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9月19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张玉华博士给美国总统川普写了一封信,希望他能够施压中共政府,释放他的丈夫马振宇。张玉华博士认为,国际上那些恐怖份子的爆炸是看得见的恐怖,而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与活摘器官等是看不见的恐怖,这才是世界上最阴险、最狡诈、最邪恶的恐怖行径;而且这场迫害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是持续了18年多。她希望川普总统能够敦促联合国,联合全世界一切正义力量,解体中共这个危害人类的真正的恐怖主义组织。

2017年9月11日,美国遭遇“9.11”恐怖袭击16周年之际,就北京市通州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庆秀英等人,我写了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呼吁立即释放中国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9月15日,在新唐人电视台网站和大纪元新闻网同时发表。

北京市通州区检察院检察官黑建桐根据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的所谓“司法解释”,对警方非法抄走的法轮功书籍进行“换算”,庆秀英家里的250本书,被换算成1000份材料;多少个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挂坠多少个写有“真善忍好”的条幅就算多少份单张,加上夏红租她的房子,夏红屋内的300多份材料也算庆秀英共有,这样,给庆秀英算出7千多份材料,庆秀英因此“被量刑”7到10年!

在致习近平的信中,我写道:“庆秀英案是中共十九大前北京市发生的一起最严重的迫害法轮功案件。它是孟建柱、郭声琨、曹建明、周强这个江泽民在政法系统的‘四人帮’向您的‘依法治国梦’发起的最后一波反击行动中的一个典型案例。”上述所谓的“司法解释”是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收到实名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21万份之后,炮制的逆天而行、邪恶至极的“恶法”!

考虑到在中共封网的情况下习近平以及相关官员可能看不到这封公开信,我特请北京的朋友将此信寄给了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庆秀英案的审判长蒋为杰,庆秀英案的公诉人黑建桐。9月20日,通州区法院非法判处庆秀英有期徒刑10年!根据我在中国大陆被迫害的亲身经历,这个判决结果,是法官秉承中央610办公室的顶头上司,现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旨意做出的。

类似庆秀英案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件,仍在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不断上演。2017年8月24日,兰州法轮功学员周巍等6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周巍正在上研究生的女儿参加了父亲被非法庭审的整个过程,亲眼见证了律师和父亲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站在一个非法律专业学生的角度,给审判长汪海斌法官写了一封信。她写道:

“庭审结束后,我反复回忆在庭审过程中发生的一切,反复思考着公诉人和辩护律师之间的辩论。最终我得出的结论是,辩护律师不论在法律条文层面,还是在证据反驳方面,都更能体现遵守和维护法律的严谨和公正。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这是出于清晰的思考和理性的分析所得出的结论。相信您作为一个高级司法人员,能够明白我此番言论,不仅仅出自于私情。”

“给我印象极为深刻的还有辩护律师们提及的罪刑法定原则,即‘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这一条是我一个非法学专业的学生也背得出的,因为它几乎是我国研究生招生考试政治一科的必考题。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明确将法轮功定作×教。公安部明确认定的14种邪教中并没有法轮功。法轮功被污蔑为×教,是1999年江泽民外事访问时说的,之后又在《人民日报》刊登。但是当权人讲话不能作为法律条文和证据,新闻媒体由于其本身的主观性更不能作为法律条文和证据。”

“庭审后半段,公诉人开始反复读污蔑法轮功的材料。对于这些言论,我实在无法认同。因为没有一条符合我的亲眼所见和亲身经历。我父亲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此前他有抽烟的习惯,但炼功后他便戒了烟,而且从此也滴酒不沾”,“父亲在我成长过程中非常关心我的学习。我上初中和高中时数学时常遇到难题,父亲帮助我一起解答。我大学毕业又想读研究生,父亲也是非常支持,当得知我考上名校的研究生后,他很高兴,希望我能学有所成。试问这些是一个修炼了法轮功之后导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之人的行为吗?”

“‘真、善、忍’这种信仰也好,这种价值观也好,还不至于象孔夫子之道那样‘天下莫能容’吧?试问哪个有良知善念的人会否定它呢?而‘道既修而不用’岂不是‘有国者之丑’吗?道既修反被诬陷,又欲加之以刑,不更是‘有国者之丑’吗?况且那所谓的‘有国者’,不也和围困孔子的那些政客一样,只是些无益于国家无益于人民的弄权者吗?在国家不断推进法制改革,倡导法治、公正的今天,我们是不是应该拒绝和这些别有用心的政客团体为伍呢?”

