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聂树斌被错杀21年 涉嫌“活摘器官”平反还要感恩吗?

BBC的报导《中国高等法院:聂树斌被错杀汲取五项教训》中说:

“中国新华社周五(12月2日)报导称,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当天对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聂树斌案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活摘器官的案子,用年轻人的器官给当官的人来延续生命。聂树斌是被错杀的,中共党体系的官员一定要杀他,因为乔冠华的老婆,洪晃的妈妈–章含之需要肾脏,两人的条件匹配。这不是错杀,而是故意杀人。

人在共产党的框架下只为自己,只是高级动物,一个高级动物认为自己的生命是比人高贵,所以去杀人维持自己的生命。他们认为聂树斌的命是下贱的。这就是当时的故事。共产党的体系就是获取利益的体系,杀死别人满足自己的体系。

但是今天这个案子走到了这一步,是不是习近平和王岐山利用聂树斌的案子来兑现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说法?有可能。因为本来应该掩盖的东西,他们却主动的揭示出来了。这里包括著整个政法委体系的邪恶,和共产党活摘老百姓器官的罪恶。有人说,聂树斌死了才摘得器官,没活摘,这个事情你知道吗?你知道摘他器官的时候是活的、还是死的?第二,明知道错判了却一定要刹他,你说这是活摘还是死摘?摘你身上的器官,你会这么说吗?

当人把自己堕落成高级动物的时候,他们已经摧毁了自己的德行了,因为德行是人特有的,一个高级动物是没有道德可言的。共产党灌输的理论直接摧毁的是人的尊严,人的道德,在高级动物的环境中呼喊恢复道德是人的愚蠢。道德是对人生命的来処而言的,有来処的生命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才能出现道德的规范。这样的生命才叫做人。

“该案后续的国家赔偿、司法救助、追责等工作将依法启动。但判决没有提及追查办案人员责任的更多细节。”

活摘器官就是中共邪恶的表现,聂树斌的案子现在能够翻案,这是关键所在。习近平和王岐山在非常缓慢的,但直截了当的摧毁整个党的权力系统。聂树斌的案子塑造了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形象,去打击党的权力体系当中的高级动物对人的摧残和邪恶。

这个案子是没有任何权势的老百姓被虐杀了,就因为一个官太太需要内脏。今天中共体制当中的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以及省部级大员有多少肚子里面换了零件?我跟大家讲过,活摘器官是压死中共的最后一根稻草,而聂树斌的案子会变相的追究这个责任。案子里已经提到国家赔偿,当确定聂树斌无罪的时候,相关的司法援助都会出现。

追责,就是谁该负责任?就要把一定要杀掉聂树斌的原因拿出来,他的内脏为什么会缺失?谁将负责?从2006年揭示出来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活摘老百姓器官,谁将负责?

习近平和王岐山在建立国家体系,包括监察委员会的出现,都是以国家体系取代中共党的体系。在聂树斌的案子拿出来的同时,我们看到江天勇,黄琦,这些著名的中国维权律师再次被失踪,所以这是一个对垒的过程。就像王岐山在6千字的讲话中说要恢复中国传统文化和精神,同时也说共产党的党文化也是其中文化之一,这完全就是矛盾的,为什么要拿出来一块说?就像一手把聂树斌的案子拿出来,一手江天勇被失踪,这是一个非常交错的过程。

11月2日习近平公开说,党内有人要杀他,可是一个月之后这个人也没被抓出来。我认为这段时间就是让所有的朋友们认识到生命的珍贵。生命的珍贵不是你怕死,而是你生命来処的珍贵。

“对于和此案相关的另一焦点、自认是杀害康某某真凶的王书金,中国高院没有作出裁定,称“王书金案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

王书金自己承认杀了聂树斌被诬告所杀的人,但司法竟然不接受。所以我说,共产党平反,你不用感恩戴德,自己的女儿被强奸了,凶手那麽多年后才伏法,而且还杀错了人,你用感恩戴德吗?对共产党感恩就是对自己的侮辱。共产党党的体系错杀了人,摘了人家心肝,来满足体制里共产党人的具体需要。

新华社报导这件事情的时候,以最高法院答疑的方式来讲述这个案子的教训,

“一是要强化人权保障理念,尤其要高度重视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权益的保障。要将尊重和保障人权理念贯穿于刑事诉讼的全过程和各环节,从源头上有效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

