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11月18日讯】《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系列文章,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经济篇”。文章强调,共产邪灵为毁灭人类,作了全方位的周密安排,经济领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看清共产主义真实面目,思考并制定对策,已经刻不容缓。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系列文章中告诉读者,各国的经济正在一步步脱离自由经济的轨道,失去道德的根基,陷于共产邪灵的掌控之下。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文章说,在自由社会里,共产主义邪灵安排了非暴力的方式,用各种变相的社会主义形式,分成不同阶段、不同程度渐渐渗透整个社会,从表面上不容易辨别。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西方发达国家搞的确实是另一种形式的共产主义,只是大家都不敢这么叫,因为共产主义这个名词在西方很臭,但是在左派的知识分子之间还有一定市场。”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表示,以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出现的政府模式或者是经济模式,被广泛运用的程度超乎想像。

谢田:“这些发达国家搞的高税收、高福利,确实是一种变相的社会主义。政府本身是不具有生产性,不制造任何财富,它是从别人的身上,从富人的身上,从纳税人的身上捞钱,来建起福利。”

文章说,目前西方国家的很多经济政策,表面上看起来不是社会主义,但最终起的作用都是限制、削弱乃至剥夺私有财产、削弱自由企业的作用,扩大政府权力,向社会主义靠拢。

谢田:“直到前几年,希腊的高税收、高福利制度破产的时候,才让人们惊醒,这个社会主义的经济模式,实际上是腐蚀了人类的道德。它让国家的税收或国家的负债越来越高,也鼓励一些懒人不思进取,而依赖国家政府,想尽各种各样的办法从政府身上去捞钱,捞取福利。”

在“绝对平均主义的毒根是恨和妒嫉”章节中提到,共产主义宣扬的“绝对平均主义”,一方面显得非常冠冕堂皇,让很多人盲信,另一方面则是勾起人的恨与妒嫉。

例如,在经济方面,不能容忍别人比自己富有、日子过得比自己好、工作比自己轻松、条件比自己好。一切都要平等,你有的,我也应该有,你能得到的,我也应该得到,美其名为“人人平等”、“天下大同”。

文章提到,在绝对平均主义思想影响下,西方社会轰轰烈烈呼唤“社会公正”,出现“最低工资制”、“纠偏行动”、“同工同酬”等诉求。这些诉求都是在刻意要求“结果的平等”,背后隐藏着共产邪灵因素,人们一不小心,就会掉入魔鬼的陷阱。

美国UCLA安德森管理学院经济学家俞伟雄:“这篇文章经济篇分析的很好,的确有存在这样的现象。我觉得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没有真正在社会上工作,那很容易对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存有幻想。”

18世纪哲学家亚当‧斯密在他的《道德情操论》中说,道德是人类繁荣的基础。美国UCLA安德森管理学院经济学家俞伟雄表示,自由、公平是人类追求的价值。但首先得先有自由才能谈公平。

俞伟雄:“如果你先强调公平,可能最后的结果,就失去了一个自由,那就是非常非常糟糕的现象。这个所谓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它的实行,我发现很有趣的,它都要靠非常的极权政府来执行。因为你不极权的话,就没有办法去推行所谓最终的理想,所谓的共有财产这个制度。”

俞伟雄认为,马克思提出的理论,在当今的经济学家眼里没有任何价值,只能当作一本悲剧小说看待。

采访/陈汉 编辑/黄亿美 后制/周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