一次又一次的非法庭审,一年又一年的残酷迫害,不仅让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从情、理、法三个层面反感、反对,而且让国际社会的有识之士反感、反对。上海浦东新区青年法轮功学员丁俞国今年7月26日被浦东警方绑架,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应丁俞国在美国明尼苏达州的亲友请求,美国明尼苏达州参议员Chris Eaton,参议员Carolyn Laine,与参议员John Hoffman,9月15日致信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上海市长应勇,要求他们关注该事件并立即释放丁俞国,并敦促其保护法轮功学员信仰自由的权利。

丁俞国,1982年生,从小品学兼优。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最严酷的时期,他识破谎言,明辨是非,追寻到真、善、忍的信仰,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由原来的体弱多病变得健康有活力。就是这样一个正直善良、邻居亲友交口称赞的好青年,却在2008年被非法判刑5年。他当时正在外企工作,本应有美好的前途,却被非法关押在一个人间地狱——上海提篮桥监狱。

2013年出狱后,丁俞国没有怨恨迫害他的人,没有消极沉沦,本着真、善、忍的原则修炼,做起了辛苦、低酬的送外卖工作。但是,今年7月26日早上,丁俞国正要上班时,突然被浦东公安分局和高行派出所的警官截住,强行检查他的助动车,但是,什么都没找到。之后,他们拿出3封真相信和6张光盘,一口咬定是他散发的。随后,在没有履行任何手续、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了丁俞国的家,并强行将他带到高行派出所。家属质问:“你们有证据吗?”回答是:“证据会有的!”

“以人为本,为和平和人人享有体面的生活而努力”的第72届联合国大会,近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9月19日,也是本届联合国大会高峰会议的第一天,南京法轮功学员马振宇被南京市玄武区警官抓走。9月21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张玉华来到联合国总部前,手举著丈夫的照片和写着“立即释放我先生、法轮功学员马振宇”等中英文字样的标语牌,呼吁国际社会帮助营救她的丈夫。

马振宇原来是南京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14研究所的雷达设计工程师,设计完成过重大军工产品。这样一位优秀的高级科技人才,却因为信仰“真、善、忍”屡遭中共迫害:2001年被非法判刑7年;2011年又被关进劳教所1年半。张玉华博士毕业后,曾任南京师范大学俄语系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学术带头人,多次获得学校优秀教学成果奖,还是南京市人大代表。她也因为信仰“真、善、忍”被三次劳教、一次判刑,失去自由长达7年零7个月!

9月19日,张玉华给美国总统川普写了一封信,希望他能够施压中共政府,释放她的丈夫马振宇。张玉华博士认为,国际上那些恐怖份子的爆炸是看得见的恐怖,而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与活摘器官等是看不见的恐怖,这才是世界上最阴险、最狡诈、最邪恶的恐怖行径;而且这场迫害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是持续了18年多。她希望川普总统能够敦促联合国,联合全世界一切正义力量,解体中共这个危害人类的真正的恐怖主义组织。

9月20日,明慧网曝光了辽宁省23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暴徒打死的案例。2000年9月5日,丹东市法轮功学员吕慧忠在丹东市第一百货商店被警察绑架。当晚7点左右,他的哥哥去看过他,人还好好的。第二天凌晨3点左右,吕慧忠竟被迫害致死,年仅38岁!法医验尸称,吕慧忠的脸上、身上均有伤,肋骨断了三根,其中一根刺在心脏上,腿骨断了两节,死者的脸呈锅铁色,双眼圆睁,死不瞑目!家属上告到有关部门,但无人受理!

大连市金州区法轮功学员邹文志, 2000年10月16日,到大连化学工业集团公司新碱车间上班时,被保安抓到公司公安处遭毒打,从上午8点一直打到下午3点多,被活活打死,年仅54岁!全家人赶到医院太平间时,看到邹文志的尸体全是被击打的痕迹。法医鉴定发现:尸体表面的皮肤虽然未破,但是里面的肉组织全部被打烂,肋骨被打断,心脏被打坏。打人凶手姜姓副处长跪在邹文志80高龄的父母面前,打起自己的嘴巴,并拿出两万元钱给邹文志的父母,遭到拒绝。大连市公安局二处和大连化学工业集团一面散布邹文志自杀的谎言,一面威逼亲属接受20万元赔偿!

2008年1月15日,铁岭调兵山市晓南镇法轮功学员王淑霞被非法判刑3年。2008年6月3日下午4点,王淑霞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八监区,狱警管教科科长李小红、小队长孟丽影将她双手反铐吊在床栏杆上,指使毕波、丁美玲等6名刑事犯疯狂殴打。不到12点,王淑霞被活活打死,凌晨4点左右被抬出监舍。当时狱警郭桂婕值班,左晓燕任监区长。两天后,家人见到王淑霞的遗体,嘴部周围全是破伤,脖子、前胸青紫色,伤痕累累。监狱怕家属上告,罪行败露,拿出19万元私了。

这些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只是冰山的一角,还有大量被活摘器官虐杀的法轮功学员。2016年6月22日,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大卫‧乔高和美国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联合发布的“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至10万例,2000年至今可能高达150万例,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18年来,到底有多少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现在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但是,从已经曝光的大量案例看,这是一个大面积存在的血淋淋的客观事实。