有朋友肯定会说,这是扯淡,是,在党的框架下绝对是扯淡。但是这个案子就事论事被拿出来人权被放在上头,法律是保护人的基本权利的,生存权是第一位的。

“二是要强化程序公正理念。程序公正是司法公正的重要组成部分,程序违规违法,不仅严重影响程序正义,而且会严重危害实体公正。必须坚决摒弃重实体、轻程序,重口供、轻其他证据等做法,坚决杜绝指供、诱供甚至刑讯逼供,严把程序关,严格依法规范办案。”

有党存在,程序可能公正吗?程序是为了弥补在党的官员需要时为达到目的的方式方法。人权是正当的,司法为人民服务是应该的,结果成为了杀人的工具。这是共产党框架下的真实一面,这些话语都是对的,但放在共产党手中却是邪恶的。

“三是强化证据裁判理念。在审查判断证据、认定案件事实时,既要审查对被告人不利的证据,也要审查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

这都是技术的用词,然而杀害聂树斌是党的需要,当司法要聼党指挥的时候,这些都是扯淡的。所以只有司法独立,才能出现相互制约。党的至高无上出现的时候就是邪恶的,所以聂树斌是死在党的领导之下,是故意制造的冤假错案。

最高法院提出的这些教训是回避了最关键的内容,从技术的角度阐述一个正常的司法体制如何处理这样的事情,当他们阐述这些事情的时候,明白的人就会看出来,在聂树斌被杀这件事情上是党体系的邪恶,而具体在党体系的人只看其权力大小。乔冠华的老婆需要内脏可以杀了一个年轻人,但江青需要乔冠华上她的床,他的老婆一点招都没有。高级动物怎么能用人的理念去理解呢?从聂树斌的案子你可以看出共产党残害人的本质。

法广《聂树斌平反了 网路指任何歌功颂德都是可耻的》中说:“2005年中国警方逮捕了聂树斌杀人案中真正的凶手,聂树斌家人请求重新审理聂树斌案但遭到拒绝。这一请求只是在2014年才被接受。”

2014年习近平提出依法治国,依宪治国,一直拖到2016年六中全会之后才把这个案子兑现。2014年习近平和王岐山吃不下中共党体系中的权力机构,2016年他们吃不下也得吃。六中全会结束之后拿出聂树斌的案子,这是在用个体的案子树立完整的国家体系。换句话说,这个案子也是被利用在中共的权斗当中了。

当真正尊重自己生命的时候才能把这件事情真正看明白,所以看见了是没有用的,要跳出事情之外明白其根源。

为什么说共产党高级动物的邪恶是对人性的侮辱?纽约时报的报导《川普幕僚称中朝是激进伊斯兰主义盟友》中说:

“如果有人告诉你,中国和朝鲜是激进伊斯兰主义者的盟友,一心想把他们的宗教意识形态强加给全世界,你会怎么想?你可能不同意这个说法。毕竟中国和朝鲜在官方上是世俗共产国家,中国还指责宗教极端分子在新疆的穆斯林地区开展了暴力活动。但是在候任总统唐纳德·J·川普(Donald J. Trump)挑选的国家安全顾问、退役中将迈克尔·T·弗林(Michael T. Flynn)看来,这两个东亚国家就是激进伊斯兰主义者的盟友。”

这里说的世俗不是世俗,正常的信仰是人对神的信仰,而共产党国家是把共产党当作其绝对的宗教信仰,把猴子当成人的祖宗。这是对神的侮辱和对人灵魂的侮辱,所以它是真正邪恶的,聂树斌的案子透显出中共真正的邪恶。

这篇文章很长,但论点很简单,共产党的中国和朝鲜和极端的杀虐者是等同的,因为它们都是杀人的,党旗就是中国人的血染成的,包括新华门烫金的大字为人民服务,是杀了所有与政权对立的人,这里指的人民是谁?就是里面的那些当官的。他们认为自己是人,老百姓都不是人,所以要杀掉他们。

是人,就能约束自己的贪婪和欲望,不会去杀戮同类。

有人说,当面对一件事情的时候,一个人看见了但未必看得清;看清了未必看得懂;看懂了未必看得透;看透了未必看得开。而我个人认为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看得开还是停留在人的得失上,现实生活中的人的利益上,有一种无奈。我认为,看得开不如看不见,为什么?当相信轮回转世,一切事情都有因由的时候,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是自然的,都是有着某种特别的力量在其中。如果你相信这样的概念,一些事情也就不当事儿了。意味着人的境界不在得失中,人生活在真正的永恒中,这个人会欣赏著事情发生的过程,不会在意事情发生的结果到底随不随自己的意愿。这就是佛家所说的大自在。

所以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有着背后的原由,当你能够超越人的利益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身在利益中的人一定跑不出你的手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