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7月30日讯】赵培:2017年10月,哈维.韦恩斯坦性骚扰事件后在社交媒体上兴起了遣责性侵犯与性骚扰行为的“我也是”运动,这个运动是鼓励受到骚扰的女性勇敢站出来,不要沉默。这个运动甚至延伸到政界了。

2017年10月,英国国防大臣迈克尔.法伦被媒体爆出曾经在2002年的晚宴中摸了邻座女记者的膝盖,但是女记者拒绝后,他就停止了。这个运动已经传到中国大陆了,2018年1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毕业生罗茜茜在网路上“实名举报”她的博士论文副导师的性骚扰行为,并说至少6名其他女学生也有同样遭遇。类似的举报也发生在南昌大学。这些举报把中共大学里面的堕落展现的淋漓尽致。

大家想想中共里面教育出来的官员是什么样呢?薄熙来睡女模特、周永康睡女主持人、重庆雷政富等等,那个不是优秀共产党员。不过,我也是运动在大陆也只能是在游离在中共权力圈子内发酵一下。这个道理很容易懂,中共会利用媒体、公安、政法委等专政暴力把站出来的女性给封口了。“我也是”运动在海外是被现代女权主义者称为“第四代”女权运动,这话听起来很新鲜吧,人权应该是一个普世价值的标准,怎么能分代呀。

其实,人类的普世价值的人权标准没有变,西方的左派、也就是搞共产主义那一批人为了反传统在不断的偷换概念。咱们说,不能骚扰女性这就是人类的普世价值,在咱们中国叫“礼教”,就是被中共批判的传统道德,这是常识,应该是每个绅士的行为准则,左派说是“第四代”女权就是在偷换概念。共产主义政治运动这一次宣称的女权,自己人都不同意,为什么呢?因为左派宣扬的前代女权宣扬的是“性解放”。

上百名法国女演员、女作家签名在《世界报》上发表公开信,维护男性搭讪的自由。法国女星凯瑟琳.德纳芙(Catherine Deneuve)就被很多媒体说成是反对#Metoo运动的代表人物。为什么法国左派反对呢?这是因为西方“性解放”运动登上历史舞台就是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为标志性事件,这就是一个反传统的共产主义文化运动而已。为什么说共产文化呢?

1918年3月,苏联政权在叶卡捷琳娜堡公有化妇女,大街上贴告示,“16至25岁的妇女必须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这个命令给予的权利,可向相应的革命机关说明”。共产妇女就是男人的性解放。法国的左派以“女权”的名义、“性解放”运动的形式把共产主义的共产妇女推广到全球。“物极必反”,50年过去了,女人突然发现共产化的“女权”运动没有让自己得到尊重,“我也是”运动就兴起了。

大家想想,《诗经》讲,“发乎情,止乎礼”。古代上元灯会,女子看上一小伙说,“公子可否借一生说话”,那傻小子听懂了,拎着彩礼去提亲了。现代酒吧里,小伙趁著酒劲上来说,“开房不?”我就问你,哪个是文明,哪个是流氓,这容易分清。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礼教不是束缚是尊重,当然这里不包括极端宗教规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