2017年9月8日,南京市秦淮区法院对年近80岁的法轮功学员于惠玉案进行非法庭理。审判长刘娟宣布庭审开始后,问:“于惠玉,你还有要回避的话要说吗?”于惠玉老人说:“有!凡是中共党员的都要回避。”刘娟疑惑不解的问:“为什么?”于惠玉老人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是信神信佛的有神论者。中共党员都是无神论者。两者是对立的。无神论者审判有神论者肯定会有偏见,这不公平,也不公正,不符合公平、公正的法律原则,必须由第三方来主持公道。”

话音一落,整个大厅鸦雀无声。法官们随后你看看我,我瞧瞧你。最后,还是刘娟先缓过神来,说:“这个问题我做不了主,要报院长审批。”之后,她又继续说:“这个问题我们搁置暂时不说,现在按程序继续走。”接下来,公诉人念起诉书,当念到证人证言时,律师质问公诉人:“证人呢?”公诉人说:“证人不在场。”“证言是谁写的?”公诉人说:“这有他的亲笔签字。”律师说:“这么说,证言是你们写的了?名字是不是他的亲笔签字不是由你说的,要有公证处的公证书作证明。”面对律师的质问,公诉人哑口无言。审判长刘娟无可奈何的宣布:“休庭,以后再审。”

南京市秦淮区法院对于惠玉案的审理,将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根源,暴露无遗。这是一场不信神不敬神的中共党员对信神敬神的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审判”,这里,不可能有丝毫的公平、公正可言。千百年来,中华民族的列祖列宗都是信神敬神的,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民众都是信神敬神的,近300百年来全世界最顶尖的科学家如爱因斯坦等都是信神敬神的。中国自古以来被称为“神州”,中华文化被称为“神传文化”。当年,有人曾担心汉字没法输入电脑,如今,汉字可以不同方式输入电脑,中国人的祖先几千年前创造的汉字,是非常科学的,其科学性远远超出了现代人的想像,因为他是更高级的生命——神传给中国人的。全世界法轮功真修弟子都曾亲身体验过神迹,他们对于神的信念是任何高压和欺骗都动摇不了的。

“神欲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这句话是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说的。希特拉疯狂了,他灭亡了;墨索里尼疯狂了,他灭亡了;东条英机疯狂了,他灭亡了;十年文革中,毛泽东的妻子江青疯狂了,她灭亡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周永康疯狂了,他灭亡了;迫害法轮功最大的帮凶李东生疯狂了,他灭亡了;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苏荣疯狂了,他灭亡了;跨三省市任政法委书记15年的朱明国疯狂了,他灭亡了;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王立军疯狂了,他灭亡了……。

北京市通州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庆秀英的非法“重判”,是在法轮功洪传全世界25周年之后,是在全世界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坚韧讲真相18年之后,是在“控告江泽民”、“举报江泽民”、“法办江泽民”的正义呼声响遍全球之后,是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大大小小的帮凶一批接一批被习近平的“反腐打虎拍苍蝇”收拾之后,江泽民在中共政法系统的总代理人,现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最后疯狂。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中讲:“吕洞宾有句话:宁可度动物也不度人。人实在太难悟,因为常人受常人社会所迷,在现实利益面前放不下那个心。”当今中国大陆,在中共宣扬无神论68年后,相当多的人再也不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了,再也不相信“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人间私语,天闻如雷”了,再也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了,只相信两样东西:权和钱。北京市通州区检察官黑建桐是这样,通州区法官蒋为杰也是这样。不管你怎么跟他们讲真相,他们都要跟着孟建柱、江泽民一条道走到黑,只管今天闹得欢,哪管明天遭清算!

9月19日,美国总统川普在72届联合国大会高峰会上的演讲中说:“从苏联到古巴到委内瑞拉,哪里实行了真正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哪里就有它带来的痛苦、破坏和失败。那些宣扬这些站不住脚的思想体系信条的人只能让生活在这些残忍体制下的人民继续受苦受难。”自从1848年共产主义诞生以来的169年里,这条红色的恶龙横行到哪里,哪里就是血腥的屠杀。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神定下苏联东欧共产党灭亡,苏联东欧共产党一夜之间全部解体。如今,共产主义只剩下江泽民和金三胖这一大一小两个恶魔了。18年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令这两个恶魔只剩最后一口气了,即将灰飞烟灭了。

在历史对不信神不敬神的中共实施最后的大清算之前,我再次强烈呼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立即抓捕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强烈呼吁美国总统川普为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发挥出最大的能量来,强烈呼吁全世界最大的国际组织——联合国对中国大陆违反《世界人权宣言》的邪恶之徒实施最严厉的制裁。

——转自《希望之声》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明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