最有代表性的五官与尾巴,却依然很大、很醒目。口舌贪吃嘛,不肯变小;眼睛嘛,高得很,也不肯变小;尾巴嘛,人家是孙悟空的老大,更不肯屈尊啦。命都快没了,这帮家伙还在计较大小、摆显身份哩。

经过一番打斗、比拼变化,二郎神估计已经摸透了这猴头的脾气。见到孙悟空变的怪异小庙儿,就故意站在边上,用语言吓唬孙悟空:“是这猢狲了!他今又在那里哄我。我也曾见庙宇,更不曾见一个旗竿竖在后面的。断是这畜生弄諠!他若哄我进去,他便一口咬住。我怎肯进去?等我掣拳先捣窗棂,后踢门扇!” 大圣听得,心惊道:“好狠!好狠!门扇是我牙齿,窗棂是我眼睛;若打了牙,捣了眼,却怎么是好?”扑的一个虎跳,又冒在空中不见。

二郎神如果真的想就此搞定孙悟空,大可不必跟他费这番口水。估计是二郎神看孙悟空这厮顽劣得有趣、并不像一个大恶之徒,所以就故意挑逗于他。(待续)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